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奇妙赖上你 作者:小渝

    第九章

    巫山老妖失去了功力与青春美貌,这比杀了她更令她痛苦。她被送进衙门,官府为了追查其他命案,一直把她关在大牢中。

    最后,巫山老妖终于疯了。

    金招财和金进宝见卓哉报了血海深仇,卸下了重担,现在的他少了冷然严肃,多了份人气。个x变得温和后,连衣着也不再如往常钟情于白色。

    他们两兄弟自小和卓哉一起长大,卓老夫人严格地教育卓哉,希冀他长大后为他父亲报仇。生长在这种环境下的孩子又能开朗到哪里去?难怪他们阁主老生副殭尸脸,真是枉费了他长得英俊挺拔。

    可是奇怪的是,女孩子好像对这种看来坏坏冷冷的男人情有独钟,再加上显赫的家世与富可敌国的财富,阜哉和宣昴一宜是众家父母最佳女婿人选第一、二名。

    不过,冷漠不爱理人的卓哉自从遇上昊星儿之后,情况大为改变。像现在,卓哉就和宣昴、吴日不知谈了些什么,竟然开怀畅笑。

    一向独来独往、视玩乐为荒逸之事的卓哉今天居然请大家游湖,还开怀大笑,真是转了x子。

    天晓得,卓哉从小到大笑的次数可能用十g手指头都可以数尽。

    一只柔荑在他们两兄弟面前挥了挥,「财哥哥,宝哥哥,你们在看什么呀?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是哪家姑娘让你们看到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吴星儿谑笑地瞧着湖上,看是哪家出来游湖的姑娘让他们两兄弟一脸癡呆粹。

    金进宝招招手,叫昊星儿凑近,「你瞧那里,是不是狠诡异?」他手指着卓哉。

    昊星儿很努力地瞧,可是瞧不出哪里诡异。

    她蹙着眉,「没有呀,哪里奇怪啊?」不就是他们几个在一块谈天说笑?

    「你仔细看,那个笑得很开心,牙齿都露出来的人,是不是很奇怪?」金进宝不死心地要她再仔细看个清楚。

    吴星儿认真地看了,可是,她其的看不出卓哉哪里奇怪。「宝哥哥,你干脆告诉我哉他哪里奇怪了,我真的看不出来。」

    金进宝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阁主在笑。」真是不可思议。

    他在笑很奇怪吗?「我知道他在笑呀!可是……」他也时常对她笑呀!

    「的确很奇怪。」金进宝严肃地说,「阁主不笑的,就算笑也是那种微微的笑,或皮笑r不笑,所以他今天这粹子笑,让我觉得很怪异。你瞧,我的皮疙瘩都起来了。」

    昊星儿好奇地模他肥软的手臂,「哇!真的耶,都起皮疙瘩了。」。突地有一只大手捉住昊星儿,「你在干什么?」卓哉蹙着眉,脸色y暗地瞪着金进宝。

    金进宝觉得好冤枉,合主对星儿的占有欲和保护欲也太强了点吧!瞧他那副脸色不善的粹子,就知道自己的日子难过了。

    昊星儿不知道她相公心里发酸,犹天真地回答,「宝哥哥让我看他的皮疙瘩。」

    「对……对呀!只是看个皮疙瘩,我们什么事都没有做。」金进宝眼睛死命向旁边的金招财眨眼。兄弟,快向阁主证明我的清白呀!

    金招财好似没有收到他的眼神,突然对手上的茶杯产生极大的兴趣,低头一直研究着。

    他投给金进宝的眼神彷?匪底牛值埽灰衔蚁滤一瓜肓糇判∶兀翟诎苤?brap;ap;gt;

    金进宝只能死命地瞪着他老哥。可恶,你给我记住!

    昊星儿好奇地瞧着他们,扯扯卓哉的衣袖,「哉,你干嘛一直瞪着宝哥哥呀?」

    卓哉突然缓缓扬起一抹笑,只是笑里有y谋,「没事。」她拍拍昊星儿的嫩颊,「我只是突然想到,招财和进宝他们年纪也不小了,也应该找个亲家。」

    昊星儿眼睛马上一亮,举双手赞成,「好呀、好呀!这样子财哥哥和宝哥哥也不会寂寞了。你有什么好的人迭吗?」

    卓哉眼睛瞄过金招财,又瞥过金进宝,看得他们兄弟俩心里直发毛。

    「听说抗州城的乔员外有一双蕙质兰心的女儿,而且一粹是孪生,我想,她们配招财、进宝应该不委屈。」

    「好呀!她们是孪生姐妹,那就更好了。」昊星儿高兴地拍拍小手。

    金招财和金进宝却发出哀鸣。

    天哪!乔家姐妹美丽又慧黠,是出了名的才女,不过她们的兇悍也是出了名的呀!

    金招财死命瞪着金进宝。都是你!没事惹来一身腥,关他什么事嘛!真是冤枉。

    金进宝一脸哀求的笑,接着手,「阁主,这事就不劳你费心了,我们兄弟俩不急。」他拐了下金招财的腰,「兄弟,你说是吧?」

    「是呀,不急,我们不急。」金招财也苦笑着附和。就怕他们阁主真的兴致一来,真的要他们现在就娶妻。他们还想享受几年优闲日子。

    「好吧,不急就算了。」卓哉决定放他们一马,邪笑的眼神却警告着他们,别再吃星儿豆腐,不然……「宝弟,那边景色真好,咱们过去瞧瞧。」金招财突然对船舱外的景色有极大的兴趣,拖着金进宝就走。

    「是呀、是呀!真是不错。」金进宝擦着冷汗,脚步极快地跟着他老哥离开。

    「又有什么好看的了?」昊星儿好奇地想跟着去。

    卓哉健臂一伸,把她环进怀里,「别去,没什么好看的。」

    他真这么没魅力,让星儿老爱跟着金家兄弟?

