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日后,暴徒被残忍杀害的消息传回了小镇。
    原本恢复了平静的小镇再次热闹起来,一日之内谣言四起,各种各样的猜测众说纷纭。
    警察很快成立了一支调查小队,自然地,这些曾经遭受暴徒折磨的受害者们成为了被怀疑的对象,格蕾也被迫接受了调查。
    “弗洛伦斯女士,请问叁天前的晚上你在哪里?”
    “晚上我都在家里。”
    “一个人?”
    格蕾抿了抿唇,道:“不是……”
    “我和她在一起。”西芙坐在工作台的另一边,悠然自得地回答。
    警察的视线在她们之间来回了好几遍,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一一记录在手册上。他记得这人是奥斯扎格伯爵的朋友,印象中好像是一名神职人员。
    “请问你在弗洛伦斯女士家里待了多久?”
    “一整夜。”
    警察闻言瞪大了眼睛,似有震惊,也有不解。
    两个女人一整夜待在一起……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
    西芙看了一眼旁边淡定自若的女人,正好捕捉到小巧莹润的耳朵一点一点地红了起来,觉得有趣又可爱,差点克制不住想要捏一下的冲动。
    她继续补充道:“是这样的,我之前请格蕾帮忙定制一款香水,还差一点就能完成了,最近我们都在研究香料的搭配方法,专注起来忘了时间,于是就留宿在她家里了。”
    警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感谢两位的配合,这些只是循例调查而已,请不用担心。”
    “明白的,辛苦你了。”
    格蕾送走了前来调查的警察,关上了店铺的门,快步走到西芙的面前,一边捏住这人的脸颊一边嗔怪地说道:“你刚才怎么说得这么暧昧不清。”
    西芙脸上一点都不恼,笑嘻嘻地道:“可我们是真的一整夜都待在一起呀。”
    她往前靠近一步,双手揽住格蕾纤细的腰肢,鼻尖蹭了蹭鼻尖,呼出的热气落在肌肤上痒痒的。
    “只是一整夜都在做爱。”
    格蕾倏地涨红了脸,连忙偏过头躲开这人的亲昵,自从表明心意之后西芙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她家里,抱着她在床上、在汗水里不停歇地缠绵,怎么要都不够的样子。以前她只觉得西芙黏人得很,未曾料到这人的欲望会如此旺盛,还是说欲求不满的其实是她自己吗?
    格蕾一个人胡思乱想得脸红耳赤,全然不知揽在腰间的双手不安分了起来,修长白净的手贴着衣服下摆探了进去,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腰窝,沿着背脊缓缓往上拉扯着内衣。
    等思绪渐渐回到了现实,格蕾已经软倒在西芙的怀里不住地喘气,眼神逐渐迷离。
    她轻轻推开了西芙的肩膀,小声求饶:“西芙……不要……”
    “不想在这里试试吗?”
    “你……嗯……不要得寸进尺了!”格蕾抬手捏住这人柔嫩的脸颊,嗔怪道:“你答应过我不会在外面碰我。”
    “可是现在又没有其他人在……”
    琥珀色的眼眸里漾着一层薄薄的水雾,透出楚楚可怜的意味,委屈巴巴地看了过来。
    格蕾的心瞬间软得一塌糊涂,像是浸泡在蜜糖里,又甜又软,耳畔忽然传来一声轻柔的撒娇更是弄得她双腿发颤。
    “格蕾,我饿了,我想要你的血。”
    是了,这段时间天天晚上格蕾都被折腾得筋疲力尽,西芙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吸她的血了。
    格蕾看着这人可怜兮兮的模样,不忍心拒绝,咬唇小声说:“你去把店铺的门锁上。”
    格蕾浑身无力地瘫坐在椅子里,双腿岔开架在金发女人的肩膀上,一只手提着裙摆搭在腰间,另一只手搭在扶手上,剧烈地喘着气。
    西芙正蹲在她面前,埋首在腿心,神情享受地闭上了眼睛,美美地享用着口中的甘甜。格蕾鲜甜的血液在舌尖化开,滑动喉咙轻轻地吞咽,滋润干涸的喉咙,口水随之分泌又变得更加渴了。
    她最喜欢将印记留在大腿内侧、最接近腿心的位置,因为在这里可以一边享用美味的血液,一边观察小穴动情湿润的变化。
    这是格蕾因为她而欢愉的表现,简直惹人怜爱极了。
    等到西芙吃饱餍足,格蕾已经第叁次攀上了高潮,眸底染着迷离的水光,脸上的红晕一路蔓延至雪白的脖颈。
    西芙爱怜地将她拥进怀里,低头亲吻唇瓣:“舒服吗?”
    “嗯……你满足了吗?”格蕾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西芙一直温柔地舔弄着咬痕,似乎没有怎么吸食她的血液。
    “对你,我永远都不会感到满足。但是现在不能再吸了,不然你会舒服得晕过去,我晚上再来吃你。”
    格蕾听得浑身滚烫酥软,没好气地白了这人一眼,靠在柔软的怀抱里一点一点地平复急促的心跳。
    她默然了片刻,才缓缓开口道:“西芙,你觉得这件事会是什么人做的?”
