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年故梦 作者:百里千鸩

    ☆、第六十一章

    沈月寒赋月在手,持以万花内功,刀法灵动,游转间游刃有余。

    谶王长刀立侧,一扬一击夹杂著无尽的功力,仿佛要击碎这漫天的石山引来动荡的雪崩,两人过招转眼已过百招,却不见二人又半分的退败神色。

    而在另一边,亢也与云华的对招,二人都不能从彼此那里讨到一分的好处,亢也擅长拳脚功夫,对上云华手中的利剑惊鸿却也不逞多让,亢也步伐奥妙,竟然蕴藏了几分太极的道理在那里,一进一退之间,都能取敌人的命门,让云华丝毫不敢大意,他们的打斗如缠丝,耍的是心计,步步惊心,不似沈月寒和谶王那样的大开大合,一招一式之间都是与阎王擦身而过的恶斗。

    再看四角和梦辰子,二人同样是招招不留情,式试夺人命,翻动藏雪峰的地气,将众人掩埋在了飞雪当中。

    亢也好似在享受著与云华的缠斗,一招一式好似是在撩拨自己的情人一般,放九分的气,收一分的力,但就是这样的亢也,也让云华不敢有一丝的大意,他在寻找一个引起质变的突破口,云华明白若是不勾起亢也的杀x,只怕他们斗上个一天一宿都不会有结果,瞅准机会,云华跃身而起,一招“卷起千堆雪”杀向了亢也,亢也心里一惊,一个侧身,惊鸿擦著他的肩膀而过,瞬间落血,亢也翻掌击向云华,与云华左掌对击,两人内力交击在一起,纷纷後退数步,吐出鲜血来。

    亢也抹去唇角低落的鲜血,冷笑自眼底泛出,说道:“哈,云华公子,你勾起我的杀x了!”

    转眼间,二人的身影又缠斗在一起,却不似刚才 那样胶著的模样,一招一式快不及眨眼,快比闪电,只能看到纷飞的影,却看不到过招的人,由鲜血引起的杀x使得亢也开始尝到了舔舐刀锋的快感,招招之间,不再留情。

    云华不敢大意,以全身的神经来对付眼前的亢也,亢也的手握成了拳头,方面好似覆盖了一层铁皮,在击中剑刃之时,能让惊鸿缠斗,每一次过招,云华都能体验到亢也深厚的内力。

    双方人马纷纷都有受伤,沈月寒和谶王却陷入了胶著的缠斗当中,看到一旁的战况,谶王冷笑一声:“月魂,你还不拿出真功夫,不怕你的朋友出事吗?”

    沈月寒手握月魂,看著谶王:“我既然请了他来,就是万分的相信他。”

    “与其相信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不如信任我。”谶王大笑。

    “信任你什麽?”沈月寒眯起了眼睛。

    “相信我一定能为你再开一次地狱的大门。”谶王狂笑一声,手中长刀一甩,扬起朔风与雪,杀意在二人之间蔓延:“你看如何?”

    沈月寒冷哼一声:“你尽管来试一试好了。”

    随著沈月寒舞动长刀,赋月上的七个血点连成一条线,无端在长刀之上燃起了流光焰火,见赋月之上燃起了流光焰火,谶王大笑一声:“七月流火之招麽,这一招我早就破了,没意思!”

    随著沈月寒一挥刀,流火化作狂龙向著谶王直击而去,谶王长刀一转,引动地气发生巨变,好似一条流动的水龙冲击到了眼前的六国,碰撞间,发出天崩地裂的响动声来。

    藏雪峰上的动静,自然逃不过藏雪峰之下的人们的耳目,郢公一顿,又吩咐将士发动了攻击,这是最好的机会,击败北疆的军队,不容错过。

    除了郢公代领的军队,这一声天崩地裂的响动还惊动了前来观战的人,圣烽先是脚步一顿,随即拉著叶飞霜往闪避坍塌的山石再继续寻找合适的观战地点。

    跟随萧陌赶来的清商也听到了这声响,不由得蹙眉,脸上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萧陌护住了清商,也和圣烽一样,重新寻找著观战的地点。

