一直都是李翠儿在说话,偶尔念熙会跟着回她两句,但也就几个词那么多。两人越靠越近,原本相隔还有一点距离,现在却近乎贴在了一起。
    当念熙贴过来的时候令李翠儿很是紧张,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变得有点发抖。念熙将头轻轻靠在李翠儿的肩上;李翠儿从未与人如此近的接触过,当念熙靠过来的时候她的耳朵都变得红红的,像是被灼烧一般发烫。
    她僵住身子,仿佛是个架子般笔直地坐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念熙的呼吸落在自己的颈间,麻麻酥酥地直让她起鸡皮疙瘩。话音渐渐变小,她不再说话;因为不好意思她一直都不敢侧头去看念熙,但是她已经好久没回应自己了,好奇她是不是睡着了;李翠儿偷偷地侧目瞥了眼靠在自己肩上的念熙。
    只见她依然半睁着眼,长长的发丝遮住她的脸,狰狞的疤痕若隐若现,可那双眼睛却是那么的吸引人,她睫毛长长翘翘的,每次扇动都给人种很灵动的感觉。看她眼睛半睁不闭的,像是在打瞌睡,但又极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李翠儿其实一直都很在意她脸上的疤痕以及她为什么被匪徒关着的原因。可是她不敢问,这种事怎么想都是那种让人不愿再回忆的事情,她不想冒犯到念熙,让她觉得自己是个无礼的人,虽然对婉娘她们来说自己的确是挺不讲礼数的;但对于念熙,她还是希望自己在她心里能有个不错的印象。虽然念熙脸上的疤如此狰狞显眼,李翠儿还是能看得出来她以前长得一定很好看,完好的那半边脸,水嫩白皙,没有一点被太阳磨损的痕迹,特别是她的眼睛,明明是水灵灵的一对杏眼,却老是低眸看着地面不愿与别人对视。因为这些,李翠儿愈发好奇念熙的过去,想知道她经历了什么……
    明明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仅仅是坐在床边互相依偎着,可气氛却一点也不尴尬。
    外面天色已黑,时不时还会传进来虫鸣声;乌云挡住了明月,月光无法照射进来,昏暗的房间仅仅靠着跳动的烛光照耀,一支微弱的的烛火孤单地立在桌上,散发出它极其微弱的光芒。
    房间里安静得只能听到时不时的虫鸣和念熙的呼吸声。
    李翠儿低头扣弄着自己的手指,不知不觉自己也开始打瞌睡了,脑袋就像跳水的扁担似的,一颠一颠的,每次都在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惊醒,微眯的眼睛睁得老大。
    第二天早晨,李翠儿是被冷醒的。
    她一睁开眼便看见念熙窝在自己怀里,身子依旧在发烫,不过看起来她还算稳定;就像只乖巧的小猫蜷缩在自己怀里。
    可是怀里是热乎的,但后背和腿可是冷冰冰的,昨夜自己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连被子都没盖。硬生生吹一夜的冷风。脚都僵得快没知觉了;看到自己双臂正紧紧抱着她,令李翠儿不好意思,想着或是自己夜里怕冷才将发烫的念熙隆在自己怀里,寻求点温暖。
    眼看念熙还没醒,李翠儿便小心翼翼地松开抱着她的双臂,让她再接着睡会儿,雨露期里能熬过一段时间算一段时间。替她缓缓盖上被子,看着她凌乱发丝下安静的睡颜,李翠儿一时间愣了神……
    她非常清楚自己肯定是不会喜欢乾元的,哪怕是天生的无法抗拒,她就算让自己受伤,伤得血肉模糊都不愿去妥协。
    看着自己手指关节上那些泛白的疤痕……自己可真是个怪胎,雨露期的坤泽明明该是身娇体弱急需乾元疼爱的对象,但自己是那么的不同,以前的雨露期到来对自己就是一个挑战,那种不愿向天生劣势妥协的愤怒和不甘远远大于对情欲的渴望。愤怒伴随着她的整个雨露期,也正是这份怒火给了她一条路。
    回过神来,看向熟睡的念熙,她的眼中透露着心疼和怜悯,帮她轻轻拨开凌乱的发丝,展露那张不愿给别人看到的脸。
    疤痕虽是狰狞,可疤痕之下的那脸,那心是如此美好。
