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依依 作者:静海鱼波

    ☆、古风番外 将军还朝 九

    听到夏侯言诚要封妃的消息,依云紫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响。夏侯言诚虽然今年已经三十五岁,可是只养了一些男宠和低级的g嫔,却一直没有大婚。无论群臣怎样上奏,他都一笑置之,不予理睬。依云紫原以为夏侯言诚是因为自己才不大婚的,他原以为或许自己在夏侯言诚的心里会是不同的。可是现在,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就要封妃了。那自己呢,以後算是什麽?

    依云紫完全沈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费观又和夏侯言诚说了什麽,以及夏侯言诚又和群臣说了什麽,他完全没有听到。直到散朝,众人山呼万岁後往外走,他便也随著往外走。

    刚走出大殿,肖白就从後面追上来,有些著急的道:“我的爷,您这是要去哪啊?刚才皇上不是说让您去东暖阁候著吗?”

    依云紫这才回过神来,带著些歉意的说:“我这就过去,肖总管。”

    依云紫跟著肖白来到东暖阁,等了一会儿,便有御膳房的太监端了皇上的早膳进来。等早膳摆好了,夏侯言诚便也进来了。

    依云紫跪下请了安,夏侯言诚道:“起来吧,陪朕用早膳。”

    依云紫在夏侯言诚的下手坐了,夏侯言诚对身边的肖白说:“都出去吧,有依大人伺候朕就行了。”

    肖白领著一众小太监出去後。夏侯言诚笑著对依云紫说:“朕让他们做了些你爱吃的点心。有豌豆黄、驴打滚和栗子窝头,还有你喜欢喝的石榴汁,朕也让他们榨了些,你尝尝。”夏侯言诚说著,就亲自拿了装石榴汁的壶,要为依云紫把石榴汁倒在碗里。

    依云紫忙接过来,先给夏侯言诚斟了一碗,才给自己倒了一碗。

    夏侯言诚又夹了一块豌豆黄到依云紫的碟子里,依云紫双手拿著碟子接了。整个早膳的时间里,夏侯言诚一直笑语盈盈的逗著依云紫说话,依云紫却始终只是守著礼数,话却不多。

    等早膳撤下,夏侯言诚让依云紫陪他下棋,两个人坐在软榻上,将黑白的棋子一粒粒的布在小几上的棋盘上。在夏侯言诚连赢了三盘後,终於忍不住的把一把棋子掷到棋盘上,对依云紫说:“不下了,到朕这边来。”

    依云紫站起身,走到夏侯言诚跟前。夏侯言诚拉住依云紫的手,向怀里一带,把他整个人拥到自己怀里说:“怎麽了,紫儿,生气了?”

    依云紫吓了一跳,所幸随侍的太监都在暖格外,又隔著帘子,不会看到里面的情景。这时被夏侯言诚抱著,只好说:“皇上君恩深厚,臣不敢生气。”

    夏侯言诚失笑:“这话就是赌气的话。怎麽,是因为朕要封大理公主为妃的事吗?”

    依云紫沈默,要说是的话,就是嫉妒了。後g善妒都是大忌,何况他只是臣子。若说不是,又著实违心。於是只好不说话。

    夏侯言诚看依云紫不言语,便耐心解释道:“紫儿,你也知道这些年纷争不断,将士疲惫不说,百姓更是饱受战乱之苦。大理国日渐强盛,如今既有心和咱们交好,朕实在不愿再起争端。何况,朕只是封大理公主为妃,既不是皇後,甚至连四妃和夫人都不是。说穿了,她只是个正二品妃,你如今可是从一品将军呢。你现在还年轻,朕答应你,再过两年,朕就封你为侯爵、甚至公爵也都不是什麽大事。”

    依云紫心想,原来是这样,原来昨晚的温存和今早的体贴都只是作为你封妃对我的补偿。但他知道,夏侯言诚决定的事情是不会变的,也只好说:“皇上说的是,臣谢皇上。”

    夏侯言诚知道依云紫x子倔强,恐怕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通的,不过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好在他终於回到自己身边,假以时日,他必能明白自己的苦心。就又从依云紫背後抱紧了他,伸出两手握住依云紫的双手说:“有一笔账朕还没和你算呢。昨晚在朕的寝殿,你为何不躲开那刺客的飞镖?”

    “臣……臣……臣学艺不j,躲不开那飞镖,请皇上治罪。”依云紫支吾著说。

    “哦?学艺不j啊。依爱卿的武艺可是朕亲授的呢。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这麽说,是朕的错喽。”夏侯言诚的语气里带著几分调侃。

    “不,不,是臣天资愚钝。”依云紫忙说。

    “朕知道你的功夫如何,别想骗朕。今天不说出个道理来,朕可不饶你。”这回夏侯言诚的语气很认真。

    依云紫也知道刚才那个理由太过牵强,只好说:“臣怕那个飞镖伤到皇上。”

    夏侯言诚更不高兴的说:“那就是说,朕的紫儿认为朕连个小毛贼的飞镖都躲不开?”

    依云紫实在辩无可辩,想跪下磕头请罪,又被夏侯言诚紧紧的搂著,只好说:“臣愚昧,一心只记挂皇上安危,竟忘了皇上武功盖世。”

    夏侯言诚气极反笑:“这麽说,你倒是个忠臣了?”

    依云紫希望夏侯言诚赶紧结束这场诘问,便作出很乖的样子说:“嗯,嗯,皇上,臣是大大的忠臣。”

    夏侯言诚冷哼了一声,语气严厉的说:“依云紫,你竟敢为了在朕面前邀功而置自身於险地,你可知罪?”

    臣子自戕是大罪,依云紫忙挣脱开夏侯言诚的怀抱,跪下说:“皇上明鉴,臣并不敢。”

    夏侯言诚盯著依云紫看了一会儿,说:“起来。”

    依云紫站起来後,夏侯言诚又把他抱在怀里,说:“紫儿,你不知道,这段日子看不见你,朕有多牵挂。你千万别再因为和朕赌气而伤了自个儿。”

    依云紫也伸手抱住夏侯言诚的背说:“是,紫儿知道。”

    夏侯言诚又说:“朕答应你,永不立後,也再不封妃。这一生,只有你陪著朕,朕也陪著你好不好?”