    高手过招,不容喘息,沈月寒刀鸣如龙吟,谶王起刀似呼啸,龙虎相斗,引天地风云变色,山石崩裂,朔雪纷飞,竟让人产生这藏雪峰要崩塌的感觉。

    刀与刀的交击,碰撞出一串激烈的火花,火星飞扬间,是必要对方x命的决心,不愿意给对方任何的喘息机会,二人的刀再次交织在了一起。

    沈月寒刀走灵巧之势,谶王落刀似泰山之沈,这一灵巧一沈稳,一轻盈一重击的刀法钩织出旷古绝今的刀战,竟让在场的人忘了该如何去呼吸。

    这是叶飞霜第一次看到沈月寒认真,也是第一次看到沈月寒握刀,在他的心里,万花谷弟子一直都是以笔作刀剑行走江湖,他未曾想要沈月寒有如此好的刀觉。

    若说谶王的一招一式都有著岁月历练之後的积淀,那麽沈月寒则是凭著一股过人的对刀的感觉,在与谶王博弈,令他吃惊的是就算是这样,沈月寒也没有落半分的下风。

    “哈,月魂的功力又j进了。”一旁的圣烽笑了出来:“谶王这次是遇到大麻烦了。”

    叶飞霜并没有将圣烽的话听到耳朵里,他的眼睛一刻都离不开眼前高手们的过招,而在另一边,萧陌陪著清商关注著云华的战斗,惊鸿自云华手中飞出,直击亢也,亢也巧身避过,惊鸿直扫沈月寒和谶王二人,沈月寒见状,回刀一转,惊鸿便被弹回云华手中,这样一乱,战况即变,沈月寒对上了亢也,云华对上亢也。

    沈月寒刀锋一转,对亢也说道:“你该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对手。”

    亢也手握成拳,血水自掌心低落:“在你将你二哥火化之时,就该明白,迟早有一天,我会对上你。”

    “我知晓。”沈月寒看著他:“你不是我的对手。”

    亢也看著沈月寒冷笑:“只要你没有对我起杀心,我就有杀了你的机会。”

    “哈,多谢你的提醒。”杀意自沈月寒身上蔓延,眨眼竟然刀已经抵上了亢也的咽喉:“若说我要杀你呢?”

    “多谢你送我一程。”亢也这样说著,竟然闭上了眼睛,沈月寒却是刀锋一收,运转起万花绝学──断脉之术,一掌将亢也击出十来丈的距离,一口红色的血水从亢也的口中喷出。

    漠娘等人早已隐遁在暗处,看到亢也这个样子,不由得大惊失色,只听沈月寒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中响起:“带他走,否则,我就只有让他下地狱喽。”

    漠娘不敢有一丝的耽搁,连忙冲了过去,扶起了倒在雪地里昏迷不醒的亢也往远处走去,沈月寒转身,加入了云华与谶王的战局。

    谶王功力深厚,使得云华暗自心惊,深知这是一场苦战,一面要防沈月寒,一面要阻挡云华的进攻,谶王心中渐渐感到不耐烦,大吼一声:“烦死了!”

    运起无上的功力,横刀一扫,攻向沈月寒和云华二人,二人闪避不及,都被刀风扫到,身上立刻见血。

    血落在地上,很快又被飞雪所掩埋,沈月寒的眼睛逐渐冰冷,刀再一转,再次攻向谶王,沈月寒几乎是用快过闪电的速度,眨眼间就在谶王的背心处划下重重一刀。

    谶王一时大意便换来了这一击,云华瞅准机会,就要用手中的长剑刺中谶王的心脏,与四角缠斗的梦辰子一看谶王大事不妙,立刻变了脸色,运转身体全身的功力,挡开四角的攻击,直直往谶王跟前冲去。

