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肉棒里最后一滴精液挤完后,唐以衡才深呼一口气,让全身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他看着紧压在他身上软趴着的少女,心里突然泛起满足的感觉。

    尤其是看着平日清纯无瑕的小青梅,在自己肉棒的挥洒下变得淫荡无比的模样,让他这有种强烈的满足感。

    “你在想什么呢?”

    安思语甜美的声音让他清醒过来。

    “嗯……没有……”

    唐以衡扶着她的雪臀,把肉棒从安思语的媚穴里抽出,精液混集着蜜水的水漾液体,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

    娇小的身躯翻身躺在床上,他让软柔的她躺在他的臂弯内,手轻抚着安思语散乱的秀发,而她的手指也不停的在唐以衡的胸膛上来回的抚摸。

    两人享受着余韵。不久,安思语就下床穿回衣服,唐以衡则点了根烟,呑云吐雾着看她把衣服逐一穿上。

    “不留下来吗?”唐以衡声音沙哑地说。

    “不了,我爸妈在家等我吃饭呢!”

    安思语对着唐以衡甜甜一笑,俯身吻上他的脸颊,手亦同时把他叼在唇上的烟拿走弄熄:“不准抽烟!”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按照剧本,此时是该喊停了。但安思语却没有听到叫停的声音。

    就在她站在门外时,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小语妹妹,刚才在我弟的房间玩得还开心吗?”

    安思语看清声音来源的方向,就见江危不覊的倚在另一间房门外。

    安思语知道还在拍摄,心想江危是要加戏了。

    安思语面上不动声色,镇定的回答他:“危哥哥,你在开什么玩笑呀?我只是和衡哥哥说说话而已。”

    江危不急不缓的来到安思语面前,居高临下又充满压迫感的弯下腰,在她耳边低语:“你叫得我都硬了。”

    安思语立即退后一步,把彼此的距离拉远,才敢回答他:“硬?哪里硬?是不是心硬了?”

    江危嗤笑,一把拉起安思语的手,按在他胯间已经高挺起来的炙热上。

    安思语试图挣开,但江危偏不让她如愿,还把着她的手,上下套弄着他的硕大。

    “嗯……噢……”

    江危在她耳边轻吟,安思语听得满面羞红,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炽热起来。

    “小宝贝是不是湿了?要不要危哥哥帮你挖挖?”

    安思语听到江危的淫语,小穴随即有所感应般,流出一片蜜水。

    她不自在的夹紧双腿,伸出双手就要把他推开,但突然江危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安思语的手伸不开,只得用小手在他的胸膛上捶打着,但力度就像搔痒一般,令江危更加心猿意马。

    以防安思语大叫大喊,江危低头堵上了她的小嘴。

    安思语只觉得脑袋晕呼呼的,酥麻的感觉慢慢的散向了她的四肢百骸。江危的身上有着一种又香又凉的清新气味,不一会安思语就完全的迷醉在这场热吻之中。

    全身都被江危吻得热了起来,小穴也更加的湿润了。她的身体也就渐渐的软在了江危的怀里。

    江危见她全身都软了下来,就知道她已经任凭自己予取予求了,他一边摸着她的丰盈一边笑着道:“小宝贝,真的很敏感呢!”

    说完就横抱起了安思语:“来哥哥的房间……玩……”

    江危把她抱到了他房间内的床上,他不急,他要好好的慢慢地“玩”。

    他脱下安思语的tshirt,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胸罩,握住了她高耸的乳房,时而温柔,时而强力的揉搓着她的乳肉,有时则用手指捻弄着她的乳珠,直到她那上那两点的红梅都挺立起来。

    他一边揉搓着安思语的雪乳,一只手把她胸罩的背扣松开,让一对玲珑剔透如白玉般的乳房给解放出来。

    安思语被他刺激得鼻息急促,媚眼紧闭,皓白的牙齿轻咬着嫣红的下唇急促的呼吸着,饱满的乳房也在那里一起一伏的抖动。

    江危一边抚摸着安思语的雪乳,一边仔细的看着身下的少女,江思语因为他的抚弄而显得更妩媚,俏脸一片酡红,弯弯的秀眉,小巧的鼻子,脸颊光滑娇嫩,完美的樱桃小嘴柔软甜美,光滑的香腮白嫩细滑,配合着乌黑柔顺的披肩长发和细嫩的脖子,看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漂亮。

    那清纯脱俗的俏脸与性感成熟的娇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令男人激发起本能的疯狂。

    江危俯身用舌头在她那粉红色的乳尖四周舔来舔去,然后含着她的乳尖温柔地吸吮着。

    安思语觉得浑身都酥酥麻麻,娇柔的呻吟起来。

    “啊……好痒……”

    江危的嘴不停地游走着她细腻的肌肤,不住地舔着她鲜嫩无比的乳珠,然后逐渐的转移到光洁的腋下,他很享受的吻着,还轻轻的将她娇嫩的乳尖啃咬着。

    他把手直接探索到了她平坦纤细的腰腹部,然后再往下,隔着内裤在她的花穴上摩擦着。

    安思语一被江危触碰到小穴,她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扭动,江危用手指挑开了那条小内裤,中指则伸了进去搅动起来。

    他的中指一伸进去就觉得安思语的花瓣紧紧的把自己的手指吸住了,他现在有点明白他那一贯循规蹈矩的弟弟,为什么要上她了,她真是个妖精。

    “你怎么这么会玩?还真是色。”安思语双颊嫣红,一双美丽的眼睛娇嗔似地瞪着江危。

    “一会儿还有更好玩的,别急……”江危邪气的笑说。

    接着他抱起了安思语,着她仰身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右手掀起她的裙子,脱下了她的内裤,再次把手指插进她的花穴中。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