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邪佞六少之浪荡狂徒 作者:肉书屋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他抑制住进入她体内的冲动,只是紧紧地拥住她,直到她逐渐沁出汗水,额上的灼人热度渐渐降下,才稍稍放开她。

    陷于沉睡中的于涵无意识地挪了挪身子,却不经意摩擦到他两腿间早已蓄势待发的热源。

    他未唤醒她,只是任由那暧昧的气息氤氲沉浮在两人间。

    “好热……”于涵半睡半醒地想推开他强而有力的身躯。

    他攫住她润白如玉的皓腕,“别动,是你自己说退烧得出汗,我正在卖力为你汗呀!”

    于涵缓缓睁开眼,对住的就是他那对夹带兴味的眼眸,其中隐藏的侵略光芒教她心慌,她不由自主地往后缩。

    “听话,你忘了不再排拒我了吗?”

    他的软语令她心跳如擂鼓,在发现两人赤l相贴时,她羞赧得全身都红了。

    “我……不太好吧,我……”

    “我会好好爱你。”他悍然打断她的话,眸光倏地变浓转沉。

    “我好渴,想喝水。”或许是紧张,她突然觉得好渴。

    他撇唇一笑,“想喝水?可以,你等会儿。”

    他并未松开对她的钳制,伸长手臂到床头柜为她倒了杯水,并将水杯拿到她眼前晃了晃。

    “来,让我喂你。”

    “不用了,我自己来,我头不疼了,已经好了许多。”

    于涵想要接过杯子,他却将它移到她构不著的地方,还故意板起脸孔。

    “你非得那么不听话吗?来,把嘴张开。”

    他随即将杯子就口一含,执起她的下颚,意图已非常明显。

    于涵瞠大眼,“不……唔……”

    他的唇熨上了她,并乘她张口拒绝之际,将水哺进她嘴里。

    “怎么样?还渴不渴?”他噙著邪笑问道。

    她慌得直摇头,好不容易才吞下那满是他男性味道的茶水。“不渴了……”

    “但我渴了,你得喂饱我。”他一手握住她发育良好的茹房,张嘴含住敏感的花x,猛力吸吮,感觉它在自己口中变硬、变凸。

    “我一直想告诉你,你身上有股浓郁的奶味,真是迷人。”他低嘎地说,另只手邪气地揉捏著另一方丰满。

    他要呼唤起她深埋在体内的女性本能。经过方才的缠绵,他明白这小女人只是未被唤醒,否则定然热情无比。

    “呃……”她不懂,他为何老爱这么对她,让她彷若在生死边缘徘徊,好难受……

    “喜欢我这么对你吗?”他手掌滑过她的臀,摩挲她两股间的幽径。他已决定这次定要得到她,而且是她心甘情愿。

    “我……不知道……”她只觉得全身火热,一股莫名的急切窒在胸口。

    “那这样呢?”他突然高举她的双腿,低头舔舐那满是热潮的s处。

    “夏侯……”天,他在干嘛?

    “别吵。我说过,我渴了……”他啜吮著她紧绷湿滑的女性地带,牢扣住她纤腰的手不让她退却半分。

    “噢,求求你……”她颤抖著声音裒求,彷若已被烈火焚身。

    他不理会她的恳求,更放肆地探出舌直接窜进甬道,继续那销魂蚀骨的撩拨手段,一再地旋转、拨弄。

    他的大拇指不断捻揉著那最敏感的一点,在她体内掀起一阵阵的狂涛巨浪,几乎将她淹没。

    “嗯……”她的心全乱了,不自觉地抬高臀,想要更多。

    “天,你好湿啊!味道更甜……”

    他出其不意地将她的腿掰得更开,见那粉瓣收缩抽搐个不停,再也按捺不住地将胯下的热铁缓缓注入她……

    于涵没想到他会这么做,身体一阵紧绷,忍不住嘶喊出声。

    “不要……”她双腿下意识地一夹,将他仅存的自制力完全毁灭。

    “你该死!”他失控地奋力往前一败涂地部埋进她体内,引起她更疯狂的呻吟。

    “夏侯……”

