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树花开的春天 作者:肉书屋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有一些人说起晨钢与黄广益的关系,但很快那些人就发现了新的八卦,渐渐的,大家也都接受了南桂机械厂的黄厂长的爱人是中宁市政府办公室二秘的副科长这个事实。

    晨夕结婚以后一次也没看到过晨钢与黄广芬。倒是晨旻经常来家里小住,晨旻总是亲热地叫姐姐和舅舅。在他的世界里,姐姐能嫁给舅舅是他最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舅舅与姐姐都是他除了爸爸妈妈以外最喜欢的人。

    晨夕刚走到汽车旁,就看到汽车被人从里面打开了。晨夕嫣然一笑,她喜出望外的看着自己依然英俊无比的丈夫:“阿广?”

    黄广益赶紧把妻子带到汽车里紧紧拥抱住了:“老婆,我想你了……”

    晨夕闭着眼睛感受着丈夫身上自己熟悉的味道:“阿广,我也想你……我在南里市陪着爸妈呆了两天,住了三个晚上。”

    黄广益轻轻咬了一下晨夕的鼻子:“我知道。你个小赤佬,知道我不放心还不让爸妈告诉讼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晨夕不好意思地笑了:“天凉了,今年的冬天又特别的冷,我带爸妈去买大衣。”

    黄广益的电话响了,原来是赵有迪叫两人赶紧回来吃饭。

    晨夕都有些吃醋了。她嘟着嘴看着黄广益:“妈妈怎么打电话给你都不打给我的?”

    黄广益哈哈大笑。

    看着女儿、女婿进来,赵有迪高兴地说:“你们俩进来,外公外婆看那些龙虾都看了好几遍了。”

    晨夕一直是牵着黄广益的手,听到妈妈的话她赶紧松开丈夫的手跑进厨房。外公外婆最喜欢吃龙虾的日式火锅,黄广益经常把两位老人接出来到家里小住几天。后教外公外婆喜欢上了晨夕的别墅,因为这里有一个很好的门球场,两位老人经常住在这里,跟这里的老人早已经打成一片了。对这个孙女婿,外公外婆都特别满意。

    赵有迪对黄广益就更加的满意,她经常说晨夕做的最正确的事就是嫁给黄广益。

    黄广益知道什么是妻子的心结,他从不让那些主动靠上来的女人有一丝可乘之机。他总是严厉地拒绝那些女人的暧昧。虽然身处这个位置,那些女人也总是前仆后继的,可是黄广益从来就没有一丝的绯闻,只要有那些电话,他总是黑着脸把电话丢给妻子,或者转移到妻子的电话上。

    黄广益在某个场合跟自己几个哥们曾经说过:“我黄广益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跟我老婆结婚。原来以为我等不到她了,现在我终于成功地把她娶回家供着,我怎么会傻到要背叛我的婚姻!?我老婆你们都是见过的,说句实话,在我心里,外面的那些女人能比过她的还真没几个。你说我有必要还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吗?我这不是找抽吗?”

    晨夕对自己的婚姻生活很满足,晚上她躺在黄广益的怀里,两人刚才进行完两次盘肠大赛,她累瘫在丈夫的怀里……

    “老公……”晨夕腻腻的声音传来。

    黄广益心满意足的闭着眼睛抚摸妻子那细腻的雪背,他的声音带着性感的慵懒:“干嘛……”

    “老公,我怎么还没有宝宝的?我也不敢问妈妈……”

    黄广益拥紧怀里的可人儿,下巴抵在晨夕的头顶轻笑:“老婆,你这是瞎c心,医生都说你没问题了。该来的时候会有的,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再说我不想那么快要孩子。”

    晨夕吃惊地看着丈夫:“为什么?帅哥,需要我提醒你吗?你已经不年轻了。”

    黄广益轻笑:“孩子会分去你的注意力的,我不愿意。”

    晨夕:……

    当然不是这样,黄广益怎么能不想要孩子呢?他不想给晨夕压力。他拍拍妻子的p股:“想要孩子那还不简单,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把晨夕抱上自己的身上,滑进妻子的身体……

    沙哑着声音无比性感:“老婆,你在上面……”

    晨夕感受着这突然被充实的感觉,她满足地低吟:“老公……涨……”

    黄广益恶作剧地往上动了一动:“那这样呢?”

