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以衡与林子遨一前一后的来到宿舍五楼的房间。待房门一锁上后,唐以衡就从后的拥抱着林子遨,在他耳边缱绻的说:“要先洗澡吗?”

    林子遨转身回抱唐以衡,大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我不脏。”

    唐以衡反射性的一手推开他。林子遨却漫不经心地坐在床上,翘起了长腿,对唐以衡讥讽的笑:“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不要装了,我和你能谈的只有她!”

    “哦,她还好吗?”

    唐以衡愤恨的瞪着林子遨:“拜你所赐,她死不了,不过在疗养院疯疯癫癫,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子遨嘴角上扬:“我和她是你情我愿,我有没有强迫过她,你可以问问她。一个不听话的奴隶,不抛弃我还可以怎么样?”

    “你这个变态!”唐以衡一手粗暴地扯起林子遨的衣领,咬牙切齿道。

    “我变态?至少我不会对自己的亲姐姐有龌龊的心思。你说我们谁比较变态?”林子遨毫不留情的刺破唐以衡藏在心底里最肮脏的秘密。

    “你说什么!”被林子遨出言挑出的那一块腐朽,成功激起他暴怒的情绪。

    “你让我来不是和我争辩这些吧?”

    唐以衡冷静下来,放开了他:“你去见见她吧!她……很想见你。”

    林子遨却说:“我没有照顾奴隶的义务,况且我已经不再是她的主人了,你若是为她着想,应该是找心理医生。”

    “为什么?!她跟了你这么久,你对她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林子遨沉默了一会,严肃地说:“怎会没有感情呢,就算是一只宠物,时间久了多多少少的都会产生感情。但是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你叫我去见她,真的觉得好吗?她的偏执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出现,只会对她带来坏处……”

    “不要说那么多废话,你就是不肯去见她是不是?”

    “是。”

    对唐以衡来说,他姐姐的事比起什么都来得重要,更会令他失去应有的理智。

    “安思语。”

    唐以衡突然无端的提起了安思语的名字。

    林子遨内心了然,笑着说:“怎么?想拿她威胁我?”

    “你不在乎她么?”唐以衡反问。

    “这个嘛……本来是想着调教她来的,不过她实在太没趣了,嘴边常常挂着什么尊重不尊重,一个奴隶谈什么尊重?我要的不是这种。”林子遨一脸无所谓的说。

    唐以衡疑惑,明明他调查所得的是林子遨对安思语有着异样的心思,难道是他的信息错了?还是林子遨想要掩饰什么?

    唐以衡也不轻易地放下戒心,所以顺着他的话:“那我对她出手,你不会介意吧?”

    “随便。我对她已经没有兴趣了。”林子遨满不在乎地耸耸肩。

    “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奉劝你一句,不要被你姐牵着走,她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她需要的不是我,是医生。”

    话毕,林子遨不再多言,慢慢踱步走出了房间。谁也不曾发现,他紧握着的拳头已泄露了他燥动不安的情绪。

    接过剧本的安思语也惴惴不安,她是要和林子遨撇清关系,但现在她忐忑的情绪,正好反映着她的自欺欺人。

    安思语努力地集中到剧本上,这是一个禁忌的剧情。唐以衡是安思语的哥哥,安思语一直对哥哥都有着深厚的感情,安思语以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亲情,直到水原加奈的插入,才令她发觉自己对哥哥的感情,并不是兄妹之情那么简单。

    水原加奈饰演唐以衡的女朋友,随着她搬到唐以衡及安思语的家,安思语就被激出强烈的妒忌心。但安思语按捺住自己的心思,没有勇气去打破这种禁忌……直至那一天。

    在学校早退回家的安思语,偶然撞破了水原加奈和她弟弟陆治名的奸情。她一边替她哥哥不值,一边也茅塞顿开,原来这世上不只她一个人有着禁忌的念头。有着这个“鼓励”,安思语便对自己的哥哥出手了。

    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结局是唐以衡和水原加奈结婚,而安思语亦嫁给了陆治名,四人就住在一起,表面上是两对恩爱的夫妻,可是私底下却过着禁忌不伦的生活。

    这是在av剧本里寻常不过的剧情。安思语在挑选主题方向时,就是选择了禁忌。她只在制服与禁忌之间作选择,其余的她没有考虑。上一回她已经试过了师生play了,制服也穿过了。所以今次她最终决定了禁忌这个方向。

    看完剧本后,不安的情绪又在蠢蠢欲动,安思语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把短信发给那熟悉的名字。

    过了很久都没有回覆,这下安思语可急死了。她果断的点开手机,本来想按下那熟悉的名字,但手指一滑,就拨出了另一个号码。

    对方很快就接听了,安思语汗颜,她根本没有准备要说些什么,面对着沉默的尴尬,反而对方先开口:“你就不怕打扰我的好事吗?还是你就是想打扰我?”

    唐以衡的讥笑,让安思语哑口无言。

    “他早就走了。”唐以衡的声音再次响起,他不认为安思语是真的想找他。

    “不好意思……他还好吗……?”

    “你觉得我的持久力有这么不堪?”唐以衡笑了。

    “不……不是……我只是……”

    “我对男人没兴趣,我找他是因为私事,你别说出去。”康以衡难得的解释道。

    “我明白了,那么明天见,我挂了。”安思语一颗心定了下来。

    挂断了电话心之后,唐以衡脸色顿时深沉下来,安思语……对不起了……要怪就怪林子遨吧……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