    他低头含住她叫嚷不断的小嘴,手指与她交握,缓缓加快速度。

    那定点的刺激令于涵产生更进一层的喜悦,发出阵阵荡入心骨的娇喘低吟。

    “将腿尽量张开,我可c得更深,你也会更愉悦……”他低声诱哄著。

    于涵照做,他两手托住她的臀,以一种最孟浪的角度狠狠戳刺著她柔蜜的处女地。

    于涵彷似被他带到爆破边际,体内沉闷的引线一日”被点燃,那如泉喷出的热情再也令她招架不住。

    随著他持续不休的深捣动作,她的理智也寸寸毁灭,最后化为一声声狂喜的叫喊。

    夏侯秦关迷蒙了眼,氤氲了神智,直到她得到了数次高c后,他终于忍不住地将那热源喷s在她已充血的窄x中……

    一直缠绵至晌午,又补了一眠,直到黄昏,夏侯秦关才答应送她下山。

    初尝禁果的于涵被他折腾了一整个上午,终究是体力不支,坐上车没多久,就又沉沉睡去。

    夏侯秦关斜睨她一眼,嘴角噙了抹畅快的笑,眼底尽是揶揄狂浪。

    她的确是可爱、好玩、而且单纯,和他以往所认识的女人十足不同。就不知她能让他维持几天的新鲜感。

    或许她不是他能碰的,一个把他的心、肝、肺看得太重的女人一向是他所敬谢不敏、避而远之的。

    但她就是有种独特的魅力,让他无法放手。

    山路的颠簸惊醒了于涵,她才睁开眼就对上他炽热的眼神。

    “这……这里是哪儿?”她有些心慌,只能胡乱问个问题,分散自己的心神。

    “就快下山了。你不再多睡一会儿?”他低首问道,淡淡的男性气息密裹住她脆弱的感官。

    “不用了,我好像一路猛睡,都快睡死了。”她被他瞧得浑身不对劲,羞涩不已地回道。

    夏侯秦关狎谑一笑,俊挺的脸庞带著三分邪气。“你累坏了。是我不好,竟忘了你是第一次,一头栽进去猛要了你好几回。还疼吗?”

    “我……”她闻言,小脸红得像煮熟虾子,不知如何回答。

    “还害躁?女人吸引男人求爱再正常不过,久了你便习惯。”夏侯秦关一手触碰她的脸颊,字字调笑。

    “久了?”她蓦地抬首看他。

    他习惯性地低低一笑,凑近她通红的俏睑,“你以为我只会要你这一回,嗯?”

    “你……”她怔住,不知怎么接话。

    夏侯秦关放声大笑,将方向盘往右一旋,车子随即转弯,不一会儿便下了山,来到紧临上海滩的玉讪角。

    “你笑什么?”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笑你在情与欲的国度里是个相当天真的小女人。”

    “天真?是幼稚吗?”

    “幼稚?呵,那可是你自个儿承认的,我可没这么说啊!”夏侯秦关揉了揉鼻翼,笑出了泪。

    他嘲弄的模样狠狠刮伤了于涵的心,她紧揪著裙摆,凝著声问:“你的意思是我很好骗?”

    突地,他在一栋高级华宅前停下车,棱角分明的俊脸对住她楚楚可怜的面容,“你以为我骗你吗?”

    “我不知道……”

    “先说好,既已答应的事,我可不容许你反悔。”他熄掉引擎,声音冷硬地命令:“下车吧!”

    “这裹不是我住的地方。”她看了看这陌生的环境,不禁迟疑。

    “我知道。”他下了车,在车旁等她。

    于涵不得已也跨下车,跟著他走到那楝华宅门前。他叩了下门,不一会儿,门房应声出来。

    “原来是副帮主,快请。”

    她撇头望他,扬眉问道:“副帮主?”

    夏侯秦关但笑不语,抓住她的小手直往里闯,最后在前厅的百~万小!说内找到正在钻研医书的方溯。

    “嗨,变色龙,该出来泡茶了。”夏侯秦关探头进去,对他微哂。

    方溯惊异地走出百~万小!说,“咦,你这风流成性的副帮主不去泡妞,反而跑来我这儿泡茶,真是难得。”

    “你说这种话得看看有没有外人在场吧?”夏侯秦关环臂笑说。

    方溯这才发现他身旁有个标致纤细的女孩儿,和以往他所交往的艳丽时髦女子迥然不同。

    “夏侯,你是名肴佳馐吃多了,想尝尝可口的清粥小菜吗?”他话中有话,眼神若有所指的瞟向于涵。

    “有何不可?”夏侯秦关倒是坦承不讳。

    “小心,她不是你可玩弄的类型。”方溯附耳提醒道。

    夏侯秦关耸耸肩,不置可否。

    方溯见他无意回答,也不追问,迳自向于涵问道:“小姐,你是?”

