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绿王录 作者:ctr4

    ————————————人物简介:薇薇,16岁,小武师/小翠,17岁,小武士/小绿。1岁。

    大武者金璇月,32岁,大武师/岳八仙,42岁,废物/岳爱莲,45岁,大武将—————————————坐在电脑前打着手枪,幻想着电脑萤幕上一个个极品美女在他的大屌上呻吟着,没一下子就要射了,熟练地抽出卫生纸,精准的接住发射的子弹,脸上很憔悴,一副快病死的样子。

    “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站起来一阵头晕目眩,摇摇晃晃走到床边,趴在床上昏昏睡去,只是这一睡就直接穿越了。

    清晨的阳光倒映在我头上,耶?我记得窗户不是关紧紧的吗?怎么还有阳光勒?应该是老妈又来帮我收房间了。不理她,继续睡,翻来翻去,嗯?床好硬。

    张眼一看,是个木头床铺,枕头是个草包,棉被居然是一张毛皮,还臭臭的。看了一下四周,居然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根据看了多年的,按照惯例应该是穿越了!!这种好事居然落到我这个宅男身上,感谢上天,我不会浪费这个机会的,美女们等着大爷来串穿你们的肉穴吧。哇哈哈哈!

    “小少爷醒了!”外面传来稚嫩的少女声。“快通报小夫人跟老爷。”

    小少爷?哈!是个富二代阿,这下我的人生可爽了,貌似很多美女会投怀送抱来着。正在yy中,一个少女和一个中年人走进我的房间,应该是我的夫人跟老爹。但是,脸上怎么不是带着喜悦的表情啊?

    “小翰,你终於醒了。”中年人眼神有着关爱,但是怎么却是很尴尬的表情?

    “爸,小翰刚醒,我先陪陪他吧。”少女把我爹推开。

    “也是,等他状况好些再跟我说吧。”爹爹拍一下脑袋,晃着头出去了。

    “爹爹慢走。”少女向爹道别,做到我床边。

    “相公,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少女带着关切的眼神说,只是口气不太好。

    少女香味扑鼻而来,嗯?怎么还有那种味道?一瞬间记忆如涌,一股脑进到我的脑袋哩,我抱着头,留着冷汗,因为这不是个好记忆阿。但是,这女的从小是跟我订的娃娃亲,去年14岁就嫁过来,身材好的不得了,娃娃脸,163公分高,66j,24腰,44的臀围堪称极品,修长的双腿,配上纤纤的玉足。

    很完美的女人,嗯?女人?

    “相公你怎么了?哪边不舒服?”她靠过来伸手柔柔我的头,我的头靠在她的双峰,好软,喔!里面没穿内衣呢!隐约看到那两粒葡萄挺立着。

    等等!为啥有股洨味?记忆再现,这女的叫做岳薇薇,是岳家的二小姐,据说是岳家族长跟妓女生的女儿,恩,这么说的话,我家也只是个普通家族。下一段记忆就不怎么好了,在岳家族长领她回去之前,她已经是妓院里的红牌,每天接客不下百人,那身材是一堆男人灌浇出来的。顿时有天雷劈到我头上,在妓院里有绕指柔的称呼,有个词形容她,嘴上绕深射满液,余下不挡柔狂曳,意思是她的上下的洞都能让人马上射,在她9岁的时候,在妓院里被人万金开苞,11岁进军营学武技,13岁被当上妓院红牌,16岁嫁给我。好大顶绿帽阿,老天啊,刚过来不是这么玩我的吧!

