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是怕带个孩子不方便……”

    瘸腿叔敲了敲门   ,把徐品羽往里一推。

    她有些怔愣的,理解着他们的谈话。

    原来,是要领养她。

    看着那个女人对自己笑,她抿紧了嘴。

    徐品羽再也忍不了,抽下手套甩在地上,大声喊着,“我才不要一个哑巴当我妈妈!”

    话音刚落,她转身跑掉。

    院长回过神来,急忙说,“不好意思啊,这小孩脾气就是犟,管都管不了。”

    他又问,“要不你们换一个吧,我们院里还有很多孩子,都很乖巧又听话。”

    李桐转头,征求陈秋芽的意愿,“我也觉得,不如换一个。”

    陈秋芽垂眸思虑片刻,再摇头,抬眼看着他,比划,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孩,当年医生跟我说,我失去的也是个女孩,或许,跟她一样可爱。

    在陈秋芽的坚持下,徐品羽开始和她相互了解,觉得合适再办领养手续。

    她频繁到福利院来,带着徐品羽逛水族馆,买衣服,买玩具娃娃,恨不得把最好的全塞给她。

    可徐品羽一直都板着张小脸,闷不吭声,默默抵触。

    李桐是陈秋芽的堂哥,也是帮她逃离那些过去,在这座城市生活的人。

    他是不太喜欢徐品羽,毕竟没有人喜欢这样不通情理的小孩。

    所以当陈秋芽剥了只虾,放在徐品羽碗里,可她却立刻夹了出去,说着,“我不吃这个。”

    李桐一拍筷子,声音拔高了些,“吃掉!”

    陈秋芽刚想劝,就看徐品羽拧巴着脸快要哭了。

    徐品羽夹起红色的虾,放到嘴里。

    她是心疼这小孩的,即使表情是硬邦邦的,但心里一定软的就像羽毛。

    他们都不知道徐品羽对海鲜过敏,晚上吃过饭,她就直接昏倒在车里。

    到了医院就发热,烧了整个晚上。

    身上很痒,她在睡梦中挣扎想挠,都被陈秋芽按住。

    李桐懊悔的看了孩子一眼,便出去抽烟。

    他心想,这孩子真是倔的可以,知道自己过敏也不吭声。

    徒有一些,说不出的难受。

    徐品羽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侧过头,她看见趴在床边睡着了的女人,还紧握着她的手。

    她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陈秋芽睡眠很浅,感觉到床上的动静,马上就爬起来。

    她紧张的摸了摸徐品羽的额头,表情像在问她,还难不难受。

    徐品羽吸了吸鼻子,声音干哑的开口,“我不要改名字。”

    陈秋芽愣了一下,随后明白她的意思,眼眶慢慢湿润了。

    她笑着,点了点头。

    眼泪无声的流到枕头里,徐品羽哽咽着扁嘴,“还有,不准丢下我。”

    陈秋芽抹了下眼睛,拿出纸笔,写完一排字,塞到徐品羽手心。

    等到后来,徐品羽学了很多字,再拿出当时陈秋芽给她的纸。

    上面写着,我保证,我们永远生活在一起。

    春季来临。

    李桐因为工作即将出国,安排陈秋芽和她搬到另一个城市。

    陈秋芽有几分担心,但李桐告诉她,“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与其躲得远,不然就在他周围,他一定想不到。”

    徐品羽听得一头雾水,反正知道要搬家就对了。

    刚搬来这座繁华的城市,徐品羽觉得自己原来居住的地方,真是小到可怕。

    陈秋芽只陪她走过两次上学的路线,幸好距离学校并不远,她很认真记下。

    每当放学时,成群的家长都站在校门外,接走自家的小孩,徐品羽总是一个人背着书包回家。

    那天,她察觉到有人跟着她,于是加快了脚步,身后的人也跟着快步。

    徐品羽慌了,居然回头看了下。

    是一个男孩。

    他跑到面前来,“咦,你是新搬来的?”

    徐品羽盯着他打量,没说话。

    “我叫魏奕旬,就住在前面。”他说着指了指路。

    魏奕旬见她不吭声,就说,“你都不跟我交换名字,很没礼貌。”

    她抿抿嘴,“徐品羽。”

    说完,见魏奕旬对她伸出手,掌心对着她。

    徐品羽愣了下,“干嘛。”

    魏奕旬咧嘴笑,“击掌啊。”

    徐品羽白了他一眼,迈步朝前走。

    魏奕旬跟着,“诶,以后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我一个人有点怕。”

    她在心里嫌弃了句,胆小鬼。

    那年徐品羽十岁,第一次和同学打架。

    陈秋芽被请到校长办公室,见到她靠墙站着,头发乱糟糟的,手臂的划伤也已经抹上了药,一脸倔强的扭着头。

    她居然和两个男生打架,这让陈秋芽稍微震惊了下。

    徐品羽不肯说事情的起因。

    男生来的家长也都是母亲,一顿数落她。

    陈秋芽听着她们的话很不痛快,但也没法反驳。

    老师和校长帮着劝和,想让徐品羽道歉,怎奈何她就是倔,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一直在校长室外面藏着的魏奕旬,决定鼓起勇气。

    他突然开口喊着,“老师,我听到了,是他们不对……”

    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门外,让他紧张的往边上缩去,但是继续说着,“他们一直嘲笑阿姨是哑巴,羽毛才跟他们打起来的。”

    所有人都

章节目录

赠我予白(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八老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老爷并收藏赠我予白(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