    “我叫于涵,是夏侯的……”

    她不知怎么说才恰当,夏侯秦关干脆替她说了,“我的女朋友。”

    方溯扬扬眉,笑著说:”你好,我是他的好兄弟,方溯。”

    他坐回沙发上拿出茶具,并吩咐佣人备开水烧茶,舀了匙上好金萱茶放进陶壶中。

    平日除了埋首在中、西各类医书外,他最大的兴趣就是泡上一壶好茶,坐在阳台欣赏上海滩的夕阳美景。

    “等等,我送来一位病人,麻烦你先帮她看看。”夏侯秦关将一直待在身侧的于涵推到他面前。

    “我没病……”她锁著眉抗议。

    “昨晚半夜还发著烧,又‘累’了一整天,还说没事。”夏侯秦关在方湖面前毫不避讳,但听在于涵耳里,可就令她又羞又窘了。

    “你怎么可以……”她紧张得连手都不知该摆哪儿。

    “狂徒,你别逗人家了。怎么,你说她发烧了?”方溯放下茶具,转向于涵道:“请你把手伸出来。”

    于涵看了眼夏侯秦关,在他示意下将小手伸出,方溯伸指搭在她的手腕上,研听脉象。

    “方溯,西式医疗不是快些?”夏侯秦关不解地问道。

    “西式医疗是快,但主要是用在高烧不退上,中药则较不伤身。”方溯解释著。

    提到高烧不退,夏侯秦关突然想起一件事,语气略带责备。“喂,方溯,你是不是诓我啊?我记得你上回曾说过发烧要散热,我脱了她衣服,怎么一点用都没,还愈来愈严重?”

    于涵立即抽回手,这下更是坐立难安了。

    方溯笑了笑,“你是把人家骗到哪儿去了?”

    “祈阳山。”

    “天,你难道不知道山上有多冷?那不叫散热,叫受风寒,难怪会更严重了!对了,你后来是怎么让她退烧的?”他好奇地问。

    “磨擦生热啊!”夏侯秦关挑了挑眉,笑得别有含意。

    于涵巴不得眼前能有个d让她钻进去。天,如果她是只鸵鸟该有多好?

    “哦?这倒是极佳的驱寒方式。不错,做得好。”

    方溯按钤传来药房的人,并开了几帖药叫他们下去准备。

    “待会儿你拿了药,请于小姐照三餐服用,注意保暖,应该很快便能痊愈。”他交代夏侯秦关。

    “谢了。”

    “另外还有件事。帮主找了你几天,你明天最好回帮看看。”方溯动手泡茶,为他俩各斟上一杯,顿时茶香满室。

    于涵的注意力又被“帮主”二字给吸引住。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成立帮派?她不止纳闷,更心痛自己对意中人一点也不了解。

    “有任务吗?”夏侯秦关无所谓地”问。

    “也不是,因为恶魔不在,你又跑得不见踪影,每每开会就只剩下四个人,无趣得紧。你身为副帮主,太久不出现未免说不过去吧!”方溯矜淡地一语带过。

    “他自己说的,要奖励我那次的出生入死,特别让我逍遥几天。”夏侯秦关一副抱怨的语气。

    “你也逍遥得离了谱。说,‘红庆酒楼’你多久没去了?”

    “嗯……”他想了想,突然欢声大叫:“我前晚才去过!我就是那晚认识小涵的。小涵,你替我说句话,那晚我有上酒楼是不?”

    于涵点点头。

    “小李说你那晚就只去晃了两圈,马上又不见影子,你还好意思说?”方溯摇摇头,斜睨了他一眼。

    “喂,你是吃了恶魔还是风流的口水?净对我开炮!”夏侯秦关皱了皱眉,不悦地道。

    于涵坐在一旁愈听愈不对劲。什么恶魔、风流,还得出生入死……一堆问号与疑虑卡在胸臆间,令人不吐不快。

    “我……”她踌躇了会儿,还是把话问出口,“我能不能知道你们口里说的帮派是什么?”

    “狂徒,你没告诉人家?”方溯瞥向夏侯秦关。

    “才认识两天,还没空谈论这些。”他无所谓地耸耸肩。

    这副随意应付的模样看在于涵眼中,她垂下脸,没再说话。

    方溯替他解释:“我们是上海‘风起云涌’的主要成员,有空可来我们帮里坐坐,我们都很欢迎。”

    于涵点点头,不再多说。她看了看壁钟,又看了看窗外已是星斗满天,开口道:“真的好晚了,打扰多时,我该回去了。”

    “让夏侯送你。”

    “不用,我可以一个人回去。”于涵只想静一静。她并不笨,不会看不出夏侯秦关对她的心意如何。

    “不行。太晚了,我送你。”夏侯秦关连声告辞的话也懒得和方溯说,便拉著她离开。

    上了车,他直驱九滩坡,半路上突然开口道:“明天别走路上学,太远了。我驾马车来接你。”