    云华见势不妙,就要收剑,却被梦辰子一下子握住了刺中心口的长剑。

    云华与谶王同时反映不及,就见梦辰子直接让长剑穿心而过,从背後飞溅的鲜血撒到了谶王的身上,看著为自己挡刀赴死的梦辰子,谶王除了一个:“你!”字之外,再也说不出什麽来。

    撑住自己最後的意志,梦辰子一掌击向云华的心口,他的口中含著鲜血:“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们伤害他。”

    云华不及抽出梦辰子心口的长剑,被他一掌击中吐出血来,连连退却数步。

    看到眼前梦辰子的惨状,谶王大喝一声:“我要你梦为梦卿偿命!偿命啊!”

    见谶王已经癫狂,沈月寒对四角喊道:“带云华公子离开!”

    “想走不可能!”谶王话音未落,刀就要落在了云华的脖子上,危机之际,沈月寒自一旁窜出,用自己的右手牢牢握住那就要落下的刀刃。

    血自伤口留下,如一条小溪一般,沈月寒却好似没有发觉一般,对眼前的谶王说道:“只要我活著,就不可能让你要了他们的x命。”

    “那好。”谶王握紧了手中的长刀,一寸一寸的往下压倒:“就由你开始,为我的梦卿陪葬!”

    谶王提起长刀,扬起一串飞溅的鲜血,沈月寒手握成拳头,压住那流血的伤口,只是对四角说道:“先带云华公子离开。”

    被鲜血染湿了衣襟的沈月寒,身上开始散发出不祥的气息,就连赋月都开始颤栗了起来,谶王见状,也改变了攻势:“今日只有你我当中一人倒下,才算是结束。”

    “先倒下的人,绝对不是我。”沈月寒话音一落,就发动了攻击。

    这一次,不同於刚才的数次进攻,沈月寒身影飘渺,让人不知她究竟是从哪里下刀,亦不知谶王是从哪里接刀,忽然一声巨雷震响使得在场的所有人浑身一震。

    作家的话:

    我果然还是不会写打斗戏啊……要多钻研才行

    ☆、第六十二章

    谶王与沈月寒的斗争,引动雷龙诈响,看著天空开始乌云密布的天空,四角沈下了脸色,云华被四角扶著离开了战场,大雪纷扬当中,只有沈月寒和谶王二人狠斗的身影,以及无数飞溅的鲜血。

    谶王的刀砍伤了沈月寒的肩膀,沈月寒的刀同样刺穿了谶王的身体,谶王一扬刀就见沈月寒的身上扬起了一阵鲜血,只听谶王说道:“能杀我谶王的只有惊鸿,你就算有赋月在手,又能做什麽?”

    沈月寒眼睛半开半阖的看著谶王说道:“那只是一个传言!”

    沈月寒话一完,手中的刀一样,就见谶王的左手飞了出去,这样血腥的场景让叶飞霜已经惊得丧失了自己的语言。

    “哈哈哈哈哈……”被斩断了一只手,却不见谶王有半分的不适之感,只见他转动手中的长刀,就朝著沈月寒劈了下来,击中了沈月寒的心口。

    避不及,沈月寒连连退却了数步,刀却已经扎入她的心口,谶王故意扭转了刀柄,就好似要将沈月寒的心脏绞碎一般狂笑著。

    自沈月寒的嘴角溢出了鲜血,四角却看到沈月寒脸上泛起了笑意,只见沈月寒内力一阵,就将谶王的刀自心口中震出,挑出怎麽也止不住的鲜血洒落在地上。

    沈月寒不去注意自己x上的伤口,而是用双手持刀,眼神冰寒:“唯有主人的心血,才能让赋月开锋,谶帝座,我还该好好感谢你才是!”

    沈月寒没说一个字,血就流的越来越开,云华看著沈月寒的样子一惊,想要上前继续帮忙,却被四角制止:“你身中梦辰子的碎心掌,不能动武,相信月魂。”

    “那你呢?”

