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实说,安思语并不想知道。背起一个秘密,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反而是一种压力。当一个人肯和自己去分享秘密,就意味着自己有责任去守护。安思语不想有这样的负担,况且唐以衡的秘密,肯定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可是她明白,唐以衡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倾诉对象,而这个人是不是她,根本不重要。

    “我父亲是个海员,他很少时间在家,所以我母亲熬不住寂寞,出轨了。她也经常不在家,只有姐姐和我相依为命。我姐大我四年,她是一个负责任的姐姐,什么也给我最好的,我很爱她,一直以为这是单纯的亲情……”

    唐以衡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有天我放学回家,看到姐姐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的裙子往上卷至腰际,看着姐姐外露的下半身,我可耻的硬了。接下来的日子,姐姐便是我的性幻想对象,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幻想着她去自渎……”

    安思语安静的听着唐以衡的话,她不知道对自己的亲兄弟姊妹有着性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是独生子女,她难以理解唐以衡,但以她的认知,这不是正常的,甚至是有些变态。

    “你姐姐知道吗?”安思语踌躇的问。

    “我想她是知道吧!所以才那么频繁的交男朋友……直至她遇上了林子遨,整个人就疯魔了!”

    安思语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此刻再一次听到,心也跟着沉了一下。

    “林子遨才是真正的变态!他控制住我姐姐,让她成了他的奴隶,在我姐姐对她死心塌地的时候又抛弃了她!迫得我姐都疯了!”

    唐以衡激动地说,他激昂的情绪,令安思语有点不安。

    唐以衡抓起了手机,操作了一轮后,就把手机塞进安思语的手里。

    “你看!”

    手机上有多个视频,安思语无奈地点开了其中的一个。

    视频中,有一个全身赤裸,锁在桌椅上不能动弹的美丽女子和一身正装,神色如常的男子隔着满桌珍馐而干杯,这情形怎能不用诡异来形容。

    男子将唇凑到杯口,浅浅地品了一口。

    是林子遨。

    整间屋子静静的,林子遨脱下外套,接着解开了领带。

    视频中的女人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体,像是被火燎过一般,她不自觉地唤他:“主人………”

    “我的十五好乖。”林子遨也坐到了椅上,面对她坐着。由于她双手被反缚,她只得保持背靠椅背的姿势,而此时男人的到来只能使她又向椅背缩了一缩。

    她整个人都贴在椅背上,而林子遨则是面对她的。他把她的双腿抬起,勾在腰上。两人的私处紧紧挨在了一起。

    “嗯……”女人抑制不住地轻喘。

    在这种情况下与一个男人如此靠近,任谁也抗拒不了。更何况这个男人有着强健的体魄以及英俊的外貌,她还深爱着他。

    “十五,我有命令你可以发出声音吗?”

    林子遨冷冷地道。

    “对不起,主人,请您惩罚十五。”

    林子遨迅速地从女人的胯间抽身,他站在桌旁目光深沉的看着她。而女人亦不敢再动。

    “母狗,说你要什么?”

    女人终于忍不住在椅上疯狂扭动着腰肢,努力把自己与座椅摩擦,想消磨又或是加重这种强烈的快感。

    “求主人惩罚十五。”女人大声的喊出来。

    林子遨转身,在桌上拿了一件东西。

    胡椒研磨器。

    他把它握在手中,然後义无反顾的把它推进女人的花穴内。这只研磨器,有着和男性相似的长度和粗度,并且具有一个光滑的圆头。一进入内里,便像是真正的肉棒一样,把她填的满满的。

    女人把腿大张着,使整个器具完全进入。林子遨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猛烈地把研磨器在她入的花穴里推进拉出,水花略微溅出,有一部分甚至流到了椅子上。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女人身体剧烈耸动,然後身子一软,瘫倒在了椅背上。

    林子遨扯起了女人的头发,再一巴掌再次扇在女人的脸颊上。她不像平常的女人般会痛呼,反而面色潮红,表情带着几分兴奋。

    接着林子遨抽出拴在裤子上的皮带,大手一挥,皮带就向女人的身上抽去。牛皮质的皮带毫不留情地落在赤祼的女人身上。清脆的抽打声在空荡荡的屋子内略作回响。一道道红印子出现在女人的颈部、胸脯、下腹部以及腿上。鲜血渐渐从伤口上缓缓渗出,显得极为刺眼。

    林子遨用力地不断抽打着。看着眼前的女人,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地颤抖着。

    当林子遨似乎是因为疲惫而停手时,女人身上的皮肤已经几乎没有完好的了。

    林子遨喘着气,拿起鞭子再次抽打她了一下。女人微微震颤了一下,不动了。

    视频亦随之而结束,也许是太震憾,安思语久久不能言语,拿着手机的手也颤抖不已。

    “所以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这么恨林子遨吗?!我姐每次见完了他,回家时都是一身的伤痕,我有多心痛你知道吗?!”

    唐以衡紧握住安思语的双臂,露出悲戚的眼神注视着她。

    安思语不知道怎样安慰他。她看完了视频,内心是震惊的。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没什么别样的感觉。

    如果安思语不是涉足了av界,她可能会惧怕,会厌恶。但她曾经在av学校里待过,以及当了一段时期的练习生,她对性虐,也有一定的了解。

    sm本身不是病,只是一种性偏好,如果有这样的性偏好,又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伴侣去满足这样的偏好,自然是没问题的。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