    晨夕低吼:“嗯……太大了……我不行了……”

    黄广益立刻把晨夕翻下身来,不管不顾地用力耸动着:“老婆,可是我还没有开始!”

    很久以后,晨夕在丈夫的怀里沉沉睡去……

    圣诞节到了,因为平安夜是星期五,朗逸邀请这对r麻的夫妻到上海去看方圆。

    130

    四人在和平饭店过平安夜,有晨夕最喜欢的香槟,她的酒有点高了。她摇摇晃晃地从洗手间里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夕……”

    晨夕抬头一看,原来是唐腾。刹那间晨夕的酒就醒了……

    唐腾微笑着:“夕,你过得好吗?”

    晨夕看着唐腾,此时的她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她喃喃地说:“唐腾……我结婚了……”

    唐腾点点头:“我知道,是黄先生告诉我的。”

    晨夕吃惊:“阿广?!”

    唐腾苦笑:“是,他说我应该知道你现在过得很好……”

    晨夕低下头:“唐腾……对不起……”

    唐腾摇摇头:“夕,明明是我对不起你。”

    晨夕的眼泪流了下来:“唐腾,是我不好……我把你的生活弄得一团糟就这样走了……”

    唐腾看着面前这个他依然爱着的女孩,他现在依然深爱着的女孩……他的心里是那么的痛……他曾经以为这个女孩一定是他唐腾的妻子,可是现在却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唐腾看着晨夕的眼泪一直盈满着整个眼眶,他叹了一口气:“夕,好好生活。不要把我忘了……”

    晨夕咬着牙,不让眼泪流出眼眶:“唐腾,你也要幸福!”

    晨夕凝视着唐腾的背影,失恋这事其实就像感冒,你再难受别人也体会不了,可是,感冒不会死人的,总是会好的,有一天,你就会发现感冒症状不声不响的就消失了,整个人会变得好轻松。失恋也是,或许忽然有一天,你会在跟别人看旧照片的时候,忽然想起还有那么一个曾经让你伤心欲绝的人,那个时候就说明,你已经忘了他很久了……可是现在,她还是做不到把唐腾忘了……

    唐腾咬咬牙,狠心地转身就走了。他没有说再见,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再见能不能再见……

    黄广益走过来,他轻轻地把妻子揽在怀里:“老婆……我爱你……”

    晨夕把头靠在黄广益的身上,当她闻着丈夫身上那独有的特殊味道时,她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摸着丈夫俊秀的脸庞:“老公,我也爱你……是真的……”

    黄广益吻了吻妻子:“我知道……刚才就看到他了,是我告诉他你在洗手间的……”

    朗逸对两人说道:“你们两还可以r麻一点。”

    方圆咯咯地笑着:“逸哥,你要学习,你看广哥对晨夕多好。我都羡慕极了,你从来不这样对我。”

    上海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四人刚在酒吧坐下,就狗血地看到孔奈尔和葛晴,六人同时面面相觑,这世界也未免太小了吧。

    还是晨夕反应快,她笑着说:“孔小姐、葛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方圆别过脸:“哼!”她直接开仗:“真讨厌,这地方怎么苍蝇、蚊子这么多!真是有够瞧的。”

    晨夕赶紧说:“方圆,我想到伊势丹去看看,我在书上看中一条范思哲的裙子,你去帮我看看。”

    朗逸感激地看了一眼晨夕,黄广益好笑不已。

    孔奈尔注视着四人离去的背影:“葛晴,比起方圆,晨夕算是善良的。至少她没有赶尽杀绝,也没有让我们难堪。”

    葛晴苦笑:“没想到他们俩这么顺利就结了婚……我已经认命。”

    黄广益的电话响了,他皱起眉头接起:“你好,我是黄广益。”

    一个怯生生地声音清晰地从黄广益的电话里传了出来:“黄、黄厂长,平安夜快乐……”

    黄广益不耐烦地打断,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尹副局长,也祝你平安夜快乐!你这时候给我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呀?”