    四角望著云华:“沈月寒只对我说一句话,要将你‘完璧归赵’。”

    四角的话让云华静默了下来,只是看著那两个缠斗在一起的身影,他们的身上早已没有了一个完好的地方,只是凭著一股意志或是杀x,在支撑他们,凭著本能,使出自己最後的刀法!

    郢公望著已经投降的一片北疆军士,没有说什麽,只是让将军整顿了己方的军士告知他们不得在这里烧杀抢掠。

    他注意到,北疆的贫民和俘虏当中甚至有不少是九州人,只是因为当初的戍边将军荒y无度,才让他们背井离乡,不得已逃入了北疆的地界。

    听到那些俘虏的苏朔,郢公身体里怒气渐起,而这时,戍边的将军和知州才带著他们的大军姗姗来迟,看到郢公的一瞬间变了脸色。

    “参见郢公。”两人齐齐跪下。

    郢公冷笑一声:“你们还有脸来,若是今日我不来,延误战机,你们该当何罪?!”

    知州立马配上了笑脸:“这不是大人你来了吗?”

    “哼。”看到眼前的知州,郢公一脚将他踢到了一旁:“你既然是九州的父母官,又为何不为九州百姓谋福,中饱私囊,勾结外族,让中州百姓饱受剥削之苦?!”

    不给眼前的知州一句反驳的机会,郢公立马说道:“来人,将他给我斩首示众!以慰百姓!”

    郢公带来的亲信军队很快就就把大肚便便的知州拖了下去,知州一路上都在叫著:“大人饶命啊!饶命啊!”

    “延误军机,将军大人又有何话要说?”郢公冷冷的瞪著眼前的将军:“剥削百姓,怂恿自己的士兵欺压百姓,你又该当何罪?!”

    将军早已被郢公的气势压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趴在地上缠斗,郢公看了他这个样子,只觉得恶心,对一旁的军士说道:“与知州一起斩首,他们的帮凶,一个也不许放过。”

    “是。”

    等将战场清理干净,郢公回头往藏雪峰望去,也不知道那里的战斗如何了。

    沈月寒的双眼早已迷蒙,只是还有一股刀者的信念在支撑著她,绝对不可以倒下,眼前的战斗已经让所有的人说不出话来,明明已经是垂死的人,为何还会有如此惊人的爆发力?

    云华在四角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著战圈当中的沈月寒和谶王两人,他看得出,沈月寒在来之前,已是抱著必死的决心要将谶王一起拉入地狱。

    谶王也吐出了鲜血,看著沈月寒:“这个世上,就没有值得让你留恋的人?”

    沈月寒轻笑:“是有的,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拼死也要杀了你。”

    “哈,那就来吧!”谶王狂笑:“你今日若是杀不了我,那来日我必将将你所有留恋之人屠戮殆尽!”

    沈月寒冷笑一声,不再说话,双手握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光,引动又一击的雷鸣,风乍起,吹乱漫天的飞雪。

    眼前的暴风大学似是要掩埋两人的身影,只听沈月寒冷冷吐出最後一句:“一饮明月!”

