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不懂的点头,“好厉害的样子。”

    男人拿下两盒DVD,问着,“你喜欢欧美,还是日韩的?”

    又挨个指着,“或者道具类的、女仆装的、捆绑系的、全套调教的……”

    徐品羽眨眨眼,“有没有教学的?”

    男人愣了一下,眼珠子转了圈,亮起,“有啊!”

    打开家门弥漫的饭菜香味飘来。

    徐品羽感觉像背了个炸弹回家。

    洗完碗筷,她擦干手。

    观察了下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剧的陈秋芽,便一头钻到自己房间里。

    悄悄锁好门,紧张到灯都忘了开。

    徐品羽跟做贼似得拉开包,躺在里面的一盒碟片,封面是个穿着水手制服的清纯女生。

    她咽下口水,伸手将它拿了出来。

    影片开始播放后,果真是教学。

    但跟她说的教学,不是一件事。

    老师将女学生伏倒在课桌上,她只能用手肘支撑。

    他把女生的短裙推到腰际,扒下她的内裤,少女的私处和菊穴毫无保留的呈现。

    上身完好的水手服,黑色的过膝袜与白嫩的腿根,更添几分迷欲的气氛。

    女生两腿站的很开,与她臀部不同颜色的手指,开始探索那两片粉肉之间的空隙。

    画面转向女生的脸,她咬着嘴唇,细微的呻吟。

    男人边抚摸着浑圆的臀,一根手指轻轻勾弄,再来两根并拢,慢慢插进女生的穴口。

    看着那手指滑腻腻的在来回抽动,徐品羽微张着嘴。

    就这么愣住了。

    难忍空虚的女生扭动着蛮腰,“啊……老师……给我嘛……”

    “给你什么?嗯?”

    男人连手指也抽了出来,此时暗红的穴口已经被扩张开,张张合合的像在吸着空气。

    女生羞涩的说着,“给我老师的……肉棒……”

    他腾出手脱下自己的裤子,一手扶住女生的腰。

    一手握着自己的阳具,硕大的头部分开她的花唇,慢慢推进入少女的体内,被刺激的令她不禁一阵颤栗,“唔……哦……好涨啊……”

    嫩穴条件反射的夹紧了阳具,让男人舒服的浑身一抖,同时用力地往前一挺。

    “哦……插到底了……啊啊……”女生一通放荡乱叫。

    男人尽根插入后,开始掌握节奏和速度地撞击着少女。退出只剩头含在穴口,再深深地捅进去。

    女生嘴里开始大声地呻吟,“啊……啊……深一点再深一点……”

    随着大力的抽插,下面囊袋晃动着打在她的臀上。

    男人黝黑的毛粘连着透明的液体,十分淫迷。

    几十下后他深撞进去,转动下身,碾磨的少女浪声不断,“哦,老师……啊你好棒……插得我好爽……”

    拍打声加上桌子‘吱呀吱呀’地响,说不出的色欲。

    这声音确实让人胸口像有火烧,静不下来。

    所以徐品羽早已两手捂住眼睛,又忍不住从指缝间看去。

    画面中的两个人疯狂的换着姿势。

    最后男人抱住她的臀,紧紧按向自己,抖着闷吼。女生也大声叫着。

    徐品羽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男人就先松开了女学生。

    他的阳具带着乳白色的粘稠物出来,如同酸奶拉成了丝线。

    瘫倒在地上的女生,配合镜头,展示着从颤动的花唇间流出的液体。

    这时,教室门口又出现一个男人。该不会是要三个人一起?

    吓得徐品羽手忙脚乱的找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整晚,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愁得。

    因为徐品羽尚未体会到生理上的渴望,心理上先开始不适应,甚至有些恐惧。

    也有可能是因为这片子的男主角长得,实在太对不起观众。

    早晨起床,她就感冒了。

    今天没下雨,气温有所回升。

    德治学院的迎新祭还在继续,可她在哪都没看见沈佑白的身影。

    走在烂熟于心的回家路上。

    魏奕旬的手指点在她脑门正中,“你这眉头都皱一天了,在愁什么呢。”

    徐品羽站住脚,“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话音刚落,不留给魏奕旬问询的时间,她朝另一个方向小跑而去。

    他看着徐品羽回头挥手,“拜拜,明天见!”

    她并不知道沈佑白的家在哪,只是来遇到他的便利店周围碰碰运气。

    这附近很安静,梧桐枝叶团团如盖。

    遥远的地方,出现他寂寂地行走的轮廓。

    徐品羽发呆了一会儿,急忙跑上去。

    没料追到他家门口,才喊住了他,“沈佑白同学。”

    他怔了下,转身望向她。

    沈佑白目光中蔓延的寒意,让她连平复跑步后的喘息,都不敢大声。

    徐品羽迟疑的说,“我是来……还伞!”

    她自己肯定着自己的说辞,从包里掏出一把折伞。

    沈佑白一顿,接过雨伞,打算开门进家时,又被她制止。

    “啊还有……”

    徐品羽犹疑着该怎么说,“就是,那个,嗯……”

    沈佑白目光微沉,凝视她半响,“先进来再说吧。”

    在徐品羽怔愣间,眼前就是他家的内部构造。

    沈佑白往里走说,“别脱鞋了。”

    这话

章节目录

赠我予白(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八老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老爷并收藏赠我予白(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