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腿上。

    阴唇撑张到了最大,像直捅着喉咙的嘴,一点点打颤着。

    双臀后的手掌推着她,感觉到埋在身体的头端,正抵在个挤开的口上挪动,下体交合之处传来粘腻的声音。

    她从鼻腔里发出低低的闷吟,彻底软在他身上。

    傍晚时分才离开学校。

    徐品羽把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

    从口中冒出的薄雾还未散去,先被抓住了手,塞到他外衣口袋里。

    地铁站出来,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像被谁打翻了墨汁。

    在和她家只隔着十字路时,徐品羽对他说着,“你快回去吧,多穿点衣服小心感冒,明天见。”

    信号灯由红变绿,嘀嘀嘀的响着。

    快速穿过了马路,她转身对沈佑白挥了挥手。

    他站在那的身姿,不知怎么,让徐品羽晃神一刹。

    稀疏的路灯,昏黄光晕下剪出房屋和树木的轮廓。

    徐品羽脚步一顿,在前面的岔路口,隐约看见一辆黑色的轿车。

    夹杂着油烟味的晚风,很冷。

    她打个寒噤,抱着书包躲进了家门。

    在徐品羽的身影消失于那道门后,不远处停着的轿车亮起了车灯。

    不一会儿,就驶离了这里。

    沈宅中,简玥坐在摆盘简洁贵气的餐桌,精致的刀叉躺在手边。

    她垂眸看了看盘中色泽诱人的牛排,却没有什么胃口,转而捏起红茶杯。

    夹带浓郁香气的热雾,刚贴近她的鼻尖。

    一个略微佝偻的男人,匆匆来到她面前,“夫人。”

    简玥疑惑的放下茶杯,他便更低的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寥寥数语,她手一颤,撞到茶杯。

    茶水晃出杯沿,顺着花纹精美的杯壁,滑到托盘底。

    简玥点点头,让佣人都离开。

    她闭上眼,沉吟了片刻,拿起手机找到号码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的比往日都快,她却因为慌神不疑,忙说,“佑白,你在哪……”

    等了半响,那边没有任何回应,简玥蹙眉,“喂?”

    紧接着,一个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他在我这,你放心。”

    说完,他按下车窗,将手机扔出了窗外。

    轮胎碾过手机,机械的部件四分五裂。

    车后座的人,用那双与他相似的眼眸。

    神情冷淡的,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第四十一章   恶化(3)

    说起来,沈佑白从未来过他在城郊的这栋房子。

    西装革履的男人将窗帘拉上,把外面浓稠的黑暗遮去,留下客厅的灯光敞亮。

    男人转身,沈文颂对他摆摆手。

    连同站在沙发后的两个男人,也齐刷刷的走出了客厅。

    沈佑白的目光跟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再回到对面沙发里的人身上,抬了抬眉骨,“你是黑社会老大吗。”

    沈文颂拎起桌上的茶壶,缓缓地往他眼下的杯中倒入茶水,顺便回应,“你电影看多了。”

    沈佑白笑了笑,“我是在讽刺你。”

    一个小时前,路过他身旁的黑色轿车突然停下。

    车中蹿出刚才那几个男人,不由分说的将沈佑白押进车后座。

    落地的立钟,玻璃罩内钟摆沉重的摇晃着。

    沈佑白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抖了下,才想起用神情询问他的父亲。

    沈文颂看着他,“我长话短说,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我知道你懂。”

    既然他没反对,沈佑白咬着烟垂眸,啪的一声,擦燃了打火机。

    沈文颂的眉宇渐渐蹙起,“而我的态度很简单,就目前,你要和徐品羽在一起,我不同意。”

    沈佑白身子前倾,手肘撑在膝盖上,吐出一阵雾。

    等青灰的烟气散去,才抬眼看着沈文颂,口吻锋利的说,“你们那些无聊的恩怨情仇,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他摇了摇头,“她不是你的女儿,你放过她吧。”

    默了半响,沈文颂突兀的轻笑了声,抬头静静地看着他,“不肯放过她的人是你,沈佑白。”

    沈文颂语带讽味,毫不留情的说,“你自己清楚你姓什么,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你这辈子都别想逃脱,将来你必须接受对沈家有利的婚姻。”

    接着他笑,“然后呢?让她当你的情人?”

    沈佑白手一顿,烟灰抖落在地毯上。

    沈文颂摇头,讥讽的反问,“你有什么资格毁了她的人生?”

    沈佑白眼神尖锐的望着他。

    他却毫不在意的重新将茶壶里的水烧热,不急不缓的开口,“摆在你面前两个选择,一,你坚持要和她继续,这件事就一定瞒不过你爷爷。相信到时候他可不会像我这样,心平气和的跟你谈话。”

    顿了顿,沈文颂盯着他,冷声冷调的说,“二,按照我给你定的规划,跟徐品羽断绝来往,出国完成学业,回国后进入沈氏。那么未来关于你的配偶问题,我不会干涉。”

    不等沈佑白回答,他就从沙发中站起身。

    此时居高临下,沈文颂语气稍微缓和些,“这是我最大的让步,我认为你没必要考虑,不过我愿意给你时间。”

    他将要走出客厅,又回头对着沈佑白,补充了一句,“这几天你就呆在这想清楚,有什么需要和我的助手说。”

    沈文颂的助手就是指,刚才那些像黑帮打手一样的男人。

    在他离开后,沈佑白弯曲膝盖,横躺在沙发里,闭上

章节目录

赠我予白(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八老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老爷并收藏赠我予白(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