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年故梦 作者:百里千鸩

    ☆、第五十六章

    难得是除夕,使得紧绷的人心也得到了舒缓,只是今年的除夕少了往年的喜庆,连放烟火的人也没有了,大家好似就只是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聊聊天,吃一顿饺子,等待著今日的过去,长安城里的宵禁还是没有撤去。

    远山君早已得到了封雾君传来的手信,知晓一切都已经就绪,就等著开门放人进来了,只是这放也要放出几分技巧来,不能让其他人看出他们是串通一气的。

    这样想著,远山君便以自己的名义找来了在长安城里的朋友,一起在远山君的府邸里吃上一顿年夜饭,刚好也影城上了“除旧迎新”的意义。

    清商等人也被远山君请了过来,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而只有有城主坐镇的远山君府邸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远山君生怕出了什麽意外,便将所有人都从秋水长天接了出来。

    宴会当中,自然也有不请自来之人,在看到唐月心的瞬间,大家都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唐月心自然将别人对她的厌恶都看在了眼里,只想著以後得势该怎麽算账。

    就算有唐月心这个横在众人碗里的一只苍蝇,宴会还是过得颇为愉快,只是这一夜,没有歌舞伴奏,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封雾君最後的信号。

    晚饭过後,唐月心立刻就缠上了远山君,远山君心中有些不耐烦,但想到云华的x命此刻还掌握在她手中,只得按住心中的怒气与她周旋。

    唐月心早已看出了远山君心中的不耐烦,便寻了一个理由要远山君带著她远离众人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你有什麽事,现在就说吧。”远山君因为心里有事,对於唐月心说话的语气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耐x。

    唐月心却是冷笑一声,说道:“远山君您可知道,唐家堡为什麽可以将那麽多人的x命玩弄在鼓掌之间?”

    远山君一下子就听出了唐月心的话中有话,但又不像费心思去猜测唐月心的心思,便直接说道:“你要说什麽,直说便是。”

    “哈。”唐月心冷笑道:“沈月寒和药师难道没有跟你说过,化云之毒的巧妙麽?那个沈月寒,不是带了唐缘熹回来麽,连他也没有说过?”

    “化云之毒的巧妙,就在於它只是一半的毒药。”二人都没有注意,在他们的身後,显现出一个黑衣公子的影子,唐月心听到这个声音,一惊,猛然转过头去,在看到黑衣公子的瞬间脸色发白。

    “唐缘熹,你真的没死?”

    那个穿著一袭黑衣的白发人正是当年被唐宛如陷害,被迫从唐家堡逃离的唐家大少──唐缘熹。

    唐缘熹看上去有三十来岁了,一袭白发和他那俊丽的面容十分的不相称,也许是在万花谷呆久了,也染上了万花谷的习惯喜欢穿黑底的衣服。

    他脸上带著笑意,看著唐月心的眼中没有一丝波动,仿佛早已放下了当年的恩怨,他也没有回答唐月心的话只是继续著关於化云的话题:“云华公子身体里的化云,只是一半的化云之毒,化云之毒分为两半,一半称之为‘化’,另一半称之为‘云’,只要持有‘化’之毒的人没有将‘化’捏碎,‘云’之毒就不会发作,反之,若是‘化’之毒被捏碎,与‘云’之毒合二为一,中了这种毒的人就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化作一片血雾,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此刻,远山君才了解到这种毒素的厉害,忙问:“唐公子告知我这些,是想要说明什麽。”

    唐缘熹听了远山君的话,便不再看唐月心说道:“然而,若是化云之毒不发作,便永远都无法解毒,我想,唐月心是想要用这个来威胁你。”

    “唐公子特意来告知我这些,又是为了什麽?”远山君看著唐缘熹的眼中充满了怀疑。

    唐缘熹却是笑了出来,说道:“远山君不用如此戒备,我来此处也不过是按沈姑娘的吩咐而已,她要我告知远山君该是下决定的时候了。”

    唐缘熹说完,便将唐月心和远山君二人晾在了身後径自离开了,在找到沈月寒之後,轻轻点头。

    沈月寒看到唐缘熹的模样,就知道唐缘熹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但她心里还是放不下,她并不了解唐月心,更无法揣测她的心底。

    沈月寒一转头,就看到了隐隐的火光,那火光是在暗示他们,封雾君进城了。

    看到城外燃起的火光,远山君瞬间就没有了与唐月心纠缠的心情,於是便对还在沈默中的唐月心说道:“我还有事,你还有什麽事,以後再说。”

    听到这话的唐月心却不像是往日一般立刻出声应答,而是将自己整个人都藏在了黑暗里,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决绝,悄悄的拿出了藏在袖子里的木盒子。

    远山君在接到信号的一瞬间,就立刻带著郢公一起离开了自己家,而远山君府里坐镇的则是雪生和春君二人。

    说是雪生和春君二人,但真正干活的却只有雪生一人,春君则是一直守在药师身旁,药师因为梧桐的状况十分的不稳定,便时时刻刻都守在梧桐身边,把自己的身体也弄得十分憔悴。

    因为家里出了春君雪生还有萧陌和沈月寒,远山君自信不会出什麽事情,便安心的带著郢公和云华往皇g赶去。

    这一夜,云华的任务,是到太医院里取得寒蟾玉髓,而郢公的任务则是疏散g里那些无辜的g人,而远山君则是做那个诛杀“逆贼”的人。

    在得知封雾君的大队已经入城了之後,g里已经乱作一团,吸食鸦片成瘾的圣帝还坐在自己的暖帐里看著自己的妃子为自己跳舞,殊不知自己的g殿早已乱作了一团。

    整个房间里,烟雾缭绕,一派旖旎的景象,这样的景象让人厌恶,更让人痛心,这个国家已经腐朽了太久,需要有人为它放出毒血,一点点的注入新鲜而有活力的血y。

    云华按著远山君的指点,早已往太医院的方向赶去,因为手中有令牌,谁也不敢拦他,更不要说这太医院里早就没什麽人了。

    大难当前,谁还顾得上其它的,当然是自己的小命最重要。

    刚一走到太医院的门口,云华感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几分异样的感觉,只觉得一股绞痛的感觉自腹中生起,低头一看,他才发觉自己的衣服不知什麽时候被染上了血y,而原本挂在腰间的那一颗凤凰之眼早已不知什麽时候就碎裂了,只剩一个空荡荡身子挂在腰间。