    “呃……不用了,虽然路程远了些,但我已经习惯了。”她可不要上学还这般招摇,毕竟他们什么都还不是。

    想起方雅芸苛刻的话语及宛怡的误解,她就一个头两个大,再也受不了任何人批判的言论。

    “你究竟在怕什么?既已接受了我,也不再对我产生恐惧,就不该对我存著提防之心。怎么,怕我吃了你?”他帅气地微哂,“事实上,我也已吃了你。若真要弃你于不顾,将你玩弄于股掌间,我大可现在就不甩你。”

    于涵转首凝视他的侧面,心中有说不出的矛盾与恐慌。他是依他所言,给予她恋人的关心与体贴,但为何她从里面找不到一丝属于“爱”的影子?

    以前常听说“一见钟情”,她总认为那是世上最荒诞不经的名词。

    如今亲身体验这种第一眼就在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的悸动,才明白“一见钟情”根本无法详诉心中的波动于万一。

    那是一种至死迷恋的执著,却又带著害怕受到伤害的颤惊。

    如果她能有那种盲目跟从而不计后果的勇气,该有多好?偏偏她知道……她知道自己经不起深坠情海后,才知那是地狱之火的苦痛。

    “我不仅要接你去上学,还会接你下课,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夏侯秦关所追求的对象。”他微微一笑。

    在那邪魅的笑容下,于涵感觉自己的心又是一动。

    既已接受他的追求,又何必再钻牛角尖?她强迫自己释然,回他一抹甜腻的笑容。

    来到于涵的住处,他不请自入。“这儿太偏远了,我另外帮你找个地方吧!或者……你来跟我一块儿住也成。”他对她眼,知道这么说必会遭来她漠大反弹。

    “才不要!”果然,她立刻红了脸蛋。“这里我已住习惯了,再说太好的屋子我也住不起,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我没要你出钱……”

    “能不能让我做个在你心中较不一样的女人。”她头一次打断他的话。

    认识他至今,也从旁人的耳语中得知,他一向对女人慷慨,但她不要成为那些虚荣女子的其中之一,即使会伤了他的大男人心理,更或许他会认为她在矫揉造作,但她不在乎。

    “随你!”他的口气有丝不悦。

    “晚安。”她轻喟了声,暗示著要他离开。

    “就这么急著赶我走?”他扫去心中烦郁,嘻皮笑脸地问。

    “你还想……”

    “别紧张,不过是想向你讨个晚安吻。”

    猝不及防下,他攫住她的唇,双手不安分地握住她弹性美妙的茹房,徐滑至她腰侧,在她腋下、颈窝、耳后,臀下等敏感处游移……

    于涵全身虚软地窝在他怀中,抗议的细胞总是被激情所吞噬,只能任由他摆布,挑起满腔烈焰?

    就在她欲火高涨时,他才猛地抽身道:“你外表冷如冰霜,实难想像原来内心热情如火。别再伪装了,行吗?”他调整了下呼吸频率,又狎谑地道:“我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你明天又得请假一天。记得,明早等我。”

    最后,他在她额际印上一吻,如一阵旋风似的离去。

    空虚感顿时填满于涵胸臆,她发现自己强筑起的冰墙已然融解、倾圯。

    第五章翌日一早,夏侯秦关依照约定准时来接她上课,且毫不避讳地在她下车前,于众目睽睽之下给她一个深吻。

    这一幕让不少围观者大开眼界,于涵则是吓白了脸。

    完了!这所女子大学首重学生c守,这件事若被传出,她肯定逃不掉被退学的命运。

    夏侯秦关看透了她的心思,点点她的额头说道:“放心,我不会让吕丰春动你的,否则他也别想继续在上海的学术界混下去。”

    她怔仲地看著他,他却以眼神示意她下车。待她下了车,他立即策马转向,离开她的视线。

    于涵不禁想像著,夏侯秦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风起云涌”她听说过,是号令上海商界的首脑组织,有关“红庆”的所有商社全是他们的。

    难怪他笃定校长不敢动她。于涵摇摇头,快步走进校园,顺便储备勇气面对今天即将来临的风风雨雨。

    他们两人的火辣热吻没逃过方雅芸的眼睛,她妒怅交加地赶到前一个路口等候夏侯秦关的马车,一见到他远远驶来,她立刻不怕死地冲了过去!

