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思语不情不愿的走去食堂打饭,她就一个人,怎样能把十多人的饭菜送回去呢?

    幸好食堂里的阿姨人好,借了一部小推车给她,她才能够稳稳的把饭扛回去。

    安思语推到了半路,就见李敏和陆治名说说笑笑的往她方向走来。李敏一见到她,就蹦蹦跳跳的跑过来:“小语!”

    安思语笑着:“敏敏!”

    陆治名也跟着过来,向安思语眨眨眼。

    “我们很久没聚在一起呢!我很想你!”李敏娇嗲的抱着安思语撒娇。

    “我也很想你啊!你们都拍摄完了吗?”

    “嗯,我的戏份拍完了,刚好在路上遇到陆治名,他说他的戏份也拍完了。咦!你在干啥?”李敏看着安思语面前的手推车。

    安思语有点不好意思,她摸摸头解释:“我还未拍呢,所以有点闲……江老师就叫我帮忙送饭。”

    “敢情他当你是跑腿?!不行!我代你去投诉他!”李敏愤愤不平的说。

    “别!我没觉得委屈,真的!同一组人互相帮忙是应该的!”安思语真怕李敏的一时冲动。

    “李敏你不是说饿了吗?还不快去食堂?”陆治名及时的转移话题。

    “快去吧!我也要回去了。”安思语也在一旁怂恿着。

    “好啦好啦!要不是规定不能到别组的拍摄地点,我一定会帮你送这些饭菜回去的!”

    安思语会心一笑:“我明白的,你快去吃饭吧!”

    “那你小心点啊!”

    李敏说完又风风火火的离开。

    陆治名飞快地在安思语唇上落下一吻,在安思语耳边笑说:“偷香的感觉真好。”然后也不急不缓的离开。

    安思语在他离开后,摸着唇上他刚吻过的地方,淡淡的余温让她满足微笑。

    安思语回到场地,就感觉到现场的低气压。江危一贯的冷脸,对大家说:“先吃饭吧!”

    “你很厉害是不是?”祝音音已经整理好自己,站在安思语的面前道。

    安思语不明所以,祝音音又继续:“看不出你会在背后使绊子,现在还装作无辜清纯有意思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思语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她没有做过,就坚决否认。

    “你就装吧!”说完她就转身离去。

    后来才得知祝音音他们被江危给训话了,而且还要重拍,安思语就明白是什么的一回事。

    拍摄一直到晚上才结束,江危虽然没说出口,但每个人都知道他并不满意。

    结果区展白和金承磊两个也没办法拍成,因为祝音音显然已经撑不住了。他们的戏会在最后那天才开拍,待祝音音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第二天一早,安思语就到拍摄场地,比预定的时间还早了半个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工作人员陆陆续续的到场。唐以衡和江危,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的。

    江危今天的心情似乎不错,没有昨天那一副冷死人的面孔,他和唐以衡及安思语说:“一会儿没喊停就继续演下去,明白吗?”

    安思语点头,心想他应该不会加什么戏吧。

    拍摄开始。

    唐以衡颓然地坐在房间的地上,衣衫凌乱,身上一阵酒气,两眼失神满目红筋。

    安思语静悄悄的打开房门,看到唐以衡,不禁皱眉。

    她走到唐以衡的身边,轻轻的伸了他一脚:“干吗呢?为了那个女人就这样颓废,你以为她会愧疚么?她在风流快活好不好?”

    “你不懂。”唐以衡声音沙哑,一听便知他喝了不少酒。

    “我真的不懂,不就是被爱人背叛了,至于往死里喝吗?喝完了醉了,那些背叛就不是事实了吗?你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

    “你闭嘴!”安思语一口一个背叛,刺激着他的心痛,也刺激着他的愤怒。

    安思语蹲在他的身前,柔声地道:“别再这样了好吗?我会心疼的。”说完便将他拥抱入怀,像个母亲一般一下一下温柔地拍着他的背。

    唐以衡的脸就枕在安思语高耸的胸脯上,一阵独有的淡香窜入鼻息。她的一呼一吸,起起伏伏,迷醉得让他起了反应。

    唐以衡暗骂自己无耻。他和安思语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安思语一直视他为哥哥,他也疼爱这个妹妹。

    现在他却对着自己的小青梅起反应,他真的觉得自己禽兽不如。

    唐以衡抬起头正想推开她,她忽然捧住他的脸,吻上了他的薄唇。

    唐以衡惊讶得无法动弹,她温热的吮吻从唇畔辗转,唇上的热度循着唇线慢慢游走,掠过之处都带着热情的滚烫,他咬紧双唇,只能发出闷吭声回应,他的压抑引来她的不满。

    她的吻生涩却诱人,软唇含着他,柔软的触碰让他身体起了很大反应,脑子无法继续思索,他低吼,反客为主,以自己的方式霸道占领那块香唇,唇舌轮番热情舔洗她的唇瓣,纤细的脖子,性感的锁骨。

    湿热的舔吮让她舒麻呻吟,她热的发晕,深处的情欲彻底被挑起,她的动作更大胆,十指灵活隔着衣物抚弄他的红樱,意图逼他失控。

    此刻的唐以衡却停了下来,抓起了她的手:“不可以!”

    安思语却轻笑,舔咬着他的耳垂,娇嗔道:“为什么不可以?难道你还要为她守身吗?”

    “不是!我已经脏了……我试过和两个女孩……我不想弄脏你……”

    “我不介意,就只介意你不要我。”

    她笑着把手探进他的裤裆,隔着内裤厮磨着属於男人的象征,炙热得像火的肉棒把在她的掌心,灼热滚烫,她缓缓地套弄,慢慢的收紧,一放一收的挑逗,惹得他浑身燥热。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