    云华瞬间明白是自己身体上的化云之毒发作了,一惊,想要赶紧去取来寒蟾玉髓好转回远山君的府邸,但腹中的绞痛之感却让他寸步难行。

    咬紧牙关,云华用手中的惊鸿撑住了自己的身体,迅速封住身上几处大的x道,便提起惊鸿,冲入太医院当中。

    太医院中的药物橱柜十分的凌乱,想来是有不少人想著发财带走了不少名贵的药草,想及此处,云华心中一急,只怕有人带走了寒蟾玉髓。

    迅速的翻动著药柜,云华身上衣服被从身体内透出的鲜血染得更加的红了,但他好似不知晓一般,迅速的翻找著所有的柜橱,但好久都没能找到寒蟾玉髓,冷汗自他的额头低落,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支撑多久的时间,但明白自己一定要活著将寒蟾玉髓带回去。

    腹中绞痛难忍,他强撑著自己不要被这疼痛打扰,努力寻找著药房里的蛛丝马迹。

    寒蟾玉髓既然是名药,就不会被这麽轻易的放在外面,云华这样想著,就往高处一个不起眼的小橱柜看去,凭著自己的轻功打开了那个隐蔽的柜橱,里面传出的寒气立刻让云华明白,他找到了传说中的寒蟾玉髓。

    迅速将放有寒蟾玉髓的盒子拿了出来,云华落到地上,顿时只感觉自己的场子被割断了一般,让自己动惮不得。

    狠狠的咬住下嘴唇,云华自己将自己咬出了血,收好了寒蟾玉髓就往远山君的府邸赶去,他身上渗出的鲜血已经染湿了他大半的衣衫。

    云华一身血衣的冲了出来,吓呆了不少的人,众人皆不知他究竟是从哪里窜了出来,而躲在暗处的带著暗卫的李梦看到云华这副模样立刻就吓得半死,云华要是出了什麽事,不知道远山君会做出什麽来。

    想到这里,李梦立刻让身边的暗卫去接应云华,云华眼前的景象虽然已经有些迷蒙,但还是认出了李梦的身影,只对李梦说道:“带我回去,我要把药交给药师……”

    尽管毒药的发作让他浑身的力气和鲜血都渐渐的失去 ,但云华还是凭著自己的一股意志完全不愿意倒下。

    李梦不敢耽搁,让暗卫背起云华就往远山君的府上赶去,除了g门就换上快马,丝毫不敢有任何的拖延。

    在远山君府邸跟前跌跌撞撞的下了马,云华不顾他人的劝阻与搀扶,甩了一旁的暗卫就往府邸里赶去。

    在看到云华的一瞬间,沈月寒大惊失色,立刻冲了过来扶住摇摇欲坠的云华,只听云华对药师说道:“药师,我拿到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口血就喷了出来,药师见状,忙让一旁的春君扶著梧桐冲了过来,从另一边扶著仿佛一个血人一样的云华。

    只见云华从自己的袖口里掏出那个染血的小木匣,对药师说道:“寒蟾玉髓,就在里面……”

    药师此刻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请四角和唐缘熹一起扶住了云华,药师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月寒:“沈姑娘,梧桐就拜托你了。”

    沈月寒没有多说什麽,只是握紧了手中的药匣子点头。

    作家的话:

    如果感受不到云华的痛的话……痛经乘以十倍怎麽样(邪恶的笑)……

    谢谢赠我点数和送我圣诞树的大人们~(诚挚鞠躬~)

    ☆、第五十七章

    而在不远处的偏殿里,鸢娘的住所,早已被人装饰一新,用通红的绸布做出最美和最喜庆的装点,连院子里的红白梅花也比往日有了j神。

    鸢娘在一旁侍女的帮助下,换上了自己心心念念的新娘的喜服,梳洗打扮一番之後,就遣散了院子里伺候的人,将这空荡荡的偏殿留给她独自一个人。

    她自铜镜当中看著自己的容颜,黑发垂到腰际,红花点缀,金粉描眉,胭脂扫颊,朱红缀嘴,白粉轻装,而那一袭j致的嫁妆,使得她更加的动人。

    鸢娘对著铜镜当中的自己莞尔一笑,竟显出倾国的姿色。

    对於自己的装束十分的满意,鸢娘站了起来,走到桌台前,拿出了当初沈月寒给她的那一枚药丸。

    药丸上的香气依旧,和鸢娘身上的香气是一模一样的,鸢娘笑著将它丢入了酒壶当中,皇g里早已乱作一团,她可以听到各种奔逃的声音或是救命的呼喊,但在将药丸放入酒壶的一刹那,那些声音都自脑海里消失。

    入水立化,连酒水当中也透出一股扑鼻而来的浓郁香气,鸢娘抬起手,将酒壶里的酒倒入了眼前的酒杯当中。

    接著,鸢娘端起了这一盘酒,走到屋外的院子里的石桌上放下,在石桌之上,是她常常弹奏的古筝,拨弄筝弦,鸢娘静静等候著封雾君的到来。

    一拨一相思,一弄一断肠。

    人奏弦音,弦音寄谁?

    鸢娘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人,除了这个院子里的一切,其它的所有都与她没有了任何干系,天空里不知何时飘起了雪,吹起了风,风夹杂著雪花和梅花一起落在了鸢娘那一袭火红的嫁衣之上。

    远山君早已赶到了皇g之中,躲在暗处见到圣帝那副模样,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没有让他等上多久,穆勋就前来汇报:“封雾君进g了!”

    封雾君进g的消息,圣帝却是现在才知晓,鸦片早已摧毁了他的神智,堂堂圣帝竟然显出一副屁滚尿流的蠢样来,圣帝都是这个模样,也难怪整个九州都是一副颓然的样子。

    封雾君的行动雷厉风行,很快就找到了来不及躲到床底下去的圣帝,看到封雾君走进了圣帝藏匿的屋子,远山君才开始行动。

    封雾君看著这一间屋子里的旖旎,又闻到了空气中的鸦片的味道,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让士兵把藏在床底下的圣帝揪了出来,封雾君才看到与圣帝一起藏在床底下的妃子早已衣冠不整,心里不由得一阵恶心,就算是这种时候,也要享乐,这样的圣帝,死了也不值得可惜。

    封雾君站著,让下人宣读了早已与远山君等人拟好的诏书,只听上面说道:“圣帝无德,导致九州大地民不聊生……得上天号召,斩圣帝,以换天地……”

    看到封雾君手中大刀,圣帝的脸色瞬间煞白,只见他的双腿之间渗出了泛著腥臊味的y体,口里大喊著:“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就在这个时候,g门之外响起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说道:“远山君进g了,我们有救了!”

