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危的手指戳进了紧实的蜜洞,挖出了不少刚才唐以衡射进去的白浊。他揉捏起甬道中每一处的软肉不停抽插,姆指则在她的小核上按揉着。

    “啊……”

    怀中的人儿难耐的扭动着,娇嫩的小嘴不住发出诱人的呻吟。

    “是这里?”江危停下了对花道中的探索,加重力道对着深处的那处敏感按压起来。

    “啊……用力呀……”安思语禁不住发出羞人的淫语,央求这个男人再给自己多些。

    江危很满意安思语动情的反应,他把她抱起纳入怀中,低下头张嘴含住她的唇瓣,舌头钻进去撩拨安思语的香滑的嫩舌。津液顺着江危的吸允溜进她的小嘴,来不及尝的津液缓缓流到两人的下巴。

    他觉得这样的安思语真的很美,一边揉着她的乳肉一边笑着道:“你知不知道我刚才听到你的呻吟声,恨不得冲进房内把你抢走,想狠狠地干你。”

    江危搂住安思语的纤腰,一边亲吻着她白嫩柔软的耳垂:“小宝贝,好想干你啊……”

    安思语感觉自己的小穴里的淫水不断潺潺往外流。

    江危扯下皮带,脱下裤子,露出肿大的肉棒,继而躺在床上:“小骚货,骑上来。”

    安思语掰开两腿间的花唇,让流着蜜水的肉洞对准肉棒后,缓缓坐下。重力使得江危的肉棒一下便挤进了安思语紧实的甬道内。

    “嗯……”江危爽了,安思语交叉双手抱着他肩膊一下子收紧,指甲戳进他健壮的臂膀。刺激得江危不管不顾的顶弄。

    健臀重重的摆动起来,蜜液欢快地没出,润滑着肉棒的插入。

    江危揉捏着安思语丰满的奶子,将她压在自己胸膛上,挤出的乳肉,俊逸的薄唇含住的红唇,将那一声声吟叫吞入口中。

    江危另一只手则悄悄向下滑来到安思语的菊穴,一只手指缓缓地在穴外画圈。

    “啊……不要碰那里!”

    还未被开发的后穴,被江危似有若无地刺激着,惧怕令她把小穴也绷紧起来。

    “嘶……放松点!”

    江危拍了拍安思语的臀瓣,突如其来的一夹,爽得他头皮发麻,差点儿就泄了。

    可是安思语就是放松不了,而且还分心留意着后穴那边的感觉。

    江危看着就不满了,他抽出沾满蜜液的肉棒,把安思语摆成跪姿,然后下了床。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安思语,正想回头看看,怎料江危已经回到她身后,掰开她紧俏的雪股,露出不比前面逊色的红嫩菊眼。

    “这里被人玩过了吗?”江危漫不经心地说道。

    “没……没有!不要玩那里,求求你……”

    安思语已经顾不得还在拍摄,她完全表达出自己的惧怕。

    江危没有理会她,他固定着安思语的翘臀,伸出舌头,在她的菊穴舔舐。当舌尖钻进到紧窄的菊穴内,安思语全身抖颤不已。

    “啊……不要……噢……”

    江危用舌尖勾画起每一处皱褶,津液将整个菊穴附近的肌肤都打湿了。

    他拿出一小瓶液体塞入菊眼,将液体全部挤进去。扔掉小瓶,江危伸出中指,插入已十分顺滑的后穴中。

    异物的进入,让安思语本能的挪动肉壁想挤出江危的手指。

    ”求求你……不要……痛啊……”

    “小宝贝……配合点,不然小心之后受不了。”

    说着江危又加入一指,插着江思语的穴眼。

    经过一番来来回回的抽插,润滑剂的作用和江危的不懈努力,安思语慢慢放松下来,菊眼也没有之前如此紧绷。江危感受到里面软肉的弹性和润滑,觉得是时候了。

    江危抽出长指,握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对准后穴,一个挺腰便尽根全没。

    “啊啊啊……好痛……”

    安思语的惨叫声响彻房间,她激动得弓起身子,长长的黑发被甩出一道弧线。江危对准机会楸住两团硕大雪白的奶子不她小有机会倒下去,深入后穴的肉棒更是用力插干起来。

    “小宝贝快叫!哥哥干得你爽不爽?”

    安思语痛得眼泪直流,忍不住嘤嘤地哭起来。

    “哭什么,等会儿便不痛了。”

    “呜呜呜……放过我……”安思语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真是要绞死我了……你这小妖精,难不成要吸干我?”

    似乎是她不经意的扭动刺激到身后的江危,爽的他差点控制不住泻出来。

    “给我老实一点,时候还没到呢。”

    他啪啪两巴掌拍在她细嫩的雪股上,臀瓣立即留下了红红的掌印。

    “啊……呜呜呜……不要,求求你……”

    江危一把握住她的纤纤细腰,重重的戳刺进菊穴去。他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才甘心,在她体内放肆的横冲直撞,旋绞翻转。

    安思语感觉自己的身体,一次次被撕开,再撕开。痛彻心肺的痛,痛到浑身开始不停的痉挛。体内丝丝的鲜血,随着他的进出,汩汩的流在股间。

    对於肉壁包围住自己的美好感觉,江危几乎要发出赞叹了。他压在江思语的身上,把她压至动弹不得,只得用手肘勉强撑着。

    “呜呜……呜呜……好痛……”

    江危觉得樱唇里吐出来的声音很好听,身子有着少女特有的弹性与柔软,敏感度很好,接受他侵入的后穴里,也是一番消魂滋味。

    “爽死了……这里会咬着我不放,真是极品呢。”

    江危一面猛烈地抽动自己的肉棒一面笑说。

    他俯身一手大力的挤压着安思语晃荡不停的柔软娇乳,一手则在她花穴上的小核搓捏着,不久花穴便已经湿嗒嗒了。

    “不要了……好难受……呜呜……”

    不顾江思语的挣扎,江危的手指在不断溢出花蜜的花穴里挖。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