    「搞清楚,谁才是你老公。」他低声在她耳朵旁威胁。

    昊星儿只好乖乖待在他怀里。啊!他该不会是……「你在吃醋?」昊星儿惊讶地指着卓哉。不会吧?他在吃醋吗?

    他睨了她一眼,「你说呢?」哼!他还以为自己表现得够明显了。

    她吐哇舌头。嘻!他真的在吃醋。

    昊星儿小手环住他的腰,把头靠在他的x膛上,听着他稳定的心跳声,一声一声都是幸福。

    微风轻轻地吹,船儿缓缓飘荡。

    俊男美女相拥在初秋美景中,啊,真是教人陶醉!

    他们旁边有个观众出神地欣赏着。

    「亲呀,怎么不亲下去呢?」昊辰儿喃喃自语。

    卓哉挑起眉,看到旁边看热闹的观众,不禁好气又好笑。

    昊辰儿着急地用口形暗示姐夫,亲呀!快亲!

    只差没跳起来把卓哉的头按下去。

    他无声地摆摆手,叫她闪边去,不要妨碍他们夫妻俩温存。

    不知是迟钝还是故意,昊辰儿就是漠视他的暗示,努力地张嘴要他快亲。

    走开!卓哉用力地挥着手。

    亲下去!昊辰儿皱起眉头。

    快走开!卓哉已经脸色发青了。

    亲、下、去!昊辰儿急得小脸涨红。

    你欠揍!卓哉握起拳头威胁她。

    你快点亲下去!昊辰儿扬着下巴,他不亲,她就不走。

    咬了咬牙,卓哉络于忍不住,「宣昴,把你老婆带走!」

    昊星儿被他突来的吼声吓了一跳,捂着x口睨着他,「怎么了?突然那么兇?」好不容易沉醉在幸福中,竟然一下子就翻脸。

    昊辰儿不服气地跳起来,c腰瞪视他,「你怎么不亲下去?」害她戏没看全。

    卓哉也不客气地瞪着她。怎么?他们还得表演给她看才行?

    昊星儿大眼在两个互瞪之人脸上看来看去,哇!他们瞪得真激烈,好像可见火光流窜耶。

    闻声而来的宣昴也决定静静地站在一旁看就好。他可是头一回看到卓哉和人对峙,虽然对像是他老婆,不过为了看好戏,牺牲一下老婆也是值得的。

    卓哉冷哼,「我为什么得表演给你这小鬼看?」

    昊辰儿差点吐血。他竞然说她是小鬼!

    「为什么不?我上次不也表演给你们看?

    卓哉不屑地睨她一眼,「那是你自愿表演的,我们又没强迫也没要求。」

    昊辰儿觉得自己真的快吐血,「我……我好歹算是你大嫂,你怎么可以这度没礼貌?」

    大嫂?卓哉的眼神更鄙夷了,「那我是你姐夫,就没看你对我尊敬些。」还好意思说她是他大嫂。

    「哇。」昊辰儿不依地跺脚,她斗不赢卓哉啦!

    昊星儿看得只差没鼓掌叫好,她老公好厉害,竟然可以把辰辰制得死死的。

    宣昴也满惊讶卓哉竟然讲话那么溜,下过他不能开口称讚,不然他晚上可能会被踢下床。

    昊辰儿死命瞪着宣昂,「我被人欺负,你还那么开心?」死人,看她回去怎么修理他。

    宣昴摊摊手,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那要他怎么办呢?表演一出兄弟斗墙吗?

    看他一脸痞子样,昊辰儿娇喝一声,手上的翡翠冻果飞了过去,「你去死啦!」她气得拂袖而去。

    宣昴潇洒地伸手接住翡翠冻果。

    啧!他娇妻的脾气真是暴躁。

    话虽如此,他还是鼻子去追她。他可不想晚上真被人踢下床。

    昊辰儿怒气冲冲地奔到甲板上,眼睛一亮,金招财和金进宝正和一个貌美如花的姑娘谈笑。

    他们的船旁靠着一艘十分华丽,船身漆着金漆,以薄纱花卉装饰的画舫。两船间架着一道绘着嬉春图的木梯,这姑娘可能就是藉着木梯到他们船上来的。

    「这位姑娘是谁?」昊辰儿好奇地凑近。

    「这位是芳州花魁花惜人姑娘身边的情儿姑娘,碰巧在这儿遇上咱们,所以过来打声招呼。」

    金招财为她介绍。

    做生意总难免会跑些烟花之地,所以他们也认识花惜人。花惜人是苏州的花魁之首,偶尔会乘画舫游湖。

    情儿巧笑情兮地一福,「夫人。」嗓音十分清脆。

    她们烟花女子是不能和正经的女子们靠太近的,所以她欠身向金家兄弟告辞,退回画舫。

    吴辰儿大眼骨碌碌地转,她早就听过花惜人的大名了,只是没机会见见这芳州花魁,今天有这大好机会,她怎能放过?