    这个声音如同给圣帝打下一剂强心针,只见圣帝又恢复了往日那洋洋得意的样子说道:“封雾君,远山已经进g了,死的是你!”

    封雾君却不愿再听圣帝废话,刀起刀落间就见到两个人头飞了出去,竟是圣帝和圣帝的妃子,一屋子的人不敢再反抗,被封雾君的人押解了出去。

    在屋子里的人都被清理了之後,封雾君就等到了姗姗来迟的远山君,远山君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两具失去了头颅的身体,吩咐穆勋守住别人不要让众人靠近之後,就和封雾君消失在了那一扇门之後。

    封雾君的手里,拿著的是一套通红的长衫,是婚嫁时候用的喜服。

    “你,还有反悔的机会。”看著封雾君换上喜袍,远山君站在封雾君身後说道。

    封雾君换上了喜袍,脸上没有一丝的胆怯,对远山君说道:“动手吧。”

    屋子外的人很快就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声音交织在一起,胆战心惊,很快,就看见两个身影自屋子内窜出,一前一後斗争的正是远山君和封雾君。

    封雾君身上已经有了不少的伤口,血渗透了出来,高手过招,旁人难以c手。

    “封雾君,你弑杀圣帝,已是罪不可恕,还不束手就擒!”远山君吼道。

    “哈,我杀死的不过是一个昏君,你要愚忠又为何要连累无辜的人!”而人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却是见不到他们打斗的身影。

    远山君给封雾君使了一个眼神,封雾君的肩膀又被刺中一剑,封雾君顺势做出体力不支的模样往怨念所在的偏殿掏出,众人立刻要追,却被远山君制止。

    “不用追了。”远山君的话一下子打断了众人的行动,只听远山君说道:“去准备火箭。”

    这一句话,让穆勋先是一愣,随即赶紧带著众人下去准备。

    远山君看著封雾君远走的身影,又看了看遍地的尸体,心里的压抑逐渐的攀升,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封雾君很快就找到了鸢娘所在的偏殿,偏殿之外与皇g其他之处乱作一团的模样相比,格外的安静,看到里面挂著的红色绸布,封雾君先是一愣,接著才缓缓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朔雪依然,白梅依旧,梅树下弹琴的人却是那样的动人,同样的一袭红衣,同样的心情在此刻得以交融。

    封雾君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鸢娘的跟前,鸢娘早已听到了身後的动静,将琴曲扶到最後,听了下来。

    鸢娘站了起来,走到封雾君跟前,对封雾君说道:“我等你很久了,段郎。”

    这一声段郎让封雾君浑身一颤,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

    “段郎,我们相知相逢三十多载,却从未以夫妻的身份在一起过。”鸢娘对著封雾君嫣然一笑:“我要嫁给你,只做你一个人的鸢娘,我也想你只做我一个人的段郎。”

    看著眼前的鸢娘,封雾君说不出一个不字来,只是机械的点点头,看到鸢娘身上的一袭红妆,他明白鸢娘早就有了准备。

    鸢娘拿出了一个章本来,对封雾君说道:“这是我托沈姑娘请远山君为我们准备的婚书,只要拜堂过後,我们就是夫妻了。”

    与鸢娘一起握著手中的婚书,封雾君只觉得鼻头酸涩,对鸢娘说道:“好,我与你拜堂。”

    身後已经传来了追兵的声音,但此刻却只剩下了他与鸢娘二人,彼此凝视对方。

    “一拜天地……”

    鸢娘温婉的声音传入了封雾君的脑海中。

    “二拜高朋……”

    他们早已失去了父母亲人,但他们能得到今日真正成为夫妻的机会,他们的朋友为他们出了不少的气力。

    “夫妻对拜……”

    封雾君执著鸢娘的手,与鸢娘深深一拜,火光已经蔓延到了这边,照亮了天空中的朔雪,照亮了树上的白梅,也照亮了封雾君对著鸢娘深情的双眼。

    鸢娘轻笑,心里的温暖仿佛要驱散这一个冬季的寒冷,她牵著封雾君在石桌旁坐下,端出了自己准备好的酒水说道:“老人们常说,女孩子出生的时候,父亲要酿上一坛酒,在梅花树下埋著,等孩子成亲的时候取出来,这样的一坛酒就名为女儿红,这酒是我父亲为我埋下的,将来,你也要为我们的孩子埋下一坛酒。”

    握著鸢娘的手,封雾君端起了酒杯,笑著说道:“好,将来我也会为我们的女儿,酿上一坛好酒埋在梅花树下,等十八年後她成亲时取出,必定会是一坛上好的女儿红。”

    “嗯。”鸢娘点点头,挽上了封雾君的手:“来年的酒,必会比今日更加醉人。”

    封雾君与鸢娘一起将被子里的女儿红一干为尽,封雾君紧紧的将鸢娘揽在怀中,用自己坚实的後背为她遮挡风雨利箭,只是含笑听她抚琴。

    在他的背後,gg利箭刺入心骨,却未能让他皱眉。

    远山君站在高处,看著被鲜血染红的雪地,看著被白梅与白雪覆盖的红衣,一时间竟分不出到底哪里是血哪里是衣哪里是人。

    不忍去听鸢娘的琴声,远山君背过身去,刻意压制住自己说话的声音不要颤抖,对一旁的穆勋下令:“放箭!”