    握刀的声影霎时就往谶王的方向冲了过去,快不及眨眼,就听到叶飞霜大吼了一声,一切恰然而止,回归於风雪寂寞当中。

    只见谶王的头颅飞溅了出去,扬起的鲜血随著身躯落地,而沈月寒则还是保持著持刀的姿势跪倒在了地上,三千青丝瞬间转为白发在风雪中飞扬。

    看到沈月寒的模样,四角和云华立刻冲了上去,脸色大变。

    沈月寒的衣物早已被鲜红染红,落在地上的血就好似绽开的桃花,四角颤抖著将手放到了沈月寒鼻下,试探著要探出沈月寒的生死。

    静默片刻,蓦然狂喝,似乎要将天地崩裂,一袭血衣的沈月寒,只有一把晶莹的长刀握在手中,倏然变白的长发在狂风中飞乱,人早已在斩下谶王头颅的一刻──断气。

    云华从未想过,沈月寒会在自己面前断气,沈月寒身上透出一股和药师相似的气息,仿佛他们无所不能,笑看春风秋月。

    站在远处的叶飞霜,感觉到自己脸上有凉凉的感觉,抬手去擦自己的眼眶,却是怎麽也擦不尽自眼眶中滚落的泪珠。

    圣烽在他身侧,握紧了拳头,叹息般说道:“你从来没有了解过月魂,宁赴死,也要完成自己的誓言。”

    叶飞霜这一刻仿佛听不懂圣烽在说什麽,只是不断的擦拭著眼泪,不敢再看握著刀跪立在雪地当中的声音。

    清商垂下了眼,萧陌扶著他,二人也是同样的静默,清商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沈姑娘,没有骗我。”

    萧陌叹了一口气:“月魂,从来如此。”

    又是一身惊雷响起,四角带著云华远离了沈月寒的身体,云华不解的看著四角,只见四角仿佛绷紧了自己的神经,手握成拳头,忍住自己的颤栗:“月魂是天道七子之一,她亡便是归命,天道来接她离开了。”

    四角话音刚落,就见一道闪电和著巨响的雷鸣击中了沈月寒的身体,顷刻间,那一袭白发的人影化作了漫天的尘埃散去。

    四角在雷响之时就要云华闭上眼,当他们再睁开眼,雪地上,只余一把深深c入雪地里的赋月矗立在那里,梦辰子的尸身和谶王的尸身也相继散去,化作无数尘埃,不知飘零何方。

    站在沈月寒的赋月之前,不知伫立了多久的时间,雪已经停了,天也亮了。

    云华压下心间的悲痛与伤感抬起头来,太阳自大地的另一头缓缓升起,照亮了他们眼前的大地,眼前的赋月折s出动人的光芒。

    “我们走吧。”

    不知何时,云华听到四角仿佛叹息般的声音,木讷的跟著四角一起离开了这经历了一天一夜恶战的藏雪峰。

    只有赋月静静的立在藏雪峰的山巅,迎著朝阳,仿佛在送主人最後一程。

    走至山脚之下,云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後的藏雪峰,除了高立山巅的赋月,什麽都没有,没有飞雪,没有朔风,更没有……人影。

    来时是三个人乘著同一辆马车,回去的时候是两个人骑著两匹马,云华和四角谁都没有说话,他们之间的气氛,在这晴朗的天空下却显得无比的压抑。

    萧陌按住了清商的肩膀,对想要叫住云华的清商说道:“先让他静一静,不管什麽事,等他回到长安再说。”

    圣烽陪著叶飞霜,坐在了赋月跟前,圣烽拨弄著雪将赋月圈在中间,好似做了一个小坟堆的模样,对叶飞霜说道:“你现在有什麽打算?”

    看著眼前的雪堆与赋月,叶飞霜愣愣的出神,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想回纯阳g了。”

    “我送你。”圣烽拍了拍手,自己先站起来,再将叶飞霜也拉了起来:“我们走吧。”

    和圣烽一起走在下山的路上,叶飞霜有些闷闷的开口:“如果我没有认识月寒就好了。”

    “为什麽?”圣烽问道。

    “那样,我的心就不会痛了。”叶飞霜说著,眼泪又从他的眼眶中滑落:“可我又舍得不不认识月寒。”

    “这又是为什麽?”

    “如果我没有认识月寒,那我大概一辈子都要糊涂的过下去了。”叶飞霜抬起袖子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对一旁的圣烽展露了一抹笑意:“我很高兴,我认识了月寒。”

    “是啊。”圣烽对著叶飞霜一笑:“我也很高兴,你能认识月魂。”

    “月魂?”叶飞霜露出一丝疑惑来:“你们为什麽要称呼月寒为月魂呢?”

