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先静一静!听我说!”
    嘈杂的人群将药店堵得水泄不通,年长的老板扯着嗓子使劲吼了好久才让大家安静下来。
    “我妻子吃了你这药一点用都没有!?”
    “没良心!卖假药!!”
    “给大伙个说法!”
    “报官!把这卖假药的抓起来!!!”
    “他娘的!退钱!!!”
    也就安静了一下,大伙又七嘴八舌的喊叫起来;声讨接连不断,大家的怒火也越来越重。
    老板看着这阵仗,脸都给吓白了,药店门口被人群堵得密不透风,他们还不停往里面挤。
    杨璐珑和婉娘站在远处,看着这条被挤满的街道,都是来声讨的人们。看来也不缺她们两个参与其中。
    整条街都是人,你推我我推你,场面很是混乱。
    她们来也不是光来算账的,而是要问清楚原因是什么,找到解决的办法才是首要考虑的事;但看着这怒气冲冲的群众,一时半会也不肯能知道原因是什么。
    杨璐珑在人群后伸长脖子,寻找着能到药店的方法,走街道肯定是行不通的,只能另辟蹊径。刚好药店屋顶正挨着酒馆的二楼,借着凸出的阳台走廊很容易就能跳到屋顶上去。
    她当即拉起婉娘的手一同朝酒馆门口走去。
    “我们要去哪儿?”
    被杨璐珑突然拉起跑,婉娘疑惑道。
    “我知道怎么去药店里。”
    杨璐珑走在前边,边走边拨开拥挤的人群,手紧紧地握着婉娘。
    她带着婉娘一路前进,跑到酒馆的二楼;婉娘眼看杨璐珑长腿一抬跨过护栏,立刻叫住她。
    “你干嘛?!”
    “从这落到那儿去,再从他们的后院进去。”杨璐珑不但没停下,反而将另一条腿也跨过去了。她双手抓着护栏,转了个身,准备往下跳,两边隔得很近,也就跨一步的距离。
    “等一下!”婉娘赶紧拦住她。
    “要是等人散去估计天都黑了,这样快些。”
    “这么危险,要是一个不小心我可不会天天照顾下不来床的你啊。”
    “没事的。”
    说话间杨璐珑一跨便落到了屋顶上。
    “看,没事的。”她朝婉娘挥挥手,让她也过来。
    “我不要!”婉娘抓着栏杆,定定地站在原地不肯动,看着杨璐珑站在屋顶上催她过去,眉头蹩在一起,很是不情愿。
    “我也不知道该问他们什么,要是你不过来我这不白跑一趟了吗?”
    婉娘听她这么说,产生了一丝动摇,但低头朝下边看去,又使劲摇头:“我不去!”
    “那你要我问他们什么?我去帮你问,你在这里等着我。”杨璐珑看她死活不肯过来,无奈说道。
    婉娘看着她犹豫了半天,终是叹口气,抬起脚跨过栏杆;待两腿都跨了过来,婉娘直直盯着前方,不敢低头看下面,深呼一口气。
    “我接着你,没事的。”杨璐珑朝她张着双臂,做好随时接住她的准备。
    僵持半天也没见婉娘有什么动作,杨璐珑便继续鼓励她,“你跨一步就过来了,我接着你,不会有事的。”
    婉娘看着她,身后抓着护栏的手绷紧得青筋都露出来了。
    她闭上眼,最后深呼一口气,抬脚猛地一跨;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说会接着你的。”
    她一睁眼就看到杨璐珑那带着笑的脸,不好意思地嘀咕一声,“继续走吧……”两人便分开了。
    依旧是一前一后的走着,杨璐珑紧紧拉着她的手,两人走在屋顶上,脚下的瓦片被她们踩得嘎吱作响,好在下边人群的声音更大,她们并没有被人发现。
    借着围墙她们落到药店的后院,这里摆满了许多晾晒的药材,没有人看守;估计都在前边应付生气的大众。
    还没等她们走到屋里找药店的人,倒先被人发现了。
    “你们是什么人?!”
    一个看起来还未及笄的小姑娘冲她们喊道。
    “我们是来找老板的。”婉娘上前,语气缓和的对她说,面带微笑表示她们并无恶意。
    “……”警觉地小姑娘瘪着嘴上下打量她,再看看她身旁的杨璐珑。
    “你们不准乱动,什么也不要碰。”她警告她们,最后瞥了她们眼便转头朝里屋喊道,“师父!!!”
    没过一会儿一位中年男人从里边走出来,他留着长须,但看起来也不算很年长,莫约就比张叔大个几岁。他额头还带着颗颗汗粒,脸色非常不好,看起来这场‘浩劫’着实令他心力憔悴。
    “怎么了这是?”他刚想质问小徒弟,一抬眼两个陌生人站在面前,“你们是?”