    “薇薇,让我再休息一下吧。”我搓揉她的巨乳说。

    “好的,相公老爷说最近要禁欲一个月,您不能再妾身身上所求。”她的语气竟然有些责怪。

    我点点头,她看我没事后,就起身出门了。

    “坑人呢。”我叹口气,躺回床上,虽然有些不舒服,但是看过很多人妻文的我来说还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

    想想这身体之前的过去,我头也大了。这之前的主人当纨裤就算了,在我来之前居然能跑到妓院里挥霍金钱,武术,魔法不学半点,都学那些风月之事,好吧,这就算了。好歹有进过书院里面学过,基础知识倒是不愁,愁的是想练个武功都没有学过。现在是15岁,学武的黄金时期过一大半了,脑子昏昏,可能来没适应身体吧,眼睛一闭就睡了。

    武者等级区分:武者,武士,武师,武将,武王每阶段分10级,前五级叫小,后五级称大,在外面的头衔也就是小武者,大武者依此类推。

    早上坐在饭桌前,爹跟娘坐在面前,薇薇坐在我旁边,桌子两旁还有几张空的座位,记忆里是大哥跟二哥位子,两个哥哥都娶妻生子,只是为啥到现在还没看到人?

    “爹。”我弱弱的说,很不习惯。“大哥跟二哥去哪了?”

    “哦?”爹娘都用像是看怪物的眼神看我,“去参军了,怎么会这么问?”

    这句话就是说,以前根本没问过他们的状况。

    “问问而已,那大嫂跟二嫂呢?”

    “回娘家去了,小王八蛋想做什么?”爹一脸就沉下去了。

    “吃饭!吃饭!吃完再问。”娘也责怪我。

    原来我是全家公敌阿,怪不得连个佣人都没有。我就闷着头吃饭,一段记忆涌来,是个成熟妇女在我身上摇着身体,哦,应该不是娘,面容差太多。这女的很浪,胸前的巨乳上下左右猛摇,像是要把我的肉棒摇走,最后等在她的花心猛烈的射了一阵后,就失去意识了。这应该是我昏迷前的印象。

    “阿翰,阿翰!”娘看见我一动也不动。

    “呃,什么事?”回过神来,看到娘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这时候才仔细的看着娘的脸,俏丽且带些成熟人妻的风情,我有点矇了,不过算一算娘也快30岁了。15岁生我,那大哥跟二哥怎么来的?等等,记忆里她是二娘,大娘才是大哥跟二哥的妈,大娘好像前一阵子才过世,嗯?大娘过世才54岁,是个风骚的美妇人。记忆中这身体身体的钱主人对她好像很垂涎,但是依我的观点来看,恩,我对大妈级很不感兴趣。

    吃完早餐后,薇薇找藉口出门了,应该是去给我戴绿帽了,我有点坏坏的想。

    但是我还是把她送出门,顺便感受一下她身体,就是毛手毛脚一下,之前这身体的主人没少做,我就依样画葫芦地摸下去,结果薇薇也没怎么反抗,就安静地让我摸完,就出门了。

    该去找找依些秘笈来看了,我房间也有个书架,只是上面的书都是春宫图,画得活灵活现,不过终究是个画而已。偷跑进爹的书房,就看到爹躺在一张摇椅上,前面蹲一个少女,不是娘,恩,记忆又传来,印象中是个乖乖女的二嫂,二嫂叫王秀春,一个商人的女儿,胸部才c罩杯,不过搭配有力的小蛮腰跟一对迷死人的大屁股,成功的把二哥迷住。只是现在这个样子,让我的偷书记画有些更改。

    “哦!老爷,你的大肉棍干死小淫妇了!”二嫂卖力地扭腰。

    “小声点,被阿翰听到你就完了。”爹一掌拍在二嫂的屁股上,掀起阵阵肉浪。

    慢慢地走到书架旁,抽起一本书翻,不是。放回去再换,看了几本,都是一些史料。找了一会没有什么收穫,不过看爹那边快完事了。我就溜回房间了。

    说也奇怪,在那便听了一会活春宫,我的肉棒居然才微微的抬一下头,然后又垂下去。干!我才15岁别这样行不?无聊之际,抽出我〔珍藏〕的春宫图看,这个是我跟一个书商买的,说是古代皇帝御用的春宫图,兴匆匆地买回来却发现是大众人手一本的普通书,想去算帐,那书商已经不见了。看得无聊,老弟又不给力,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擦擦口水,看到我的春宫图上面已经糊掉了许多,唉!