    她身影一跃,灵活地踏上那艘画舫。后面追来的宣昴看到她进入画舫,也跟着踏上画舫。

    画舫内有几名恃女穿梭服侍,锦绣枕堆上坐着一名身穿牡丹红纱衣,头饰玉翠金步摇,眉眼如画,眼波流转的女子,就是花惜人。

    花惜人正为一个黑衣人斟酒,看到突然有人进来;并不显得惊讶,对宣昴绽开一朵如花的笑靥,「宣公子。」

    宣昴含笑抱拳,「抱歉,唐突了。」

    「你们认识?」昊辰儿狐疑地盯着他们。

    「我们……是旧识。」花借人含蓄的笑容中有着一丝暖昧。

    昊辰儿「喔」了声,她明白了。她斜眼睨着宣昴。哼!她就知道他「花名」满天下,没想到他和花惜人也有过一段。不过,算他有品味,花惜人真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藐,所以她还可以接受啦!

    「宣公子,画舫今日被这位公子包下了,所以恕惜人无法招待两位。」轻柔的声音告诉他们,两位是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昊辰儿这才注意到黑衣人,仔细一看,她不禁惊喘一声。

    天!她一直以为她爹是世上最俊美的男子;没想到黑衣人更胜她爹,剑眉飞扬,隐入云鬓,浓密的睫毛几乎遮住了眸子,挺直的鼻樑下是薄抿的红唇,构成了一张丹青难描的俊容,甚至连花借人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黑色的要披撒在额头,慵懒盘膝的姿势却隐隐有股强烈的存在感,他是刻意隐藏起自己的气息,才让她一开始没注意到。如果她爹昊日是冷然,宣昴是倜傥,卓哉是冰冷,那么眼前这个黑衣人就是狂狷。

    彷?分浪6幼潘痛沟难哿嘲胂疲暮诘捻忧崆嵘u兀锲鹦镑鹊那嵝Α?brap;ap;gt;

    心口一窒,昊辰儿发誓她看到他的眸子里闪过银光。手掌冒出冷汗,她全身的感官都在警告她快点离开,他不是普通人!

    揪住宣昂的衣袖,昊辰儿困难地低语,「我们快走。」

    宣昴不知她为何突然惨白了小脸,顺着她的视线睨过黑衣人,不禁楞住,半晌才搀住她的腰,匆匆告辞。

    黑衣人慵懒的姿势不变,唇仍抿着,有抹邪魅的笑。

    四周均是绝壁,风声不绝的风巅上,「神算子」卜卦全神贯注观察星象。

    最近突然气流躁动,大气极不安稳,抗拒着某一股新生的气息。

    他拿出g壳和铜钱,喃喃念着咒语,将铜钱丢进g壳中摇动。

    突然「啪」的一声,g壳裂成两半。

    他脸色惨白,卜算神器毁了,必有大事。

    卜卦掐指一算,脸色愈发惨白。

    糟了!

    阳光自窗户照进房间,光线中有细微的尘埃舞动。

    昊星儿嘤咛一声,想避开刺眼的光线。

    「夫人,醒了吗?」小伶俐落池将帏幔拉开,奉着洗脸水在床边等候。

    她揉揉眼睛,微吐口气,天!她好累。

    「夫人,你最近都晏起,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要不要请大夫来看看?「她摇摇头。小伶说得没错,她最近大部分时间都几乎陷入昏睡。

    「没事,你不要太紧张。」昊星儿挥挥手要她出去,她可不想吃那些苦得要命的药。

    她梳洗后,坐在花厅的椅子上,不知要做什么。

    「星儿,你起床了。」昊辰儿推门而入,小脸上有着调侃,「你最近很没j神,该不会是姐夫把你累坏了吧?」

    昊星儿小脸涨红,轻眸道:「你别和宣昴在一起之后,也变得不正经了。」

    「别害躁嘛!反正姐夫疼你也不是秘密,所有的人都知道。」昊辰儿凑近她,大眼里闪着光芒,「星儿,宣昴和姐夫今天陪爹娘走一段程路回天山,一整天都不会回来,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昊星儿不太感兴趣地睨了她一眼,「可是我有些累,不想出门。」

    「哎呀!那个地方很好玩的,你不去会后侮,而且,平常宣昴和姐夫也不可能会让我们去。」她努力地鼓吹昊星儿。做坏事当然要有人陪才好玩。

    「不让我们去的地方?是哪里呀?」

    昊辰儿偷偷瞄瞄四周,嘻嘻一笑,在她耳边轻声地说:「妓院。」

    「妓院?」

    「嘘——小声点啦!」昊辰儿纤纤食指放在嘟起的红唇上,大眼瞄着四周,「你要让大家都知道呀?」

    昊星儿缩着肩,也把食指放在红唇上,「对,小声点。」她大眼照照发亮,兴奋地拉着昊辰儿,「我也要去。」

    昊辰儿拿下背后的包裹,掏出药水、男子衣服、鞋子等等东西。

    「头发染黑梳一梳,换上衣服,我们快走,不然被小伶发现就走不成了。」她早就有备而来。

    两人快手快脚地换装,不一会儿,两个翩翩佳公子就出现了。

    昊辰儿潇洒地扬着招扇,拉着昊星儿,「走,我们去逛妓院。」

    逛妓院当然要选最有名的,所以她们挑上「四季苑」。

    四季苑珠「回」字建筑,中间是普通人寻欢的欢笑楼,四周各是春樱苑、夏兰苑、秋枫苑、冬梅苑。四苑中各住一个貌美的女子,当然来此的花费也比欢笑搂来得高,而名满芳州的花魁花惜人就住在春樱苑。

