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话安思语是不会对着唐以衡说出来的。她又不傻,怎么看不出唐以衡把两相情愿的事,变成单方面的强逼呢?

    唐以衡也没有要求安思语回应他:“我在拍摄的第一天请了假,是因为我姐她绝食了。她一直想从疗养院出来,我不让,她就不肯吃东西……她总会知道我的弱点,她就有办法逼我妥协。”

    唐以衡说完就抹了把面,低头不语。

    “那你姐姐回家了吗?”安思语问。

    “嗯,回家了。”

    安思语不知道如何接话,忽然就想到他高潮时的那一句“姐姐”,就小心翼翼地问他:“你……刚才把我当作替身吗?”

    唐以衡的身体有瞬间僵硬,他艰涩的说:“我不是,在我吻上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不会是我姐了……我知道是你,才会继续的……”

    安思语打断了他的话:“没关系的,我只是有些疑惑,没有在意。”

    听见安思语这么说,唐以衡的内心反而有些不是味儿:“那即是说,我把你当作替身也可以?!”

    安思语有些错愕,他想不到唐以衡会执着于她的说话,她无奈地表示:“谁没有几个性幻想对象呢?虽然自尊心上会有些挫败感,但我们非亲非顾,你又不喜欢我,我们的关系算是合则来不合则去吧,只有肉体的结合,性爱的欢愉,所以我不会计较那么多。”

    唐以衡面色却越来越黑,他不能否认,安思语所说的语都是正确的,不正常的是他。

    “如果我说我有些喜欢你呢?”

    “我也喜欢你啊!不然怎会和你上床?”安思语失笑。

    “我的喜欢,是指想和你在一起,想要你做我的女人,不是炮友,不是床伴,你明白吗?”唐以衡觉得要和她好好的解释。

    安思语叹了一口气:“唉,你连自己的心意也没看清楚,谈什么喜欢呢?你对你姐姐真的没有感觉了吗?还是你想拿我作为移情作用?在床上当替身是一回事,在感情里当替身又是另一回事。我能接受的是前者,因为我不爱你,但如果是后者,我接受不了,你这样是在玩弄我,很卑鄙。”

    唐以衡被安思语说得哑口无言,本来他也只是为了试探她才这么说,可是听完了她的一番话,他的心情变得有些微妙,好像有颗不得了的种子,从心底里慢慢发芽,生长。

    唐以衡不想再胡思乱想,转身压在安思语身上:“既然我们是可以做爱的关系,就再做一次吧!”

    他抱着她,毫不犹豫的贯穿她,她舒服的长长的呻吟了一声,欲望急不及待的在她花穴里进进出出。

    他进入得十分迫切,就着残留的浊液,花穴里的甬道非常润滑,唐以衡强劲地贯穿一层层的肉缝,直接到达子宫颈处。痛苦,却又痛快,快乐伴着疼痛,快感就像潮水般,一波波地袭向两人。

    唐以衡拉起安思语的两条细白长腿挂到肩膀上,掐着她的乳尖狠狠的顶弄她:“叫大声点,继续叫……小荡妇……”

    此时安思语的乳尖被他掐着,上下两端的刺激弄得她浑身酥麻。

    巨大的肉棒从体内慢慢撤出,再快速的插入,摩擦着柔嫩的肉壁,肉缝合上的一刻,那根热杵又猛地捅回来,一次一次的撕开她的身体。

    “啊……好舒服……好深……轻点啊……”

    “小东西真骚。”

    唐以衡抓过安思语白嫩的脚丫,一边更深的顶弄她,一边一根根的舔弄她晶莹的脚趾,甚至用舌头在指缝间里穿梭。

    安思语被他诱惑邪肆的眼睛盯着,看他色情的舔舐着自己的脚丫,濡湿的舌尖就夹在她的脚指缝,她就这样高潮了,一股股蜜液浇到他的肉棒上,甚至喷射了出来。

    唐以衡看的眼红,把安思语翻过去跪趴着,将肉棒戳进更深的地方,身下的人就像一颗水蜜桃,被他捣得汁水横流。

    他的汗水滴落在她雪白的背上,大手捏着她的蓓蕾狠狠一拧,他俯身在安思语的腰背上吸出点点的吻痕,下身的撞击,发出了巨大的“啪啪”声,另一只手拍打着她的雪股,让她抽搐得更厉害。

    唐以衡也爽得不行,安思语在床上销魂媚惑,刺激他的神经,同时也勾引出他内心的兽欲,那种恨不得将其融入骨髓的渴望。

    他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她好像要把他的灵魂都吸走了似的。

    勃发的欲望催促他加紧进攻。节奏越来越快,只听听得床铺吱吱乱响,伴着女孩的声声吟叫,合成美妙的旋律。

    他的臀部不断地拍打她的雪臀,花穴中流出的爱液飞溅,发出噗噗的水声。安思语口中不停地娇吟。

    “慢点……不要……我受不了……”

    她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被体内升起的炙热感觉刺激到,穴口被来来回回的肉棒撑得好大,随着他的抽送磨擦不止,丝丝的酥麻在某处积集升华。

    “再忍一下……嗯……”唐以衡牢牢扣住她的臀瓣,把自己送到更深的地方。

    蜜穴越来越紧,抽送也变得困难起来。爱液还在不停地涌出,可是内壁的收缩又为他的行进制造了不少的障碍。

    “天,真紧……”

    唐以衡感觉到里面一阵阵猛烈的收缩,知道安思语已经攀上了顶峰。她的小脸绯红,嘴中发出声声娇啼。

    他最终抽出来,用手套在自己的分身上,撸了几下,滚烫的白浆撒满了安思语布满指纹的雪股上。

    “小东西,你现在越来越耐操了……”

    两人整理过后就一同回去,一到校就被人赶回自己的宿舍。

    似乎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章节目录

AV练习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咏桥并收藏AV练习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