    糊吧糊吧,反正都是能看不能用,不过,糊掉之后好像有啥东西?去外面池子摇起一些水,一点一点地把春宫图部分先弄去留下一堆蝌蚪文,哭,看不懂啊!我不是石破天,这要怎么练阿。好吧,专注地看一下,直到肚子一阵蠕动,发出一个声响,马的,饿了。

    晚餐倒是由侍女端来,这侍女看我跟看贼一样,放下盘子,迅速夺门而出,你妹的,这傢伙是多讨人厌阿。吃着还有点余温的饭菜,老天啊,多给点能力吧,好歹我也是你选过来的不是?把饭菜吃完,感觉比在地球上吃的餐馆好多了,纯天然的啊!马的!还有菜虫。

    在床上打坐,按照来自地球的知识,先寻找气感,气没有,屁倒是很多,坐一会就觉得快臭死。悲剧阿,好不容易把气味散出去,然后在外免打坐一会,感到想睡了。但是薇薇怎么还不回来?

    “相公。”岳薇薇忽然出现在我背后。

    “阿,薇薇你去哪了?”我转过身来,看到薇薇那张白里透红的脸,很诱人。

    “相公,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薇薇走上前来,一双玉臂缠着我的手。

    “天气热,出来透透气。”

    “相公,现在是入冬呢。”

    抱着一个绝色美女,还是我的妻子,但是小兄弟不给面子,泪流满面阿有木有。在床上回想着这天的状况,看着薇薇,感觉她人不错,但是会有很多绿帽戴。

    异界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回想这一天的情况,忽然发现,这个世界并不单纯阿。

    早上起床,期待的晨勃没有,真的要等一个月喔?我看着在铜镜前打扮的薇薇,身上什么都不穿,那对巨乳挺立着,没有下垂的迹象,耶?才14岁发育这么好喔?看起来像是个小女孩,但是那对巨乳怎么看都不像。

    “相公,早阿。”她转过身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对葡萄还挺立着。

    “早阿。”下床,我身上什么也没穿,一根小肉垂垂在那。内心也垂垂的。

    薇薇擦了点胭脂,头发挽起来,就准备出去了,耶?不穿衣服吗?又是一段记忆过来,这个国家有个习俗,叫做敬天,意思是这天大家都和老天爷一样赤裸裸地站在阳光下,这个是谁发明的?我喜欢啊!

    我也光溜溜地出门了,一路上都是光着身子的侍女跟守卫,在某些草丛里面还能听到呻吟声传来。守卫们看到薇薇的身体,肉棒本来垂垂的都立了起来,像是跟薇薇敬礼一样,只是我心里不是那么平衡,毕竟我的还立不起来。

    “小少爷果然是天废体阿。”从耳边传来一两个守卫的声音。

    “看他那样,果然是立不起来阿。”

    “那可苦了少夫人,要不然大伙去安慰绍夫人如何?”一个守卫淫笑说。

    “你不要命啦,少夫人可是大武士呢,小心少夫人把你给剪了。”

    “那趁今天的日子大家把少夫人轮了,小少爷也不能说什么。”

    “是阿!那大家来赌看少夫人会怀谁的种。”一群守卫大笑。

    敬天日,年过14,所有男女不分阶级,一律脱光衣物,可随意交合,不许拒绝,以敬天造人之恩赐。

    脑中蹦出一段话,这话是脑袋里面最清楚的,这习俗每年一次,就算你要进皇宫操皇后还是公主都可随意,前提是武力值要胜过才能操,不是规定谁都能操吗?当然是,前提你要经过守卫的同意才能进入,那守卫会同意外人操自家肉便器吗?当然不会。所以多年下来,一直都没有人进去过皇宫里面,想进去的都会先被打成猪头扔到某家庭院里。据说皇宫里面有武王坐镇,谁也不敢乱来。

    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饭,爹抱着一个漂亮侍女,娘坐在一个侍卫身上,两旁大嫂和二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一样坐在守卫上,连薇薇也是。