    虽然大白天的,四季苑还没开始做生意,但是亮出大把银票,当然可以请花惜人陪她们吃午膳。

    马上春樱苑的花厅内摆了一桌丰富午膳,六道素菜,六道荤食,还有水果、糕点。

    花惜人笑意盈盈,坐在两位「公子」之间,为她们斟酒。旁有人燃起香烟,抚琴助兴。

    「蒙两位公子瞧得起惜人,找惜人为伴,惜人在此以一杯薄酒谢两位公子。」

    「不了,我们不喝酒。」

    开玩笑,偷跑出来玩就已经不应该,如果再带酒味回去,那不就准备彼家法伺候?昊辰儿暗忖。

    不过,花惜人这声「公子」叫得好嗳昧喔!她该不会看出来了吧?

    昊辰儿俏皮地对花惜人眨眨眼,「你知道我们是谁对不对?不过,这件事情你知、我们知就好了,不要让别人知喔。」尤其是她们老公。

    花惜人一怔,掩嘴笑了,「好,我不会让别人知道的。」她也跟着眨眨眼。没想到擒住卓哉和宣晶的昊家姐妹竞然如此可爱。

    「嘻!那我们可以吃饭了吗?」昊星儿皱皱鼻子间,她肚子饿了。「「你最近胃口很好,又爱睡,快变得和雪儿一样了。」话虽这样讲,昊辰儿还是笑嘻嘻地跟着进攻桌上的佳肴。她一定要吃吃看,为什么这儿的饭莱就是比较贵,难道比外面的好吃吗?

    花措人只是含笑坐在一旁帮她们夹菜。

    「咦,花姐姐,你也吃呀。」

    「不瞒你们,我这个月已被一位公子包下,理应不接客的,只是你们出手大方,又是只吃午饭,所以嬷嬷才叫我出来陪客,没想到是你们。」

    话才说完,从房里走出一个俊美无畴的男子,黑色衣衫半披着,裸露出x膛。

    「过来。」男子旁若无人,坐在她们对面,醇厚的声音里有些许霸道。

    花情人歉然一笑,走到他身边,「你醒了?嬷嬷叫我陪这两位分子用午膳,吵到你了。」

    看来他就是包下花惜人的人。

    他的眼睨过她们,「公子?」他冷嗤一声。

    昊辰儿扯扯昊星儿的衣抽,小声地咬着她的耳朵,「你觉不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很俊,比咱们英俊潇洒的爹爹还俊?可是我总觉得他令人有服莫名的害怕,我上回游湖时见过他一回,被他吓出一身冷汗,那天晚上还作噩梦。我们还是不要和这个人有所牵扯比较好。」

    昊星儿仔细端详黑衣人,「对呀,他的确长得很俊,不过我还是觉得卓哉比较帅。反正咱们都巳经来了,花了那么多钱,至少吃完饭再走嘛。」

    「你呀,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要说帅,她觉得宣昴比卓哉帅。

    花惜人亲暱地为他夹菜;剔除鱼刺才送到他唇边,连r也先剔出骨头,纤纤素手接住他嚼不烂吐出的r渣。

    昊星儿和昊辰儿眼睛睁得老大,哇!原来吃饭是这么伺候的,难怪男人爱往妓院跑。

    「花姐姐,我也要。」昊星儿和昊辰儿不依地叫道。

    这桌饭菜是她们付的钱,没道理付了钱让别人吃,她们在旁边看。

    花惜人为难地看他一眼,「我……」

    见他点头,她才站起身打算离开。突然她脚下一个踉跄,扑倒在他身上。

    「走开!」他语气冰冷得让人不禁轻颤。

    花惜人吓得连忙起身,原本柔情似水的媚眼里盈满惧意,「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虽然包下她,却从不碰她,只让她在旁服待,而且从不让人碰触到他。

    「你干嘛那么兇,碰一下会死人呀?」昊辰儿看不过去。

    男子闻言,第一次正视她,幽黑不见底的眸子闪过一抹银光,「你在跟我说话?」

    她发誓,她这回真的看到他眸子里有银光!

    昊辰儿骇得出了一身冷汗,「她……她又不是故意的。」天呀!救命!她好害怕,呜……男子优雅如豹地来到她面前,眸子戏谑地看着她,薄唇抿起一抹笑意,「就算你是福星,难道不知道有些人是不能惹的吗?」

    他竟然用看的就知道她是福星!他是谁?

    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缓缓伸向她额间,她竟无法动弹。

    哇!他的手指也好美。

    白癡!现在还注意他的手指,猪呀!

    「你要干什么?」打掉他的手,昊星儿站到他面前娇斥。

    「原来福星竞然出现两个。」

    他上下扫视着她,看到她的腹部,眸子突然一敛。

    「许久没人敢正视我说话了,看在你们的勇气上,送你一个礼物吧!」男子神秘地绽出一抹笑,手指在她眉间一按。

    「星儿!」昊辰儿慌张地扶住昏厥的昊星儿。

    惊慌间赫然发现她的眉间有一枚血指印。

    天!他到底是谁?