    顷刻间,漫天的火光袭向了整个院子,点燃了红绸,燃烧了嫁衣,鸢娘的琴曲却早已在封雾君厚实而温暖的怀抱中消散,漫天的火光,衬托这最後的红,照亮来生的路。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此生,不负相思。

    依偎在火光中的躯体,逐渐冰冷,鸢娘费力的抬起头,将头凑到封雾君的耳旁,轻声说道:“来生,我还要做你的妻,你还要为我们的女儿,酿上一坛女儿红……”

    通红的火光掩埋了一切,感觉到火光的照耀,远山君攥紧了拳头,对一旁的穆勋说道:“大火燃尽後,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让人靠近这里。”

    “是。”

    火可以烧毁一切,却烧不断刻骨的爱情。

    情到刻骨,死亦何惧?

    火渐渐的熄灭了,按著远山君的意思,穆勋没有让任何人靠近这一座偏殿,被焚毁的偏殿,被烧焦的躯体,被燃尽的红绸嫁衣与奏出动人曲目的古筝,只有一本册子,还立在上面。

    穆勋快步的走了上去,拾起地上那本被烧了一般的册子,隐约看得出,上面写了“婚书”二字,将书册翻开,穆勋因为里面的名字而静默了半晌。

    缓缓的合上了婚书,穆勋将这被大火烧掉了一半的婚书放到了那两具早已化分不出彼此的焦躯跟前,这是属於他们二人的,最後的记忆。

    作家的话:

    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有多想把这一章放在元旦节,可是和元旦节之间还隔著一章……哎(┐(┘▽└)┌)

    ☆、第五十八章

    在四角几人带著满身都是血雾的云华离开後,一个身影自黑暗中出现在了沈月寒等人的眼前,只见自她的指尖滑落了一把流沙。

    沈月寒看著那缓缓落地的流沙,眼中虽然没有什麽神色,却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将放置著寒蟾玉髓的盒子扣入袖中,沈月寒开口:“唐月心,你这麽做只得吗?”

    “值得。”唐月心脸上的笑容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心惊:“就算要我下地狱,拉上一个云华公子,远山君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哪怕是恨我,我在他的心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呵。”沈月寒冷笑:“你当真觉得自己能够如愿?没有了唐宛如的指点,你什麽都做不了。”

    沈月寒说的这话好似一g刺,扎入了唐月心的心底,勾起她最不想要人知道的部分,沈月寒看唐月心已经变了脸色,悄悄挽动腰间的赋月。

    赋月一动,一旁的雪生立刻有了反应,沈月寒出刀之快他自然是有所体验,便立即按住了沈月寒的肩膀说道:“你去为梧桐疗伤吧,这里就交给我处理。”

    感觉到雪生的触碰,沈月寒收起了动刀的心,点头往梧桐的屋子里走去,关上门,将唐月心交给了雪生。

    雪生看著眼前的唐月心,眼中没有了往日温柔的模样,仿佛霜雪在他的眉目间凝结,眼中透出的寒光竟然比冬日的冷风还要刺骨冻人。

    “唐家堡欠我的,我从来没有忘记。”雪生一步步走到了唐月心的面前,看到雪生的表情,唐月心自心底发怵,不由自主的一步步後退。

    雪生步伐不快也不慢,却透出步步紧逼的意味来,只听他说道:“我隐忍这麽多年,就是为了选一个好日子,将唐家堡付之一炬,尤其是你亲爱的姑姑。”

    “你这话是什麽意思?”唐月心脸上没有了刚才的疯狂神色,而是透出害怕的神情来,看著雪生,有些颤抖的询问。

    “当年我暮家一夕倾覆,唐小姐该不会忘记了吧?”雪生看著她:“所谓的九转玉露,你们又了解几分了?”

    听到九转玉露这个名字,唐月心脸色立即大变,所谓的九转玉露,g本不是唐家堡的名药,九转玉露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霜倾雪。

    当年的名药霜倾雪传闻中有著逆转生死的功效,唐宛如正是因为看准了这个功效而对藏有霜倾雪药方的天府名门暮家发动了袭击,夺去了霜倾雪的秘方,改制成九转玉露,但这麽多年以来,都不曾研制出真正的霜倾雪。

    “唐宛如因为找不到霜倾雪成药的关键,便故意派人救下了熊熊烈火当中的我……灭族之仇怎能忘记,只因她一己想要复活她那个被她杀死的情人的私心,竟然让我暮家灭族,这样的仇恨,我都忘记我隐忍了多久,只为与她周旋,为自己赢得一个复仇的契机。”

    雪生话语中透出的y狠与毒辣,仿佛要颠覆他一贯温文尔雅的形象,每一个字都让眼前的唐月心胆寒。

    “唐宛如是一个疯子,而你是她最得力的傀儡。”雪生看著唐月心:“当从封雾君告知我沈月寒将自己带有不负相思的事情告知鸢娘後,一个计划就在我的脑海里成型。”

    不负相思,一旦沾染,无药可解。

    这才是天底下,最毒最致命的毒药。

    “不负相思在沈月寒身上的消息是封雾君告知你们的吧?”雪生冷笑:“怎麽,那一日在远山君府邸里做客时,从沈月寒身上嗅到的气味如何?”

    雪生话未落,唐月心就变了脸色,只觉得浑身都有著一股被灼烧的痛楚。

    天空中一只雪雕盘旋而下,落在了雪生抬起的手臂上,在雪雕的嘴里衔著一封信,雪生将信件自雪雕的嘴里取出,见雪生已经取出了信件,雪雕跳到了一旁的树上休息。

    雪生不去看唐月心那痛苦而扭曲的模样,缓缓的将信件取出,唐月心痛的忍不住倒在地上打滚,而雪生的声音却仿佛能够穿透她的耳膜冲入她的脑海里。

    “哈,不负相思的滋味如何?”雪生冰冷的眼神投s在她惊恐的面庞上:“你的姑姑,在我的部下的帮助下,自焚於唐家堡,现在,整个唐家堡就如同那火焚的皇g一样,就是不知那熊熊烈火是否真的能燃尽你们唐家堡的罪恶,从此天府之城,再无唐家堡。”

    雪生的话还未完全传入唐月心的耳中,唐月心却已经因为这烈火灼烧的痛楚失去了x命,虽然没有烈火,只是漫天的飞雪,但在那裙装当中的人却在雪生的面前变作了一具烧焦的尸体,慢慢的化作了灰烬。

    雪生看著空余粉末的长裙,手握成拳,大仇尽报,心里却是那般的空寂,他不知,仇恨了解之後,又有怎样的未来在等待著他。

    四角抱著云华跟著药师转进了云华的屋子,没一会儿春君冲了进来,只对四角说道:“沈姑娘请你帮忙。”