    夏侯秦关没料到会突然冒出一个女子来,所幸他驭马技术一流,马头猛地一转方向,避开撞上她的危险。

    “小姐,你这是干嘛?想自杀可别找上我。”他语气不耐地道。

    “我就是知道你不会撞上我。若没这点能耐,你也不会当上‘风起云涌’的副帮主。”方雅芸自信满满地道。

    夏侯秦关眯起眼睇凝著她。“你对我了解甚详?”

    “既然喜欢你,当然得了解你。你干脆放弃于涵选择我好了,她一副死相,在学校里好朋友也没几个,哪有我活泼、有趣。”方雅芸抬高下巴,对著坐在马车上的夏侯秦关说了一大串。

    “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要你?”他扬眉笑问,神情不羁。

    “于涵长得虽动人,但她太冷、太蠢,而我却是热情如火。”方雅芸自以为是地道。

    “哦?可见你一点儿也不了解她。”于涵在床上可是热情得让他受不了。不过这话他是不会对眼前这女子说的。

    “但我了解你就行了。不过,看样子你并不记得我。”她的口气有些呕。

    夏侯秦关扬眉,“我们见过吗?”

    “在你认识于涵的那晚,我就坐在她身边。”她皱著眉回答。

    夏侯秦关笑看她那张醋意横生的脸,彷若早已司空见惯。事实上,女人为他争风吃醋的戏码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他全都只当消遣看。

    对于这类自动送上门的女人,如果长相还不赖,他会记下,闲来无事就叫来玩玩。但前提是不得有任何牵绊,之后各走各的路。

    “很抱歉,我还真是给忘了。”他唇角一弯,直言不讳。

    “你……算了,反正现在你该记得我了。喏,这是我的地址和电话,我等你找我。”她将一张纸条塞进他手里,朝他娇媚的一笑,这才回身往学校的方向奔去。

    夏侯秦关忽然喊住她,语带狎亵地说:“你可知道我找一个女人时通常会做什么事?”

    方雅芸回首,“怎会不知?但我心甘情愿,而且有自信你会为我著迷。”

    “是吗?”他双目微眯,s出一道狭光,“我欣赏你。”

    她自得地一笑,对他妩媚地撩勾一眼后离去。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他的笑容倏然变冷,将手中纸条一揉,丢在一旁泥地里,挥鞭离去。

    于涵今天过得实在有够糟。

    首先是林宛怡问她怎么句上夏侯秦关,还取笑她深藏不露。她不懂,为何两人交往,一定是身分较卑微的那一方去勾引另一方呢?

    但她懒得解释。

    接下来又面对方雅芸鄙视的神情,冤枉她外表故作冷漠,其实是闷s有余。对于这种无聊的指控,她又能说什么?找对方吵一架吗?

    于涵摇摇头。她不会吵架,对于这些欲加之罪她向来以冷静回应,她相信久而久之他人对这话题失去了兴趣,自然就不了了之。

    这便是人心的通病……爱热闹、爱炒新闻、爱八卦。等他们发现自己的好奇心激不起回应时,自然会风平浪静。

    所以,她正等待著风平浪静的那天。

    最后一节是美术课,她草草画了几笔便交了画稿,因为她突然产生一种逃避的念头,不愿夏侯秦关再出现在校园里,引来蜚短流长。

    出了教室,她突然想到校园后面的鲤鱼池看看,图个安宁。

    可是才坐到亭中,就听到李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夏侯大哥不适合你,他的风流艳史罄竹难书,不是你能接受的。”

    “李威!你是怎么进来的?”女子大学向来门禁森严,男宾止步啊!

    “我们校长请我过来向吕校长拿一些资料。”

    “那你去拿了没?还有空跑来聊天。”

    “你别跟我顾左右而吉口他,今天的事我一进校就听说了。”他面色铁青,气她为何不听劝。

    夏侯秦关的魅力无人可挡,但他却不是单纯的于涵招惹得起的。

    招惹的结果,只会得到心碎!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说好吗?”于涵没想到逃来这儿,也会遇上困扰。

    为何她与夏侯秦关交往不仅得不到别人的祝福,还要遭受一次比一次更严厉的批判?