    第十章

    卓哉和宣昴送昊日夫妇出苏州城不久,就遇见风尘仆仆、神色匆忙的卜卦。

    卜卦沉重坐地告诉他们,昊星儿出问题了,来不及仔细解释,一伙人又赶回聚宝阁。

    这时昊星儿已被送回来,仍昏迷不醒。

    「她怎么样了?要不要紧?」昊辰儿着急地问为昊星儿把脉的父亲。

    昊日嘴角泛起笑,须臾,眉头又皱了起来。

    「爹,英俊潇洒的爹,星儿到底怎么了?」

    「她怀孕了,脉象稍嫌素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昏迷不醒。」

    卓哉一向乎静的俊脸泛起难掩的惊喜。天!他要当爹了。

    「兄弟,恭喜!」宣昴咧着嘴笑,拍拍卓哉的肩。啊!这小子真厉害,无声无息地就当爹了。

    卓哉怜爱地拨开昊星儿脸上的发丝,她肚子里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天!多么惊喜!

    「这是什么?」他发现她眉间有个血印。

    「等等,不要擦。」卜卦止住他想擦拭的动作。

    众人皆狐疑地看着卜卦。

    他上前仔细看着昊星儿的脸色,从怀中取出一面雷霆八卦镜,在她脸上照了半晌。

    「啊!」卜卦脸色大变,退了三步。「这……这血指印是谁印上去的?「「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众人觉得大事不妙。

    卜卦抹了抹脸,歎口气,「这丫头不是咱们这时代的人,因为是福星,所以才被震到这时代。那也就罢了,但是这丫头现在怀了孕,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属于这个时代,乱了天象,最近大气隐隐有些躁动,就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他抬眼看着卓哉,「她近来是不是常j神不济?」

    卓哉点点头。

    「嘿,没错,因为母体想护住胎儿,所以在大气排斥之下就自然陷入昏睡。不过,这胎儿毕竟不是应该出现的,所以……」

    「所以怎样?」卓哉着急地问。

    卜卦摇了摇头,「要嘛就不留不孩子,才能保证这丫头安然元事,不然就是努力生下这孩子,可是母体可能不保,而且这孩子以后不能够再有后嗣。」

    「那……」众人面面相观,那该怎么办?

    看着昏睡的昊星儿,她苍白的小脸上有着隐隐的黑眼圈,卓哉一咬牙,「保住母亲。」他无法忍受失去星儿的日子。

    「可是……」月影慌张地捉住昊日的衣抽,难道就只有这个方法可行吗?他们必须舍弃他们的孙子?

    昊日拥住月影,无声地安慰着,星儿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因为舍不得她,所以他们只能如此选择。「等星儿醒了,我们会带她走。」

    「不!」卓哉瞪向昊日。

    「你需要有后嗣继承家业。」而星儿无法给他后嗣。

    「我不在乎有没有后嗣,我只在乎星儿,我不会让她离开。」卓哉握紧昊星儿的手,他能不会让她离开。

    「你们卓家需要有后。」昊日一句话点出了事实。

    「不,我只要有星儿,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坚定的眼神表明了他只要昊星儿的决心。

    卜卦慢吞吞地吐了一句,「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法子救。」

    「老头,拜讬你,不要每一次话都分段请好不好?你存心整人呀?你信不信我把你这把胡子剪了!」月影气得捉住他的衣襟。

    卜卦紧张地护着他的美髯,「别这样!我这就讲了,你别冲动。」怎么过了十几年,她冲动的个x还是没变?人们不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再怎么样她和昊日也生活了十几年,也该温驯些吧!

    怎么还是这么暴戾?呃,该不会是昊日反而被她影响了吧?真是……卜卦宝贝地顺顺他的长髯,「这丫头和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没得救,关键在于她额上的血指印。大气自为察觉到她肚子里突生的气息,所以才会紊乱,可是怪就怪在这个血指印,竟然盖住了她和胎儿的气,让大气察觉不出她们母子俩的存在,不过也困为这样,所以她一直昏迷不醒。要保全母子俩,必须要找到血指印的主人,只有他才有办法。」

    众人的目光投到昊辰儿身上。

    昊辰儿在众人如针的目光下缩了缩脖子,虽然她知道讲出来一定会被大家的口水淹死,不过为了救人,昊辰儿还是一五一十地讲出所有的经过。

    「招财、进宝,马上去请人。」卓哉宜盯着昊星儿,头也没抬地吩咐。

    金家两兄弟马上领命离去。

    昊辰儿抱着头,因为宣昴如针般的眼神一直刺着她。

    呜……她完了啦!