    四角点点头,将云华安稳的放在了床上便往梧桐的屋子走去,就把剩余的事情全部交给了药师春君以及唐缘熹三人。

    唐缘熹看了看云华的模样,对药师说道:“只有先将云华公子体内的化云之毒渡出来才能解开这化云之毒。”

    “这渡出云华公子体内的化云之毒需要什麽媒介?”春君立刻问道。

    还未等唐缘熹回答,只见药师已经扶起了云华的身体,一掌击在云华的背心之处,一时间,之间一股黑气自云华的体内漫出,药师趁机用随手携带著的刀隔开自己的手腕,引导著那汇聚在背心处的黑气流入他的体内。

    “你这是在做什麽?!”春君见到药师的作风,急得跳了起来,抬手就要阻止药师的做法。

    药师转瞬拿起身边的琉璃烟杆挡住了春君的动作,化云之毒发作的又急又快,还伴随著剧烈的绞痛:“就算我拿到了寒蟾玉髓,没有沈姑娘的帮助梧桐我也就不回来,沈姑娘只说了一句话──云华公子不能死!”

    “梧桐又是唐宛如的孩子,你何必为他豁出x命?!”看到药师有些晃动的身形,以及从额头上低落的冷汗,春君急红了眼睛:“你……你这麽做,是罔顾我一心的情谊!”

    “我知此生对不住你。”药师稳住自己的身形,继续渡出云华身上的化云之毒:“所以我不能再对不起梧桐,梧桐是我药师的孩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改变!”

    “你……!”春君见到药师这样的模样,话到嘴里却是什麽都说不出来了。

    看到春君已是发怒的边缘,唐缘熹连忙上前一步:“春君,你若是在与药师纠缠,云华公子和药师的命都要保不住了,还是快些帮忙吧。”

    一听唐缘熹的话,春君立刻冷静了下来,说道:“要我做什麽,你直接说。”

    “药师既然已经为云华公子渡出身体的毒素,那劳你用你江南家族的秘功‘春泥护花’护住药师的心脉,只要毒素不侵入心脉,药师又是天生的药体,这毒素必然不会再伤及药师分毫,到时候请沈姑娘为我们引路前往万花谷向药王孙思邈求救,药师就能有救。”

    “好!”听到药师有救,春君不再多言,幻化自己的秘攻“春泥护花”,只见自春君的掌间升起了一团淡粉色的气体,散发著牡丹的气息,缓缓的覆上药师的心口,为他护住心脉。

    在处理好药师身体上的状况後,唐缘熹拿出了自己研制的药丹,开始为云华疗伤,云华那白色的长衫早已被身上的血雾染成了红色的血衣,而云华的意志早已在将寒蟾玉髓交给药师後便迷离了。

    皇g的战火已经熄灭,出现在远山君和郢公面前的是一座空寂的大殿和无数的残垣断壁以及无数无辜的尸体,郢公拍了拍远山君的肩头叹息道:“我老了,以後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九州混动,以後你肩头的担子要更重了。”

    “我答应过,还天下一个海晏河清。”远山君极目远眺:“我说过,就一定要做到。”

    “你的心x,我还不了解?”郢公仿佛叹息般的笑了起来:“你自幼就在我跟前长大,只是可惜了封雾君,若他还在世上,必能帮你扛去一半的重担,他上位所用的手段令人不齿但也令人叹息,他是一个被命运逼到了极致的可怜人,往後史书上却不过是一个弑帝的逆臣。”

    远山君垂下了眼,片刻又抬了起来,看著一旁的郢公:“师傅,世家总有清醒的人能看清眼前的事实,历史会给封雾君正名。”

    “哈,千百年後的事情,我们又能知晓几分。”郢公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只要我们不辜负了封雾君的牺牲,那他所做的一切,便也只得了。”

    “嗯。”

    这轻轻一声,随著寒风散去,远山君目送著郢公去处理封雾君的後事,李梦见战声已经停歇,连忙找到了远山君,将云华发生的是事情告知了远山君。

    云华出事的消息传来,让远山君脸色大变,立刻就要回转远山君自己的府邸,却被穆勋和李梦拦住了脚步,只听穆勋说道:“城主,府里有沈姑娘药师和唐公子,云华公子既然已经被暗卫安然送回就不会有什麽大事,但此刻您若不在皇g当中,谁又能镇住其他蠢蠢欲动的野心家?”

    作家的话:

    谢谢给我票的大人们~(鞠躬~)

    华年很快就要结束了……我的新坑《檀香古意.白梨香》明天正式和大家见面~希望你们喜欢~

    ☆、第五十九章

    穆勋的话让远山君顿住了脚步,郢公才与他说过,往後他身上的担子会比从前繁重,往後他要思虑的事情,也会比从前更多。

    生生的压住心底的焦虑,远山君说道:“我知道了,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再去看云华。”

    四角来时,就见沈月寒以极快的速度拔出了梧桐身上的银针,梧桐身上的银制刚被拔出,就喷出一口黑血来,洒在床单上十分的可怕。

    听到身後的动静,沈月寒直接说道:“帮我护住他的几个大x。”

    四角连忙出手,看到沈月寒弹指间就在梧桐的心x附近再次下针,一团黑雾渐渐的浮现了出来,四角皱起了眉头:“这是在做什麽?”

    “我用药没有药师有把握,只好一次x解决梧桐身体里的毒x。”沈月寒一边说著,手里的动作却是一点也不慢:“只是往後,这孩子估计得做一个清心寡欲的人了。”

    沈月寒话一落下,就打开了放著寒蟾玉髓的盒子,霎时间,整个屋子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冻得四角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沈月寒仿佛无所察觉,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在那一团黑雾上划了两刀,黑血自那当中散出,等所有的黑血都排干净了,流出鲜红的血y来,沈月寒才拿起了盒子里的寒蟾玉髓,用内力将其捏成了粉末,再从伤口往梧桐的体内送去。

    四角瞬间就感觉到了,梧桐的身体开始变得冰寒,眉间竟然结起了霜,在沈月寒将所有的粉末送入梧桐体内之後,连那个伤口也被冻结。

    沈月寒的脸上早有汗水落下,却不见她有丝毫的松懈,只听她对四角说道:“你的功夫与这寒蟾玉髓相克,用你的功夫将梧桐身体内的寒蟾玉髓彻底融化,记住不要伤了他的x命。”

    四角点点头,缓缓运功,好一会儿之後,才见梧桐眉间的霜雪化作了水汽,,突然间,梧桐做出了十分痛苦的模样,自他口中吐出一团血红模样的r球来,看到那一团r球,四角的心里泛出一阵恶心:“那是什麽?”

