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俞子欣分开后,周远川暗暗松了口气。
    他这辈子还真没勉强过自己什么,因为过早展现出天赋,所以从小到大都被周围人众星捧月似的对待,梁季泽说得那句‘你的人生还挺顺利’,确实是他二十来年生涯的真实写照。
    回到办公室,没坐一会儿梁季泽的电话便来了。
    “表现不错。”电话那头的人不吝褒奖,“她对你很着迷,刚才告诉我今晚会给我——嗯,也就是给你一个惊喜。”
    “又要见面?”周远川扶额。
    “不一定,看看再说,万一真需要你陪睡,我也会想办法的。”
    “请务必打消她这个念头。”
    话筒里传出笑声:“比如说你阳痿早泄?”
    “我不介意。”
    “哈哈哈,放心,就算你真跟她睡了,我也会帮你保密。”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会那么做的。”
    开过玩笑,两人又讨论了几套备用方案,但无论哪种方法,都需要俞子欣爷爷所代表的国家力量的配合,这也是整件事最棘手的地方。
    “你给国家做了那么多贡献,不能让上面通融通融?”
    “没有那么简单。”周远川轻叹,“权力是有边界的,我能调动的只是科研相关的资源,其他的就无能为力了。如果天堂岛是个国家,还能以学术交流的借口运作一下,但是……”
    “明白了,等晚上再说吧。”
    整个下午,俞子欣都没来找周远川,也不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了,虽然奇怪,但男人也乐得清净,安心看了一下午书。
    但等回到别墅,看到宋祁言和梁季泽的表情,他就知道多半有什么糟糕的事发生了。
    书房里烟雾缭绕,屋里两人手边的烟灰缸都已积攒了不少半燃的烟蒂,看得出已经等待周远川多时了。
    “怎么了?”周远川挥手扇了一下飘来的烟雾,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换气系统,“以后请不要在这里抽烟,这些书都很珍贵,被烧掉的话就绝版了。”
    梁季泽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似笑非笑:“虽然我觉得你这款的男人过于无趣,但女人好像很吃你这套。”
    周远川愣了下,他何等聪明,立刻反应过来:“难道俞子欣要跟我上床?”
    “比那还糟。”宋祁言平静道,“她要跟你订婚。”
    “什么?!”
    宋祁言:“有没有绕过这个女孩的办法?”
    “目前没有……”周远川懊恼地坐下,“如果有我早就去做了。”
    说完他冲宋祁言伸出手,后者则心领神会地从烟盒中抽了一根给他。
    梁季泽揶揄:“你不怕烧书了?”
    “反正我都记住了,烧就烧吧。”
    “哈哈。”
    宋祁言想了想:“如果我找E国的黑客帮你呢?”
    “也不行。”周远川摇摇头,“天堂岛内网的安全等级是最高的,类比等于中国的政府级别,仅次于军用级,就算有人能破开,对方也会在短时间内迅速修复,想要稳定联络,必须通过国家层面进行交涉。”
    “意思是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还有一个。”周远川挣扎了片刻,“那就是我改换国籍,以入籍他国作为交换条件让接收国为我开启一个联络通道。但那样的话,我等于是叛国。”
    叛国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在场的叁人全都心知肚明。
    梁季泽笑了一下,只是眼底冷气森森:“看来只能订婚了。”
    “尽量不要这么做。”周远川吐出一口气,“就算是演戏,我也不想。”
    宋祁言点头,“还有时间,我会再想办法。”
    他转向梁季泽:“现在开始,俞子欣我接手了,你要去做另一件事。”
    梁季泽耸肩:“好吧,不过你要有个心理准备,这个小姑娘——有点意思。”
    “我知道。”
    “要我做的另一件事是什么?”
    宋祁言双手交迭,放在腿上,食指轻轻点了两下,片刻后他说:“晚点告诉你,我还要再验证一下可行性。”
    “好。”梁季泽正色道,“不过我要提醒两位,我们时间不多了。”
    宋祁言抬起眼睑,他的眸色非常暗,像是无尽深渊的阴影。
    他轻声道:“我明白。”
    ------------
    迷宫中。
    “到底怎么回事啊啊啊啊!”
