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遨见状,不忘调侃着安思语:“潮吹了……”

    他俯下身吻住安思语的小嘴,吸吮着她甜美的津液。

    这个吻让安思语又升起了一股燥热,她热烈的回应着,与他的舌头拼命纠缠,发出啧啧的水声。

    “嗯……”林子遨继而埋头在她胸前,发胀的蓓蕾被他湿热的嘴唇包裹住,啧啧有声地舔弄着她的一枚红果。

    安思语越来越舒服,高耸的胸脯不断地往上挺,将丰盈白嫩的乳房更深地往林子遨的嘴里送去。

    感觉到女人开始动情,林子遨的食指猛地插进了那小小的紧窒的甬道,安思语再不害羞,放声呻吟,“啊……”

    男人欲望高涨,被情欲控制着思绪,他邪魅地笑:“骚货……就那么喜欢被我插穴吗?真浪!”

    湿漉漉的修长手指捏上女人小巧的下巴,男人声音骤然变得冷酷:“说!要什么?说得我不满意,你今天就别想我破你处!”

    安思语瑟瑟发抖,不明白为何刚才还细意温柔的林子遨,现在却变了脸色,她忍着内心的恐惧,抖颤的说:“我要你……干我……”

    “呵……你这个欠人干的贱货!”林子遨大力地把两条细白的长腿分到最开,男人握着自己的巨根抵住不断流出淫液的小洞穴?“记住,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林子遨一插到底,花穴里紧窒的内壁紧紧吸咬着男人的巨龙,身下的安思语痛得大声尖叫,但这痛苦片刻后就被麻痹所淹没,男人硕大的肉棒生生的撞进到最里面的子宫口。

    “啊,好胀……”安思语有些不敢相信,那么大的东西,竟然能进入自己的身体,虽然胀的有些难受,还带有一丝疼痛以及麻痹,可是却又会有些舒服,多重的感觉令她有点神志不清。

    林子遨被女人温暖的小嘴吸住,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他扣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下身开始大力的耸动,紫红色的肉棒在那鲜红的花穴里不断地进出,带出丝丝血液。

    如此大力的冲撞,让安思语禁不住地呻吟出声,“啊啊啊……子遨……太用力了……”

    听到身下的人儿的浪叫声,林子遨眼睛变得赤红,修长的手狠狠扇向那大而饱满的乳房:“让你浪,喜欢被我操吧?很舒服是不是?嗯?”

    晃荡着的乳房被扇得疼痛,但也夹杂着丝丝快感,陌生的感觉让安思语放声哭喊:“不要……我不要了……”

    林子遨舒服地低吼:“不要?那么你小穴流得欢快的是什么?小语真是个贱货,喜欢被陌生的我操穴?说,我操得你爽不爽?”

    “不要了……啊啊啊……”

    林子遨拉过女人的小手,抚上因动情愈发凸起的小珍珠,男人露出邪恶的笑容:“这是小语的阴蒂,小语自己揉它,快点……不听话就干死你!”

    安思语已经被干得失去了理智,只知道这时要按照林子遨的指令去做,不然就会被干死。她用手指压住那粒小珍珠,死命地揉弄,嗓音娇嫩的吟叫:“啊……”

    看到眼前淫荡的画面,林子遨大力地捏着安思语晃动的奶子,肉棒用力撞入她的子宫里:“说,你是谁的?”

    安思语已经不知道该什么回答,只想林子遨不要再折磨她,她唯有讨好地说:“我是你的,是子遨的淫娃,是被子遨操的小荡妇,子遨的小骚货……啊啊……要到了……要到了……”

    话音刚落,安思语泛红的身子猛地拱起,整个身体不断地颤抖抽搐。

    林子遨被她高潮喷出的暖汁浇的一个哆嗦,还在拼命抽插着的肉棒,猛然地射出了囤积的种子,就这样泄了。

    安思语软瘫在凌乱的大床上,下身一片狼藉,原本清澈的眼神有些涣散,浑身再也使不出一分力气。

    林子遨双手插入她的腋下,微微用力把她提到自己身上面对面坐着。还未疲软的肉棒青筋突起,抵着她湿黏的花穴,“宝贝,夜还很长呢……”

    安思语细细地喘息,声音有些不稳:“……别……我真的不行了……”

    林子遨目光缱绻的看着她:“乖,宝贝,再来一次,我快点,让你早点休息,嗯?”林子遨瞬间又回复了之前的温柔体贴。

    安思语靠着林子遨的帮助,撑起无力的身子,他扶着她抬起了小臀,对准安思语的穴口,一个轻放,把安思语缓缓的坐了下去。

    “呀……好硬……”

    “啊……好乖的小语……快点坐下去……”林子遨一掌打在女孩子雪白的翘臀上,嘶吼道:“全吞下去……把大肉棒吞下去……哦……”

    “啊……进不去了……”

    林子遨的欲望卡在中间,不上不下的,让他抓狂,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邪恶的因子勃发,他抓着她的身体,一个深顶,尽根没入。

    撕裂般的剧痛让安思语恢复了一些神智,小手推着林子遨的胸膛,挣扎着:“好痛……呜呜……”

    这时的林子遨根本听不见安思语的哭喊,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他只想操烂安思语的骚穴,他都不知道为何一沾上了她,他就瞬即失控,粗暴的因子强烈得控制不住,只想狠狠的插她,所以现在就算他听到安思语的哭喊,他也不可能放过她。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