    神秘的黑衣人好似早就知道会有人来请他,优闲地坐在春樱苑的花厅里啜着铁观音。

    金招财和金进宝很快地将他请到了聚宝阁的擎天楼内。

    众人全都聚在房里,均不知该怎么开口。

    卜卦从看到黑衣人起就一直喃喃自话地绕着他看来看去,拿出一堆器物,八卦镜、易经、黄厉等等,又焰措又翻书,满头白发都被他擂乱了。

    黑衣男子对卜的打量感到厌烦,臭子极轻地冷哼,「够了,卜卦,你算不出我的来历的。」

    众人讶异地瞪着卜卦,天下竟然还有神算子算不出的人?「卜卦涨红了脸,捉着长髯,良久后歎了一声,」我认输了。「他其的算不出眼前这个黑衣人到底是谁,只能感觉到他压抑住自己的气,可是还是有隐的的气在他身边流窜,更可恨的是,这好像是他故意放出给他看的。

    「你们请我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擦出我的来历,只是因为我可以救她。」黑衣人指着床上的昊星儿,嘴角有抹轻蔑的笑,「当然,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你有什么条件?」卓哉冷着脸问。

    「条件?」像听到什么笑话,黑衣人仰头笑了,「我从来没想过。」

    他弹弹手指,「既然你们这么说,若真不提出个要求,倒显得对不起你们。」他想了想,「她还会昏睡一昼夜,在这段期间,你们如果能够猜出我的名字,那我就无条件救她们母女,如果猜不出……」

    「猜不出会怎样?」

    「那么她肚子里的女儿就得给我。」

    「你怎么知道她生的是女儿?」问话的是卜卦。

    黑衣人睨他一眼,并没有回答,好像他问的是废话。

    「要不要答应随便你们。」这对他而言只是个无聊的游戏。

    「如果要将女儿给你,我宁愿现在就不要她。」卓哉冷冷的说。

    「我是无所谓,可是你的爱妻可会舍得?」黑衣人击中他的痛处。

    星儿一定会想保护孩子,就算会赔上x命。卓哉想到此,不禁无语「好,我们和你赌了。」昊辰儿站出来。「可是似总不能教我们漫无头绪的猜,你的名字几个字,总要给个提示和范围。」和他赌还有一半的机会。

    黑衣人轻笑了下,手往空中一挥,「这就是我的捉示,你们慢慢猜吧。」

    啊?这是什么意思呀?

    众人面面相觑,这教他们猜什么?

    「你们慢慢想吧!明天我会来听答案。」他噙君笑,负着手自若地离去。

    众人低头烦恼。

    「是不是空气?」月影蹙着眉先提出来。

    「光?气?水?尘?」昊日也想不透。

    「会不会是梦想?」宣晶也提出自己的想法。

    「也有可能是指幻影。」金家商兄弟也加人讨论的行列。

    昊辰儿楞愣地看着自己手,「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这个人故弄玄虚,答案可能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宣昴说出他的看法。

    「那到底是什么呢?该不会是手吧?」

    只有卓哉坐在床边握着昊星儿的手,幽黑的眸子专注地看着她。

    「我爱你,所以绝对别离开我。没有了你,我不知道人生还有什么乐趣。我们说好要一起变成星老婆婆和卓老公公的,你不可以背信,我也不允许你背信。不论天涯海角,我们都要在一起,如果你要离去,我也绝对不会独活,为了留下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可悲啊!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因为他一直笃定她会一生陪伴在他身旁。人总要在失去时才懂得后悔。

    月影因为有身孕,所以被昊日强押着去睡了,其余的人都彻夜未眠,聚在一起讨论到底黑衣人的问题到底是什么答案。

    想得大家都眼泛血丝,个个都有黑眼圈。

    一天过去了,神秘的黑衣人又来到擎天楼。

    「想到答案了吗?」他仍旧一身黑衣,手持墨骨扇,一脸笑意地看过众人j神委靡的模样。

    昊辰儿站前,打开纸张,开始念出他们所想到的每一个答案。「手。」

    他摇头。

    「空气。」

    他又摇头。

    「尘。」

    他再次摇头。

    「梦。」

    他仍摇摇头。

    纸上的名字己快念完,但是他一直没有点头。

    「挥。」昊辰儿眼中的泪快滴落下来。

    他摇摇头。

    这是最后一个了。「晃。」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还是摇头。

    昊辰儿投进宣昴的怀里嘤嘤哭了。

    「你到底有没有骗我们?」金家兄弟异口同声地大叫。那么多个名字,总会有个蒙中吧?

    黑衣人斜眼照过他们,「我没那么无聊。」

    他「啪」一声收起扇子,走到床旁,「那就这么说定了,你的女儿是我的了。」

    卓哉咬紧牙,僵硬地点点头。

    黑衣人在她眉间一点,血指印奇异地消失,昊星儿也慢慢地转醒。

    「唔……怎么了?大家怎么都在这里?」她揉揉眼,娇憨地打个呵欠。

    「等等!」昊辰儿一个箭步冲上前,「星儿,你看这是什么?」她的小手在她面前一挥。

    昊星儿狐疑地眨眨眼,「什么都没有呀。」

    「我知道了!」昊辰儿兴奋地大叫,指着黑衣人,「无!你叫无!」

    众人屏息注视着他,黑衣人薄唇绽开一抹笑,缓缓点个头。

    「猜对了!我们猜对了!」昊辰儿兴奋地抱着宣昴又亲又叫。

    众人也高兴得欢呼连连。

    只有昊星儿仍莫名其妙,张着大眼不知道大家在兴奋些什么。

    「嘴巴张开。」黑衣人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嘴里滴进他的血,直到她困难地嚥下几口才松手。

    他弹弹手指,「虽然与我们约定的不符,但是你们毕竟猜出来了,所以我会给你们十五年的时间,十五年后,我会来带她走。」

    「别想!」卓哉第一个怒吼。他绝不会让他带走他们的女儿,不管是现在或是十五年后。

    「你别想!」众人都怒瞪着他。

    快滚吧!讨厌的傢伙!