    “喔!相公家的守卫劲道很足阿,都射到最里面了。”左边的大嫂站起身来,阴部那流的水塔的满地都是,肉缝还流出白色的液体。“下一个。就你了。”大嫂指着站在门口的守卫。

    “是,请大夫人慢用。”守卫脸上严肃,肉棒翘高的坐在大嫂的椅子上,把手中的盾牌跟长矛交给刚被用完的守卫。

    “好了!小声点,还在吃饭呢。”爹爹双眼一瞪,大嫂就没出声了,然后又呵呵地笑了起来。

    “爹,您射了就不要再吓人家嘛。”大嫂娇媚的说。“喔!射进来了!”

    “得了,小翰再看着呢。”爹挥手把身上的侍女叫走。

    “呵呵,小翰翰等你勃起了再和大嫂好好的弄弄,大嫂帮你生个儿子。”大嫂眼神微瞇,但是我能感受那那股不削的意思。

    尼妈这身体主人到底做了啥事,连性开放的女人都能讨厌你,不对,现在是我,我发现男人硬不起真心伤不起啊!!我还是低头猛吃,不过眼角却飘到二嫂那边。

    二嫂跟大嫂一样,坐着猛摇手为的肉棒,守卫换人的时候,就扒个几口饭,等守卫插进去后继续榨精,这不会噎到吗?过了一会我发现还真的不会。看到薇薇的时候我才吓一跳,薇薇一边吃一标摇,旁边已经站满了射完精的守卫,后面还有好长一串。

    薇薇吃的比我还快,我饭才扒一半,薇薇已经吃饱了,守卫交换的时候,我还能看到阴唇流出的大量精液落在下方的一个盆子中,我的天,已经半盆了。

    吃完早餐,爹正在干第三个侍女,娘倒是闲了下来,张开双腿,手指挖着阴道里面的精液出来吃,大嫂跟二嫂似乎摇累了躺在守卫身上让守卫自己干她们。

    薇薇一直用半蹲式让守卫一个又一个的把精液喷到她的阴道里。

    薇薇把这个守卫摇出来后,摆摆手,后面的守卫就一哄而散,我看下面的盆子已经满了。薇薇揉着耻丘,把阴道里的精液漏到盆里,然后双腿张开,屁股坐进盆子里,盆子刚好到盆口的边缘,这时候薇薇吐了口气,肚子一起一伏,盆子里的精液慢慢地减少了。过了好一会,盆子见底,薇薇把剩下的精液倒入嘴里,把盆子递给守卫。肚子鼓的又大又圆。

    “公公,婆婆,我们吃饱了,我们先行告退了。”薇薇拉着我的手说。

    “去休息吧。”爹挥手。

    说实话,这样的场景令我很不舒服,一家人都这么淫乱,唯独我像个柳下惠一样,一个字干,两个字很干,三个字很想干。小弟阿小弟,快点雄起啊!

    薇薇扶我回房后,走进练功堂去。

    “你妈到底有什么毛病啊!这样都翘不起来!”我抓着我的肉棒,又搓又揉。

    但是没反应就是没反应。

    弄了一会,我放弃了,还是继续钻研我的蝌蚪文吧。看了一会,看得昏昏欲睡,把书当被子盖上去睡了,梦里我跟大嫂二嫂干的昏天黑地,薇薇也在一旁用那一对凶器磨我,周围还有许多女人脸不清楚,但是都很淫荡的张开双腿,恩,不过我觉得,看无声电影实在是很乏味,然后我醒了。

    “唉!”