    “你不知道吗?”圣烽带著叶飞霜往前走去:“那我就要给你讲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行人的声音和背影渐渐的远离了藏雪峰,只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将这一片的清静,还给立在山崖上,为主人消逝而矗立送行的赋月。

    风吹过,赋月刀柄上的吊穗发出簌簌的响声,似乎是在哭泣呜咽,有似是在轻声呢喃诉说自己与主人的情谊。

    作家的话:

    凭著我写作的尿x,相信沈姑娘的结局大家早就猜到了……可以说沈月寒是我十分偏爱的一个人物,所以我就给了她这麽一个酝酿了很久的结局……古话说的好:“自古英雄如红颜,不叫人间见白头……”

    ☆、终章

    长安依旧是那个长安,人却没有了初见长安时候的心情,四角在半路上就与云华分开,大江南北,也未曾说过自己要去哪里。

    云华就自己一个人,情绪低落的回到了长安,回到了秋水长天,也想不起去找远山君,只是在看到自己瞬间,眼泪落了出来:“哥。”

    万语千言,在看到清商的瞬间,都不知该如何表达,云华趴在清商的腿上,放声大哭,他不常哭,再痛再苦都可以自己忍受,但是现在,他的两个救命恩人,一个生死难料,一个香消玉殒,怎能叫他心里不难过?

    他不能在外人面前落泪,只有清商的双膝,还能承受得住他宛若孩童一般的哭泣,他只想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梦醒来,朋友还是会回来。

    清商抱住了哭得像孩子一样的云华,轻声叹息,清商在云华耳旁悄声说道:“云华,你的命是他们所给予的,不要辜负了他们的这一番心意啊。”

    云华哭著,泪水模糊了双眼,却还是点头,紧紧的攥住了清商的衣服哭花了脸:“哥,我该怎麽做?”

    清商安抚的著云华的後脑勺:“你要安静的听著你的心说话,听它对你说了什麽。”

    云华的安然归来,使得远山君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听到沈月寒战死的消息,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沈月寒对於云华同样有著救命的恩情,也是他们计划当中的关键人物,甫一听到沈月寒战死的消息,任何人心里都十分的不好受。

    雪生听到这个消息时,了自己养的雪雕,叹了一口气:“七子的宿命,难以篡改,月魂如此做法,也算是不负此生了。”

    雪生自腰间抽出一支白玉笛,低头说道:“你在时,最爱听《洞仙歌》,今日便以这一曲送你。”

    轻烟冥处,碧海飞金镜。

    月夜闲阶卧桂影。

    露凉时、零乱多少寒螿,神京远,惟有蓝桥路近。

    水晶帘不下,云母屏开,冷浸佳人淡脂粉。

    待都将许多明,付与金尊,投晓共、流霞倾尽。

    更携取、胡床上南楼,看玉做人间,素秋千顷。

    笛声飞散,带著对故人的思念,渐渐飞远,不知笛声能飘到何方,时候能飘到故人的耳中,只有吹奏笛曲的人,自己知晓。

    这一年的九州,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圣帝一脉被灭,远山君由众人推举上帝王之位,远山君一上台,便立刻行驶了改革的政策,一时间,在圣帝时期埋藏在九中当中的无数毒瘤被连g拔起,肃清了官场上的腐败气氛。

    远山君第二件事,便是为在圣帝时候的冤案者平反,那些贪污受贿不明是非的官吏,统统被揪出,严重者斩首示众,一时间不管是中央还是地方上的官吏人人自危。

    远山君第三件事,是处理完了九州的边界问题,与北疆签订协议,结成互助同盟,避免九州北门再被北疆打扰。

    除了於北疆结成同盟,与九州结成同盟的还有楼兰,有了两个国家的相互帮助,一条旷世的商业贸易之路正式拉开了帷幕。

    因为当初的大火,皇g还要修葺一番才能住人,远山君便暂时还是住在自己的远山君府,只等g殿修好之後,才迁入当中,而原本圣帝的子女妃子以及g人,都被郢公和雪生弄走,整个g殿里的新人,他们确定重新取新,老人代表著g深蒂固的复杂关系,既然他们已经动手,就要做得彻底,这一时半会儿的,远山君是不可能住到那皇g中去了。