    晨夕笑了起来,他拿过妻子的手放在嘴边轻咬。

    孟丽娜鼓起勇气说道:“黄厂长,你在哪?”

    黄广益终于失去了耐心,他再也没有刚才的好声气,再也没有因为孟丽娜是税务局的副局长而给她几分薄面。他冷声冷气地说:“孟副局长,现在我正陪着我老婆逛街,你到底有什么事?”

    孟丽娜毕竟是混官场的,她定了定心神说道:“黄厂长,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孟丽娜是从北京税务局下派到地方的副局长,一位漂亮的只有二十五岁的副处级干部,她正好分管工厂税收这一块。

    黄广益不耐烦地回答:“孟副局长,我从来不跟女同志有公事以外的牵扯,这一点希望你谅解。如果你没有公事,那我就挂电话了。”

    黄广益生气地挂断电话。

    朗逸对晨夕说:“晨夕,你老公到哪都个祸害。”

    晨夕嘟着小嘴:“逸哥,你别挑拨我们夫妻关系,我对阿广比对我自己还要放心。”

    黄广益立刻表演深情:“老婆,谢谢你的信任。”

    方圆扶住朗逸,咽了咽,说道:“逸哥,扶着我点,我想吐……”

    朗逸立刻抱着方圆说道:“圆圆,我们俩互相抱着吧,因为我也想吐。”

    四人同时哈哈大笑。

    黄广益把朗逸拉到一旁,晨夕与方圆自觉去选自己的衣服,男人们的世界女人要知道该怎样离开……

    朗逸笑道:“孟丽娜这个女人还真盯上你了?”

    黄广益恶狠狠地说:“妈的,这女人还真以为自己有多行?以为帮了我几个小忙老是在我身边转悠,真他妈烦!”

    “人家可是你们中宁市唯一的一个二十五岁的副处级干部,又是从北京来的,你还是要小心,人家随时能给你小鞋穿。”

    “妈的,都是曹加洛这小子p股没擦干净。技改中进口的那套德国设备报税手续不够完善,后来我就找了平定南(中宁市国税局局长)。他就让孟丽娜这女人来处理,没想到这女人就盯上我了,事情处理完了,她还是没完没了的。妈的,他们家从来就没有镜子吗?”

    朗逸一点也不同情黄广益,他拍拍兄弟的肩膀:“阿广,看来这女人还真不是什么善茬。”

    黄广益不屑一顾:“我到要瞧瞧她有多能耐?!”

    元旦过后,晨夕又开始忙了。年底的工作很多,往往一到办公室就已经有下面的单位来办事情,再也没有机会喝上一口水。

    131

    孟丽娜今天到市政府开会。她特意想去看看黄广益的妻子。她看到晨夕的办公室,办公室人来人往的,天气十分的寒冷,寒风阵阵。虽然屋里开着空调,可是依然抵挡不住外面的严寒。

    一个年轻的漂亮女人却穿着一条黄格子的连身短裙配着一双白色的高筒靴,妆容精致、细腻,一对长长的眼睫毛特别的突出。

    晨夕看到门口来了一位领导模样打扮的年轻女人,她赶紧上前,笑问:“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孟丽娜看着走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穿的是一条正版巴宝莉的经典格子图案短裙,而她的白色靴子正是菲格拉慕今年冬季刚推出的新款。她下意识地瞅了一眼一件挂在椅背上的大衣,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件薄薄黑色的貂绒大衣。孟丽娜即刻愣在了那里。中宁市这个地方居然还能有人知道这些,还把自己打扮成如此的模样。

    晨夕看到这个女人呆掉的模样,不知道这个女人发生了何事,她又再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孟丽娜这才反应过来。她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税务局的孟丽娜……”

    晨夕赶紧笑道:“原来是孟副局长。孟副局长你好,我是二秘的晨夕,会议在三楼。”

    孟丽娜失态地叫道:“你就是晨夕?!”

    晨夕愣住了:“你找我吗?孟局长?”

    孟丽娜看了一眼晨夕,淡淡地说:“顾副市长在吗?”