    沈月寒看了地上的r球一眼说道:“只是那个蛊的囊袋,里面是它卵,但看这r球上的黑点,就是折磨梧桐的毒药了,因为两者的相互牵制,才没有让其它的蛊孵出来,否则梧桐当真是无药可救了。”

    “那寒蟾玉髓的作用是什麽?”四角又接著问道。

    沈月寒从四角的手上接过了梧桐,为他擦去嘴边的鲜血说道:“若是毒一被解开,那囊袋必然会劈裂,寒蟾玉髓一方面可以解毒,一方面可以冻住囊袋,又以你之功夫将它寄出,这样梧桐才算好,只是寒蟾玉髓的药x极大,梧桐往後的心脏可能会有一些受损。”

    沈月寒的话才刚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了敲门声,为梧桐盖好了被子,沈月寒示意四角去开门。

    春君扶著药师走了进来,药师的脸上早已全无血色,沈月寒见到药师的模样立刻皱起了眉头,药师去只是冲到了梧桐的床前:“梧桐怎麽样了?”

    沈月寒连忙扶住药师那摇摇欲坠的身体,对药师说道:“已经无事了,只是寒蟾玉髓的寒x骇人,梧桐以後的身体会有影响。”

    药师坐在床边,爱怜的拂去梧桐眼前的碎发:“无妨。”

    “沈姑娘。”看药师看著梧桐,春君转身看著沈月寒:“可否告知我们万花谷入口?”

    沈月寒知晓他们必然是为了药师如今的身体状况,也不多问,只是将一封信递给了春君说道:“往南千里之外有一处高崖,高崖上住著一个男子,看到这封信他自会带你们前往万花谷。”

    从沈月寒的手中接过了信件,春君向著沈月寒欠身行礼:“多谢。”

    沈月寒看了看还躺在床上的梧桐,站了起来说道:“梧桐就交给春君和药师了,我和四角去看看云华公子。”

    沈月寒带著四角从梧桐的屋子里走出,雪生早已站在了门外,看到沈月寒的瞬间,雪生只说道:“一切有劳了。”

    “只要远山君还未察觉,便无大碍。”

    站在雪生旁边的是清商和萧陌,清商看著沈月寒:“替我告知云华,他还得回来抄经书,让大人忧心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沈月寒莞尔一笑,轻轻点头,带著四角往云华所在的屋子走去,唐缘熹已经让云华的情况稳定了下来。看到沈月寒微微点头。

    四角看著沈月寒走到了云华跟前,掏出了一颗药丸来,见到沈月寒拿出的那一颗药丸,唐缘熹立刻变了脸色:“这霜倾雪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沈月寒并没有抬起头来看唐缘熹,而是直接把药丸放到了云华的嘴里,药丸入口即化,没一会儿云华的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

    见云华脸上已经有了血色,身体也开始回暖,沈月寒才站了起来,对一旁的唐缘熹说道:“我身上这一粒霜倾雪是雪生城主所赠。”

    听是雪生那里得来的,唐缘熹便也没有多问什麽,又听沈月寒说道:“我听说唐宛如自焚於唐家堡,连带著整个唐家堡都起了大火……你要不要回去一转?”

    “呵,回去做什麽?”说起这话,唐缘熹低下了头:“唐家堡烧尽了也好,只希望大火能把唐家堡一切的罪孽焚烧殆尽。”

    “话不可以这麽说。”沈月寒有些不赞同的摇摇头:“世事尽在人心,难道你甘愿看著唐家绝学就这样从世上消失?这不单单是唐家堡的损失,更是你自己的损失,何妨不借著这一场大火,重生一次,蜀中唐门不该因为一个人的错误而从历史的长河中消失。”

    静默了好一会儿,唐缘熹一个人思考著,半天也不说上一句话,沈月寒也不多说什麽,只等唐缘熹做最後的决定。

    “也许……你是多的。”唐缘熹忽然开了口,仿佛叹息一般:“我试试吧。”

    沈月寒给了他一个笑容:“他年若能再相遇,只希望蜀中唐门已经恢复了它的本色。”

    “……好。”良久,唐缘熹才轻轻点头,对沈月寒说道:“既然我已经下了决心,就不在长安城多做停留了,我怕一停下来,又犹豫不决。”

    送走了唐缘熹,沈月寒将目光重新投到了躺在床上的云华身上,比起刚刚看到的模样,云华已经好了很多,於是沈月寒对四角说道:“劳你去准备马车,我们几天晚上就出发。”

    “好。”

    没有让沈月寒等上太久的时间,云华便醒了过来,一醒过来云华就闻到了自己身上弄弄的血味,侧身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只见整整一件衣服都被染成了血红的颜色。

    扶住自己的腹腔,云华感到那种几乎要把他折磨疯了的疼痛感已经离他远去,不由得松了一个气,连忙坐了起来,才一坐起来,就看到靠著桌子打盹的沈月寒。

    云华本想要走下床,身子却是十分的虚弱,一动就软倒到了地上,云华跌倒的声音惊醒了沈月寒,云华看著沈月寒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著他:“你醒了?”

    云华点点头,苦笑一声:“这化云的药效不知是谁帮我解开的?”

    沈月寒走过去将云华扶了起来说道:“唐月心捏碎了‘化’之毒导致你身体毒发,你是什麽时候感到不对劲的。”

    云华想了想回答:“大概是在接近太医院的时候。”

    沈月寒在心里算了算时间,对云华说道:“唐月心看来是抱著和你一起赴死的决心,还好你回来得快,药师用自己的功体为你吸出了身体内的毒素,又逢唐缘熹和雪生出手,你猜得以从鬼门关生还。”

    一听是药师用功体吸出自己体内的毒素,云华的脸色立刻大变,连忙问道:“那药师现在怎麽样了?”