    “我们是想问问你,那个药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听又是问这个的,男人深深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啊,一直都跟以前一样,这药不是我们自己做的,都是从京城采购来卖的,出了问题我也很懵啊……”
    “以前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吗?”婉娘问他。
    “从来没有过,偏偏就是这批新进的,全都有问题。”他说着从怀里掏出手帕,擦拭额头的汗水。
    “那你们的货源具体是从哪儿进的?”
    “京城,京城的立仁堂。”
    “立仁堂?!”婉娘听到这个名字,声音突然拔高了几个度,令她身边的杨璐珑都诧异的看着她。
    “对,立仁堂。”
    “可是立仁堂不是……”
    “老的那个是被查封了,但几年前又新开了家同名的。雨露丹就是他们家做的,也只有他们家在卖。为什么药会变成这样,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原因……”
    婉娘听他说着,似是陷入了沉思,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朝老板道了别,准备离开。
    老板让徒弟带她们从后门离开。
    在回去的路上,杨璐珑看着婉娘心不在焉的模样,便问她。
    “立仁堂?”
    “那是我父亲的医馆……”
    “嗯?”杨璐珑惊讶道,“那现在的那个……”
    “不知道是谁开的……”婉娘皱眉,自己只知道雨露丹是京城的药师制作的,具体是哪里的她也不清楚,结果居然是‘立仁堂’。而且为什么要用父亲医馆的名字;难道是父亲以前的学生?父亲生前收徒众多,具体会是谁她不知道,更何况过了这么久,对那些人的印象也忘得差不多了……
    用着立仁堂的名字,却卖出了这样的药。
    想到这里,婉娘的脸色愈发阴沉;虽然她对父亲的医馆并没有多大的念想,可那毕竟是父亲毕生经营的心血,只为那个名号,京城最好的医馆……
    “要去京城查查看吗?”杨璐珑突然说道。
    “嗯?”婉娘的思绪一下被她拉了回来,“去京城?”
    “好像也只有那里才能查出原因在什么地方?”
    “可是……”去京城可不是走几天就到的,婉娘心中是犹豫的,她没法像杨璐珑这么干脆,说走就走,而且她要是走了,村子里的大家该怎么办?
    “等着也只是等着,而且也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解决的办法。”
    “我要再好好想想,我们先回去吧……”
    “好。”
    在婉娘还在思考的时候,小文和李翠儿他们大家却突然造访……
    回来之后,杨璐珑都跟他们说了这件事,大伙想着,毕竟关乎婉娘,而且她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父亲医馆的名声被这般败坏。所以这才来到婉娘家。
    听大伙都在劝自己还是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婉娘先跟他们打了个哈哈,拉起杨璐珑躲进屋里……
    “你都跟他们说了?”她质问杨璐珑。
    眼看婉娘的心情似乎并不好,杨璐珑便怯怯点头,话也不敢说。
    “我说了我自己会好好想想的,你把这些告诉他们……”她说着说着,看杨璐珑已是一副受训小孩的委屈模样,才将自己语气缓和些。
    “我知道你很在乎大家……”杨璐珑柔声道,“可是大家也有想对你说的话。”
    婉娘看着她,两人沉默许久,婉娘深叹一口气走出屋外。
    眼看婉娘出来,小文上前来,“婉娘你就去吧。”
    “可是村里的大家……”婉娘担心道。
    “俺们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婉娘你就放心吧。”张哥带着笑脸,声音爽快。
    “这么久来,一直都是你在帮大家,村里的大家遇到什么也都是第一个想到你,来找你帮忙,但你也有自己想去做的事不是吗?”芳姐看着她,眼神温柔。
    “你就去吧!我保证这段时间里我肯定不会受伤的!”李翠儿拍着胸脯保证道。
    “那确实是,李翠儿不受伤婉娘的麻烦事就少一半了。”小文打趣道,引得大伙一阵笑。
    “我也不会生病的,等婉姨姨回来了我再生病……”小花这话说的,大伙又是一阵笑。
    婉娘看着大伙,脸上带着笑,眼里却泛起泪花;她深吸一口气,对大家说,“谢谢大家……但是我……”
    “你所在乎的,也是我们大家在乎的。”杨璐珑站在她身边,轻抚她的后背安慰她。
    婉娘看着她。
    “我们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
    “谢谢大家……”
    村里大家的支持,大家的理解都让婉娘很是感动。
    “大伙给婉娘她们办一顿欢送宴如何?”小文大声的提议让婉娘快要落下的泪水又憋了回去,转而露出无奈且欣慰的笑容。
    “好!”
    “俺把俺家那只鸡宰了,给大伙多加些菜!”
    “我家的腌肉也好吃!”
    婉娘看他们欢快的商量起要出什么吃食,转头看向杨璐珑,见她也看着自己,脸上带着同自己一样幸福的微笑。

章节目录

不再逃避(ABO)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没有犄角的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没有犄角的鹿并收藏不再逃避(ABO)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