    晨夕也瞅了一眼孟丽娜回答:“顾副市长交代过,这段时间如果没有预约的一律不见。”

    孟丽娜的脸色变了几变,她想能搞定黄广益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可她没想到晨夕如此厉害,只一句话,就让自己落了下风。

    晨夕不再理会她,自顾办理公事。

    孟丽娜终究只是个年轻女人,她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她看着晨夕:“我觉得你根本不配他!”

    一个严厉的声音传来:“孟副局长,你确定你不是来开会的而是来搞笑的?”

    晨夕‘噗哧’笑出声来:“黄厂长,你上去吧,顾副市长在等你,你迟到了两分钟。”

    孟丽娜看着黄广益与晨夕,两人珠联壁合,一对壁人。最重要的是,黄广益只瞟了她一眼以后,就再也没再看她第二眼。黄广益的眼神告诉她,她孟丽娜没有晨夕年轻,也没她漂亮。她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黄广益根本不理会孟丽娜径直上了楼。

    孟丽娜开完会正从会议室出来,没想到黄广益也正好从顾和平的办公室出来。黄广益看到平定南,遂打了一个招呼,再瞅了一眼孟丽娜,淡淡地点点头。平定南笑着说:“黄厂长,相请不如偶遇。今天聚聚?”

    黄广益笑道:“行呀,没问题。你说哪?”

    平定南左右看了看:“你老婆呢?一起吧。”而后吩咐孟丽娜:“小孟,打电话到凤凰山庄订一个包厢,我们这就过去。”

    孟丽娜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点点头。

    孟丽娜原以为这餐饭会很难下咽,可是没想到黄广益是一个人来的。孟丽娜松了一口气,今天早上实在是太丢脸了……她不想面对晨夕那不屑一顾的胜利。

    平定南看到只黄广益一个人走了进来,遂问道:“阿广,你老婆呢?”

    黄广益笑道:“今天是她和她们市委办几个同事聚会的日子,他们也在这里。”

    平定南有些失望:“晨夕挺有意思的,跟她一起吃饭特别开心。”

    倪翼栋与晨夕过来给平定南敬酒,快过年了,机关的人都动了起来。

    晨夕对黄广益的信任让孟丽娜如坐针毡,人家夫妻俩好得很。两人从来不在众人的面前表演亲热,可是两人之间的那种深深的默契与浓浓的爱意是每个人都能感觉到的。偶尔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让对方心领神会。

    平定南感慨道:“阿广,原来我以为夫妻就是凑合过日子。看到你们俩我才明白,相爱结婚的也不是没有。”

    黄广益笑道:“那当然,我老婆可是我费了全身力气才追到的。不好好过日子天理难容!”

    孟丽娜的脸瞬间煞白。

    晨夕以茶代酒敬平定南:“平局长,原谅我今天以茶代酒。”

    平定南瞪圆那双不是很大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你平时喝酒比阿广干脆多了,今天这是怎么了?”

    晨夕笑答:“封山育林!”

    平定南‘噗’地把酒给喷了出来,晨夕大方、幽默、不矫情,能开得起玩笑,进退有度,在酒桌上晨夕是最能调动气氛的。大家都很喜欢她,平定南是因为晨夕才跟黄广益熟悉起来并慢慢建立起了友谊。

    黄广益摇摇头,他有点不好意思,他看着晨夕,他的小妻子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平定南邪笑道:“我说晨夕,可是光你一个人封山育林不行吧?”

    大家都笑了起来,黄广益丢了一根筷子在平定南的身上:“阿南,喝你的酒吧?你管天管地还能管人家夫妻俩的这点事?容我提醒你,你是税务局长,不是妇联主任。”

    晨夕嬉笑道:“嘻嘻,平局长,‘保护环境,从我做起’这句话是彼时的流行官方语,完整地话是,保护环境,从我身边做起。”

    晨夕的话让大家都乐翻了天。

    在停车场,没想到晨夕的汽车正好与孟丽娜的停在一起。孟丽娜的酒有点高了,平定南的汽车已经驶出了停车场,他是孟丽娜的领导,下属的醉酒不是他要考虑的范围。

    晨夕想了想,还是走了过去,女领导都挺不容易的,特别是孟丽娜这样年轻的处级干部,人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

    “孟副局长,你还行吗?要不叫阿广送你吧?”