    感觉不对,我看到我的小兄弟立起来了!好粗好大啊!!只是一下子后,又垂了下去。

    “是梦的关系吗。”我自言自语说,看着窗外已经是黄昏了。

    忽然看到薇薇一跛一跛地走回来,两旁的侍女扶着她嘴上念念有词。

    “少奶奶,要不先怀一个吧,不然会被那群色鬼玩坏。”左边的侍女说。

    她叫小翠,是连同薇薇一起过来的青楼侍女,姿色身材比薇薇差一点点,唯一胜过的是,一对剽悍的巨乳,今年17岁是个小武士。稍稍回忆一下,这个身体的原主人玩过她不少次,这不是问题,问题是她是青楼侍女,侍女是服侍主人一些外围事务,但是在这个世界中,意味着她的性经验比薇薇多上好几倍。

    “翠姐,不要让小姐为难,小姐好不容易脱离那里,想找个安心的地方生活。”

    另一边的侍女说,她叫小绿,也是跟薇薇一起从青楼一起过来的,她擅长的是内宫,不是一般人说的内力,而是子宫保养,换句话说是帮红牌妓女妇科小护士,主要专长是避孕跟性病处理,身材一般,脸蛋比较漂亮,有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事实上她出身在一个小村庄的中医世家,自小学医,后来和家父通奸,被发现后就被送进青楼,辗转来到我这里,现在修为只有大武者,年过1已经错过最好学武年龄。

    “小翠,我自有分寸,小绿,我内宫的情况如何?”

    “小姐,你第一次用内宫,能保持不脱阴已经很了不起了。”

    “之后呢?”

    “小姐,你会爱上的。”

    “恩,相公呢?”

    “少爷在房里睡觉。”

    “把相公叫上,来看我们泄精。”

    “少奶奶,您真的很宠少爷,连这种事都毫不避讳。”

    “就是这样才能认识相公。”

    女人泄精,是大多数女性公认不太愿意给男性看的一幕,因为女人认为男人精液的多寡是代表着修为的高低,而大多数男人也不太愿意暴露自己的修为,渐渐地泄精这项行为已经没什么人会看。

    看到这一幕,我一直在挖那段回忆,这个片段记忆像是开了水闸一下都跑出来了,这三女是城里一家小妓院的红牌组合,叫做翠绿薇薇,那时候刚会勃起的我,兴匆匆地跑到这家,但是到店里却发现没带钱,当场被轰了出去,那时天色很晚,家门早已关闭,回不了家,只好在附近绕绕,却在妓院后面发现一个狗洞,钻进去后却看到薇薇蹲在一个沟上泄精,看着她泄精,我不自地打起手枪,然后被发现了,不能练武的我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三两下就被打成猪头,她蹲在我头上泄精﹐这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一项最严重的侮辱。

    之后每晚我都会来着边看她泄精,俗话说的好,日久生情,从第5天起,她就开始帮我排精,当然是用那充满精液的肉穴来套我的肉棒,不套不知道一套吓一跳,我的精液是普通人的10倍多,从那个时候开始,每晚射3次,4次一直到我射不出来为止,有时候小翠小绿也会一起来〔泄精〕。

    这情况一直到我14岁,把薇薇娶进家门后,整天除了做爱还是做爱,以至於我在15岁前就有了失阳。简单来说就是纵欲过度,挺不起来。

    但是现在这副身体换了主人,我就不得不想想这些环节有那些问题,第一,每晚去看泄精,怎么每天都这么顺利?一个官二代进出家门都应该有人会关注吧?

    那些练武的护卫眼瞎了?第二,娶妓女进家门,在民间不是问题,在世家中算是耻辱吧?怎么说娶就娶呢?连一点反对意见都没有?第三,那时候每天做爱做的事,就算是大武士也受不了吧,怎么我就每天狂做,弄得比武王还强?肯定是有人下药了。

    妈的,该不会这是猪脚光环自带的群体嘲讽技吧?这光环还挺绿的……“少爷,少奶奶要泄精了,请您过去观礼。”小翠从门外近来手中多了一个玉瓶。

    这玉瓶我太熟了,叫做玄阳丸,也叫做异世界的威尔钢。

    身体已经衰弱到这个地步了?心中不由得悲从中来。一颗下肚,浑身感到燥热,接着热流汇聚到小兄弟上,接着他醒了。

    “少爷,请用。”小翠抬起一只腿把被人操肿的肉穴露出来,白浊的精液混着小翠的淫液顺着大腿流出来。

    挺着肉棒迎向红肿的肉穴,狠狠地插了进去。

    “喔!少爷,轻点。”小翠转过身,棒不离体的带着我出去了。

    扶着小翠的大屁股猛干,一路走到中庭,薇薇和小绿已经把工具准备好了。

    “相公,放过小翠吧。”薇薇笑着说。

    “娘子,今天要玩什么?”