    猎巫师的案件看似已经结束,实际上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决,现在连最关键的人物都死去了,事情变得愈发迷雾重重。
    许久没有听见回复,格蕾疑惑地抬眸看向西芙,只见这人神情渐渐凝重,薄唇紧抿,眉头皱得很紧。
    格蕾心下了然,这件事果然和西芙有关系。
    西芙蓦地对上了她的视线,连忙解释道:“格蕾,你别误会,我没有杀人。”
    “我知道不是你。”
    格蕾对西芙没有一点怀疑,每天晚上她们都睡在一起,她能真切地感受到这人从未松开过的温暖怀抱。而且她信任西芙的为人,一个宁愿让自己痛苦也不愿意吸食人类血液的吸血鬼,又怎么会做出杀害人类如此残忍的事情。
    “你是不是有怀疑的对象?”
    “嗯……但只是怀疑,我不能确定。”
    西芙犹豫了片刻,继续说:“格蕾,魔女的谣言是海莉刻意传出来的。”
    “修女海莉?”
    “嗯,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吸血鬼始祖的事情吗?除了柏莱和策尔特,还有一名吸血鬼始祖赫尔斯泰因,他和巫师似乎在暗中策划些什么事情。当初海莉为了混淆线索不让策尔特发现我的踪迹,所以刻意放出了魔女的传言,只是没想到却招来了一群猎巫师引发了后来的事情……”
    格蕾震惊得失语半晌,许久才憋出一句:“那她为什么要把他们给杀了?”
    “我不知道,所以只是怀疑……”
    西芙回了一个苦笑,如果可以她也不想怀疑海莉,但自从魔女的谣言传出来之后,她能感觉到海莉总是有意无意地针对着格蕾。
    格蕾沉默了,心情是说不出的复杂,自从认识了西芙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她总感觉到自己像是陷入了一种被动的境地,犹如一枚棋子被人摆在了棋盘上,这里面掺杂着吸血鬼之间的矛盾、吸血鬼与人类的纷争,甚至有可能连巫师都参与了其中。
    而现在,她和西芙更是两个被绑在一起的棋子,只要走错了一步,说不定就会牵连到对方的安危。
    “你刚才说,吸血鬼和巫师在暗中来往?”
    西芙点头:“但是具体在做什么,我不知道……说实话,我连赫尔斯泰因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他很早就已经离开了吸血鬼一族,一个人在外面游荡了几百年。”
    格蕾凝眉思索了一会儿,道:“我和其中一名巫师还保持着联系,我可以尝试从她口中探询一些消息。至于暴徒被杀这件事,只能交给警察去调查清楚了,目前最好的方法是静观其变。既然已经怀疑修女海莉,那么在教会里你要小心一点。”
    西芙笑了笑:“放心,海莉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我最担心的是你的安全。”
    “我知道,我也会更加小心。”
    格蕾目光温柔地描绘着眼前这人精致秀美的五官,似乎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袭上心头。
    由于凶案现场的痕迹处理得十分干净,警察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都查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最终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这期间西芙在教会里总是有意无意地对修女海莉提起这件事,意图从她口中找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但是这一举动很快就被修女海莉识破。
    “西芙,你是不是怀疑我?”
    西芙也不再掩饰,开门见山地问道:“是你做的吗?”
    修女海莉苦笑了一声:“你看着我长大的,还不了解我吗?”
    她六岁的时候就被教会收养,作为“食物”分配给了名叫西芙蒂卡的吸血鬼猎人。
    猎人去哪儿,她就要跟着去哪儿。
    猎人出任务,她也要跟随在猎人的身边尽力辅助。
    教会里有不少像她这样被捡回来的“食物”,他们有的已经成为教会的执事,有的不幸死在了任务当中,有的因为不能接受教会的安排最终消失不见了踪影。更多的则是默默接受了现状,因为他们心里只想着能够活下去。
    然而,她发现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教会里唯一的一名吸血鬼执事过去曾经是其中一名猎人的“食物”。这意味着这名执事接受了吸血鬼猎人的初拥,成为了眷属,从此拥有了一具不老不死的身躯。
    脑海里浮现出这么一个念头,如果她也能得到吸血鬼猎人的初拥,是不是就能摆脱“食物”的身份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蛰伏在心里的想法渐渐成型,浮出水面,并且想法设法地付诸实践。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实现目标的最大阻碍却是这名叫西芙蒂卡的吸血鬼猎人。
    这人从不吸食人类的血液,饿了、累了、受伤了也只是一个人默默撑着,就算她主动将自己贡献出来,这人居然丝毫没有要碰触她的意思。
    越是困难重重,她就越是兴奋难耐,想要成为吸血鬼的想法也就越发强烈。
    她不想要和人类一样如蝼蚁般苟延残喘地活着。
    她想要得到吸血鬼的初拥,想要拥有高贵的身份,想要站上高人一等的位置。
    她还想要得到西芙蒂卡。
    “我了解你,所以我知道了。”西芙淡漠的声音拉回了修女海莉的思绪。
    望着那双清澈明亮的琥珀色眼眸,平静无波却透着一丝冷冽的寒意,似是把一切都看透了一样。
    她明白了,看来西芙早已知道一切。
    知道她心里的私欲,知道她染满鲜血的双手,知道她心底里埋藏着一份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回应的感情。
    长久的静默后,修女海莉收敛起情绪,眨去了眼底的泪光,道:“如果我说猎巫师就是露易莎派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你,你会相信我吗?”