    孟丽娜无法置信晨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猛地抬起头看着晨夕,以为晨夕是炫耀来的。

    可是看到晨夕关心的表情又不像是假装的,遂沉默。

    晨夕对黄广益说:“阿广,你去帮她开车吧,我跟在后面。”

    132

    黄广益点点头,这就是他的老婆,他的晨夕,这样的女人让他黄广益怎么能不爱?怎么能轻言放弃?

    黄广益接过孟丽娜的钥匙说:“孟副局长,你坐后座吧,舒服一些。”

    孟丽娜唯有苦笑,黄广益真是不会给任何靠近他的女人一丝机会,他永远都是直来直去的,无论晨夕在不在场都是同样的状况。

    晨夕跟在孟丽娜的汽车后面,她才不担心丈夫,对于黄广益这个男人她现在是了解的。黄广益这个人是会把个人生活安排得很好的那种人,他才不会犯傻,为了一时的新奇出轨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的这样的傻事他黄广益才不会干。

    在车上,黄广益对前段时间孟丽娜副局长的帮助表示了感谢。下车时,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购物卡放在孟丽娜的仪表盘上:“孟副局长,你帮了我黄广益大忙,这个情我黄广益是领的,久了你就会知道我黄广益从来不是一个过河拆桥的男人。我认你孟丽娜这个朋友,可是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提了,你也看到了,在可预见的将来,我和我老婆也不可能分开,她很肯定我会安心守着她过完我们俩的这一辈子;我也很肯定她会安心守着我过完我们俩的这一辈子。”

    孟丽娜低着头,她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我知道……晨夕……很好……”

    黄广益叹了一口气,从车里下来:“孟副局长,我老婆是真心让我送你的,她担心你一个女人喝了酒晚上开车不安全,她绝没有向你炫耀的意思。”

    孟丽娜点点头:“我知道……我死心了……”

    黄广益点点头:“孟副局长,你好好休息。”

    黄广益头也不回的走到车边,晨夕很少开他的雷克萨斯,所以她觉得这辆车的车头实在是太长了。她赶紧跟黄广益换了一个位置,笑问道:“孟丽娜没事吧?”

    “没事,装疯卖傻。”

    晨夕使劲地拧着黄广益的俊脸:“你就是个妖孽,人家一个从北京来的堂堂税务局的副局长被你弄得五迷三道的,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黄广益拿着晨夕的手,咧着嘴说道:“老婆、老婆,快松手,我们说好的,不带毁容的……哎哟哟……老婆……疼……”

    “忍着!”晨夕撅着嘴说道。

    两人一路玩笑着回了家,外公外婆都已经睡了。现在两位老人住在别墅的时间比县城里呆的时间要长很多,两位老人喜欢在这里打门球,现在基本上算是跟孙女孙女婿生活了。丈夫为了讨外公外婆的欢心,不但从县城里请了一位会烧有乡菜的阿姨照顾外公外婆,还特意让厂里的工会为了退休工人们组织了好几个‘南桂机械厂门球队’,两位老人的所在门球队也被收缩,形成制度每年拨款维护这几个老年门球队的运作,统一印制配发衣服、鞋袜等。还在全省的老年门球比赛中包揽了前三名,一时间南桂机械厂关心退休工人生活的话题总是被人们津津乐道。黄广益也因此还上了朝廷台的新闻专题,他也成为继贺崟以后的第二个获得‘五一国际劳动奖章’殊荣的人。

    晨夕服侍黄广益洗了澡,自己才躺在浴缸里放松,黄广益从厨房里已经给晨夕热来了牛奶:“老婆,牛奶。”

    晨夕嘟起个嘴巴:“我不想喝……”

    黄广益瞪着妻子:“刚才还在平定南的面前说要‘封山育林’,乖,快喝了。”

    晨夕撒娇地看着黄广益:“老公,我都胖了三斤了……”