    夏侯言诚之前从不说这样温情的话,依云紫听的眼圈有些红了,哽咽著说:“好。紫儿的命是皇上的,紫儿再不敢受伤了。”

    夏侯言诚捧起依云紫的脸,吻到他的眼睛上,说:“这样才乖。”

    两人又续续的说了些情话,依云紫才说:“皇上,臣有一个请求。皇上封妃的这段时间,臣想带著小卓去木兰围场小住,请皇上恩准。”

    夏侯言诚心想,他和依云紫之间感情极深,要是让依云紫经历他封妃的筹备及典礼,确实也是挺残忍的,便说:“好,朕准了。不过打猎时小心点, 别总想著猎老虎豹子的,个兔子山给朕下酒也就行了。”

    ☆、古风番外 将军还朝 十

    五天後,依云紫就带著依卓去了木兰围场。十天後,大理的使臣离开京城,回转大理。二十天後,夏侯言诚派人去大梁和大理的边境去迎接大理送亲的队伍。四十天後,使臣队伍狼狈不堪的回到京城。不只没有迎娶到公主,而且整个队伍丢盔卸甲不成样子。

    使臣跪在夏侯言诚面前,几乎泣不成声的说:“皇上,是依云紫……他……他带了他的亲兵赶在臣的前面先迎到了大理公主。然後他对大理公主和送亲的官员说,皇上已经不想和大理结亲。还对人家恶语相向,结果两边就打了起来。等臣赶到的时候,大理公主已经被依云紫打回去了。臣气不过,和依云紫理论了几句。依云紫就带著人和臣的迎亲队伍也动了手。臣无能,臣有罪,呜呜……”

    “行了。”夏侯言诚被那使臣哭的心烦,便呵斥了一句。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使臣,夏侯言诚又耐著x子说:“爱卿辛苦了,先回去歇著吧。”

    夏侯言诚让肖白宣右丞相杜远进g,然後让所有伺候的人都退出殿外。夏侯言诚用手猛地一拍龙椅的扶手,咬著自言自语道:“紫儿紫儿,朕终究还是小瞧了你。朕以为给了你官位,许了你一生,你就会明白朕的心意。可是你还是负了朕,你负了朕!”

    一会儿的功夫,杜远便来了,进到里面行了礼,夏侯言诚便说:“去查,依云紫是何时从避暑山庄走的,怎麽召集的亲兵。还有,他现在身在何处?对了,他弟弟依卓呢,在哪?速速去查明了回朕。”

    三天後,杜远向夏侯言诚禀报:“皇上,依云紫在到了避暑山庄三天後,就带了他弟弟偷著回到了京城。不过他并没有进城,而是去了宣武门外的驻地,召集了些他的亲信。然後带著那些人去了边境,赶走了大理的送亲队伍。听说依云紫现在带著那些人去了西夏,不过确切的行踪,臣还要再查清楚。”

    “他除了去西夏还能去哪?哼,好啊,原来上次回来是为了接弟弟。”虽然已经过了三天,夏侯言诚还是很生气。

    费观在旁边禀报:“大理那边,臣已经派人送了信函过去解释。按照皇上吩咐的,措辞很恳切,带的礼物也很丰厚。”

    夏侯言诚又说:“嗯,劳烦费大人一定要安抚住大理。杜爱卿,你再去打听清楚,依云紫是不是真在西夏?”

    当夏侯言诚知道依云紫确实在西夏的时候,便下了圣旨,一月後御驾亲征。

    依云紫听到夏侯言诚御驾亲征的那一刻起,心绪便一直不能平静。等到听到大梁的大军已到两国边境,依云紫简直觉得他一分锺都不能再等,他要马上见到他的主子。他要告诉他的皇上,这里很危险。他要告诉他,他的心,一直是向著他的。他要他知道,等他为他平定这天下,便心甘情愿回到他身边,哪怕只做一个小小的男宠。

    ☆、古风番外 将军还朝 十一

    依云紫吃过晚饭,喝了一杯大公主端来的杏仁茶,找了个借口,说出去巡营,就一个人越过大梁和西夏的边境线,悄悄来到了大梁军队的驻地。

    以依云紫的身手,躲过查哨的士兵倒不是什麽难事。他走到夏侯言诚的大帐外,见杜远和几名大梁的将领正在大帐内和夏侯言诚议事。未见费观,想是费观一定在京城主持朝政。依云紫躲在y影处,等著那些人出来。

    夏侯言诚的内功修为比帐内的其他人都要高上一截,所以虽然其他人都未发现帐外有人,但他却听到了。而且从呼吸方式上,他知道是依云紫来了。

    夏侯言诚简单交代了几句,便说自己想休息,让所有人退了出去。

    依云紫闪身进账,跪下施礼,道:“臣依云紫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夏侯言诚也不叫起,只看著依云紫冷冷的说:“原来是西夏的驸马爷啊,您这个礼我可当不起。”

    依云紫知道夏侯言诚生气,可是这个时候也实在没工夫解释什麽,便道:“臣罪该万死。只是此地实在危险,请皇上速速回京。”

    “危险?朕的卧榻之旁一直睡著匹小狼朕都不怕,还怕什麽危险?”

    依云紫从怀里掏出两个长卷,跪行到夏侯言诚的案前,将那两个长卷呈到案子上,道:“皇上,这是西夏的国库账目和人口名册,再加上之前的军事地图,本来要破西夏已如探囊取物一般。只是最近臣才知道,原来西夏有一种叫“永夜”的毒药,是以一种植物的gj制成。此毒无色无味,吃下去後人也不觉得有何痛痒,只是沈睡不起。三个时辰後,便会在睡梦中死去。更奇的是,西夏人因为常食荜豆,所以此毒对西夏人竟不起作用。而汉人如果中了“永夜”三个时辰内不服解药,便必死无疑。更糟的是此药的解药及其珍贵,在西夏也只有皇亲贵胄手里才有。”

    “哦?还有这麽厉害的毒药,永夜,这个名倒有点意思。”夏侯言诚想了想又说:“那如果咱们将士先食用荜豆呢?”

    依云紫拱手道:“皇上英明,此法大为可行。只是荜豆要服食半年以上方才有效。所以臣斗胆请皇上先退兵,半年以後再荡平西夏也不迟。”

    夏侯言诚心想也只能这样了。看了看跪在地上的依云紫,说:“起来吧。”

    依云紫站起身後,夏侯言诚一把将他推倒在书案上,恨恨的道:“打跑了大理公主,又偷偷逃回西夏做驸马,紫儿,你胆子不小啊。”说完,便对著依云紫红润的小嘴,霸道的吻了下去。

    依云紫知道自己之前实在是闯了很大的祸,这时便也乖乖的任夏侯言诚吻著。

    夏侯言诚一直吻到依云紫几乎喘不过气才放过他,然後压著他的身子,笑道:“怎麽嘴里这样甜?”

    依云紫知道是因为刚才喝过杏仁茶,想到那杏仁茶是公主端给他的,不禁有些尴尬,低声道:“是杏仁茶。”

    依云紫话音刚落,夏侯言诚便感觉一阵浓浓的睡意袭来,好像几天几夜没睡了一般。身子也发沈,几乎把全身的重量完全放在依云紫的身上。

    “皇上,皇上,您怎麽了?”依云紫也看出夏侯言诚的不对劲,忙问。

    夏侯言诚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就算十天不睡,也不会困成这样,便猜到一定是中了毒,而且八成就是依云紫口中说的“永夜”,便强撑著,道:“紫儿……是你吗……是你要朕死吗?”

