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品羽考虑的机会,他一个俯身,毫无预兆的进入她的体内。

    “嗯……”她蓦地抓住了沈佑白的胳膊,指甲快嵌到他皮肤里。

    沈佑白声音黯哑,“羽毛,我想从后面。”

    看着眼前被台灯照的柔和,迷人的五官,徐品羽轻轻点点头。

    沈佑白平时只喊她的名字,却很少叫她羽毛。

    大概就是为了等到这种情况下,哄得她完全迷迷糊糊就范。

    第五十章  距离(4)

    昏黄印在墙的折角,人的剪影移动着。

    徐品羽被他抬起了腰背,跪趴在床面。

    用手肘撑直来承受上半身的重量,她不自主的微微颤着手臂。

    他在瞬间喘息粗重,进入的毫无阻碍,徐品羽身子却是一抖。

    滋滋作响,是之前累积的液体没有清理。

    粘腻的浊物成为了润滑剂,帮助硕长的阳具撑开层层褶皱。

    “嗯……”徐品羽低吟,饱胀感似乎快淹没到喉咙。

    她再次仰头是因为比体温更为滚烫的性器,在湿软的甬道里抽送。

    沈佑白的手刻意在尾椎骨上摩挲,像烦人的野兽,在勾引她。

    捅着阴穴的欲望,整根拉出,整根没入。

    循环以复,一下下弄出肉体交合的声音,淫靡的渗进骨髓。

    徐品羽闭着眼,手掌在枕面慢慢变成攥紧,细细的呻吟着,“啊嗯……”

    凶狠的力道撞得她全身发软,沈佑白胳膊捞起她的腰,强制来迎接他。

    沈佑白轻柔地缕过海藻般散落的长发,露出一直掩着的乳房。

    它们垂在空气中来回晃动,惹眼。

    搔着她背脊的头发离开后,取而代之是结实的胸膛覆盖上来。

    温热的手,顺着她的腰摩挲过来,握住两团浑圆,紧紧地,让乳肉从指间挤出。

    “啊……”娇柔中带着沙哑的嗓音,表示徐品羽已经被折腾到快不行了。

    往来不知多少下,徐品羽已经曲了肘,上身塌了下去,鼻尖在枕头上扫着。

    又是一个狠狠地撞进入,她就泄了。

    汹涌的潮水,扑上埋在她体内的阳具,浇淋的他慢到几乎停住。

    徐品羽以为快要结束,开始聆听他那样性感的喘息。

    然而,她放松的身骨,在柔光下细腻的背部肌肤,翻开的穴肉。

    无一不激荡到沈佑白脑袋里,几乎消磨成灰的枷锁。

    他咬着徐品羽的耳垂,呼吸灼热,“你听到什么了吗……”

    是锁链断了的声音。

    紧接着,她深刻的体悟,凶器没有拔出去,存放就预示着下一秒的危机。

    “不……啊……”徐品羽猛地仰头嘶哑的呻吟。

    沈佑白拉开动作,没有技巧的满足他所有欲望。

    肉体的激烈撞击下,水声嚣张的钻进耳膜,他在试图掀起巨浪弄翻身下的小船。

    每一次毫不客气的直抵最深处,她都害怕顶开藏在下腹里的器官。

    徐品羽抓着枕套的指关节泛白,含糊不清的低泣。

    滋润紧致的包裹,吸引他沉浸下去。

    似乎坠入肉欲的销金窟,每根神经都叫他别停下,再快一点。

    于是徐品羽连求饶的意识都被戳破了,感受着愉悦和痛苦,同时插进深处,任意妄为的将她灵魂抽干。

    徐品羽陷入沉睡前,最后的感知是热水抚过身体。

    她知道是餍足后的人,在温柔清理着捕获的食物。

    次日,在酒店。

    徐品羽正忙中有序的奔波,无意间看见沈佑白已经换好了衣服。

    厚重长大衣的挂在他身上,边走边低头认真的翻阅文件,没有发现远处的徐品羽。

    沈佑白稳而利落地,迈着长腿从对面的玻璃墙后走过。

    对比她自己每分每秒都想躺下的身体状态,徐品羽后悔了,不该坚持要来上班。

    现在她只想要一张床,闭上眼均匀的呼吸。

    所以徐品羽打算追上他,拿着总统套房的房卡,然后洗澡睡觉。

    可惜天不遂人愿,还没来及跨出一步,口袋里的呼叫机先阻止了她。

    徐品羽戴上耳机,听见那头的人说,“徐主管,B1009的客人忘记把孩子带走了。”

    这句话太难以理解,她怔愣的张口,“啊?”

    徐品羽走进值班室,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里的男童。

    白白软软的脸蛋,鼻头有些泛红,垂着眼时,睫毛像薄薄的扇子。

    “小朋友,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好不好?”任凭林敏敏蹲在一旁怎么哄,他都不吭声。

    喊徐品羽回来的员工说着,“1009的客人是早晨八点钟退的房,接着在咖啡厅坐了半个钟头,离开的时候没有带走这孩子,咖啡厅的服务员等到刚才,确定没有人回来接孩子,就领过来了。”

    她皱起眉,“联系不到人吗?”

    女员工回答,“电话一直打不通。”

    徐品羽看着坐在那的男孩,安静的不可思议。

    她抿了抿嘴,说,“你去把1009客人的住房时用的身份资料整理好,今晚九点再联系不上,就直接报警。”

    怎么会有人选择在价格高昂的酒店,遗弃孩子。

    她相信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导致了男孩的留下。

    徐品羽的呼叫机再次响起,这波未平那波又起。

    都不算大事,但在她疲乏的状态下,显得焦头烂额。

    匆匆赶来高级套间,整了整衣服,她敲敲门走进去。

章节目录

赠我予白(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八老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八老爷并收藏赠我予白(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