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君王 作者:肉书屋

    只手终于离开了恋恋不舍的离开两颗果实,顺着身体的曲线,移动到小腹,两只手用力,扯下了下/身的遮掩物。

    注视着那在黑色丛林里老实躺着的东西,尊皇埋下头,含在了嘴里。

    温热,柔滑黏腻的感觉从敏感的地方袭上大脑,帝没有抗拒这种事舒服的感觉,而是按着尊皇的头,让他继续,嘴里发出让人疯狂的低吟。

    受到鼓励的尊皇更加努力,终于让嘴里的东西火/热起来,以前尊皇没有做过,但是同为男性,尊皇了解什么地方敏感,怎么样做才会更加舒服,尊皇将这些地方重点照顾着。

    经过尊皇的努力,帝达到了极致,在尊皇的嘴里喷洒了精华,尊皇放开帝,抬起了头,将手指放入自己的嘴里,沾染了一些浊液,然后将其他的珍惜的吞咽。

    “很美味。”尊皇说着调笑的话语。

    可惜,帝不会因为这样的话语脸红害羞。

    “这样就满足了。”帝带着挑衅般的说,才经历过一次的高/潮,帝的音调中多了几许慵懒。

    “怎么可能。”尊皇将手指伸到更加隐秘的部位,就着手上的浊液探入。

    帝皱眉,因为那微微的刺痛,和本能的不适感。

    尊皇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因为帝皱眉的举动,只是轻轻的一个刺探,就让帝感觉到了难受,只是那一瞬间的触感,就让尊皇感受到了那进入那个地方的艰难,自己的欲/望在叫嚣释放,但是这样一定会伤到帝,伤到他最珍爱的人,尊皇不愿意。

    尊皇咬牙,在没有解决办法之前,他可以忍耐,或者他来承受这份痛楚。

    “帝,你抱我好了。”不想放弃这样一个机会的尊皇提议道。

    在尊皇那一刻的放弃时,帝就知道了尊皇的顾虑,只因为自己会痛吗。不可否认,那一刻,一种暖暖的感觉划过心底,被人珍视的感觉真的很好。但是,帝不打算放弃他原本的计划,为了给尊皇一个足够的教训。

    手一翻,帝的手上多了一瓶药,他将这瓶药递给尊皇。

    这是什么,尊皇疑惑的结果,拧开瓶盖,然后使用方法自动出现在尊皇的脑海,尊皇一喜,立刻将瓶子里的东西涂抹在手上,再次伸向那个部位,在外围打着转,让药性一点点的滋润那里。

    来自上官谦的特效药,很快就取得了成果,尊皇再次探入,这一次很顺利,帝发出的声音没有了痛苦的意味,而是本能的愉悦。

    尊皇立刻褪下自己的衣服,让两人的肌肤亲昵的贴在一起,吻上帝的唇,手指一根根的增加,然后在差不多的时候,将帝的腿架到肩上,将因为忍耐已久冒着青筋的狰狞部位冲入那妄想已久的隐秘幽/|岤。

    被那里包裹的美妙感觉让尊皇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顾不得怜惜温柔,狂乱的抽/动,仿佛要将帝的身体贯穿一样,深深的挺进撞击,急速的退出然后迫不及待的再次进攻。

    两人共同享受着让人疯狂的愉悦。

    一个缠绵的夜晚,暧昧的呻吟,无数次的极致,尊皇根本无法停下,一次次的索要,在天方破晓的时候,尊皇才停下,因为他注意到了帝有些疲惫的神色。

    是一晚的狂乱,就算是帝也会累的。

    再次将灼热的液体迸发在帝的甬/道里,尊皇终于停了下来,将帝拥入怀里,却并不拿出埋在地体内的东西。

    轻吻着帝的额头。

    “满足了?”帝的声音没有力气的慵懒。

    这样带着诱惑的音调让尊皇的东西又大了起来。

    “看来是没有。”感觉到的帝说着。难怪他的同伴们会有那样的惩罚计划,确实很有必要啊。

    “帝,累了一晚,好好休息一下吧。”尊皇艰难的忍住自己的欲/望,表现出自己的体贴。他很想继续,可是不能让帝太累了。

    “是啊,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了。”帝符合着说,一个药丸出现在帝的手里。

    “帝,…”看到这个情况的举动,尊皇开口想问,但是那颗药就趁着这个机会放入了尊皇的嘴里。

    被捂着嘴的尊皇,问不出来话,被丢入嘴里的药开始融化,只是片刻视线就开始朦胧,一股睡意蔓延,眼皮忍不住往下拉,尊皇想要摆脱这样的情况,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这是谦的药,你解不开的。”模糊之中尊皇听到帝这么说。