    “别管了,快跑!”乔桥大喊一声,叁人没命似的向前狂奔,在狭窄的迷宫通道中你挤我我挤你,身手最好的阿青一马当先冲出后反手拽住张洁和乔桥的领子,把她们俩硬是从那条仅供一人通过的甬道中拽了出来。
    后方火光灼灼,喊声震天,乔桥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跟着阿青和张洁继续狂奔。
    不知跑了多久,乔桥脚下一软,摔倒在地,前面的阿青和张洁也被她拖得倒在了地上,叁人都已精疲力尽,只能坐着喘息,谁也没力气再爬起来了。
    乔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和脸,长出一口气:“太好了,还活着。”
    阿青:“呼……不对,我的腿呢?我怎么感觉不到我的腿在哪儿了?”
    手电筒‘啪’一下打开,微弱的光源照亮这狭小的空间,阿青松了口气:“这是谁的腿,快挪开,压得我都没知觉了。”
    乔桥:“不是我。”
    张洁弱弱道:“好像也不是我……”
    “那是谁的腿?”
    乔桥把手电筒拿得近了些,看清后她倒抽一口气,表情扭曲:“阿青,你先别回头。”
    阿青:“……”
    “卧槽难道我背后有什么东西吗?!你别吓我啊!我最怕鬼了!”阿青脸都绿了。
    “不是鬼。”乔桥镇定道,“你别回头,往前走,到我们这边来。”
    阿青吓得四肢都硬了,哭丧着脸往前挪,压在她腰上的不知名大腿也渐渐滑落下去,终于,她一个箭步扑到乔桥怀里,紧紧抱住了她。
    “好了,没事了。”乔桥温柔地拍拍她的后背,“不是鬼,是个死人。只是死得……比较惨而已。”
    确实挺惨的,脖子以下的部分都还正常,就是脸上多了十几个血窟窿,整个面部像破麻袋似的到处都是眼,连五官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
    阿青要是贸然回头,绝对会被近在咫尺的这一幕吓晕过去,所以为了她的精神健康,还是别回头为好。
    “好像是机关。”张洁大着胆子凑过去看了看,“难怪跑过这一路没触发任何机关,这里好像已经被人清理过了。”
    “但看这人的样子——”
    尸体几乎没穿什么衣服,只有一条破裤子遮住重点部位,身上也有很多淤青和伤痕,好像在死前受过不少虐待。
    迷宫比赛进行到后半程,随着抽奖机冷却时间越来越长,玩家们渐渐发现单打独斗找抽奖机开始变得‘划不来’了,一些强队便改变策略,开始大肆扩张,吸纳散兵游勇。强队之间为了稀有道具也会发生冲突,反正迷宫是个没有法律道德的地方,战败者要么被杀要么去趟机关。
    随着食物和饮水的获取难度增大,往后自相残杀的戏码只会越来越多。
    “这边还有。”张洁惊呼一声,乔桥凑过去看,发现是几具女人的尸体,全都赤裸着,身上青青紫紫,一看就知道死前遭受了什么。
    乔桥捂住嘴,努力不当场吐出来。
    这些尸体都是新鲜的,可能才死了不到一个小时,鸟嘴执事们还没来得及把尸体清理掉,血腥味一直灌进鼻子里,感觉真的糟透了。
    “快走吧。”乔桥拽起张洁和阿青,“那些人还在找我们,不能久留。”
    叁人拐进另一条岔路,阿青嘟哝着问:“话说那是什么人啊?干嘛追着我们不放,又没惹他们。”
    张洁:“因为我们是女人?”
    乔桥翻个白眼:“你看咱们叁个这幅尊容,也就比路边的流浪狗强那么一点,再饥渴也不至对着咱们下嘴吧?”
    “……这倒是。”
    “我觉得可能跟金条有关。”乔桥郁闷地抓了抓头发,“我刚才回头的时候,好像看到之前那个黑皮肤男人了,他被骗以后可能会到处打听我们,也许跟以前交换过金条的那支队伍碰上了,推断出汽油就是金条。”
    “那我们可冤死了!”阿青气得拍大腿,“我们的金条早没了啊!”
    乔桥也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错,第二次藏金条的地方其实是个水牢,藏完就不小心触动了机关,幸亏金条卡住了齿轮叁人才没被困住,不过金条也彻底取不出来了。
    嗯……好消息是她们彻底解决了饮水问题,每个人都灌了一肚子水,撑到迷宫关闭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她们现在已经没有金条了,从身家百万瞬间跌落至贫民阶级……
    人生的大起大落啊。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