    “相公,妾身今天被开宫了,还请相公赐种。”

    “被开了阿。”

    “是,相公不恼吗?”

    “娘子,什么是开宫啊?”

    三女一阵无语,小翠扶额,小绿小口微张,薇薇则是苦笑后,把我推倒,扶着肉棒插入她的肉穴,一路直达花心,然后在一压,龟头直接插进子宫。

    “相公,这就开宫。”

    “会痛吗?”我感受着与以往不同的感觉,只是里面好像很多黏黏滑滑的液体。

    “第一次会痛啊,少爷这可是女孩子能生宝宝的重要一步,您不在意吗?”

    “不会啊,只是以前你们怎么没跟我这样做过?”

    “少爷,我们也想阿,只是怕您会不理少奶奶。”

    “小绿小翠,时辰快到了,你们先服侍相公。”薇薇起身。

    “是。”

    小翠像是装上马达一样,坐在我的肉棒上直尽直出,与以往有保留不一样,一下又一下把肉棒打进最深处,没多久我就直接射在她体内了。

    “小绿,换你了。”

    小绿则是把我的肉棒塞进体内后,缓缓地摇着,直到我射出来。

    最后换薇薇,她已经清洗好,小绿小翠把我的肉棒舔乾净后,最后进入薇薇的阴道里面。

    回到房里,虽然肉棒还不肯睡,但是我知道再射下去身体会更虚,所以在她们惊讶的目光中,我选择回房,在她们体内各射一次就够了。只是不肯休息的小兄弟要怎么处理呢?

    第三章回归日常醒来,又是新的一天,比之前感觉不一样的,感觉比较有力些。看着蝌蚪书,感觉下面的蝌蚪活了起来,然后在我身体里面钻来钻去,很舒服。再稍稍克制一下射精次数会不会好更多呢?

    “相公,用膳了。”薇薇端着餐盘近来,她穿着一身黄色薄纱,里面甚么都没穿,乳房随着步伐一颤一颤的跳动着,下体则是流着白白着精液,粉红的阴唇微微张开。

    “小绿跟小翠呢?”我起身,身体还光着。

    “还在外面被操呢。”薇薇把餐盘放到桌上,从旁边的衣柜拿出一件青色的长袍,服侍我穿上。

    “那娘子你有没有”虽然知道有但是还是下意识问了一下。

    “有的,只是那些侍卫跟男仆定力不够,很快就出来了。”薇薇掩面笑着说“我想看看………”

    “好的。”

    薇薇坐到桌上,把双脚向我张开,我伸手在她的阴唇拨玩,薇薇就拿起碗,喂我吃饭。

    “相公,张嘴,啊~。”

    早餐吃完,薇薇阴道里面的精液也被我抠出来大半,满桌都是,还好有餐盘不然流到菜里面,我是吃还不吃。我也发现老二有半硬的现象,好事啊!!

    吃完,薇薇整理一下桌面和房间就端着餐盘出去了,接着是小绿跟小翠进来,她们身上什么都没穿。

    “少爷,小翠刚刚被轮1遍。”小翠没风度地坐到另一张椅子上,很调皮地把腿向我张开,这是我第一次观察她的阴唇,像个蝴蝶一样,伸手去摸真的有四片肉唇排在那,好神奇啊!

    “小翠,不可以失礼。”小绿走到小翠旁边,一手摀着阴部。

    “过来我看看。”我拍拍大腿“是。”小绿小翠跨坐在我大腿上。

    小绿的阴唇是开放型的,一左一右贴在两侧,像是随时欢迎人使用。

    和她们边调戏边抠了一会,薇薇回来了,下体带着新鲜的精液,只有一个人份的样子。

    “相公,早练要开始了,要妾身留下陪您吗?”