    〃帝,…”虚弱的唤着帝的名字,也就只能这样,黑暗彻底笼罩尊皇。

    “这是对你的惩罚。”帝对着已经听不到的尊皇这么说。

    第一百零二章

    挣开就算是昏迷了也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尊皇,让某个东西从自己的身体里滑出,帝起身,下床。

    脚步虚软的状态,让帝皱眉,调节一下自己的身体,帝站稳,双腿之间有浓白的液体从那个部位溢出沿着修长的双腿滑落,帝没有去管,一步步的走向浴室,随着走动,白浊在地上留下了点点滴滴的痕迹。

    帝在浴室里将自己打理干净,拿出谦的药消除了身上的痕迹,走出浴室看着沉睡在床上的尊皇,然后消失在这里。

    尊皇从沉睡状态中醒来,他没有忘记在沉睡之前的事情,看到身边空无一人的位置,立刻从床上坐起,衣服都没有去穿,叫着帝的名字,可是空荡的房内无人回应。

    尊皇注意到地上的点点痕迹,沿着痕迹来到浴室,看到那被使用过的痕迹,让自己的心不要那么恐慌,穿上衣服,出门去寻找。

    像很多年前一样,尊皇一寸寸的寻找,就害怕错失了某个角落,发动整个伊甸的人寻找,但是没有人找到。

    不要慌,不要慌,尊皇在心里不断的这么告诉自己,但是脸上的表情异常的焦躁,帝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不断的想着,帝还会出现在哪里。

    对了,还有那个世界,他和帝正在观察的世界。

    尊皇立刻消失在伊甸。

    而此时的那个世界,五芒星正在率领深渊的怪物和人类进行一场大决战。

    人类自傲的武器根本无用,在深渊异类的坚硬外壳上只能留下一个灰色的印记,狩猎空间的选民被重点照顾,一个个死的很惨,异能者们苦苦支撑,没有战斗的人们躲在残破的隐蔽带,等着那最后一点的希望,因为深渊的空间之门就快要关闭了,只要再等一等,一切就可以恢复到原来。

    尊皇带着无以匹敌的力量降临深渊和人类的主战场,所有的生物都匍匐在地上,恐惧着那降临在自己身上沉重的压力。

    “神座。”五芒星反应最快,赶紧问候。

    深渊的异类们这还是一次看到这个在五芒星还有那个恐怖的零之上的存在,然后崇拜,深渊是崇拜力量的种族,尊皇此刻展现的力量让他们恐惧,也同时让他们疯狂的崇拜。

    人类已经知道尊皇是这场战争的制造者,但是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那种无法想象的强大,然后是彻底的绝望,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不会有希望的存在。

    “帝在哪里,”尊皇脸上没有表情,眼神虚渺,连曾经有过的荒芜感都消失不见,金色的眸子里没有光彩,带着一种即将崩溃的感觉,可是匍匐在地上的人看不到。

    五芒星被问得一楞,他们怎么会知道暗神座在哪里?

    等不回答的尊皇,开始自己寻找,强横的神识横扫世界,世界本身都在颤抖,但是尊皇没有感觉到帝的气息,一丝都没有,毁了这个世界,毁了它,活下来的只会是他和帝,那么就可以找到帝了。

    “帝。”尊皇终于忍不住狂喊出来,同时爆发出了可怕的破坏力,所有人被震得五脏六腑翻腾,七窍流血好不凄惨。

    世界从尊皇所在的地方开始下陷,然后龟裂,在这一刻,人类也好,深渊的异类也好,在面对世界都崩毁的灾难前,只能承受。

    五芒星堪堪抵御,但是并不能持续太久,死亡如此的临近,突然他们察觉到空间的转换。

    回神,他们已经回到了伊甸。看着身边的零,他们已经知道是谁救了他们。

    零冷漠的看着五芒星,五芒星的训练还没结束,怎么能死。零打开荧幕,看着尊皇矗立在漆黑的夜幕中,那个世界已经彻底崩坏,残片漂浮在宇宙中,零关掉荧幕没有去见尊皇,尊皇也没想到问零。