    看到云华紧张的样子,沈月寒稳住他的身子说道:“春君用‘春泥护花’之招为药师护住了心脉,我以写信传给万花谷,有药王出手,药师应该不会有什麽大碍,我想春君大概已经带著梧桐和药师上路了。”

    “对了,还有梧桐。”听到沈月寒提起梧桐,云华马上又问:“梧桐呢?”

    沈月寒给了云华一个放心的笑容:“梧桐已经没事了,云华公子,我们现在该离开了。”

    听到沈月寒这话,云华想起来了当初答应了沈月寒的事情便点点头,对沈月寒说道:“先让我换一套衣服,沈姑娘把汇合的地点告知我,我晚上自己前来汇合。”

    “好吧。”沈月寒点头,请云华到沈家的院子里来,告知云华自己和四角都会在那里等著他。

    从云华那里离开,沈月寒径自回了家,四角早已把一切都办妥,马车已经停在了沈家的门口,沈月寒走进了沈家的院子里,看到四角正依靠著一棵梅花树喝著刚刚打来的酒。

    见到沈月寒进来,四角抬起了眼皮,看了沈月寒一眼说道:“你该换一件衣服了。”

    沈月寒低头看去,今日为他人治病,身上的衣服沾染了不少的血迹,随即一笑:“这白衣服果然要不得啊。”

    沈沧浪离世不超过三个月,沈月寒身上还是一袭的素衣,血沾染了白衣,仿佛开出了朵朵红花来,沈月寒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便走进了内室。

    没让四角登上多久,沈月寒已经重洗梳理了一番,在四角的另一边坐下,沈月寒去下了跟随自己的赋月,拿出一块布为赋月擦拭著刀刃,刀刃上的七个血点,在四角的眼中格外的刺眼。

    “我不认为赋月是一把好刀。”看著沈月寒手里的赋月,四角开口说道。

    “哦,为什麽?”听到四角的话,沈月寒擦拭赋月的手微微一顿。

    “这把刀,唯有主人的鲜血才能让它开锋。”四角皱著眉头说道:“刀是杀敌的工具,而不是用来自杀的。”

    “呵。”沈月寒听了这话,却是轻笑起来:“你还不够了解赋月,在我心里,赋月是世上最好的一把刀,砍瓜切菜,杀人斩首,样样在行。”

    “刀只要做到这样就行了吗?”四角问道。

    “刀只要能做刀能做的事情就是一把好刀。”沈月寒说著手腕一翻,一股凌冽的刀气扫起一个院子的落花与积雪:“其他的事情,交给握刀的人就好。”

    作家的话:

    元旦快乐!

    ☆、第六十章

    云华按著沈月寒的要求准时出现在了沈家的院子里,此时的他已经比起昨天夜里的j神好上了许多,衣服也换上了一套干净的白色长衫,更显衬出“云之华”这的名号的意境来。

    云华一进门,沈月寒就站了起来,将赋月挂在腰间,对一旁的四角说道:“我们出发吧,雪生应该都已经打点好了。”

    一行人上了马车,由四角赶著马车往长安城外驶去,云华和沈月寒一同坐在马车里,云华有些不解的问道:“沈姑娘,你当真相信谶王会接下你的挑战书?”

    沈月寒脸上的笑容十分的自信,云华听她说道:“他有非接下不可的理由。”

    “那北疆的臣子百姓呢?”云华皱起了眉头:“他不可能就这样丢下他们不管。”

    “蛮族不只有一个单於,只是谶王是最大的威胁。”沈月寒对云华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们引开了谶王,前去击溃谶王军队的人马是由雪生或郢公代领,他们不会滥杀无辜。”

    云华点点头,闭上了眼睛,惊鸿横卧在他的双膝上,此刻的他,只要等待著这最後一场的决战。

    沈月寒掀开了马车的帘子,坐在了四角的身边,天空中朔雪飘扬,四角开口说道:“你该到里面去,一个女孩子,若是冻伤了怎麽办?”

    “无妨。”沈月寒一笑,问道:“亢也只怕早已抵达了吧。”

    “嗯。”四角点点头:“你二哥火葬的那一日他就从长安离开了,你将你二哥火葬真正的激怒了他。”

    “呵。”沈月寒垂下了眼:“你了解他,他擅长掌拳之法,就是为了亲自捏碎对手的心脏,他喜欢被热血浇淋的感觉,我又怎能让我二哥被他糟蹋了去?”

    四角没有说什麽,永生永世的恩怨纠缠,早就说不清到底谁对谁错,谁黑谁白,天道早已给他们各自定下了结局,这滚滚的车轮子就这样带著他们驱向最後的结局,谁都无法避免。

    北疆的雪要比长安大更比长安急,谶王一掌击碎了手中的信件,字字挑衅,勾起他满腔的杀x。

    “月魂,我果然不该小瞧你啊。”谶王口气y寒:“上一世你既然是葬送在我手中,这一世同样让我来为你送葬。”

    不去看被掌风击碎的信纸,谶王站了起来,对梦辰子说道:“你的手足,通知我,正月十五,藏雪峰。”

    梦辰子倏然抬起头来,看著谶王:“来的有谁?”

    “四角,月魂。”

    梦辰子还没有开口,自帐篷外传来一道让谶王颇感意外的声音:“你错了,他们有三个人,所以我来帮你了。”

    随著话音落下,亢也掀开了帐篷的帘子走了进来,梦辰子和谶王二人看著他拂去衣服上的雪花问道:“这是什麽意思?”

    亢也冷哼一声:“月魂为惊鸿找了一个新主人,所以来这里的是三个人,二对三,不合算,三对三,才是真正的公平。”

    “哈。”谶王大笑一声:“你们七子之间的恶斗,比我们五皇座还要激烈残忍,天道若是知 晓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天道的事情,不劳谶王多心。”亢也抬起头来:“谶王还是为自己的小命忧心吧。”

    “有明教教主相助,还有我需要担心的吗?”谶王大笑一声,对一旁的梦辰子说道:“往藏雪峰。”

    “是。”

    除夕之变注定在九中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好不容易将一切事情处理妥当,远山君匆匆往自己的府邸赶去,找遍整个府邸,却不见众人的影子,脸色一变,远山君往秋水长天赶去。

    秋水长天之内,只剩下萧陌在陪伴著清商,看到远山君脸色苍白的出现,清商一点也不意外,只是指了指眼前的凳子对远山君说道:“远山君,请坐吧。”

    远山君见清商神色淡然,虽然心里更加狐疑,还是按照清商的要求坐下,清商情人端了茶水上来,看著远山君喝了一口茶後,才开口说道:“云华他们已经出发了。”

    “什麽?!”听到这话,远山君立刻站了起来:“云华去哪里了?”