    早练啊,没什么印象估计是要有修为才能去,心中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挥挥手。

    “你们去吧,我是去不了了。”

    “是,请相公多歇息。”薇薇带着小绿小翠就要离开。

    “娘子。”看她们到房门口我喊了一声“相公?”

    “辛苦了。”

    薇薇点了头,就走出去。唉!何时才能雄起呢?只是这句话在日后是薇薇对我不离不弃的关键。

    “去看看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看蝌蚪文没感觉,不如在家里逛逛也好。

    整理一下衣服,开门就看到练武场在不远处,这边的隐蔽算不错,偷偷看一下,场上有大约100人,男人横十竖十刚好100人,女性只有一半不到,薇薇在第三排上,阴道套着那侍卫的肉棒,肚子一凸一凸的,没多久那侍卫抖了一下,薇薇的肚子稍稍鼓了起来,接着爷爷的鞭子打了下去,当然是打在侍卫身上。

    “专心练武!都大武士了这个毛病还改不掉!”爷爷怒吼说,在一鞭抽上去,接着鞭子扔掉,抓起薇薇,巨屌用力桶进薇薇的阴道里。

    “啊啊啊啊!!”薇薇大叫起来。天啊!没事吧?都可以看到薇薇那被撑出肉棒状的肚子。

    “肃静!薇薇今天怎么这么失态?”爷爷不高兴的说“公公,切身昨日才开宫,有些不适。”薇薇喘口气说。

    “喔!怪不得深了点。”爷爷又挺了几下“多练习。”

    “是。”

    抽差一会,我看到薇薇喷了3次后,爷爷才在薇薇的子宫内射精把薇薇的子宫撑大后就抽出来。之后没有休息,薇薇又套向下一个侍卫的肉棒,只是我看到那侍卫露出有些苦涩的笑容。

    往前看是小武师排,10男3女,2个女的挺着大肚子,乳头还滴着奶,另一个是我熟悉的人,金璇月,我的母亲。

    虽然每天还是会看到她,但是自有记忆以来就没搞过她一次(重点错了吧!),从7岁开始每天只有晚餐能见一次面,其他时间都看不到人。连性启蒙教育都没有,这身体的主人还真是有够不幸。

    还好有薇薇,嗯?等等,照这样看来,大哥跟二哥应该不是父亲的种吧。父亲黑发中国人的样子,大哥却是一头金发和欧洲人一样,二哥却是红毛,啧啧,母亲是去那里混的种啊?

    往后排看过去,小翠在后面小武士里面练功,小绿在更后面教一群孩子做爱。

    时间还早我就走到一个叫做圆女院的地方,里面三五成群坐满整个院子的女人,共同点是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两个大乳房上还滴着奶,恩,应该是孕妇集中的地方吧,稍微算了一下,居然超过200人,一群裸体孕妇,造成的视觉感官冲击真是强阿,待了好一会,那群女人看到我,指指点点的然后笑成一团。

    “是三小少爷。”一个看起还怀孕中期的女护卫说。

    “没关系啦,反正是天废体。”另一个女护卫说。

    “别乱说,小心大老爷罚你服侍他,我就每天带人去爽给你看。”

    一个女护卫上前,“小少爷,想进去里面参观吗?”一脸忍笑的表情,心理面肯定不是好话。

    “喔!可以吗?”我一脸惊喜的样子“可以啊。”女护卫一把拉我进去,我看到一旁的牌子写,禁止男性入内。

    一踏进去我就感觉到,丹田的小蝌蚪再缓缓地颤抖,越往孕妇越多的地方颤抖地就越快,到了那群孕妇中心时,蝌蚪分裂成3个,一左一右落到睾丸里,主要的那只留在原地开始转动,在搞圆的蚯蚓也开始转动起来,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只是老二却是呈现半勃状态,那群孕妇忽然没了声音,但是眼光像是饿很久的恶狼,狠狠地盯着我的肉棒。