    没有,没有。就算毁了这个世界,帝依然不在,在哪里,帝,你在哪里,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容易得到你之后,你却这样决然的离开,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尊皇的心里被绝望笼罩,继续在宇宙中肆虐自己的力量,可是心底的悲伤没有办法抒解半分。

    很久,尊皇停止了无意义的破坏活动,有多少生物,多少星球遭受了这场无妄之灾,谁会去记得呢。

    除了这里,帝还会去哪里,那群同伴,想到同伴,尊皇终于想起了帝可能会去的地方。消失在原地。

    魔幻世界,正在主界面游荡的克洛维,感觉到那股降临这个位面的气息,抬头看了眼天空,然后消失在原地,魔王伊斯特罗也感觉到了那股气息,同样抛下跟着的人和克洛维一样消失在原地,留下神王等面面相觑,发生了什么事?

    漆黑的宇宙中,那抹金色是如此的灿烂闪耀,但是那金色的身影却笼罩着一股近乎崩溃的绝望气息,压抑着想要毁灭世界的疯狂。

    “这真是稀客,尊皇怎么会驾临我的位面。”作为这个位面的掌控者,克洛维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帝在哪里?”看着克洛维,尊皇问着。

    “跟在他身边的你会不知道。”克洛维是故意的,伤害景这人也有份,而且如果不是他告诉他们对星的存在,他们又怎么会陷入这样的感情。

    克洛维的话成功的惹怒了尊皇,凌厉的气息向克洛维袭来,赶到的魔王挡住尊皇的攻势。

    “你想做什么?”自己的爱人被人袭击,魔王怎么会不怒。

    “向我动手,帝会怎么样呢?”克洛维一点都不感激魔王的举动,继续打击尊皇。

    尊皇的身子僵硬。

    “帝在哪里?”尊皇继续问,看着克洛维,眼里有着祈求。

    “不在我这里,你可以去问问其他人。”克洛维不再理会尊皇,消失在原地,哼,惹到帝,真是悲惨啊,这个教训足够尊皇受了。

    魔王看着尊皇,有些同情,看来自己这样离克洛维十步的惩罚真是好太多了,如果克洛维消失不见,他也会如此吧。魔王决定乖乖接受惩罚。

    “帝拉法确实不在这里。”魔王在离开之前告诉尊皇。“他如果在的话,我会很乐意你带走他,我不喜欢克洛维和他的同伴相处的。”

    魔王消失,尊皇带着的悲伤更加浓厚,消失在原地,不是他不想破坏,而是这里是克洛维,帝的同伴的地方,如果他做了什么,帝会如何。不,他已经不想再去想了。

    武侠世界,君行绝正在宇宙看着神农,他所爱的人就在那里,可是因为一个错误,他无法进入,他正在接受惩罚。

    尊皇的身影出现,君行绝看到了。

    “帝在哪里?”尊皇问着。

    “我怎么知道。”在惩罚开始之时君行绝就没有了那种胜券在握的自信笑容。

    “尊皇大人。”一个没有起伏的声音出现。

    “阎罗。”君行绝激动了,阎罗的出现代表着谦的消息。

    “主人请尊皇大人进去。”阎罗说出来意。

    “我呢?”君行绝赶紧问。

    “主人,没有提到您。”阎罗说完就消失。

    尊皇没空嘲笑君行绝,一样消失在原地,君行绝只能孤身矗立在宇宙中,继续等候着煎熬的惩罚结束。

    竹林里,上官谦坐在那里,看到尊皇的出现,为他沏了一杯上好的茶,可惜,尊皇没有心情喝,甚至没有坐下。

    “帝在哪里?”这是第几个同样的问话。

    “他不在这里。”见尊皇不赏脸,上官谦也没有强迫。

    “帝在哪里?”摇摇欲坠的声音,他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这是帝对你的惩罚,所以我不会告诉你。”上官谦用茶盖拂过水面的茶叶。