    清商看著远山君说道:“北疆祸乱不平,九州就没有安宁的一天,所以云华已经出发去做他该做的事情和能做的事情了,郢公也应该带队出发了,只要云华他们能成功的引开谶王,击溃北疆的军队,对郢公来说没有太大的难度。”

    远山君已经急红了眼睛:“他们要去对付谶王,若是出了事该怎麽办?我要去找他!”

    见远山君转身就要走,清商站了起来,说道:“远山君,你且一等。”

    听出清商语气里严肃的一味,远山君停下脚步,看向清商,清商看著他:“我记得,你说过要给云华一个安宁的九州,一个海晏河清的天下,而你这一走,你固然是找到了云华,但你却违背了你的承诺。”

    “比起云华的x命,那些承诺又算得了什麽?”远山君冷哼一声。

    “远山君。”清商看著他,不肯有半步的退让,说道:“我弟弟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他不需要有人为他遮挡所有的风雨,如果你爱他,就放手让他去做他能做的事情,他要做的事情。”

    清商的语气,让远山君有了片刻的迟疑:“可……”

    “没有可是。”清商看著远山君:“云华是一个男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这般护犊的作风,不是在护他,而是在害他,云华是我的弟弟,他的安危我比你更担心,同样的我也比你更了解他,你若还想要为你们二人赢得一个将来,在所有的结果回报之前,就不可离开长安半步!这才是一个帝王的风气!”

    清商的话,字字掷地有声,让远山君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能愣在当场,苦苦压抑著心里的担忧,好半天,远山君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再将眼睛睁开,远山君的眼中已没有了刚刚惊慌失措的模样,他咬著牙对清商说道:“我等云华回来。”

    清商看到远山君终於恢复了理智,不由松了一个气,语气也没有了刚刚的严厉,只是说道:“郢公应该已经带著军队前往北疆支援了,春君带著药师去了万花谷求医,现在九州大小事务,都要由你和雪生处理,等云华回来时,你该让他看到一个新帝登基,焕然一新的朝廷面貌才是,这样才对得起他为你所做的一切。”

    远山君握紧了拳头,对清商说道:“我明白了。”

    叶飞霜在秋水长天里也呆了好些日子,不见沈月寒的影子,心里有些担忧,想要出门往沈家走去,半路上却被人拦住了路。

    “你是谁?干嘛要拦住我的路?”叶飞霜有些不高兴的询问。

    那人一笑:“我是圣烽,我来告诉你,你走错路了。”

    “什麽意思?”叶飞霜看著圣烽:“沈家明明就在眼前,我怎麽可能走错路了呢?”

    “沈家是在这里不错。”圣烽看著叶飞霜,眼中有著难以察觉的算计:“可沈月寒已经离开了。”

    听沈月寒已经离开了沈家,叶飞霜心中一急:“那她去了那里?”

    “想知道吗?”圣烽一笑:“跟我来吧。”

    朔雪扬扬,狂风呼啸,藏雪峰,埋葬的不仅仅是无数的飞雪,还有无数的江湖恩怨,云华跟在沈月寒的身後,一步一步的踏上了通往藏雪峰的道路。

    一步又一步,在雪地上留下长长的一串脚印,旋即又被大雪掩埋,云华不清楚沈月寒和四角二人是如何在这白茫茫的世界中找出正确的道路来,但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在往山巅走去,心里开始紧张了起来。

    甫一接近山巅,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杀气,只见有三道人影矗立在他们面前,杀气自那个穿著黑色长袍的男人身上s出,直对沈月寒。

    沈月寒脚步一顿,刀出手,一反手就挡住了那致命的杀气,刀回落到了沈月寒的手里,只听在上峰的谶王说道:“月魂,久见了。”

    沈月寒轻哼一声:“的确是久见了,谶帝座。”

    谶王抬了眼,看向沈月寒一旁的云华问道:“这就是惊鸿的新主人,云华公子吗?”

    云华对著谶王莞尔一笑:“见过谶帝座。”

    “哈哈哈,能引来名动九州的云华公子,我今日的收获,可谓不小啊。”谶帝座说道:“我们都已经太熟悉彼此了,任何的话语都显得多余,不如就直接开始吧。”

    谶王话音一落,横刀一出,扫出一片朔雪,说道:“月魂,纳命来吧!”

    沈月寒不言语,赋月一出,寒光冷冽,接住了谶王的刀锋,谶王一动,梦辰子与亢也二人也没有犹豫,亢也一出手,便是直接对上了云华,只听我说道:“虽然不是我亲自栽培的果实,但若能得到云华公子心头的热血浇淋,那亢也也不枉此生了。”

    与四角对上的是一袭蓝衣的梦辰子,梦辰子出手凌厉,面上的神色还带著三分的隐忍,四角看到他这个样子,收束了三分攻势,说道:“你这个样子,会丢命。”

    梦辰子苦笑一声,远看了一眼早已缠斗在一起的谶王等人,说道:“他若是死了,我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又有什麽意义?”

    “你既然不喜欢他的作风,又为何要留在他身边?”

    梦辰子抬起头,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手上的攻击加开了几分,倍添狠戾,说道:“情之一字,世间又有几人能解。”

    “这既然是你的选择,那我也无法再多说什麽了。”手腕一翻,剑光冷硕:“就用功夫来说话吧。”

    一旦认真,天地繁复,整个藏雪峰扬起漫漫的朔雪,遮挡住了意欲窥视眼前战事的无数视线。

    作家的话:

    新年就给你们来个重大的开头,我真是太善良了~

    谢谢观看此文以及赠与我票数的大人们~你们就是我不停的动力~

    希望你们能继续喜欢我写的故事~

章节目录

华年故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百里千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千鸩并收藏华年故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