    黄广益不为所动,他把牛奶放在妻子嘴前,笑着说:“你可要想清楚了,要了孩子你会更胖。你不喝牛奶我们的孩子会输在起跑线上的。”

    晨夕只好就着黄广益的手咽下那些牛奶。因为仰着脖子,晨夕的丰盈暴露在空气中,她那两颗粉红樱桃恰好浮出水面,黄广益看得眼都热了。

    晨夕却还不自知,她此刻的模样有多诱人、多危险,她伸出舌头卷了卷嘴角的牛奶汁。还有几滴牛奶滴在晨夕那诱人的丰盈上……明艳艳的,只让黄广益觉得更加燥热。

    他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的某一部分开始充血,他重重地放下牛奶杯,赤红着眼睛去拉晨夕:“老婆,我们去生孩子……”

    晨夕拼命的挣扎:“不行!我还在洗澡……”晨夕死活不肯,手脚并用的爬着躲他。晨夕那水嫩的肌肤上滑过水珠,刺目着黄广益的感官,他抓着妻子那滑嫩的手臂一提,就把妻子提了起来。

    水光潋滟,黄广益兴奋的嗷嗷叫,他不由分说的拦腰把她抱起来,扛上了床,扯下自己的浴衣,身子立刻压在晨夕的身上,嘴也自然地找到了它的归宿……他不停地研磨着晨夕的丰盈,轻咬着晨夕的粉红樱桃,晨夕感受着丈夫的爱抚,她的两只手只能无助地抓着身下的床单……

    情动浓时,晨夕的身子尽力往后仰,她的丰盈毫无保留地送到黄广益的嘴巴,呜咽着,叫嚣着,呼唤着她似乎想要的更多……

    晨夕的花x口早已经成为水洼泽国,在昏暗的灯光下泛着水汪汪的白光……黄广益低吼一声,立刻吻了上去……

    他轻咬着、研磨着,伸出舌头挑豆着,他控制自己立刻想要冲进妻子的身体里的悸动,他看着妻子在自己的身下沉沦……妻子的小脸通红,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却在颤抖,可爱又那么的性感……她的嘴微张着,嘟嘟哝哝的呻吟着……

    晨夕无法控制自己,她撑起自己的上半身,迷蒙的双眼看着丈夫在自己最私密的地方用嘴亲密的姿势做着最诱人的动作……

    “老公……”晨夕软绵绵的声间让黄广益抬志了头看着自己的小妻子。晨夕凑上前,把嘴送到黄广益的嘴边,两人热切的唇齿纠缠。

    黄广益轻松地就滑进了妻子的花道中,两人同时发出可疑的闷哼……黄广益立刻加快了腰上的力道用力耸动了起来……

    133(大结局)

    黄广益一口气做了半个小时,感觉越来越强烈,他双手用力,把身上正画八字扭动的人往上提,同时如狼似虎的站起来重重撞她。晨夕尖叫,绷直身体,然后停顿数十秒,完全而彻底的瘫软下去。

    他戏谑地看着身下的可人儿那不堪一击的迷人而又性感的身体被他摆弄成了一个他最需要的姿势,他不轻不重的在晨夕的臀上给了几下,居高临下的由上而下在晨夕的身体里自由而快速的出入……

    晨夕回过了神,被臀上的刺痛刺激,又有了感觉,在他身下扭的像只诱人的小懒猫。黄广益越发疯狂,下了狠劲一趟比一趟更重地进出晨夕的身体。

    晨夕呜呜咽咽的低声哭泣,娇娇媚媚的小声求饶,什么羞死人的话此刻她都不管不顾的全都说了出来。可是他高大、精硕的身子像是一堵厚实的门板用力挤进她的身体耸动着,像一个发热的马达抽动着……黄广益轻易就制服了晨夕,把她摆成一个最羞人的姿势,斜斜的由上而下,一次一次又一次的,狠狠压向她,深入、颤粟、无尽循环……

    晨夕最后哭得声嘶力竭,身子抖的像屋外在寒风战粟的树叶,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晨夕这才从一片灰蒙蒙的雾光中慢慢清醒,眉眼酥软的娇喘着,无力的瘫着。世界又重新回到她眼里……

