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触碰炙热的肌肤,舒服的呻吟从嘴角漏出;昏暗的屋内两具交迭去躯体,好闻的气息充满其中。
    迷幻的氛围叫人一时间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身后人的抚弄令念熙舒适的哼叫,不见停歇;如墨般倾泻的发丝凌乱的散在她的脸上,发丝粘在她那闭不上的小嘴上;微睁的双目含着泪水,模糊了她清澈的眼眸。
    有些发凉的指尖捏着她的乳尖,揉捏掐弄;发红的乳尖被她玩弄得硬挺,瑟瑟地发痒。她紧紧夹着双腿,腿心却还在不停流出蜜液。
    打在自己耳廓的气息,挑弄着她敏感的耳尖变得通红,痒痒的。身后人紧紧抱着自己,将头放在自己的肩上,她的双唇还在不停舔弄自己的性腺,挑逗得她变得更加淫乱。她身上穿着的衣物蹭着自己赤裸的躯体,沙沙的声音和自己的呻吟交织在一起。
    “念熙……”
    她的声音传到自己耳中,低沉而充满诱惑。
    “翠儿……”细小的声音从自己嘴中发出来,没等她将下一声呻吟喊出,李翠儿的手指便伸进她的口中;两根手指搅弄她口里的小舌,下意识的用舌头去舔弄闯入的手指,用柔嫩的红唇去吮吸,口水将手指弄得湿湿黏黏。
    李翠儿抽出手指,用沾满念熙口液的手指拨弄她挺立的乳尖,惹得她一阵轻颤,泪珠从眼角滑落。
    当手指进入她的身下,惹得她身子猛的一紧。
    “念熙的里面好紧……”
    李翠儿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畔,可明明她就贴在自己身后,声音却感觉越来越远……
    突然睁开眼的念熙才反应过来,刚刚只是个梦;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她独自一人躺在床上。
    汗水黏腻的感觉令她很是难受,从被子下拿出手,看到上面沾满了自己的花液……念熙顿时感到很是羞愧,慌张地擦拭上面的体液,她的下身更是泥泞不堪。整个屁股感觉湿漉漉的,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身下的床铺早已被自己流出的花液弄湿。
    她愣在床上不知所措……
    李翠儿回来后,发现念熙不再房间里,怎么找也没找到人;念熙身上浓烈的气息也变回了原样,淡淡的无处不在,根本没法确定她人具体在何处。
    “哗啦~”
    水声吸引了李翠儿的注意,她赶忙循声而去。
    轻轻推开半掩的房门,只见浑身赤裸的念熙全身浸泡在浴桶里,黑色的发丝浸在水中散开。
    她背对着门口,并没有发现李翠儿的到来。
    看她在沐浴,李翠儿一下变得不好意起来,赶紧将眼神转向别处,正准备悄悄离去;可现在天气变冷,若是洗的热水那浴桶上该是雾气缭绕才对……
    发现异样的她来到桶边,将手伸进去试了下水温……冷得刺骨。
    “这是冷水啊。”她突然开口。
    不速之客的忽然出声把念熙吓了一跳,吓得她从水中站起身,带起的水花溅了李翠儿一身。反应过来的念熙慌张的要帮她擦身上的水渍。
    “对不起……对不起……”
    她发颤的语气令李翠儿不适,好似念熙是条件反射般做出这样的反应,并且感觉她现在很害怕。抓住念熙在自己身上慌张拍弄的手。
    “念熙?”
    “对不起……”她慌乱的中带着恐惧的眼神叫人很是心疼。
    李翠儿温柔地抚上她的脸颊,安慰她,“没事的……”
    渐渐的,念熙回过神来,羞意爬上心头,她赶忙分开自己和李翠儿。不好意思地用手遮住自己的双乳和私处。
    看着她受弱的躯体,肌肤上的那些痕迹,李翠儿面露伤感。她拿过一旁擦身子的布,披到念熙身上。
    “我去给你烧热水……”
    她牵起念熙的手,带着她来到厨房。
    李翠儿担心她冷,先给她生了个火盆,让她坐在旁边取暖;自己则蹲在火堆便烧热水。
    两人一阵无言;整个厨房只有火柴的劈啪声。
    念熙坐在火盆边,看着一旁认真烧火的李翠儿,察觉到她脸上的阴沉;令她难过地低下头,拢了拢身上披着的布,就算有火盆取暖她还是觉得冷,缩成一团瑟瑟发着抖。
    李翠儿偶然抬头看见冷得发抖的念熙,她先是愣了几秒,她本想过去抱着她帮她暖暖,但想了想觉得不妥,便什么也不做,继续看着眼前的火柴。
    李翠儿替念熙放好热水,便离开了沐浴的房间。
    她坐到院子里的藤椅上,回想念熙身上的伤痕,不敢想象她以前经历过什么。
    那恐惧的眼神以及瑟瑟发抖的身躯,仿佛碰一下就会碎掉……
    念熙将自己浸泡在热水之中,和之前刺骨的冰冷截然不同。热水包裹着躯体。
    看着身上的疤痕,用手轻轻摩挲,过去的回忆她害怕面对,每一个疤痕都代表了一个痛苦的过去。向后拉过长发,遮住自己的躯体,她不愿去面对那些痛苦的过去。
    念熙的床铺洗了,李翠儿家也没有换的新床铺,所以今夜两人只能挤一挤李翠儿的床了。
    两人背对着彼此,哪怕知道对方没睡,却谁也没开口说话。
    李翠儿睁着眼,盯着前面黑漆漆的一片,直到身后人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才敢缓缓转过头来。
    看着眼前人的睡颜,李翠儿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自己会喜欢坤泽呢?
    小时候她从未见过自己的生父母,从小到大和爷爷相依为命。那时的村子人丁兴旺,有很多跟自己同龄的小孩子玩耍,她从小性格开朗,自然是成了村子里的孩子头头。直到村里来了个奇怪的小姑娘,她同自己差不多大,穿着谈吐都跟他们这些乡野孩子一点都不一样。当时不懂事的她觉得这小姑娘脾气怪,总喜欢去逗她玩;但她却毫不在意,还总喜欢分给自己好吃的,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好朋友。
    长大了,她们一同分为了坤泽。其实李翠儿一开始是不在意的,只要能和她待在一起的话……
    直到她嫁了人离开了村子……
    看着她踏上离去的马车远去,渐渐消失,李翠儿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她产生了这样的感情,她喜欢上了同为坤泽的她,却从未说出口,直到她离开,两人最亲密的时刻仅仅是那离别的拥抱。
    她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意,她们是朋友,她害怕失去这样的关系。但不说出来也只是暂时维持了这样的关系而已,她总会离去的。
    爷爷问自己要是不嫁人会很孤独的,她要怎么办?那时她还会抖机灵的回答爷爷,有爷爷在身边就够了,爷爷会长命百岁的。
    可是现在……
    看着眼前的念熙,李翠儿的眼中不知不觉的盈满了泪水。
    她轻轻掀开被子,一个人走出房门;寒冷刺骨的风吹拂在脸上,将她脸颊流下的泪水吹干。总有一天念熙也会离去的,所以还是让这样的关系保持如此吧,能相处一天是一天……

章节目录

不再逃避(AB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没有犄角的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犄角的鹿并收藏不再逃避(AB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