    仿佛是受了蛊惑,李翠儿愈发凑近念熙,弯下身子靠近她的脸庞,眼看两人即将双唇相接,她忽然停下,如大梦初醒般,摇了摇头离开了房间。
    她还是想帮念熙,让她的这个雨露期过的不那么艰难,于是来找婉娘……
    李翠儿刚一跨进门,便看到婉娘在院子里整理药草。
    “婉娘,我想请你帮个忙。”她开门见山道。
    “那去屋里说。”婉娘放下手中的簸箕,拍了拍沾满药屑的双手。领着李翠儿要进屋去。
    “婉娘你也被蚊子咬了?”李翠儿见到婉娘后颈处的痕迹,突然开口道,“这快入冬了,没想到蚊子还这么猖狂,我脚上也被咬了几个包,到时候你再给我点药擦擦。”
    “啊?”婉娘被她一问差点吓得心都跳出来,好在李翠儿在那种事上是个二愣子,一点也不懂,“嗯……”也就这么被敷衍过去了。
    好巧不巧,杨璐珑从厨房出来,跟她们打了个照面。
    李翠儿眼看她也有那红痕,讪讪道,“看来你们家蚊子是多了些……”
    杨璐珑一脸不知所云,还被婉娘白了眼,很是委屈。
    “你这是又伤到什么地方了?”她带着不悦,便把气撒到李翠儿身上。
    “什么叫又伤到了?”李翠儿反驳道,“不是我,是念熙。”自从很久之前帮小文他们试探过杨璐珑后,两人的关系处得像好哥们似的,总喜欢互损。
    “她怎么了?”杨璐珑跟在她们身后好奇的问。
    “坤泽的事跟你没关系。”李翠儿没好气道。
    见她这态度杨璐珑只得瘪瘪嘴,不再跟着她们,做自己的事去了。
    婉娘无奈地叹了口气,“是雨露期的事对吗?”
    “嗯。”李翠儿说道,“我想你这是不是有什么办法能使的,老方法也行,材料贵些没事,钱我会给你的。”
    “自从开始进雨露丹之后我就把以前的材料停了,现在什么都没有,只能到镇上去看看了。”
    “啊?那不是就来不及了吗?”
    “所以现在没办法了……”婉娘突然想到什么,“她没吃过那雨露丹吧?”
    “没有。”
    “那就好……硬熬还是能熬过去的……”
    没了办法,李翠儿也很无奈,低着头一言不发。她没能帮到念熙,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如果自己是乾元的话……
    脑袋里刚冒出来这个想法,她便赶忙甩甩头,制止自己的这种想法,告诉自己就算自己是坤泽自己也能过的很好,她不能就这么妥协。
    “你跟她?”婉娘没来由的开口问道。
    “嗯?什么?”
    “没什么……”又觉得这样问会显得自己很八卦就没接着说了。
    “你要问我跟念熙关系如何对吧?”李翠儿这时候倒是机灵了。
    “你要是愿意说的话……”婉娘故作不在意的说。
    “还是乾元好些,我帮不了她……”
    看到她困扰的模样,婉娘安慰地拍拍她的肩:“别想什么乾元坤泽了,就只想着你是李翠儿,她是念熙。”
    她看着李翠儿露出惊讶的表情,杨璐珑的话被自己现学现卖,还莫名的有种自豪感。结果李翠儿接下来的话却令她的骄傲一下垮掉。
    “这话肯定不是你说的。”
    “什么意思?”
    “倒像是小杨会说的话……”
    被看穿了,婉娘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不解,便问道,“为什么我不会说这话?”
    “因为你是婉娘啊。”
    “啊?你不要给我打哑谜。”
    李翠儿逗得婉娘团团转,还顺了她的药膏,麻溜的跑了。
    “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啊?”留下婉娘一人摸不着头脑。

章节目录

不再逃避(AB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没有犄角的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犄角的鹿并收藏不再逃避(AB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