    黄广益戏谑笑容可掬地注视着妻子,他笑吟吟地说道:“祝贺你到了天堂……”晨夕嘟起嘴巴,闭上眼睛,不想看到丈夫那嚣张的、逞凶过后畅快淋漓的俊脸。

    黄广益让妻子舒服的躺在自己的怀里,两人都很清楚现在不是洗澡的好时候……

    晨夕用力咬了一口黄广益胸前的那一个红点,娇羞地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把我咬得那么痛呀?都快要掉了……”

    黄广益舒服的闷哼,他抬起晨夕一条腿,已经涨大的硕大顺着他的角度与力道又冲进了晨夕的身体……

    晨夕推攘着让他出去,向后缩着身体不想让他的硕大得逞。

    “出去……你快出去……我不要了……”

    黄广益舒服地闭上眼睛,沙哑着声音说道:“可是我要……晨夕,我的老婆,你是我的……我想什么时候干就什么时候干……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黄广益忍不住用力顶了上去,晨夕的花蕾紧紧地包裹着他的硕大,他刚才留在晨夕身体里的体y混合着晨夕的蜜水浇灌着他的顶端……他舒服的不断低吼着,运动着……

    风月正浓,佳期如梦。只留下满室旖旎,缱绻缠绵。

    晨夕只好拖住黄广益的大腿根,不让他能顺利地进出。

    黄广益慢下动作,全身不轻不重的压在晨夕的身上,用手轻轻地拨弄她柔滑的发丝,指腹顺着长发滑下,在发梢,缓缓绕着圈,一圈一圈的发环着他修长轻盈的手指,无言的纠缠萦绕……

    然后趁着晨夕不注意的时候,他又立刻重重地顶了进去,再慢慢地退出晨夕的身体。再用力顶进去。晨夕觉得此刻沉默不语的猛盯着自己的丈夫浑身都散发着妖孽的媚惑,让她迷失心智,思维停顿。全身燥热的她努力呼吸……

    晨夕不自觉地把手环住黄广益精瘦的背部,她似乎想把丈夫推开,又似乎想把丈夫拉得更近……她想要说些什么却想不到要说什么……黄广益却靠近她的耳廓,温软的唇轻轻一触碰,她全身都不停地战粟着迅速的绷紧……

    黄广益温润的唇轻轻扫着晨夕的脸颊,一路蜿蜒下行,迅速捕获了她的唇,舌尖轻点挑弄,在她的唇瓣间流连,贝齿间嬉戏,极尽妩媚旖旎,他的手自她的腰间盈盈而上至她柔软的丰盈,慢慢轻抚,在浓稠的夜色渲染下,缓缓加重,婉转爱腻的盘旋揉捻。他和她的身体是如此的契合,两人同时带着情欲的邪魅挑逗……

    两人从来没有这样吻过对方,这样赤ll的互相挑逗着。两人的眼睛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的脸……晨夕从没像现在这样吻过他,亦从没像现在这样碰过他,两人似乎要将情欲蹂躏进对方的灵魂之内,永不分离……

    理智立时化为碎片飘零散落。零零星星的音节在他们唇齿间偶尔流泻,却已变成了她娇媚的呻吟。她知道她又完了,这样任他鱼r,却无力挣扎,不管脑袋发出了多少指令,她却都只是呆呆地任他狎昵。

    他放开她的时候,她迷蒙着眼双颊晕染酡红,沉醉在他的妖异里不知所在。他却目光清冷地凝视着自己的妻子,似笑非笑的神情里尽是难以揣摩的深意:“晨夕,就是为我黄广益这个深爱她的男人而生的……”

    黄广益的情话让晨夕终于娇笑着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个男人给以她的浓浓爱意……室内的温度陡然升高许多,因为住在江边,呼呼的北风总是猛烈地打在窗户上嘎然而止……

    他又吻住了她,滚烫的唇贴了上去,封缄所有的低吟。他极尽渴求的唇舌将她袭卷,她昏昏沉沉地失了意识,不由自主地合上眼,绵软无力地倚在他胸前,任他辗转撷取。这份情难自己,这份情非得己,百转千回后,他终将这份唯一期盼的拥有吞没,深深印刻……