    “小少爷真人不露相呢。”女护卫也是两眼放光的说。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威严的女声从房子里面传出来,走出来一个披薄纱的女人,两旁跟着4个女官,这四个女官居然没怀孕。

    “拜见皇子代母殿下。”这群孕妇统一说,对她行礼。

    “起来吧,都是一家人,只是不小心怀了陛下的种罢了。”那女人摆了摆手这群孕妇便让开一条道路,我就暴露在她眼前。

    “ㄜ。”啥状况?我该做什么好?“拜见皇子代母殿下。”我做了跟这群孕妇一样的礼。

    “哈哈!!”这群孕妇爆笑起来。

    我摸摸头,做错了???这群孕妇更是笑得倒在地上。

    “你是小八的亲儿子吧。”那孕妇走过来说。

    “那个……小八是谁?”我下意识反问。

    “是你父亲,岳八仙。”那皇子代母一脸黑线说。

    “喔。”我恍然“怎么会到这里来?这里不准男人近来。”

    “家里没人就自己出来走走,没想到还有这个地方。”

    “是谁带进来的?”

    “她。”我毫不犹豫地指着拉我进来的女护卫。

    “殿下,小三少爷是天废体,所以我擅自作主带进来,没想到……”女护卫急忙解释。

    “好了,小三会勃起这件事谁都不准说出去。”

    “那个……这只是半勃而已。”我若弱的补一句。

    “思。”孕妇们倒吸一口气。

    “这只是半勃而已?”殿下一把握住我的肉棒,然后比了一下不可置信的问。

    “是。”

    殿下舔了一下嘴巴,然后把我推倒,把半勃的肉棒套进阴道里。

    “殿下,不可。”女官们急了。

    “我自有分寸,不会伤害到皇子。”殿下挥手,女官们也只是扶着殿下。

    虽然被忽然来的逆推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想知道这位殿下的身分。

    “殿下……”

    “好了,不要殿下来殿下去的,我是你的大姑姑,我叫岳爱莲。”岳爱莲上下摇晃,缓缓地被我插着。

    接下来一堆孕妇围在周围,假装再进修,实际上是在自慰阿。

    圆女院,听大姑姑说是家族里面一个很残酷的地方,女人在临盆前3个月都会被送到这里来,保证生出来的孩子健康完整,听到这里我撇了撇嘴,下体传来一阵阵湿热的挤压与一丝丝气体被蝌蚪吞噬着,接着大姑姑就高潮了。高潮的一瞬间,气体大量进入我的身体,蝌蚪被沖成两半,一半顺着回流的气体回到大姑姑的体内,在她的子宫外面变成一个新的蝌蚪附着在卵巢里面,另一半继续待在原地,复原然后分裂出3个蝌蚪在我的肛门前面和大腿内侧定居了。

    “好久没这么爽了,小三啊,以后常来喔。”大姑姑在我脸颊亲了一下,四肢无力的被女官们扶回寝宫去了。

    看到大姑姑两腿间流出不少的白色液体,感觉没射精啊?怎么会有那些精液?

    然后就无暇思考了,飢渴已久的孕妇们,把我轮了一次又一次,大姑姑中间还多用一次,直到轮奸完毕,我发现一件事情,分裂到她们体内的蝌蚪最多居然有6个,一个蝌蚪一个巢,不会多也不会少,身体里面的蝌蚪更是多到快满出来了,肉棒已经完全回复了,惊人的尺寸与大量的精液连连让孕妇们甘拜下风,只是更大的问题是,体内蝌蚪好像开始不受控制了。

    薇薇,16岁,小武师/小翠,17岁,小武士/小绿。1岁。大武者金璇月,32岁,大武师/岳八仙,42岁,废物/岳爱莲,45岁,大武将

章节目录

异世绿王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ctr4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ctr4并收藏异世绿王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