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抽了口烟。

    灯光能透过眼皮感知,钟摆规律的晃着,他的手垂在沙发外,烟快要烧到指间。

    但他满脑子都是徐品羽的脸,她触感柔软的胸,她叫床的声音。

    越想越烦。

    焦油的味道很浓,指间很烫。

    次日上课,紧闭的窗外寒风呼号,颤动的树枝分割视野。

    讲台后的老师滔滔不绝,徐品羽趴在桌上,望着对面教学楼的那扇窗。

    沈佑白没有来学校,手机从昨晚开始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她猜不到发生什么事了,毫无头绪。

    徐品羽出神的靠在走廊,右边有人拉开了窗户,她下意识的偏头看去。

    冷空气从外面吹进来,拂过她的脸,寒毛竖起,她缩了缩脖子用围巾挡住脸。

    正回头,眼前突然伸出一只捏着圣诞老人头的手,“Merry   Christmas!”

    夏寻晃了晃手里的糖,她才接下,有些恍然的说着,“哦,还有两天就是圣诞节了。”

    走廊的人总是打打闹闹,像喧嚣的嬉笑一闪而过。

    他也靠向墙,将手放进裤袋,“我第一次见到你,也差不多是在这个时候,虽然子萱说你已经不记得了,但我觉得情有可原,是我也不会特别去留心一个小孩。”

    徐品羽愣了下,捏住手里的糖,站直身子,看着他开口,“夏寻,你……”

    夏寻飞快地打断,“千万别说我是个好人。”

    他可不想还没表白,先拿一张好人卡。

    徐品羽缓缓抬手,指着他,“我是想说,你肩上有只毛虫诶。”

    接着,夏寻脸上表情瞬间五颜六色,蹦跳着乱叫。

    徐品羽笑得不行,拍了下他的肩,“骗你的。”

    夏寻停下来,警惕的回头检查了全身,才一脸鄙视的看着她。

    徐品羽颇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子萱从提醒我了之后,我就想起来了。”

    她又笑,“那时候你就是被毛虫吓哭了。”

    夏寻无奈的叹气,“所以我才说,你不记得了也好。”

    放学后她去了沈佑白的家,按了很久的门铃,也毫无动静。

    在他家门前徘徊了一会儿,徐品羽还是走下了台阶,离开。

    她在路灯下回头,天色沉沉,远远看去,和没亮灯的房屋融为一体。

    直到听说是校长亲自给他请的假,可怕的无限期。

    徐品羽隐隐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询问过周崎山,连他也不知道沈佑白在哪。

    她很恐慌,但却感觉孤立无援。

    因为一个人,居然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第四十二章  恶化(4)

    周五是圣诞节,闹哄哄的气氛,老师也讲不下去课。

    铃声响过,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徐品羽留下擦黑板,天气太冷不敢浸湿抹布,所以擦过一遍,粉笔的印记还是很深。

    雨夹雪,冻得人直打哆嗦。

    魏奕旬的班级有活动,没和她们一起走。

    一路店铺红白相间的装饰,灯火点缀的很美。

    陈子萱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想唤起她的兴趣,指哪哪都是情侣,干脆作罢。

    和陈子萱分开后,小雨渐渐转大雨。

    徐品羽握着伞站在十字路口,信号灯的红光在闪动。

    同一个地方,她向沈佑白挥手告别。

    信号灯变绿,开始计时。

    身边人群往前走,她站定几秒,却转身朝反方向跑。

    鞋底踏过雨水冲刷的泊油路面,湿了一腿,水流急促的淌进井盖。

    他诡异的失踪让徐品羽喘不上气,像场没有逻辑的电影。

    她不想等到电影放完,再由别人告诉她已经散场了。

    所以她又来到沈佑白的家。

    远离了喧闹的街,没有欢快的圣诞歌曲,只有瓢泼的雨声。

    这次,徐品羽站在门口,诧异的看着虚掩的门。

    她推门进去,水从手中的伞尖滴落出她的走向。

    屋内一片黑暗的环境,走廊处有微弱的光。

    她将雨伞靠在鞋柜,一时忘记先开灯便往客厅里走,翻箱倒柜的声音格外清晰。

    紧接着,她看见走廊那边,似乎有个穿着连帽衫的男人晃过。

    徐品羽吓了一跳,难道是小偷?

    她不敢贸然进去,正准备先退到外面时,一阵风将门嗙的关上。

    声音震到了她,同时视野变得漆黑。

    徐品羽急忙掏出手机,听到脚步声朝着她的方向,越来越近。

    瞬间,是男人气息压向她,她猛地抽气,两手伸去推挡,慌不择路的往后退步,撞到沙发,刚按亮的手机摔落在地上。

    她剧烈的挣扎,可无济于事,他的力气明显比徐品羽大多了。

    他不费吹灰就将她制住,禁锢在怀里,低头咬住她的唇。

    徐品羽吃痛的张开嘴,舌头迅速地钻进她的口腔。

    浓重的烟味,让徐品羽怔了下,这熟悉的感觉……

    她松了些紧绷的肩,任由不停的挑动她的舌头,想将它引出齿外纠缠。

    徐品羽的手往下走,撩开他的衣服伸了进去,十分有趣的辨认方式,是摸到他的腹肌。

    随即抱紧了男人的腰,两条舌头互相抚慰,搅动的唾液声越来越重。

    围巾从她的脖子上被动的滑落,接着是外套,毛衣穿过沾着雨水的发尾,落在脚边。

    还剩一件时,徐品羽按住他的手,“先开暖

章节目录

赠我予白(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八老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老爷并收藏赠我予白(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