    “帝在哪里?”尊皇的声音带着急切,从上官谦的话里,他知道这人知道帝在哪里。

    “我们几个当中最好说话的是景,你该去找他。”上官谦为尊皇指了条路。

    尊皇立刻消失在原地。

    帝,你还真狠。君行绝,也该差不多了。

    科幻世界,沐泠皓坐在景的身边,但是却无法碰触到景,感觉到那破空而来的气息,沐泠皓看向那里。

    “你来这里干什么?”对于尊皇这个害景儿受伤的帮凶之一,沐泠皓没给他好脸色。

    “帝在哪里?”尊皇只看到沐景。

    沐景没有答话。

    “帝在哪里?”尊皇继续问。

    “帝给你的惩罚让你难受吗?”沐景问道。

    “帝在哪里?”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们触及了我们的底线,所以你们要接受惩罚。”景依然没有回答。

    “帝在哪里?”尊皇带着焦急的问。

    沐景直直的看着尊皇的眼睛,那双金色的眼睛里有哀求,有痛苦,有快要崩溃的绝望。

    “找到了又如何,你的惩罚还没有结束。”沐景说道。

    “只要见到帝,什么惩罚我都接受。”尊皇终于说了其他的话。

    再看看了尊皇,似乎在确认什么,“让你崩溃就过了,”分寸他们还知道,惩罚是一回事,让他们崩溃就过了。

    尊皇终于听到了希望,眼神恢复神采。

    “你真蠢,”沐景豪不客气的说,“直接找零,你要的答案就有了。”就算零不是尊皇的主人,尊皇也有权限。

    悲伤如尊皇在听到景的话时,也暂时忘记了悲伤,为了自己的愚蠢而僵硬了一下。

    是啊,他真蠢。

    第一百零三章

    “零,”没空去埋怨自己的愚蠢,尊皇立刻召唤出智能零。

    “尊皇大人。”零立刻出现。

    “帝在哪里?”尊皇问道。

    “尊皇大人,您的一切主人都看在眼里,主人说,您现在可以去见他了。”如果是在之前,尊皇询问的话,零不会给予答案,但是主人已经给了他指示,可以了,让尊皇大人去见他。

    “请随我来。”零躬身,一道门出现,门扉开启。

    尊皇跨过门,出现在眼前的是错落有致的庞大宫殿群,流水,山脉,花园,各种东西都包含在宫殿中,美轮美奂,精妙绝伦。

    “这是主人的居所。”零介绍着。

    尊皇跟着零走,一路上看到不少在宫殿里服侍的人,各具特色的风格,每一个都是引人注目的存在,此时的他们看着尊皇这个多出来的人,而且是跟着主上最信赖的零,好奇不是没有,但是主上的一切不是他们可以干涉的,他们只要能够服侍主上就足够了。

    在连绵不断的阁楼,布满奇花异草的□中行走,尊皇根本没有欣赏的心情,只觉得这段路太过漫长。终于在走过一个喷着七彩泉水的喷泉时,零推开了一座宫殿的大门。

    “主人就在里面。”零站在了门口,不再进入。

    延长的过道仿佛看不到尽头,层层的阳光散下,斑驳的树影摇曳,沙沙的声响跟随着风中的旋律舞动。

    乐声就是一种指标,尊皇沿着乐声传来的方向移动着,那带着肆意感的熟悉乐音,他不会认错,那是来自帝的弹奏。

    忘记了自己的力量,尊皇跑动着自己的步伐,在这只有乐音响起的空寂宫殿内移动,追逐着乐声的所在。

    没有关闭的大门,金色的阳光刺目的耀眼,散在坐在琴边的人身上,背对着的背影,黑色的发丝散落,臂膀在移动,不时看到优雅的手指跳跃在键盘上,轻盈的飞舞。

    应该急切的,这一刻的尊皇却是小心的靠近着,一步一步的,就像怕惊扰了幻影一般小心着。

    近在咫尺,尊皇伸出了手,双手将人拥住,紧紧贴着对方的背部,那温软的触感,熟悉的感觉,都在说不是梦。

    琴声停止。

    “帝,帝,帝,帝…”不断的呢喃,埋在肩窝,听不出哽咽的原音,只是手臂上更加用力。

    “尊皇。”熟悉的轻柔嗓音。

    “帝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你想怎么惩罚都不要紧,只是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在我得到你的心,在我得到了你之后,在我到了幸福的顶点的时候,那样残忍的离开我。”尊皇将自己近乎崩溃的恐惧说出来,那是怎样的悲哀,帝可知道,从满满的幸福顶点一下跌落到恐惧的地狱,那样的落差实在是太可怕了。