    西芙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眉,没有回答。
    修女海莉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着西芙的表情,继续说:“西芙,我这样做是为了不让他们有机会和露易莎联系。”
    西芙皱眉:“你以为他们不会查到这里吗?”
    “庭审早已结束,法庭也给出了结案公告,就算他们查到这里也查不出什么了,不是吗?”
    “可是你杀人了。”
    “西芙,只有死人才不会说话。”
    西芙神情激动起来,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比平时更加冰冷严肃:“海莉,你杀人了。”
    “你杀的那些吸血怪物不也是人吗?”修女海莉冷冷地回答。
    “再说,他们被送去监狱最终的下场不也是死亡吗?我只不过是提早给他们解放了……”
    西芙打断了她的话语:“够了,海莉!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剥夺别人的生命。”
    海莉冷笑了一声:“西芙,他们捉走了格蕾·弗洛伦斯的时候,你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吗?”
    “你说,你会杀了他们。”
    “西芙蒂卡,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训我呢?”
    西芙瞪大了眼睛,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了拳头,微微颤抖着。
    “每次行动过后是谁在为你做着善后工作的?你以为每一次都很幸运地没有目击者吗?西芙,从我跟在你的身边成为你的‘食物’那一刻起,我的双手已经沾满人类的鲜血了。要不是我们想尽办法护着你,你觉得这么多年策尔特会找不到你吗?”
    修女海莉看着西芙脸上木然的表情慢慢地出现了一丝裂缝,顿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欢这个人了。
    以前觉得西芙身为一名吸血鬼,身上拥有的人类特性让人觉得很是亲切温和。现在她却觉得西芙身上的善良,让她变得和胆小懦弱的人类一样,甚至喜欢站在道德至高点上训诫别人。
    特别是遇见了名为格蕾·弗洛伦斯的魔女之后,西芙身上特殊的吸血鬼魅力正在逐渐消退,越来越像一名人类,更加的平庸无趣了。
    修女海莉的眼神一点一点地黯淡下来,默默地垂下了眼帘。
    既然无法拥有,那么没必要继续护着了。
    伦敦西区的一处庄园里,一名金发女人赤裸着身躯跨进浴缸里,慵懒地躺了下来。
    白皙细腻的肌肤上点缀着淡淡的红痕,满是热烈情爱后的痕迹。
    指尖眷恋地抚摸着身上的吻痕,女人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嘴里喃喃念着心爱之人的名字:“策尔特大人……”
    突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露易莎大人,猎巫师那边有新的消息了。”
    女人皱起了眉头,似是不满被打扰悠闲的时光,淡声回答:“我知道了。”
    她随意穿上浴袍走出了浴室,金色的秀发湿淋淋地披散在身后,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惬意舒适地坐在沙发上。
    面前站着一名和她年龄相仿的年轻女人,恭敬地递上了一个白色信封。
    “露易莎大人,派去的那群猎巫师已经全部身亡,我们在格拉斯哥市中心的阿克顿剧院里发现了这个信封。”
    “死了?”金发女人接过了信封,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的,他们似乎做得有点过火,被当地的警察捉了起来,但是在押送去监狱的途中被杀了,案件还在调查当中。”
    金发女人沉默不语,似是在表达浓浓的不满。她慢悠悠地撕开了信封,当看见信封里面的内容时猛地一拍桌子,猩红的眼眸里似有熊熊烈火燃烧。
    空荡荡的信封里只有几根细长柔软的金色发丝,和她身上披散着的金色长发几乎一摸一样,柔软而顺滑。
    是她最讨厌、最憎恨、最厌恶的金色长发。
    金发女人攥紧了手中的信封,指骨泛白,目光里满是狠戾。
    “你现在去弄一队‘小狗’回来,今晚我要立刻出发去格拉斯哥。”
    “是,这件事需要上报给策尔特大人吗?”
    金发女人愣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的怒意瞬间烟消云散,唇边浮起一抹妩媚的笑容。
    “你提醒我了,我们晚一天再出发。明晚我还要送策尔特大人去码头,他这一趟去罗得西亚会很忙,暂时先不要告诉他。”
    “我要亲自为他送上惊喜。”
    ——————
    罗得西亚:即现在的赞比亚和津巴布韦,1889年沦为了英国殖民地。

章节目录

吸血鬼与魔女(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MKJL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KJL并收藏吸血鬼与魔女(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