    黑衣人挑起眉,毫不在意地笑了,「十五年后见。」说完后潇洒地离去。

    昊辰儿忿忿地踢了门一脚,「哼!咱们永远不见。」

    卜卦迫不及待走到昊星儿面前,将雷霆八卦镜对着她照来照去。

    「怎么样?」卓哉紧握着昊星儿的手问。

    他收起雷霆八卦镜,喀嘻笑了,「母女俩都平安了,正确的说法是她们两个的气息被掩盖,所以现在大气也不会排斥了。」

    卓哉激动地闭上眼,紧拥着昊星儿。感谢上天!

    「痛……」昊星儿小声地抗议,他捉得自己好痛。

    轻微的抗议声让他稍微松开手,但仍将她压在x口。

    「我爱你。」

    昊星儿眨着明媚的大眼,甜甜的笑了,「我知道。」她还想说话,红唇马上被吞人了他的薄唇。

    「哇!合主,你们不必这样子刺激大家吧?

    醒来就上演火辣辣的激情戏,我们两个会很不平衡的。金家兄弟互相搭着肩膀,笑谑道。

    昊星儿羞绦了脸躲在卓哉的怀里,「讨厌!」

    她睨了两个爱捉弄她的兄弟一眼,小嘴突然张成圆形,「你们的头发……」

    金招财漠头顶,「没办法!愿赌服输,刘员外那块遭虫害的地不拉屎、鸟不生蛋的,一翻耕竞然挖到金矿,真是不剃头都觉得惭愧。」唉!自己爱逞强,话说得那么满,现在好了吧!福星就是福星,买水果也能挖到金矿。呜……他们只好忍痛落发了。

    昊辰儿顽皮地一手一个光秃秃的头,「嘻!

    你们俩个愈来愈像弥勒佛了,以后没钱时叫你们两个往们口一站,就会有人丢香油钱给你们。「她促狭地挤眉弄眼,惹得大家笑了。

    昊星儿倚在卓哉x前,听着他的心跳,品嚐着幸福的感觉。

    轻风吹拂,杨柳轻摆,轻纱围绕的柳亭中,丫环端上满桌的膳食服待着两个孕妇。

    昊辰儿努力地把厨娘为她们准备的私房爱心汤灌进肚子里,可是每天吞这些乌漆抹黑的汤药,己经快让她翻脸了。

    「星儿,我们每天这样补,补得都肿了一大圈,你说,真的会胖到我们的宝宝吗?我真怕宝宝生下来后,我们还是带着一团肥r在身上。」

    看着昊辰儿些许隆起的肚子,昊星儿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烦恼的,「你现在这样子就在叫苦了,那等你的肚子像我这么大的时候,不就运动都不能动了?你看,我都出现双下巴了。」

    昊辰儿看着姊姊福气圆润的脸,「还好嘛!反正姊夫那么疼你,宠老婆的事迹天下闻名,他巴不得把你养得肥肥的,才有成就感。」

    「宣昴不也很宠你,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昊辰儿皱皱鼻子,「他宠我?我怎么不知道呀!我看呀,他把我丢到聚宝阁来,美其名是来和你作伴,一起待产,说不定乘机在外面花天酒地,寻花问柳。呜……我现在就披打入冷g,那等孩子生下来,我不就暗无天日了?我好命苦喔!」她愈想愈觉得自己可怜,忍不住红了眼眶。呜……宣昴一定不要她了。

    昊星儿翻翻白跟,天!她妹妹这种孕妇忧郁症,每天不发作个一回是不肯罢休的。

    「辰儿,你又在哭什么?」宣昴和卓哉相偕走来,老远就听到她哀怨的哭声。

    「你这个没良心的人来这里干嘛?走开,我不要你管。」

    喔,她又发作了。宣昴马上领悟。

    他嘿嘿一笑,亲暱地搂着她,「我不管你,谁管你呢?你是我最宝贝的老婆,我当然要好好照顾你了。」

    明知道他就是嘴巴甜,而孕妇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对他的不满突然就消失不见,昊辰儿还是要假装不高兴地睨他一眼。

    昊星儿无奈地笑笑,看着这一对欢喜冤家。

    「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瞧呀?」她发现卓哉的注祝,好笑地在他眼前挥挥手。

    他捉住她调皮的小手,眷恋地握在掌中,「我只是觉得,你愈来愈漂亮了。」

    昊星儿羞红了脸轻啐,「贫嘴。」再睨向狂笑前来的人,「财哥、宝哥,不准笑。」

    金招财笑到无力,抱着肚子搭着金进宝的肩,「哎哟!救命!宝弟,这一招我们一定要学起来,以后一定用得到。」话才说完,又抱着肚子笑起来。

    卓哉挑起眉,「你们两个很闲?」

    「是忙里偷闲来送信肘,天山送来的消息,昊夫人在半个月前产下一个男婴,合主,你有一个小舅子了。」

    「娘生了?!」昊辰儿惊喜地笑了,突然又撇一下小嘴,「这样我生下来的宝宝虽然只小半岁,可是要叫人家舅舅,真委屈。」她忿忿地跺着脚,瞪了宣昴一眼,「都是你不好。」

    宣昴一愣,这又关他什么事了?不过现在孕妇最大,讲的话都是真理。

    「没关系,虽然我们的宝宝辈分小了一辈,但是以后的红包也多了一倍,我们赚得到别人的红包,可是他赚不到我们的红包。」他好言好语地安慰爱妻,慢慢地分析给她听。

    「也对,那不怪你了。」

    哼!本来就不应该怪他嘛!