    依云紫也从夏侯言诚的症状看出夏侯言诚是中了“永夜”,急忙抱住夏侯言诚的身子,防止他倒下去。听夏侯言诚这样问,依云紫忙说:“不是的,不是紫儿,皇上。你信紫儿,紫儿现在就为皇上去找解药。”依云紫说著就要把夏侯言诚放在椅子上靠著,自己则想赶快回西夏找解药。

    夏侯言诚一把拉住依云紫说:“别,别走,紫儿。朕……朕要死了……你连这一会儿都不肯陪朕吗?”

    依云紫听夏侯言诚说的伤感,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流下来。可是他知道,夏侯言诚的神智已经不清楚,他必须尽快拿回解药,便安慰夏侯言诚道:“皇上,紫儿不走,紫儿以後都陪著皇上,永远永远陪著皇上。可是现在,紫儿要去……”

    夏侯言诚不等依云紫把话说完,又用力拉著依云紫的手,说:“紫儿……叫我的名字,我一直想让你叫我的名字……”他的声音渐渐微弱,说话也越来越不清楚,可见支撑的非常辛苦。

    依云紫听夏侯言诚言诚不称自己为“朕”而说“我”,又让依云紫叫他的名字。可见夏侯言诚是对依云紫平等而待了,依云紫心中感动,刚叫了一声“诚……”夏侯言诚便睡倒在依云紫怀里,人事不知。

    “皇上……皇上……”依云紫心里著急,喊这几声的时候,也忘了顾忌,就惊动了帐外的守兵,而恰巧这时杜远也巡营到了夏侯言诚的大帐外。当依云紫抱著夏侯言诚往帐外走的时候,恰巧杜远带著人进来了。

    杜远看到依云紫抱著已经晕倒的夏侯言诚,也是大吃一惊,喝道:“依云紫,你伤了皇上?快把皇上放下。来人,快去宣太医。”

    依云紫抱著夏侯言诚,对杜远说:“杜大人,皇上没有受伤,是中了西夏的毒,我现在要护送皇上去西夏那边找解药,请你让开。”

    杜远道:“皇上怎麽会中毒的,是你……”

    依云紫也不分辨,只道:“皇上因何中毒都不要紧,要紧的是现在我要马上带皇上去西夏皇上才有救。杜大人,你我相交多年,请信我这一次。”

    杜远只犹豫了片刻,便道:“好,我信你。”他身後的军官想说什麽,被杜远制止了。杜远又说:“可是西夏那边是敌营,就算你能拿到解药,你又如何保证把皇上平安送回来?”

    ☆、古风番外 将军还朝 十二

    依云紫看著杜远坚定的说道:“西夏的确是敌营,但是在那边我有几千弟兄和我一起战斗。他们都是大梁的男儿,日日夜夜都盼望重回大梁,和父母妻儿团聚。我相信我们一定能保护皇上平安归来。”

    没等杜远说话,他身後的一个军官就说:“杜大人,依云紫和他说的那些人都是大梁的叛徒,他的话不可信啊。”

    杜远没有转头,只说:“咱们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然後命人让开一条路,让依云紫过去。

    依云紫抱著夏侯言诚,足下发力,一路跑回西夏的大营。这次出去和回来都是出奇的顺利,依云紫觉得一定是西夏王有意的安排。等自己再带著夏侯言诚出去的时候,恐怕就没有那麽顺利了。在驸马帐前,正碰到一个依云紫带过来的人,依云紫对那人说:“告诉我们的人,全体待命。”

    那人已经看到依云紫手中抱的是大梁的皇上夏侯言诚,也不敢多问,只快速的去传令了。

    依云紫抱著夏侯言诚走到帐里,这时天已经蒙蒙亮,西夏的大公主正坐在帐里让侍女为他梳头。依云紫对那侍女说了声“出去。”待侍女出去後,便直接问公主:“是你在杏仁茶里下了‘永夜’?”

    公主转头,可以看到她的腹部隆起,想是有了五六个月的身孕。她看了看依云紫怀中沈睡的夏侯言诚,对依云紫说:“是我下的。不过我没想到,你还真把他带回来了。”

    依云紫又问:“解药呢?”

    公主冷笑一声:“从你知道夏侯言诚御驾亲征的时候开始,你就魂不守舍的,那时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去找他,所以这几日你的茶点里我都下了‘永夜’。你觉得我会给你解药?”

    依云紫把夏侯言诚轻轻放到床上,然後走到公主面前,一手抓住公主的手腕,一手放在她的小腹上,说:“我发动内力,你肚子里的孩子现在就保不住。”

    公主咬著牙,恨恨的说道:“这是你的骨r,你还真下得了手!”

    依云紫道:“你应该知道,为了他我什麽都做得出来,不会在乎你肚子里的崽子的。”一边说著,手下已经微微使力。

    公主因为疼痛,脸色骤然变的惨白,若不是依云紫握著她的手腕,几乎要委顿在地。

    依云紫收回内力,说:“解药在哪?”

    公主绝望的看著依云紫,知道眼前的男人对自己和自己的孩子是真的半点真情都没有的。缓缓拉开梳妆盒的一个小抽屉,拿了个小纸包出来,递给依云紫。

    依云紫没想到公主会把解药放在那麽一个普通的地方。他看著那纸包,还真有些将信将疑。

    公主看出了依云紫的心思,冷笑著道:“你不在乎孩子的命,我还是在乎的。你要是不相信,就别用,由著他就此睡死过去就是了。”

    依云紫看著外面的天光已经大亮,知道不能再耽搁。心想大不了自己陪著他死就是了,就赌这一次。便用水化开了那药粉,自己先喝到嘴里,又嘴对嘴的喂给夏侯言诚。

    依云紫知道“永夜”的解药喝下去後,中毒的人也不会马上醒过来,而夏侯言诚多留在西夏的大营一刻,便多一分危险。

    依云紫对帐外喊了声:“来人。”进来的正是刚才那个人,对依云紫禀告到:“依大人,咱们的人都已经集结在帐外了。”

    依云紫点点头,对那人说:“安排几个人带著公主,咱们要回家了。”

    那人答应了,去帐外叫了几个人,站在公主身边。公主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没有置喙的余地,只好由著那几个人带著他走出帐外。

    依云紫抱起夏侯言诚走出去,看到自己从大梁带过来的几千人果然已经穿戴好盔甲,站成整齐的队列。依云紫大声说:“各位兄弟,咱们来西夏已经有些时日。依云紫感谢诸位为了我背井离乡来到西夏,也知道大家都很思念家乡。今天,咱们就保护皇上一起回大梁,我保证,之前的事,皇上不会再追究。而且今天大家护驾有功,皇上一定会对大家按功行赏、加官进爵。”

    这些人早就想回大梁,尤其是最近听说大梁和西夏开战,都怕自己在西夏会连累家里。如今听依云紫说马上可以回家,无不欢呼雀跃。

    此地多为山路,骑马不便。依云紫便把夏侯言诚背在背上,又在夏侯言诚的背上披了件厚厚的盔甲,然後用绳子把夏侯言诚和自己绑在一起,固定好。就带著众人,挟持公主,一起向外杀出去。