    “既然知道,就离开他。”李威说来激昂愤慨。

    “不……我不能。”她抖著声道。

    “不能?!为什么?难道你……”

    于涵没给他具体的回答,只是反问:“爱上一个人后,能说离就离、说放就放吗?李威,你太看得起我了。”

    “这……”

    “你和宛怡的感情稳定,该好好珍惜,别再来管我的事。”如果他真要说什么,她要的是祝福而不是泼冷水。

    李威急急辩解:“我说过,我和她……”

    于涵截断他的话,“我不知道你和她的问题。”

    下课钤声突然响起,她暗吃一惊。糟了!她怎么忘了时间?夏侯秦关如果出现,又会惹来闲言闲语,她得赶紧到街口拦他才成。

    “下课了,我得回去了。”

    “等等,我还有话要对你说。”李威一时情急,不顾礼节地伸手拉住她。

    “你别这样,要是被宛怡看见,我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她想抽回自己的手,李威却不依,仍使劲抓著她。

    最后他甚至将她往怀里带,想要强吻她一记狠拳猛然击中李威的下颚,他踉跄退了数步,最后栽进鲤鱼池里。

    “夏侯!”于涵这才看清楚出拳者。

    夏侯秦关闲适地坐在亭内石桌上,拍了拍掌,眼神紧盯著已成落水狗的李威。“我说怎么让我在门外等那么久,原来是有人在这儿与你纠缠不清。”

    李威爬上池岸,对著他说道:“放了她吧!”

    “凭什么?”夏侯秦关拧著眉,口气不善。“我一直当你是小弟,别破坏这份友谊。”

    “你不适合她。”李威直话直说。

    “那谁适合她?你?”他冷笑。

    “至少我对感情专一。夏侯大哥,我一向尊敬你,希望你能适可而止。”

    “你专情?那你那位小情人又怎么说?别告诉我全是人家一相情愿啊!一个铜板敲不响,你该懂我的意思吧?”夏侯秦关嘴角凝著一抹古怪笑意,俊脸添上三分嘲谑。

    李威讪讪地垂首,只能任由自己心仪的女子被他带走。

    “说,为什么躲起来,让我找不到你?”离开李威的视线后,夏侯秦关语气矜冷,定住她的黑眸沉似一潭深水。

    “你去班上找我了?”她惊愕地抬眼。

    “没错,收到许多花痴爱慕的眼光。”他双眉凝敛,带著抹浅愠。

    “是不是也听见许多人说我的坏话,什么处心积虑、癞虾蟆想吃天鹅r、麻雀变凤凰……”她心中一揪,忍不住轻泣。

    “跟我在一起当真给你那么大的压力?”夏侯秦关将她揽入怀中,纠拧眉峰。

    她摇摇头,“我只在乎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是,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儿,我也很珍惜,否则何苦追你追得那么累,只要等别人自动找上门就行了。”他的深瞳带著邪魅,慵懒的语调隐藏著笑意。

    “夏侯……”

    “叫我秦关。夏侯是给别人喊的,我要给你一种不同的感觉。”他的眸光忽而深浓,嘴畔的微笑透著温柔,如一道暖阳照拂她的心,所有的志忑不安全被抚平了。

    “秦关。”她娇柔的喊了声。

    “嗯。走,我带你去‘红庆酒楼’吃晚餐。”他当下作了决定。

    “不,我去你那儿,煮点小菜一起品尝好不好?那种人多的地方我不太习惯。”她突然提议道。

    他的眼睛陡地一亮,挑起她的下颚轻轻说道:“你很聪明,开始打算以女主人自居了。知不知进入我的地方,通常得做些什么事?”

    “什么事?洗衣、整理家务吗?”她傻气地反问。

    “你当真很天真。”他拧了拧她的鼻尖,“好,走。不过得先去买菜,我那儿除了酒外什么都没有。”

    夏侯秦关拉住她的手往校园外走,于涵也已看淡了一切,不再介意周遭的异样眼光。

    只要秦关在乎她就成了!

    他们先去购物,然后回到夏侯府。一栋气派豪华的大宅矗立在于涵眼前,简直可以用富丽堂皇来形容。这样的家世,难怪能造就出他这样自信满满、睥睨一切的个性。

    自卑感在心间泛滥,她嗫嚅道:“我不知府上竟是这般堂皇,我……我不该来的。”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住的是狗窝猫舍,你才肯来?别罗唆,进去。”

    夏侯秦关硬把她拉了进去,才进大厅便有下人前来问候。

    “五少爷,您回来了。”

    “嗯。传话给屋里的所有人,今晚放他们假,只要别待在这儿,去哪儿都成。”言下之意,他只要与她独处。

    “是。”

    那人退下后,于涵埋怨地说:“你这是何必?难道要把你父母兄弟全赶出去?”

    “放心,这屋子只有我一个主子,我老爸老妈和几位兄长歇了酒坊生意后,都去南方定居了。”他惬意地坐进沙发椅中,笑看她一脸嗔怒的模样。

    “就你一个?!”于涵脸转绯红,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危险”处境。她立刻拿出袋中的食物,避开他让人脸红心跳的注目礼,“厨房在哪儿?”