    好不容易得了半日的闲暇,远山君便往秋水长天去寻了云华,自云华回来之後,他还没有见过云华一面,云华早已得到了通报,在秋水长天的小院子里等待著远山君的到来。

    看到远山君,云华对著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恭喜你。”

    远山君摇头说道:“我有什麽好恭喜的?倒是你,身体没事吧?”

    云华知道远山君指的是自己被梦辰子击中的事情,摇头笑道:“早就没事了,替我谢谢太医。”

    “哈,我们太医院的大夫也不尽全是庸医啊。”远山君笑著打趣。

    “若真是庸医,又怎麽可能当上太医呢?”云华笑笑:“这麽多天没有与你见上一面,再以见面,你的身份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哈,这就是你这麽客套的理由吗?”远山君走上前来,在云华身侧坐下,拉住他的手,凝视著云华的双眼:“不管我的身份如何的变化,但我的心不会变,对你的情谊也不会变。”

    “你的心,你的情谊我自然都是了解的。”云华说道:“只是一时间难以适应你身份的改变而已,往後你的身上就要挑起一个国家盛衰荣辱的重任了。”

    “哈,是啊。”远山君笑容里多了几丝调笑的意味:“你不提醒我,我都忘记了,你一说我就觉得身上的担子真是太沈重了,你会站在我身边,帮我扛起另外一半的江山吗?”

    听到远山君这话,云华先是一愣,随著摇摇头:“我可没有那个能耐。”

    “哎呀。”远山君颇感失落的说道:“你是要看著你的夫君,被江山这座大山压垮吗?”

    “我相信你啊,一定能举起这一座大山。”云华笑了起来:“我自知没有从政的能力,无法帮你,但我会在你身後,撑起另外一片天,我想像药师和沈姑娘那样,尽可能的去帮助自己有能力帮助的人。”

    “这麽说,你又要离开长安了吗?”远山君将云华紧紧的揽在怀中:“我们才刚刚见面啊。”

    “哈,我不会现在就离开。”云华笑了起来:“你这副小儿撒娇的模样,我也很久没有见到了。”

    “我也只会对你一人撒娇啊,云华。”远山君揽著云华,两人靠著桃花树坐下,不知什麽时候,桃花已经开始绽放,在两人身上落下粉红色的花瓣:“那你要保证每年过年的时候都陪在我身边,否则我不放你离开。”

    “不止是过年,七夕我也会陪你一起过。”云华说道。

    “这是当然。”远山君紧紧挨著云华:“我可不要和你做牛郎织女,你若是什麽时候路过长安,也好歹来g里看我一眼。”

    “好。”云华点头:“我一定不会让人像冷g里的弃妇一样,日日独守空闺。”

    “是啊。”远山君笑了起来:“那妾身就等著夫君的临幸了。”

    “你刚刚不是说是我的夫君吗?”云华笑道:“怎麽转眼间就变作妾身了?”

    远山君一个翻身将云华压倒在了地下,脸凑了上来,握住云华的手,挑眉道:“是夫君是妾身,这天下还有谁比你更清楚的呢?”

    云华在远山君的身体下挣扎了起来,想要取得主动的权利,说道:“现在可是白天,若是被外人看到了如何是好?”

    “你放心好了,这里是秋水长天的小院子,不进过你的屋子,一般人g本进不来。”远山君说道:“小云儿,你就放心好了。”

    被远山君所说的“小云儿”弄出一身的皮疙瘩,云华又说道:“要是我哥哥发现了怎麽办?”