    黄广益终于让两人成功地在两个小时洗了两次澡。晨夕让自己舒服地躺在丈夫的怀里揪着黄广益的腋毛,这是她新近发明的玩具,她经常给黄广益浓密的腋毛编辫子,或者是揪着黄广益胸前几根长长的胸毛让黄广益呲牙咧嘴的。

    黄广益闭着眼睛,头随意地枕在双人浴缸的浴缸枕头上,一只手固定在脑后,让妻子随意把玩他的腋毛,另一只手似有若无地游移在美人细腻的肌肤上,一旦妻子弄疼了他,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拉扯妻子的某颗粉红樱桃,两人就会同时说:“一起放手!”

    可是两个都是聪明人,各自都数了三遍123,可是没有一个是放了手的。每到这时晨夕就会加重手上的力道,而这个爱妻如命的男人只好先放手,他可不敢用力揪着妻子的小樱桃,那可是他儿子的奶嘴。

    黄广益笑着说:“晨夕,跟你做生意我忒吃亏了。”

    晨夕哈哈大笑,丈夫乖乖认输。晨夕从丈夫的怀里爬起来,趴在浴缸边上,给丈夫倒了一杯红酒,她知道丈夫的习惯,泡澡时,丈夫喜欢喝些红酒。

    黄广益接过晨夕手上的酒杯:“认输的好处还是大大的有的!”

    晨夕凝视着丈夫那心满意足的笑脸:“阿广,你幸福吗?”

    黄广益随意地吻了吻妻子的额头:“你说呢?”

    “我要你说。”

    晨夕咬了一口黄广益的胸脯。

    黄广益闷哼一声:“晨夕,在我黄广益的眼里,从来就只有你,也从来只看得到你的存在。那时候其实我并不是很伤心,只是觉得心里空了一大块……”

    晨夕闷闷地说:“对不起……”

    黄广益笑了:“小傻瓜……你没有做错,晨夕,这就是生活,我们在不断地前行中修正自己的生活轨迹,这就是成长。人生的成长道路不会永远都是一帆风顺的,只要我们把握住自己的心,就能到达我们的理想彼岸……”

    晨夕抬头看着自己的丈夫,红着眼轻声叫道:“老公……你知道吗?现在的我,特别、特别的幸福……是真的……我的梦再也不是永远到不了目的地……我不再彷徨,呆在你身边我特别踏实。”

    黄广益让晨夕更舒服地躺在自己怀里:“晨夕,人生很多的事,我们无法掌控,也无法预知,重要的是,我们彼此一路走过,一路爱过,我们珍惜对方,这就够了。那时候我们虽然隔着很远,但我明白你的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我,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真的,晨夕,那时候我就是这样想的。一直就等在你转身就能看到我的地方静静地等待。此刻我们是多么的幸福,我觉得我的生命中从有你的陪伴就开始满足,我也更加的感谢生活,努力生活。人生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学会知足。”

    晨夕主动吻上丈夫的嘴唇,黄广益嘴巴里红酒香味让晨夕迷醉……她把丰盈主动送到丈夫的嘴巴,喃喃地说:“今天是封山育林的好日子……”

    黄广益早已经滑进了妻子的身体里……

    又到了一年请灶神的大日子,今天的天气很好,晴朗的天气似乎在告诉人们春天的脚步已经很近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晨夕认识了贺崟……认识了黄广益,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他们给予了她最真诚的爱,最深邃的包容!

    晨夕开着汽车行驶在马路上,她看着窗外的阳光,去年的今天天气是那么的灰暗……可是此刻的自己是多么的幸福,晨夕不得不承认,她是那么爱着自己的丈夫……或许在两人相遇的那一刹那,爱情已经悄悄地扣动两人的心弦,永驻心间!

    原来,爱情就是这样一种遇见!

    晨夕的爱情开在春天最美的茶花里!

    【end】

    更多更新txt好书请访问炫|浪小说社区,欢迎光临ncs。。

章节目录

茶树花开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肉书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肉书屋并收藏茶树花开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