    他微撇唇角,眼神往右一瞟。

    于涵立刻拿著东西往厨房冲。她气自己怎么这么大胆,竟敢独闯他的地盘,现在她才意会到他所说的那句“知不知道进入我的地方通常得做什么事”的涵意了。

    天,她实在有够笨的了!竟然挖了个陷阱,让自己往里面跳……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故意的?

    “喂,你再这么心不在焉的,我们家可能会闹水灾哟!”他的声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她吓得低头一看,原来洗菜水已注满整个水槽,就快溢出来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她猛地回身道歉,唇瓣却不经意划过他的,令她体内过一阵急躁。

    夏侯秦关猿臂一伸,将她锁在水槽与他之间,姿态十分暧昧;她微颤的唇彷似那娇艳欲滴的瓣蕊,令他忍不住想一掬芬芳。

    “你真的很容易紧张,又不是第一次亲热了,何必吓得脸都白了?”他以额抵额,再次用迫人的目光俯视她。

    “你不饿吗?我得煮饭了……”她说得结结巴巴,心里恨不得将他脸上那可恶的笑容撕掉。

    “我是饿了。”他笑得别具深意。

    “那你让开,我动作很快的。”她瞪著他,奋力想将他推开。

    “我想先吃样饭前甜点。”他定如磐石,不为所动,还露山山更放肆的笑脸,毫不将她的瞪视放在眼中。

    “你……”于涵觉得自己像是一头栽进蛛网的小昆虫,无法遁逃。

    “别说话,让我先尝你一口。”他语气柔蜜,微低头,便轻松驾驭了她柔滑的唇。

    他的唇舌霸气地顶开她的,强行进入翻搅她口中的香郁;她忘情地口吻他,发出心醉神迷的喟叹。

    他解开她的旗袍领,采手以指尖弹弄她的r尖,轻咬著她敏感的耳垂。

    “告诉我,你要什么?”他以唇摩挲著她的耳朵,呵气挑逗,“喜欢什么?”

    “爱我……”她情不自禁地逸出一句连自己都意外的话。

    但后悔己来不及了!

    他迅速褪下她的旗袍,两指夹住她早已挺立的茹头,用力拉扯调戏著。“爱你这里吗?”

    “呃……”她只……点头,身子不安分地挪动起来。

    他另一手覆在她两腿之间,中指撩勾著她的情欲,“还是这儿?”

    于涵深吸一口气,试图舒缓体内亢奋的感觉,却徒劳无功。她相信就算魔鬼也经不起这样的挑逗啊!

    突地,他将她整个人抱起,放在宽大的餐桌上,掷出邪恶的字句。“来,让我尝你。”

    “不可以……”

    夏侯秦关不理会那微弱的抗议,迳自卸下她的亵衣,欣赏她雪白的玉r。他眯起眼,眼瞳黯似黝沉夜色,“你真是美极了!”

    他俯首吸住她俏挺的茹头,感觉它似花般在他口中绽放。

    “秦关……”她全身发软,那一夜的销魂再度冲击著她的感官。

    他抬高她的臀,用力抽掉她的底裤,将她两腿分开,让女性的隐密以最完美的角度对住他。

    “别这样,太疯狂了……”她试图收拢双腿,急促收缩的办叶已泌出兴奋的润y。

    “别害躁,让我爱你。”他凝视著她混合了惊惶与渴望的水雾大眼,诱哄道。

    “可……”

    “难道你忘了我们曾有的美好,不想再试上一试,回味一下?”

    他只手握住她右侧的茹房,笑看她双颊晕散的红云,以及白嫩身子上浅浅的红色。

    他让她双手撑在身后桌面上,突显出丰盈的双峰,然后退后一步,双手环胸地欣赏她令人陶醉饥才的美色。

    “瞧你全身都红透了。”他狎语,露出玩味的表情。

    “我……”

    她想收身坐直,才一动便被他喝止,“别动!我要好好欣赏你,除了我可不准让别的男人这么看你,懂吗?”

    “不会。”她被他瞧得全身虚脱无力。

    “李威那小子对你别有用心,你得注意。”

    夏侯秦关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醋意,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他与女人欢爱的原则一向只在于顺眼与否,不会要求她们为他守身,但此刻,他却不经意说出了这句令人玩味的话。

    “嗯……”她再次点头。

    下”秒,他忽然办开她双腿,降低身躯以口撷取她甜沁的滋味,细细品尝那湿润的蜜汁。

    他滑溜的舌刁钻地四处移动,碾遍那顶上的核心,吮得恣意又悍猛,激切且不留情;他火热的挑逗她,每一个吐纳都彷似熊熊火焰,疯狂地撩动她的热情,好像她天生便要为他而生,为他而癫狂!