    虽然两边的兵力相差很多,但是西夏国王知道公主在依云紫手里,投鼠忌器,也不敢让士卒逼的太紧。再加上杜远也带著人杀进了西夏的大营。所以依云紫带著人,在一阵厮杀後,虽然损失了一些人,但还是冲过了西夏的边境线,和杜远的军队汇合在了一起。杜远进攻的目的就是接应依云紫,这时看到他们自然无心恋战,便护著夏侯言诚和依云紫撤回大梁。

    依云紫直到此时才松了一口气,他也实在是累了,便背著夏侯言诚在队伍中慢慢走著。杜远几次让人来替换依云紫,他却总是不愿。

    忽然,依云紫感到有人在对著自己的脖子吹气。依云紫回头,看夏侯言诚已经醒了,正睁大眼睛看著自己。

    “皇上……”依云紫惊喜的叫了一声。

    “紫儿……放朕下来。”夏侯言诚觉得这样趴在依云紫背上实在是很没气势。

    “皇上,永夜的毒解了也要一日夜後才能恢复体力,就让臣背著皇上吧。”依云紫一边说著,一边前走。看到夏侯言诚醒了,脸上也带著些笑意。

    夏侯言诚看到依云紫笑,却使坏的把手伸进依云紫的衣襟,摩挲著依云紫的锁骨,在依云紫耳边轻轻说:“你在笑朕是不是?等朕的体力恢复了,朕就把你压在朕的龙床上,让你三天起不了床,看到时手软脚软的是谁?”

    依云紫的脸瞬间就变成了煮熟的虾子,偷偷看了看左右,幸好众人都在忙著赶路,没人看到皇上的“小动作”。

    回到大营後,夏侯言诚派使臣将西夏公主完好无损的送回西夏。并亲自给西夏皇帝修书一封,让使臣带过去。大意是说:虽然大梁已经掌握了西夏的一些核心机密,可是大梁并不想挑起战事,希望两国都能撤兵,然後恢复贸易,两国交好。

    三日後,两国各自撤兵,班师回朝。

    一个月後,夏侯言诚已经回到京城,并颁下旨意:封依云紫为一等护国公,赐佩剑上殿、自由出入g门。

    四年後,夏侯言诚年届四十,群臣又纷纷上奏,说皇上已到不惑之年,尚未大婚,於理不合。

    夏侯言诚就又颁下一道旨意:封荣亲王夏侯言诺为皇太弟,以此表明自己不愿娶亲的决心。

    几百年後,坊间尚有关於夏侯言诚和依云紫的传闻。有人说,依云紫是狐妖变的,所以才比女人还美,迷惑皇上,把持朝政。

    也有人说,依云紫和西夏公主两情相悦,是夏侯言诚硬把依云紫从西夏抢回。所以即使夏侯言诚给了依云紫高官厚禄,他依然闷闷不乐,不肯对夏侯言诚假以辞色。而夏侯言诚为了讨好依云紫,便不敢封後封妃。

    还有人说,依云紫实则是女扮男装,和夏侯言诚两人恩爱异常,只是依云紫身份低微,所以夏侯言诚才让他扮作男子,建立功勋。

    甚至有人说,依云紫是夏侯言诺悉心培养的尤物,目的就是让他如妲己褒姒一般,狐媚惑主,夏侯言诺好趁机篡位。

    种种传说,不一而足。如今年代久远,已无从考证。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夏侯言诚和依云紫,终二人一生始终相依相守,再也没有分开。

    番外完结。

    ☆、110 尘埃落定

    只是,之前害主人受了那麽重的伤,又自作主张想放走徐佳慧父女。虽然徐锦东最後还是被警察抓住了,但这件事毕竟没没和夏侯言诚商量,主人知道了会不会原谅自己。依云紫想到这些,觉得实在没勇气去见他的主人,索x先躲起来,当一阵鸵鸟好了。

    黄昏的时候,妍妍上来收拾依云紫的屋子,发现依云紫回来了,又惊又喜的说:“少爷,你回来了?”

    依云紫点点头,说:“去给我找点吃的,快些,我饿了。”

    妍妍赶紧下楼,弄了一些简单的东西上来。一边看依云紫狼吞虎咽的吃著,一边说:“大少爷回来了,我和他说你在家,他没说什麽。”

    依云紫点点头,没说话,继续吃。妍妍看依云紫没什麽j神讲话,给他找了干净的睡衣、内衣裤,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夏侯言诚这几日恢复的很好,已经能够在屋子里走动了。回到家里,听见依云紫也回来了,到也在意料之中。第一晚依云紫没来找他,他想或许是因为他这几日辛苦,所以早睡了,也就没多想。

    可是第二日依云紫早上没下来吃早餐,中午、晚上的饭也都是让妍妍给他端上去的,夏侯言诚就觉得不对劲了。他问了妍妍,知道依云紫没有什麽伤病,就想这小子又在闹什麽别扭呢。不过他这一阵子确实也是很忙,所以也就一直由著依云紫去了,没再理他。

    这天陆擎飞给夏侯言诚打来电话:“徐锦东很不配合,问什麽都说不知道。昨天我亲自去审了他一次,他说想见你,见完你之後才会交待以前做的犯法的事。虽然现在警方办案是重证据轻口供,可是得不到嫌犯的口供就定案,终究觉得案子办的不完美。你看你方不方便见徐锦东一面?”

    夏侯言诚很爽快的答应下来,说:“没问题,我也有话想和他说。”

    夏侯言诚走进警署的接见室的时候,徐锦东已经坐在里面了。夏侯言诚看著徐锦东几乎认不出来,短短几天的功夫,徐锦东竟好像老了十年。

    徐锦东眼睛狠狠的盯著夏侯言诚,说:“你赢了。”

    夏侯言诚一笑:“无所谓输赢,东叔,我只想保护我和我的家人而已。”

    徐锦东也冷笑一声,说:“江湖事江湖了,你勾结警方算什麽好汉。仁哥一世英名,怕是就毁在你这个不孝子的受伤了。”

    夏侯言诚继续笑著说:“东叔说的没错,江湖事江湖了。可是我们夏侯家并没有做什麽对不起东叔的事,东叔却步步紧逼。甚至用尽各种卑鄙手段要我们家破人亡,又是哪门子的江湖道义?”