    “这个小云儿就可以大大的放心了。”远山君的笑容让云华心里直直发怵,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萧陌早就带著你哥哥回楼兰了,你还没看到你哥哥留给你的信吗?”

    听到自己的哥哥留了一封信给自己,云华立刻挣扎著爬了起来,往自己的屋子里跑去,只见桌子上果然放著一封自己哥哥的亲笔信,将信件拆开,云华见清商告知自己他已经与萧陌一起回了楼兰,若是以後有事,还是去楼兰找他。

    看到自己哥哥的信,云华叹了一口气,被远山君从身後抱住,扛到了他的床上:“现在没有人会叨扰我们了,是夫君是妾身,现在可以好好讨论这个问题了。”

    云华被远山君猝不及防的袭击弄失了主动权,叫道:“你胜之不武,我是不会承认你夫君的地位的!”

    “哎呀,那妾身现在就来服侍您~”远山君说完,直接用双唇把云华所有的话都缝在了云华的嘴里,说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春君的教导,我们可要牢记在心啊。”

    剥落的亵衣,缠绵的身影,旖旎的情愫在这小小的房间内蔓延,而屋外的桃花,开得正豔,对著日光,露出自己的娇丽容颜。

    云华不敌远山君,欢愉之後,只能依在远山君怀中喘息,远山君脸上带著坏笑:“现在是夫君是妾身,小云儿了解了麽?”

    云华听了这话,脸上一片的绯红,不愿意多看远山君一眼的背过身去,远山君的双手缠住他的腰,嘴含著他的耳朵:“怎麽,还不愿意承认,是不是再来一次?”

    云华立刻挣扎了起来:“不许再来一次。”

    远山君苦笑一声:“你若是再动,就只能真的再来一次了。”

    听了这话,云华立刻停下了挣扎,眼睛圆圆的盯著远山君只怕他乱动,远山君却是把他拉回了自己的怀中:“终日为种种事情而奔波,难得浮生半日闲,你要启程自然要养好j神,现在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云华听了远山君的劝告,乖乖的闭上了眼,紧紧依偎著远山君,陷入了安眠之中。

    远山君看著云华的睡颜,脸上带著一个笑容,在云华已经入睡後,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揽著云华一起沈入梦境当中。

    笔落墨架

    字迹已干

    翻动写满的书页

    赏这一段华年往事

    听这一段过去的唱曲

    做这一个昔日的美梦

    古城依旧

    那些人

    赋予风流

    那些事

    被尘埃掩埋

    一切悲欢离合

    自有他人评

    (完)

    作家的话:

    仔细想一想,除了两个名义上的主角,大部分配角都领了便当……哦,纥药师还吊著半口气,还好还好……除了云华之外,著墨最多的便是“月魂”沈月寒这麽一个角色了,不知道怎麽的,刚一想到这个人物,就很喜欢她,几乎超过了对主角的喜爱,很想要单独为她开设一个篇幅……我硬生生的忍住了,我怕坑了(┐(┘▽└)┌),其实这一篇小说能写完,我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曾经我用过各种名在各种站上开过文,最後都被坑了,这篇文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一件事的时候写下的……能写完肯定是得了老天爷的垂青,在这里要向老天爷拜拜(orz)接著要感谢的就是看我写完这个故事的看友们~灰常感谢!这篇小说才算得上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处女作(~(_)~)肯定会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在写作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於我往後的写作来说是弥足珍贵的,我要感谢这篇小说里的人物见证了我写作的整个过程。

    後记写到这里,忽然有些感慨,在写小说之前,我一直在想,等小说写完之後,我该说些什麽的,可是当小说真的写完了,却发信什麽都说不出,所以就到这里吧,我们下个故事再见~一切言语,可以用开头和结局的小感来结束了。

    一段故事的悲欢离合,最後评价的人,是各位可爱的看客们~

章节目录

华年故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百里千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千鸩并收藏华年故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