    “什么样的惩罚都接受吗?”帝问道。

    “是。”尊皇立刻说。

    用了点力量帝挣开尊皇的怀抱,站了起来,面对着尊皇。

    “我们谈一下吧。”

    “好。”

    两人转移沙发,两人面对面坐着。

    “尊皇,我爱你,”帝首先说道。

    “恩。”这是让尊皇喜悦的话语,但是此刻并没有表现出狂喜的神色,经历过一场恐怖,这样的话语只是安抚了尊皇的心,就在不久前,帝说了同样的话语之后给予了他惨痛的后续。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在我的心里是最重要的,伤害了我的同伴之后,我怎么会不给你点教训,你该庆幸景没事,否则我一定亲手杀了你。”在表示了爱意之后,帝的话语变得残酷起来。“就算我爱你,但是你一但背叛我,那么我会杀了你,就算拼个同归于尽也会杀了你。”

    “不会,绝对不会,那一天不会到来。”基本上恢复到正常思维能力的尊皇听出了帝话里的原谅意味,立刻出现在帝的身边,半跪在地上,按着帝的手表达忠心。

    “你的第一个惩罚结束。”帝宣布着好消息,“接下来是第二个。”然后是坏消息。

    还有,尊皇的脸上迅速变了,带着乞求的看着帝,他不想再经历同样的恐惧。

    “吃了它。”帝没有理会尊皇的哀求,指着桌上一个碟子里出现的药丸。

    看着那药丸,尊皇不好的记忆立刻浮现,就是吃了帝的一粒药之后,他陷入昏迷,然后失去了帝。不,他不要。

    “放心,这一次我不会离开。”帝一眼就看出了尊皇的不安,“不吃,那么我就不原谅你。”帝威胁到。

    “真的不离开?”尊皇要求保证。

    “真的。”

    尊皇伸出手,缓慢的拿起药丸,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帝的手,然后将药放入嘴里,运起力量,想要分解药性,可惜,上官谦的药不是那么容易被分解的,何况是这种特别制作的药呢。