    徐锦东的脸有些抽搐:“我卑鄙,可我是真小人,你们夏侯家却是伪君子。你以感情的名义利用依云紫,夏侯言诺为了借助正兴帮的力量欺骗曹文希,你们才是最卑劣的人渣。”

    夏侯言诚的笑容始终不变:“东叔,本来我和我弟弟的感情问题不需要向你交待。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没让依云紫去接近你女儿徐佳慧。反而是你,连自己女儿都利用。对了,不知道你听说没有,你女儿挺著大肚子在到处奔走为你找律师呢。只可惜现在整个k市都知道你的案子已经板上钉钉,没有知名的大状肯接你的case。不过你放心,你女儿肚子里的终究是依云紫的骨r,也算是我们夏侯家的孩子,我一定会好好关照她。”

    徐锦东的脸抽搐的更加厉害,然後突然从椅子上侧著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夏侯言诚也是吃了一惊。本来只是想和徐锦东把是非曲直说清楚,但没想到徐锦东的神经现在这麽脆弱。

    几个警员七手八脚的把徐锦东抬上救护车,夏侯言诚回到家里。傍晚的时候,夏侯言诚听到消息,徐锦东中风了。夏侯言诚和费观都默默了良久,然後费观说:“这就是多行不义的下场了,这样也好,让天惩罚他好过咱们动手。”

    又过了几天,徐佳慧突然来找夏侯言诚。夏侯言诚在客厅里接待了徐佳慧。徐佳慧走进夏侯家大宅的时候,想到几个月前自己就是在这里结婚的,心里也有很多感慨。

    夏侯言诚看了看徐佳慧已经有八个月身孕的肚子和憔悴的脸,说:“有什麽事就说吧,我一定尽力。”

    徐佳慧经过这次的巨变後到成熟了许多,只平静的说:“你知道,我爹地已经瘫了,对你已经没有威胁。我找了他以前的一些朋友,争取为他办理保外就医。希望你别再为难我们,我……可以用孩子和你交换。”

    听徐佳慧谈到孩子,夏侯言诚露出感兴趣的表情,说:“具体怎麽个交换法?”

    徐佳慧说:“你让我爹地保外就医,我的孩子生下来後,可以交给你抚养。”

    夏侯言诚说:“其实你早就看出了依云紫的心思,但你还是替他隐瞒了,就是为了你的孩子。把她交给我,你舍得?”

    徐佳慧苦笑著说:“我现在只想保住我爹地的命。”

    夏侯言诚说:“容我想一想,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徐佳慧走後不久,夏侯言诚接到陆擎飞的电话:“徐锦东的门路走到范首长的老部下那里,说想让他保外就医。范首长说这件事要听你的意见。”

    夏侯言诚略想了想说:“随徐锦东去吧,他也兴不起什麽风浪了。”

    三天後,徐锦东被女儿接到了一家条件很好的私家医院就医。但是就在当晚,夏侯言诚就收到消息,徐佳慧要带徐锦东偷渡到国外。杜远向夏侯言诚汇报完,说:“这个徐佳慧还真是不守信用,我看她g本就不想把孩子给咱们。诚哥,现在行动还来得及,要不要……”

    夏侯言诚摇了摇头,说:“算了,让他们父女俩走吧。”

    杜远有些诧异,但也没再说什麽。

    夏侯言诚心里想的却是,小孩子还是和自己的妈妈在一起生活最好,他原本也没想拆散人家母子的。

    ☆、111 老爷回家

    之後的一个月里,夏侯言诚的伤口虽然恢复的不错,可心里却是不大高兴,因为家里虽然住著三个人:自己、夏侯言诺和依云紫。但事实上,他每天都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进出。夏侯言诺白天在家晚上出去,依云紫是二十四小时在楼上,一日三餐都是让妍妍端上去。

    在一次应酬的场合,夏侯言诚遇到曹文希,和他说了夏侯言诺在家里面的状态。过了几天,夏侯言诺和曹文希就和好了,搬回自己的家住。对依云紫,夏侯言诚实在不知道他是为了什麽闹别扭,索x先不理他。

    又过了一个多月,夏侯言诚吃完早餐正准备去上班,夏侯仕仁却突然回来了。而且还抱回来一个刚满月的小娃娃。

    夏侯言诚和费观经历了前些时候家里的变故,看到夏侯仕仁回来,自然是万分高兴的。费观赶紧叫人去收拾夏侯仕仁的房间和帮夏侯仕仁收拾行李。又亲自带著厨房的人准备夏侯仕仁的接风宴。

    夏侯言诚看著夏侯仕仁抱来的小娃儿,笑著打趣夏侯仕仁说:“老爸,一年不见,您老人家老树新枝,给我和老二填了个妹妹啊。”

    夏侯仕仁瞪了夏侯言诚一眼,说:“听说你受了枪伤,把我吓得要死。现在看来,你g本没事。你仔细看看,这孩子长得像谁?”

    夏侯言诚接过那小女娃儿,抱在怀里自己看了看。那小女娃儿本来睡著,这时在夏侯言诚怀里醒过来,居然对夏侯言诚笑了笑。夏侯言诚看那婴儿的样子,简直和自己的小冤家长得一模一样。他惊讶的看了眼夏侯仕仁,再重新看了看那小女娃儿,才说:“这是……是紫儿的……”

    夏侯仕仁点点头,然後自己前一段的经历和夏侯言诚简单的说了一下。原来一个月前夏侯仕仁在夏威夷玩的正高兴,有一天见到一个k市去的熟人。那人和夏侯仕仁聊起来,夏侯仕仁才知道家里发生了多大的事。好在那时夏侯家的事情也都已经了结了,自己的两个儿子处理的也还算不错。

    那人又说刚从德州过来,说徐锦东和女儿也躲在德州,问夏侯仕仁要不要斩草除g。夏侯言诚想反正家里也没什麽事了,就先去了德州。

    为了不惹人注目,徐佳慧带著徐锦东住在一个郊外的hoe里。夏侯仕仁到的那天,正赶上徐佳慧请的锺点佣人请假了。而徐佳慧推著徐锦东的轮椅到院子里晒太阳的时候,屋里的孩子就醒了,哇哇哇的哭著不停。

    徐佳慧著急回房里看孩子,竟一不小心把轮椅推到了一个树坑里。正当徐佳慧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抬起那轮椅的时候,夏侯仕仁正好在这时到了。

    徐佳慧看见夏侯仕仁当然是又惊又怕,好在夏侯仕仁只是一个人来的,又不见有一点敌意,她才放下心。

    夏侯仕仁帮著徐佳慧抬出轮椅,说:“先去哄孩子吧,我和阿东聊聊。”

    ☆、112 夏侯依依

    徐锦东抬头看向夏侯仕仁,用他已经歪斜的嘴艰难的说:“仁……仁哥……你……你高兴了?”

    夏侯仕仁蹲下身,平视著徐锦东说:“阿东,大家也是老相识了。虽说你想杀我儿子,所有的一切也是你咎由自取,我却并不希望你落得今天的下场。”

    徐锦东说:“你……你胜就……胜在……你……有两个儿子,我……我没有。”

    夏侯仕仁向房子里看了看,透过窗子可以看见徐佳慧正在抱著孩子轻声的哄著。转过头对徐锦东说:“好儿不用多,一个顶十个。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佳慧还能这样悉心照顾你。而且你还有外孙女,阿东,你该惜福才是。”

    徐锦东想到女儿照顾自己的不易,脸上就现出了几分难过。这时,徐佳慧抱著孩子出来了,对夏侯仕仁说:“仁叔,去屋里喝杯茶吧。”

    夏侯仕仁笑了笑说:“不用了,我看看你们就行了。我还得赶飞机回k市呢。孩子,能让我抱抱吗?”