    卓哉看了摇摇头,眼睛瞪向又在狂笑的金家兄弟,「你们被点了笑x呀?不怕笑到抽筋!」

    金进宝无力地挂在他老哥肩上,努力喘着大气,「对,还有件事,有人送礼来,指定要给星儿肚子里的小孩。」他从怀里拿出一个锦盒。

    昊星儿接过锦盒打开,在黑稠布上有一条编织j致的手鍊,七彩绣线中环着一颗婴儿拇指大般的红珠,珠子中间有猩红的y体流动。

    「谁送来的?」

    「一个小孩子送来的,说有人给了他两个铜钱叫他送来,还吩咐他交代要从婴儿出生后就让她戴上。」

    昊星儿和卓哉对视一眼,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一个人。

    金招财挥了挥手,「不管是谁送的,都太谄媚了。星儿至少还要半个月才生,现在就送礼来做什么?」他拐拐弟弟的肚子,「宝弟,你说对不对?」

    「对呀!,这么早就送礼来,难不成夫人今天就生了?就是搞不清楚状况。」

    话才说完,昊星儿突然眉头一皱,捂着肚子。

    「星儿,你怎么了?要生了吗?」卓哉紧张地扶着她。

    她闭眼休息了下,缓缓吐口气,「没什么,可能刚刚吃得太急了,胃有点疼。」

    金家兄弟歎了一声,「不要有事没事吓人好不好?还以为我们真的说中了,今天就生了,世上哪有那么恰好的事?」

    昊星儿皱皱鼻子,「你们怎么那么肯定我不会今天生?」

    兄弟俩互看一眼,露出奸笑,由金招财开口:「不然咱们来打赌好了。如果你今天没生,那么就得放我们兄弟俩一个长假。天知道我们兄弟俩己经快被合主压搾死了,真是鞠躬尽瘁,只差没死而后已。」

    「那如果我真的今天生了呢?」

    「我们兄弟俩就一辈子剃光头。」金招财好不容易长出几寸的头发。

    嘿嘿,前天大夫才来看过她,说她身体健康,孩子也安好,产期庄该在半个月后,不会有问题,不然他们哪会和她赌呀?

    这回话一说完,昊星儿又皱着眉头,捂着肚子,一副极不舒服的样子。

    「怎么,胃又疼了?」卓哉不忍心地看着她额头直冒冷汗。

    她大力地吐着气,摇摇头,「不是,我……我可能真的要生了。」

    卓哉霎时吓白了脸,一把抱起昊星儿往擎天搂奔,「快去请产婆来!」

    小伶领着其他的婢女也赶着跟去了。

    昊星儿在短哲的阵痛后,躺在卓哉温头暖的x前,看他努力保持冷静,却白了脸的样子,心头暖流流过。

    她扯扯卓哉的衣抽,极轻声地在他耳边说了三个字。

    卓哉急促的脚步突然停住,俊脸蒙上一层光彩,惊喜地看着昊星儿,不知该说什么。

    昊星儿笑吟吟地看着他,嘻!没想到她爱的告白会带给他这么大的震撼,早知道如此,她就早点说了。

    一阵痛楚让她又捂着肚子轻喘起来。

    卓哉又白了脸,快速地往擎天楼奔去,「该死的,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你给我好好的生孩子,否则我让你至少半年下不了床。」

    奔到擎天楼,他轻柔地把她放到床上。丫发已快手快脚地准备好布中和热水,只等接生婆来到。

    女人生孩子,男人是不能在场的。卓哉想退开,衣抽却被捉住。

    「怎么了?害怕吗?」

    昊星儿摇摇头,等待着这一波的痛楚过去,「你今矢还没有对我说那句话。」

    罩哉觉得真是败给她了,低头在她耳边轻语,「我爱你。」

    「不够,再说一次。」

    「我爱你。」

    「再说一次嘛!」

    「我爱你。」

    昊星儿笑得高兴又满足,「再说……」强烈的痛楚又袭来,她痛得咬紧唇。

    「该死!你给我好好生孩子,生下孩子后,你要我说上一百次、一千次都可以,听清楚了没?」

    昊星儿眼中含泪,「现在再说一次,好不好?」

    卓哉的脚步已经到门边,又无奈地走回来,吸了一口气,「我、爱、你,够了没?」声音大得连婢女和走到门前的接生婆都听见了。

    接生婆咳了咳,嘴角有着明显的笑意,「够了。现在请阁主出去,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

    卓哉睨了眼笑得开怀的昊星儿,这下她高兴了吧?大家都听到了。

    他咳了咳,平静地走了出去,冷冷的俊脸上隐隐泛着红晕。他宠老婆的事迹肯定又多了一项。

    金家兄弟和宣昴夫妇也都到了擎天楼,坐在花厅里等候消息。

    昊辰儿看了金家兄弟一眼,笑谑道:「现在才过午时不久,我看咱们苏州城里真的有两尊活生生的弥勒佛在聚宝阁出现了。」哈哈哈,谁教他们要打赌,还自以为真的可以放假。

    金家兄弟对望一眼,痛苦他哀叫出声。

    呜……他们的头发……

    ——全书完——

章节目录

莫名奇妙赖上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渝并收藏莫名奇妙赖上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