    药丸被送入空中就融化,药性开始起作用,但是尊皇没有任何头昏眼花要昏睡的症状。尊皇相信帝绝对不会那么容易放过自己,这药有什么作用。

    “为我弹一曲吧。”帝不会解答尊皇的疑惑,而是提出了要求。

    “好。”尊皇放下自己的疑虑,牵着帝的手走到琴边,坐下。

    时间就这样过去,尊皇的心也恢复了平静,在晚上的时候,自然想要有个缠绵的夜晚。

    “帝,我想抱你。”在长长的让人窒息的吻之后,尊皇在帝的帝的耳边暧昧的轻喃。

    “可以啊。”帝很配合的同意。

    然后,尊皇开始兽性大发。

    “不过,尊皇,你做不了。”帝打击尊皇。

    对于男人在这个时刻说这个,那是巨大的侮辱。尊皇不仅要在口头上反驳,也要用实际行动反驳,但是帝的手按在了凶器之上将尊皇所有的言语都制止了。

    “帝,”尊皇还没有发现异常,只是为帝的这个举动倒吸了口气,他一定要好好疼爱勾/引自己的帝。

    “不是吗,你这里一点都没有反应。”帝用了点力。

    尊皇终于发现了异常,自己已经欲/火焚身,为什么最冲动的武器会毫无反应。

    “那个药,”尊皇终于想起了某样忘记的东西。

    “没错。”还不等尊皇说出后续的猜测,帝就做了肯定的回答。

    尊皇终于知道第二个惩罚是什么了,还能怎样,自己做错了事,这个惩罚比起第一个是在好太多了。

    “什么时候药效会消失?”只能接受的尊皇想要的点安慰。

    “我不懂药理。”帝笑着说。

    意思是说不知道了,尊皇的心情一下自己就低落下去,为了遥遥无期不知会何时结束的酷刑。

    什么都不能做,抱着睡总行吧。接受现实的尊皇找出自我安慰的方法。

    夜深了,尊皇还没睡,看着自己怀中的人,尊皇笑得温柔。

    “帝,我爱你。”温柔不变的爱语,带着满足幸福的笑,一直看着帝,直到天明看到帝睁开眼,再次送上同样的话语。

    番外婚礼

    在经历过千难万难终于到心上人的对星们,每一天都过着幸福的生活。

    尊皇和帝继续在一些世界旅行着,某次尊皇知道了帝曾经抱过其他人之后,在更加激烈的缠绵之后,也一直保持着低气压状态,过去他也有,而且帝是正常的男人,他不可能指望帝以前守身如玉,但是不舒服就是不舒服,嫉妒就是嫉妒。

    在不久之后的某天尊皇和帝路过了一个婚礼现场,尊皇突然意识到婚姻这样东西的重要性,这不就是让帝彻底属于自己的仪式。

    尊皇立刻找到其他对星们商量,得到了一致的赞同。

    “结婚!”帝看着使劲点头的尊皇,“夫妻是种法律关系,法律这种东西没有任何的约束性。”帝毫不客气的说。

    “结婚吗,”克洛维看向眼前两眼放光的魔王,“浪费钱。”从实际的角度为魔王分析结婚是多么不合算的东西。

    “成亲,”上官谦凝视着君行绝期盼的神色,“把手给我。”上官谦为君行绝把脉,什么时候君行绝这个有过几个妃子的人会相信婚姻这种关系。

    “结婚。”景看着这么提议的沐泠皓,听着沐泠皓说想要两人的关系更加牢固,景这么说,“父子关系不是比夫妻关系更加牢固吗?”

    不过,对星们没有就此放弃,开始各自施展手段,终于让无赦的人同意。

    那么用哪种形式,对星们再次聚在一起商量。

    “一定要有戒指。”沐泠皓发表意见。几人开始对婚礼进行调查之后,对于戒指的意义很清楚,这个东西是绝对的存在是必要的。一想到所爱的人手指上和自己成对的戒指,对星们的心里了就是满足的幸福感。

    “拜天地和拜高堂可以省略,”君行绝也发表意见,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天地已经不能证明什么,高堂也不存在,“但是送入洞房绝对要保留。”这个是婚礼最值得期待的部分。

    没错,其他人一致点头,已经开始策划新婚之夜的种种甜蜜了。

    “没有证明人也不好,”尊皇提出点意见,“干脆让最高法则做见证吧。”作为可以说是他们媒人的最高法则,同时也是世界上唯一可以让无赦稍微顾忌一点的存在,让最高法则最证明还是可以的。

    众人点头,可以。

    伊斯特罗倒是没有办法提出建议,他那个世界的婚姻绝对不值得借鉴,只要给个名分,庆祝一下就行了,在看完资料之后,他就彻底否决了那个世界的婚礼。

    “商量一下具体过程吧。”

    商量的结果是,四对新人穿着各个世界风格的礼服进入了最高法则的空间,在最高法则面前为对方戴上戒指。

    对星们可不会指望他们的爱人说些什么誓约般的美妙语句,无赦一项是以行动证明的。对星们在宣誓对所爱的人永远忠诚之后,吻上对方的唇就宣布完成。整个过程中,无赦只是配合,看不出喜悦,但是这样也无法熄灭对星们兴致,一个个的脸笑得像傻瓜。

    不过,礼成之后,最高法则闪耀了一下,并不是异常,而是对于对星的一种确认。

    在无赦他们和对星两情相悦之后,那种生命和力量的共享彼此都没有感觉到,但是此刻他们明显的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连接在了他们之间。

    对星的法则,在这一刻才完整,一种圆满的感觉浮现心头,那是缺失的一半被填满的感觉。和对星们的显露于外的喜悦不同,无赦默默的感受着那种奇妙的感觉,分析着。

    仪式完结一部分,接下来是自然是对星们最期待的洞房花烛,无赦们在这一晚纵容了对星们的为所欲为,让自己彻底沉沦,只是一夜,他们放弃了一直以来的戒备,全心的投入,不去想其他。

章节目录

暗夜君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肉书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书屋并收藏暗夜君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