    徐佳慧把孩子递到夏侯仕仁怀里,夏侯仕仁接过来,看到那孩子长长的眼睫毛,翘翘的小鼻子,和红嘟嘟的小嘴,长得和依云紫倒是有八九分像。夏侯仕仁心里喜欢的紧,在孩子的小脸上亲了亲,交给徐佳慧。又从怀里拿出支票夹,写了张支票,交给徐佳慧,说:“这是给孩子的,以後有什麽事给我打电话。”

    又对徐锦东说:“阿东,好好保重身体,我走了。”

    夏侯仕仁打车到机场,等著上飞机的时候,徐佳慧却抱著孩子背著个大包赶过来了。徐佳慧含著泪对夏侯仕仁说:“仁叔,这孩子你抱走吧。我一个人,照顾我爹地和孩子确实比较吃力。我知道,夏侯家会给她更好的生活,您……把她当您的孙女吧。”

    夏侯仕仁看著孩子说:“佳慧,你永远是孩子的妈妈。不管什麽时候,你想看孩子,可以随时来我家。”

    徐佳慧用脸在孩子的小脸上紧紧贴了贴,把孩子交给夏侯仕仁,又把那个大包也放到夏侯仕仁脚下,说:“这里是孩子用的东西。里面有一张单子,写了孩子的习惯。孩子的小名叫依依,您要不喜欢,就再起一个好名字。我……我走了。”徐佳慧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跑了出去。生怕稍一迟疑,自己就会後悔。

    就这样,夏侯仕仁把孩子抱回了家里。

    夏侯言诚抱著孩子,轻轻唤她:“依依,依依……”那孩子好像听得懂似的,每听到一声就对著夏侯言诚乐一下。

    夏侯言诚笑著对夏侯仕仁说:“爸,这孩子的名字还是你来取吧。”

    夏侯仕仁说:“问问紫儿的意思吧。他没在家吗,怎麽这麽半天都没见他?”

    夏侯言诚对旁边的佣人说:“去和他说老爷回来了,他要不下来我就亲自去请他。”

    不大一会儿,依云紫从楼上下来。夏侯言诚看依云紫穿了套深蓝色的运动装,脸上因为总不见阳光显得有些苍白。

    “爸。”依云紫和夏侯仕仁好久不见,这时再见当然是高兴的。不过他的高兴倒显得有所保留,好像有些心虚似的。

    夏侯仕仁也看出来了,笑著说:“怎麽像受气包似的?谁欺负你了,和老爸说,老爸替你撑腰。”

    依云紫忙说:“没,没人欺负我。”

    夏侯仕仁又指著夏侯言诚抱著的孩子说:“你女儿你自己还没见过吧?”

    夏侯言诚把孩子交给依云紫,依云紫还有些发愣,僵硬的把孩子接过来。那孩子到了依云紫怀里,却哇哇大哭起来,然後就……尿了。

    虽然隔著纸尿裤,但依云紫感到了那股热流,连忙把孩子托远了些,免得尿到自己身上。可这样一来,弄得孩子更不舒服,哭的也更厉害了。

    夏侯言诚连忙把孩子接过来,然後放在沙发上。夏侯仕仁从包里拿出新的纸尿裤,两人一起,帮孩子换上了。

    夏侯仕仁对夏侯言诚说:“我三十几年不干这活了,幸好现在还没忘。不过你倒是也还可以。”

    夏侯言诚笑著说:“我小时候也忙妈给老二换过的。”

    那小女娃儿换过纸尿裤後却还是哭个不停,夏侯仕仁便从包里拿出n粉n瓶说:“孩子大概饿了。”

    这时费观已经进来,看到夏侯仕仁要自己冲n粉,忙接过来,说:“老爷,我孙子还不到一岁,我那边雇了两个保姆。要不先把这孩子抱到我儿媳妇那去照顾,我尽快找两个合适的保姆,收拾好她的婴儿房,再抱回来。”

    费观一家住的是夏侯大宅里一个单独的二层楼,这样的安排当然再好不过,夏侯仕仁就把孩子交给了费观说:“恭喜你啊,又得了一个孙子,这是第二个了吧?”

    费观笑著接过孩子说:“两个臭小子有什麽好,一辈子为他们c心而已。还是老爷福气好,得了孙女,又乖巧又贴心。”

    费观把孩子抱走後,夏侯仕仁对依云紫说:“紫儿,你是当爹的,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依云紫用自己的小肚肠一想,以後有这孩子在家里,不就是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著自己曾经背叛过夏侯言诚吗。如果再让孩子姓依……忙说:“就让孩子姓夏侯吧,至於名字,爸来取好了。”

    夏侯仕仁说:“也好。我觉得依依这名字挺好听的,孩子就叫夏侯依依吧,你们看好不好?”

    依云紫忙点头说好,夏侯言诚也没意见,於是,这小女娃就成了夏侯家的孙小姐夏侯依依,也是夏侯家唯一的第三代。

    在以後的若干年里,夏侯依依一直在夏侯家过著公主一样的生活,给夏侯家带来了无数的欢乐。夏侯家的所有人都把夏侯依依视作掌上明珠,只有一个人觉得烦恼无比,就是依云紫。因为夏侯言诚把太多j力放在夏侯依依身上了,每天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不算,每到周末还就要陪她去迪斯尼乐园或者海洋公园,依云紫想和夏侯言诚过二人世界的机会都很少。

    ☆、113 分家产

    晚上的时候,夏侯言诺和曹文希也回来了。经历了之前的事,每个人都有些感慨。现在一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所有人都很开心,就连夏侯言诺也没怎麽和夏侯仕仁顶嘴。

    吃过饭,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夏侯仕仁向夏侯言诚问道:“这麽说你用联胜帮的资产建了一个联胜集团是吧?”

    “是。”夏侯言诚答:“您自然是最大的股东,占80的股份,剩下的20我分给了一些和您一起打天下的叔伯,还有为联胜帮立过大功的几个堂主。”

    夏侯仕仁喝了口普洱,又说:“经过前一段的历练,我想你们俩也确实长大了。我想我手中的股份和资产也不用非等到我死了再给你们俩。现在就给你们吧,这样以後你们打理生意也方便些。”

    夏侯言诚和夏侯言诺听夏侯仕仁这样说都是一愣,夏侯言诚说:“爸,你怎麽想起这个呢,你现在正在盛年,过个几十年再说这事也不迟。”

    夏侯仕仁说:“我已经决定了。夏侯集团是咱们家最早的正当生意。也是这些年咱们家收入的一个主要来源。除去之前我给老大的5,和老二的3,我现在手里还有52。我想平均分成三份,老大、老二和紫儿各17,剩下的1给依依,由老大代管,作为她的日常花费和教育费用……

    “爸……”没等夏侯仕仁说完,夏侯言诚、夏侯言诺和依云紫就几乎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

    夏侯仕仁看了他们几个一眼,说:“都有意见啊?老大你先说。”

    夏侯言诚说:“爸,夏侯集团是你辛苦创立的,如果现在要留给我们的话,也该我和老二一人一半才是。”

    夏侯仕仁说:“那你的意思是,紫儿给我当了八九年的儿子,所有家产都没份是吧?”