    于涵瞪大眼,她无法呼吸,只觉得浑身被一股热流窜遍,战憟不休。当他狡猾的舌尖探进她yx中,在那甬道中翻云覆雨时,她只觉得弥天盖地的激情烈焰倏然焚烧整个身子,下腹的灼热折磨著她,她终于忍不住发出娇吟。

    “秦关……”

    “再叫我一声……”他嗓音粗嘎低哑,低头以唇再一次攻陷她的柔蜜禁地,湿热的唇舌吻遍她最隐私的地带,大手亦不停膜拜著她身上每一寸动人的曲线。

    “秦关……”

    她急促地喘息,痛苦地弓起身,桌巾已被她抓得全皱在一块儿。

    这感觉她太熟悉了!

    记得那日在木屋,他所给她的就是这种欢愉,而且更甚……

    “天,秦关……”她好丢脸,居然渴望他更深的热情,更纠葛的索取,她疯狂地要他、想他。

    她的反应刺激了夏侯秦关,更加鼓舞他的行动。

    于涵微启的红唇、半开的星眸、迷蒙如醉的表情,双腿间湿热的温y,都是一种最好的邀请,他猛地高举她的双腿环住自自己的腰,同时解下裤带倏地挺身骋进花心他紧抓住她的大腿,一遍遍地冲刺,每一回都占有的更深,一直冲撞她最敏感的顶点。

    “啊……”她紧扣著他的背部,在他后背嵌下深深的指印。

    檀木餐桌因夏侯秦关勇猛地捣进而发出吱呀声,配合著于涵阵阵荡肆狂浪的呻吟,形成一种充满r欲的氛围。

    突然间,她被自己的吟叹声给吓住,紧咬著唇,不敢再逸出那种y荡的声音。

    “张开嘴。”他低声诱哄著,不舍她的下唇已泛出血丝与齿痕。

    于涵摇头,满身香汗淋漓。

    “好,我看你逞能到几时。”他霍地覆上她的唇,饥渴地吸吮她的甜美,霎时间,如火蔓延燎烧的滋味让她无助地呜咽。

    而他的手更是不得闲地挤捏捻弄著她饱满尖挺的胸部,每一个轻柔的爱抚都加深她体内的狂热。

    他静止在她体内,空出一手来到那幽谷顶口的丝滑带,抚揉那湿透的层层瓣片,令她如火焚身。

    “求你……噢……”

    她才张嘴求饶,他立即将舌伸入她喉咙深处,搅碎了她所有的坚持。

    “把腿再张开一点。”他在她嘴里下命令。

    于涵因需索而略移动身子,发觉他探得更深。

    “乖,听话。再张开一点。”他加速手指的动作,在她体内点起一串串兴奋的火苗。

    就在她已臻高c,腿间泌出湿滑的暖流,他猛地加快速度,强硬地掠夺她的一切。

    他用力的冲刺,让自己积于小腹的火焰也为之高窜。

    她的娇躯一阵阵战憟,最后终究只不过情欲高涨的诱惑,呐喊出亢奋的声音……

    夏侯秦关一声低吼,也释放了自己狂野不休的热情。

    他赤红了眼,看著她那喘息连连的羞怯样,心底竟又泛起一阵s动。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女人令他意犹未尽,一再地想要她,怎么也无法满足。

    若非怕自己保陷于对她身体的眷恋,他定会不顾一切地将她架回房里狠狠再要她几回。

    “把衣服穿好,我带你出去吃吧!”她已累坏了,他怎能再让她下厨?

    “东……东西都买了,我弄就好,很快的。”她迅速坐起,边喘息边在餐桌上狼狈地穿衣。

    “我不想让你太累。”

    “没关系。你出去客厅等著,好了我就叫你。”她双颊绯红如醉,低头直盯著那块已被她捏得皱成一团的桌巾。

    “该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副模样有多迷人?我恨不得又……”

    他话还未说完,于涵已忙不迭地跳下餐桌,快步走到锅灶前找事情忙碌。

    “你真的与众不同,无论有多‘熟’了,永远都保持著处子羞涩带窘的模样。”他突然由她身后抱紧她,细吮著她后颈敏感处。

    于涵打了个哆嗦,抖著声音说:“你快出去,否则就会没饭吃了……”

    “我吃你就饱了。”

    他狎戏的言词令她倒抽口气,没办法之下,她只好拿起锅

章节目录

上海滩邪佞六少之浪荡狂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肉书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书屋并收藏上海滩邪佞六少之浪荡狂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