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盛宴。

    每次被袭击到敏感的地方,她不住的颤搐,内壁就会猛地收缩。那柔软的褶皱紧握住性器,传达给他是窒息般的快感。

    于是幅度越来越小,深埋其中的震荡却越强烈。

    沈佑白的手盖住她的脸颊,但她眼里的水光忽隐忽现。

    长发散落四周,上身完整的穿着校服,从百褶裙开始凌乱,再往下更是浑浊不堪。

    这样半入夜的冬季里,啜泣声骚动他的耳膜。

    所有的禁忌,刺激着视觉感官,充斥身体的每个毛孔,引出更快的抽插频率。

    阴穴深处骤然涌出的热液,如同侵蚀过他的神经,身体里拴着的兽性几乎要挣开枷锁。

    它想撕咬她的皮肤,血肉,眼睛,性器官。

    他握抓住徐品羽的大腿,每一次都抵到最深处,水声渐重,滑腻的液体从撑到圆润的边缝泌出来。

    “唔……”她模糊的呻吟,挺起腰身体抽搐几下,又软掉。

    在沈佑白激烈的动作下,她如此反复的颤抖,再投降。

    欢愉到极致必然挟裹痛苦,而两者无法拆分,让徐品羽呜咽的哭声,一遍遍冲刷他的掌心。

    第四十章    恶化(2)

    这几天温度下降,天亮的晚,清晨还可以看见一点星光。

    呵气成霜,已经不记得夏季的炎热是否来过。

    徐品羽最近不爱往对面教学楼跑,天气冷懒得动是原因之一。

    原因之二,以前她的意图是去沈佑白眼前晃悠,找点存在感。

    下课后,徐品羽还是去了教师办公室。

    林宏正在批阅作业,头也不抬的说着,“你们王老师请假,最后两节课,和明天对换。”

    徐品羽眼珠一转,欣喜的说,“那下午不就没课了嘛。”

    林宏愣了愣,转头瞪她,“自习不是课啊!”

    徐品羽立刻老实的低着脑袋,“是是是。”

    林宏又继续改着作业,边说,“好好上课,一个都别给我溜了。”

    徐品羽乖顺的应了声,心里却仿佛看到了她通知完这个消息,下一秒全班走空的画面。

    “哦,还有……”

    本来正准备离开的徐品羽,听到他的声音,又站住了脚步。

    林宏合上作业本,抬眼看着她,“怎么我最近听说,你和学生会长……”

    他拉长了尾音,说到这里却没有后话,但能让人瞬间意会。

    徐品羽很淡定的问,“您觉得可能吗。”

    林宏从上到下的打量她,然后点头,“嗯,是不太可能。”

    虽然是徐品羽想要的答案,但是听着那么不爽。

    她板起脸回话,“谢谢老师这么看不起我。”

    林宏笑着安慰,“别往心里去啊,老师就是说个实话。”

    徐品羽深吸一口气,强压下翻脸的冲动,抱拳,“告辞,千万别送。”

    就算刨去家世背景不论,在林宏看来,徐品羽是属于长相漂亮的女生。

    但她和沈佑白,两人的气息,几乎是南辕北辙。

    让人无法联想到一块去,所以他觉得不太可能。

    也许是他没有见过,在冰天雪地中燃烧的火,两种极端的交融那般肆意。

    学生会专用休息室内,光线昏暗,窗帘紧闭。

    一条暖色的围巾挂在门把上,正对沙发的玻璃柜门,映着重叠的人影起起伏伏。

    徐品羽按着他的肩膀,跪坐在他身体两侧,下半身的衣物都扔在了沙发周围。

    沈佑白只是握住她的腰,并没有要主导的想法。

    在她幅度微微地上下提臀时,他看见如同有自己意识的穴口,将那长物吞掉一些,又吐出来。

    这一次,的确是徐品羽先勾引的他。

    先鬼鬼祟祟的躲在走廊的拐角,等到沈佑白路过,突然拉住他。

    先抱住他的胳膊往下拽,贴近她的嘴唇。

    先小声的,对着他耳边说,“会长,我想和你做。”

    沈佑白没办法拒绝。

    因为天气越是冷,越是想要进入她温暖的身体。

    等她一寸寸含下自己性器的快感,是熬人又丰盛的。

    徐品羽咬着嘴唇,完全坐下去,被直直贯通,撑得下腹鼓了出来。

    滚烫的欲望挤在腔道内,她艰难的提腰,再坐下,仅仅是小小的摩擦,就让她全身颤了遍,“嗯……”

    伏在沈佑白肩头一会儿,但胀满的小腹并没有安慰到她。

    所以她开始缓慢的动作,不断不断地填上渴望的缺口,像一阵阵海潮涌入腹中。

    碾过深处的疼,不可思议的在把她慢慢推向高潮。

    “啊……你没课了吗……”徐品羽轻轻摆动着腰,意识卷入半惚半醒的状态。

    沈佑白欣赏着她眼眸的迷离,在昏暗中,是一圈妩媚的宝石色光晕。

    有几分入神,他带着沉重的喘息,嗓音暗哑的开口,“应该吧。”

    这样的回答,肯定就是有课。

    徐品羽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嗯……啊我很快……就结束……”

    她说出的每个字都像呻吟,缠缠绕绕。

    沈佑白吻着她的嘴,抽出空隙说,“我不介意你慢一点。”

    他的话,是冲刷过脑子的雨,使她逐渐迷失。

    充斥口腔的唾液味道,混着鼻息的热,精液的腥。

    还有每下都摩擦到他的皮带,叮呤当啷的细微,挡不住靡旎的水声。

    徐品羽累得停止动作,便将灼热的刃器尽根吞没,坐

章节目录

赠我予白(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八老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老爷并收藏赠我予白(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