    夏侯言诚说:“他的那一份,从我的股份里出好了。”

    夏侯仕仁又看看夏侯言诺,夏侯言诺说:“老大从小就跟在爸身边做生意,爸退休後也一直是老大在打理夏侯集团。所以夏侯集团的股份就都给老大吧。我演出、讲课和发片赚的钱也不少,足够我用了。”

    夏侯仕仁又看看依云紫,依云紫用很小的声音说:“爸,您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我只是……我实在没资格再要您的财产。”

    夏侯仕仁说:“你们三个的意思我知道了,我想还是按我的意思来吧。下面说说联胜集团的股份。老大管理联胜帮也有好几年了,而且这几年也使联胜帮的资产翻了几倍,实在功不可没。再说联胜集团的成员也比较复杂,股份拆的太小也不好。所以我想把联胜集团所有的股份都给老大……你们都先别说话……听我说完。我在欧洲和美洲有一些股票、基金、债券的投资,之前老二也一直帮著我管理,我想就把那些都留给老二。至於我手上的其他土地、黄金、钻石、现金什麽的,我就自己先留著了。”

    夏侯仕仁喝了口茶,又继续说:“这个分配方案是我之前深思熟虑过的,不管你们满意也好,不满意也好,就这样了。不过给老二的那部分我是有条件的赠与:首先,所有的资产都是给老二和文希两个人的;其次,如果以後老二和文希的婚姻关系有变更,那所有的资产归文希所有。注意,我所说的变更,是不管哪方先提出离婚。”

    曹文希听到这里有些发愣,不是夏侯仕仁的意思他不明白,而是不明白夏侯仕仁为什麽要这样。

    夏侯言诺倒是笑著说:“那也就是说,如果我变心,我就一分钱也拿不到。如果文希甩了我,我也一分钱拿不到。”

    夏侯仕仁点头说:“不错。”

    曹文希忙说:“这怎麽行呢,仁叔,这对言诺不公平。”

    夏侯仕仁反问曹文希:“那你会离开老二吗?”

    “不,我当然不会。”

    “那不就结了,如果你们俩白头偕老,那这个附加条款就不起任何作用。文希,我知道老二之前让你受了很大的委屈。之後他要是再对你不好,你就直接把他扫地出门,让他变成穷光蛋。”

    曹文希还要再说,夏侯仕仁已经起身:“好啦,我坐了大半天的飞机,累了,你们也去歇著吧。”

    夏侯言诺和曹文希想多陪陪夏侯仕仁,便住在了家里,夏侯言诺的房间。夏侯言诚和依云紫也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夏侯仕仁又把费观叫到自己的书房,两个人都坐下,才笑著说:“老夥计,这段日子辛苦你了。”

    费观跟在夏侯仕仁身边三十几年,一年没见夏侯仕仁,确实有很多牵挂。只是这时见到夏侯仕仁,反倒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好,只叫了声:“老爷……”

    夏侯仕仁又说:“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叫我老爷,以後就叫我仁哥吧。我听老大说,你大儿子、二儿子在集团里上班做的都很好。只是你小儿子,人很聪明,就是不喜欢受束缚,现在大学毕业了,却不愿意去集团上班是吧。”

    费观叹了口气说:“是啊,每天游手好闲的,也不知道他想干嘛。”

    夏侯仕仁说:“每个孩子x格不一样,也不能都按一个标准要求他们。我看这样吧,就让他跟在你身边帮忙,以後有什麽事就让年轻人去做。你呢,就陪我喝茶、钓鱼、打牌。还有,你老婆不是很喜欢吃全聚德的烤鸭吗,你就每年多陪她去几次北京。”

    “仁哥……”费观感激的叫了一声,他一直都知道,他这辈子没有跟错人。

    依云紫回到自己的房间,就考虑著,今晚要不要去见夏侯言诚。其实他刚开始躲起来的时候,只是想躲那麽几天,夏侯言诚就会把他揪出去了。可是夏侯言诚一直没来找他,他就想主人不会是真的生自己的气了吧。他越想越怕,越怕就越不敢出去。就这麽一直纠结著,几个月就过去了。

    作家的话:

    谢谢大家的礼物,麽麽。

    ☆、114 和好如初

    依云紫正胡思乱想著,却听见他的门把手有转动的声音,他知道这个时候来找他的不会有别人。果然,门开了,进来的是夏侯言诚,还拿了多半瓶红酒。

    依云紫去拿了两个杯子,二人倒了酒,碰了下杯子,一饮而尽。两个人又连著喝了两杯,都微微的有点醉意了。夏侯言诚忽然抱起依云紫,大步的走进里间的卧室,把依云紫用力的扔在床上,便撕扯起依云紫的衣服。

    依云紫有些怕,但又不敢反抗,只好自己也动手解著衣服的扣子。夏侯言诚却嫌依云紫的手碍事似的,随手从依云紫的衣柜里拿了条领带,就把依云紫的双手绑在了身後。然後把依云紫按在床上,呈跪趴的姿势,将依云紫的运动裤连同内裤一把扯下。

    依云紫的脸本来因为羞耻而埋进床单里,但下体突然暴露在空气中让他觉得害怕。因为他不知道夏侯言诚会不会用润滑剂,便偏著头向夏侯言诚看了一眼。

    夏侯言诚禁欲了几个月,本来兴致很高。但是看到依云紫的表情後,他觉得做不下去了,因为依云紫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和惶恐。

    夏侯言诚将依云紫的裤子穿好,又解开他手上的领带,将他的衣服披上。说:“别怕。”

    依云紫没想到夏侯言诚会突然停下来,就想男人也许是想让自己主动伺候,就从床上下来,跪到地上,用嘴去解男人的裤子。

    夏侯言诚用手指顶住依云紫的脑门,把他拉起来,坐到自己的身边,看著他说:“干嘛一直躲著我?”

    依云紫低著头,小声说:“我怕,怕你怪我。”

    夏侯言诚奇怪:“我怪你什麽?”

    依云紫又说:“我害你受伤,还有,给了徐锦东机会逃跑,还……和徐佳慧生了孩子。”

    夏侯言诚一笑:“这麽说,你亏欠我的事还真是挺多的。”

    依云紫不知道夏侯言诚这样说是什麽意思,也只好点了点头。

    夏侯言诚抱住依云紫在他耳边轻轻说:“欠我的债,用r偿好了。”然後就深深的吻住了依云紫。

    依云紫也热情的回应著夏侯言诚。然後,很自然的,下一步当然是滚床单。

    第二天,依云紫难得的早起了一天,陪夏侯仕仁晨跑後,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餐,依云紫的话也特别多,一直和夏侯仕仁聊著夏侯仕仁在旅行时的见闻。夏侯言诺带著询问的眼神看了眼夏侯言诚,夏侯言诚只是一笑。

    吃过早餐,夏侯言诺和曹文希出去了,夏侯仕仁也去看老朋友,家里就只剩下夏侯言诚和依云紫。依云紫对夏侯言诚说:“主人,管威他还想跟你,可以吗?”

    夏侯言诚说:“好啊。”然後又笑著说:“不过小卓他可得给我送回来。那孩子挺可爱的,我还没疼够呢。”

    依云紫的表情瞬间就僵在了脸上。

    夏侯言诚看到依云紫的样子,忙说:“我开玩笑呢,不是这样就不高兴了吧?”

    依云紫脸一红,仔细想一下,夏侯言诚怎麽会和属下去争一个奴隶呢,自己刚才的脸色也真是变得太快了一点。

    快到中午的时候,管威带著小卓到了。管威和小卓跪在了夏侯言诚面前,管威端了杯茶,敬给夏侯言诚,说:“诚哥,管威对不起您,请惩处管威。但是,管威还想以後再跟著您,您……还能收留我麽?”

    夏侯言诚接过那茶,喝了一口,说:“起来吧,之前的事有点误会,也不能怪你。明天去联胜集团上班吧,我会让杜远给你安排的。”

    两人起来後,夏侯言诚又看了小卓一眼。

    小卓有些惊慌,叫道:“主……诚少。”

    夏侯言诚笑著说:“我听云紫说他认你当弟弟了,你以後也叫我诚哥好了。他还说你功课很好,这样吧,以後你读到硕士博士也好,出国留学也好,你的学费就由我替你云紫哥哥给好了。”

    管威心里感激不已,之後为联胜集团的掘起,也出了很大的力。

    三天後,夏侯家开了一个很大的party,所有夏侯集团和联胜集团经理级以上的员工,还有和夏侯家走的比较近的亲朋全都被邀出席。可就在这场盛大的party上,却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

    作家的话:

    接近尾声了。

    ☆、115 自作自受(完结)

    party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全场的灯光忽然全都黑了下来。然後有一个光柱打到了夏侯言诚的身上,夏侯言诚少见的有些腼腆的对著话筒说“今天,我想在各位亲友的见证下,对我喜欢的人求婚。”然後又略带尴尬的笑著说:“我发现这句话还真是不太好说出口,干脆我用英文说好了:‘紫儿,i love you will you arry ?’”

    这时灯光打到依云紫身上,依云紫却傻傻的愣在那里,没有一点反应。有人喊道:“诚哥,你要跪下才够诚意。”於是很多人起哄,让夏侯言诚跪著求婚。

    夏侯言诚笑著说:“好,那我跪。”走到依云紫面前,单膝跪在地上。说:“will you arry ?”

    依云紫的表情还是愣愣的,然後嘴角抽搐了两下,忽然转身快步的跑开了。

    众人也都愣在当场,一时间都觉得尴尬的不行。

    夏侯言诚站起来,很无辜的转头对夏侯言诺说:“是你说这样行的。”

    夏侯言诺也很无辜:“换做一般人早就感动的要命,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谁知道那小子怎麽回事啊?”

    夏侯仕仁哈哈一笑说:“小孩子家害羞,大家继续喝酒,我保证大家能喝到这杯喜酒。”

    灯光打开,众人继续喝酒,夏侯言诚来到依云紫的房间,敲了几下门,里面没人应答。夏侯言诚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觉得里面好像有些动静。於是干脆搬了把椅子,坐在门口。

    依云紫跑回房里去嚎啕大哭,刚才听到夏侯言诚向他求婚的时候,那一瞬间他觉得百感交集,竟有些不辨悲喜。就好像一个人用尽一生去追求的东西,在自己已经打算放弃的时候,却忽然得到了。那种感觉,确实不只是简单的高兴或欣喜。而只想痛快的大哭一场,为自己多年来的委屈和坚持。

    依云紫痛哭结束已是午夜,客人都早已散去。依云紫想去找夏侯言诚,告诉他自己愿意,自己一百分一千分的愿意。他拉开房门往外走,却正好跌到一个人的怀里。自然,那个人就是夏侯言诚。

    夏侯言诚先扶著依云紫站好,然後两人回到依云紫的房里。依云紫先开口,叫了声:“主人……”

    夏侯言诚笑著打断他:“以後不必叫我主人,直接叫我名字就好。”

    依云紫点点头,但觉得叫别的都叫不出口,只有省去了称呼,说:“你真的,和我结婚吗?”

    夏侯言诚点头:“是啊, 不是早就说好的吗?除非你不愿意。”

    依云紫低著头,用很小的声音说:“i do”

    夏侯言诚说:“你之前是不是一直很羡慕你二哥和文希的婚礼。这样好不好?咱们也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然後去度蜜月。”

    依云紫摇头:“不,我想快点单独和你在一起,只有咱们俩。所以,婚礼只要一个简单的仪式就好了。”

    夏侯言诚说:“好,只有咱们两个。”

    一个月後,瑞典的一个古老庄园里,夏侯言诚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望著远处的雪山,对身旁的依云紫说:“紫儿,在这个地方,我觉得去世界好像真的就只剩下咱们俩。”

    依云紫看著雪山,很兴奋的说:“主人,我们去雪山探险吧?“

    “现在?”夏侯言诚问。

    “是啊,就现在。”

    夏侯言诚笑笑:“好,就陪你疯一次。”

    两人穿戴好保暖的衣服,正要出门,却听见楼上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接著保姆抱著依依走下来,说:“大少爷,依依又不肯吃n呢。”

    夏侯言诚把依依抱过来,坐在沙发上很专业的一手抱著她一手用n瓶喂著她,嘴里还小声念叨著:“依依乖,多吃n,快长大……”

    看到自己的主人瞬间变成超级n爸,依云紫看向夏侯依依的完全就是看著情敌般的眼神。而夏侯依依用可爱的小脸看著依云紫时,依云紫却认为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夏侯言诚把依依喂饱了,让保姆把依依抱上去,对依云紫说:“紫儿,对不起。但是爸年纪大了,他一个人照顾依依我实在不放心。”

    依云紫无奈的说:“那以後不管到哪都要带著她了是不是?”

    夏侯言诚想了想说:“也不是,等以後她长大、嫁人,自然就有她自己的人生了,到时咱们想带著她,她还不愿意呢?”

    依云紫几乎跳起来,叫道:“要那麽久?”

    夏侯言诚拥住依云紫,在他耳边说:“也不会很久啊,咱们做点快乐的事,让时间过得快点好不好?”说著就抱起依云紫,向楼上的卧室走去。

    依云紫在被夏侯言诚吻得晕晕乎乎之前,最後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当初真的不该背叛夏侯言诚,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今天发生的就是自己的报应,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全文完。

    作家的话:

    言之依依终於完结了,因为我的懒惰,这文拖了很长时间。感谢所有一直追这文的亲,没有你们的支持,我可能不会坚持下来。第一篇v文的完结,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以後我会写更多的文给大家的。明天开始更《棋子》。谢谢大家,鞠躬。

章节目录

言之依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静海鱼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静海鱼波并收藏言之依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