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教授!周教授!能听到我说话吗?!”
    “糟了,血压在迅速升高!快,直升机到了吗?!”
    “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了!氧气瓶!氧气瓶!”
    ……
    耳边全是嘈杂的喊叫声,周远川睁开眼睛,发现世界变成了上下颠倒的,破碎又混乱。
    很快,一个氧气面罩扣在了他脸上,胸闷的感觉有所缓解,但身体仍然无比燥热,像被架在火上烤。
    脑内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俞子欣俯身解他的衣扣,不知道成功了没有,不过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穿着衣服,所以医疗队应该是赶在事情不可挽回之前找到了他。
    这算成功了吧?
    那么剩下的就交给宋祁言和梁季泽了。
    ————
    “说说吧。”
    张晓东面无表情地看着哭成泪人的俞子欣,眼底流露出一丝厌恶,他硬声道:“别他妈玩拖延时间那套,我可没闲工夫听你嚎丧,到底是哪儿来的药,什么药,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
    “我、我真的不知道!”俞子欣终于崩溃了,她放声大哭起来。
    她搞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她不过是想怀一个周教授的孩子,不过是稍微弄了点助兴的药,怎么就惹上国安部了呢?怎么就被当成犯人押到这里了呢?
    她到现在还觉得跟做梦一样,主要是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当时她好不容易把周远川的上衣脱掉,刚要去解他的裤子,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接着一群拎着医疗箱的人就冲了进来,床上的周远川被这帮人团团围住,接着就被搬上了担架。
    她在旁边都吓傻了,刚想抓起衣服逃走,就被眼前这个人摁住了肩膀……
    “五分钟。”张晓东指指墙上的挂钟,“我的耐心有限,五分钟内不交代清楚,别怪我不客气。”
    俞子欣立刻收住哭声,她拼命忍着,忍得都打嗝了才把要喷出来的第二波眼泪收回去。
    “药是、是别人给我的……”
    “姓名,联系方式,家庭住址。”张晓东点点俞子欣面前的纸笔,意思是让她写下来。
    俞子欣小声道:“在我手机里。”
    “哪个?”
    张晓东解开俞子欣的手机,翻着通讯录:“叫什么?”
    俞子欣报了一个名字,张晓东很快就找到了他。其实俞子欣的手机早就被他们翻了一遍了,只是时间太紧,来不及挨个挨个调查,还是直接审问来得比较快。
    “哦,你从他那儿买的药是吧?”张晓东看了十来秒聊天记录后抬起眼,“还能提高射精量,你这是想怀一个周教授的孩子啊?”
    “我……”俞子欣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我真的没想害周教授……他们说这个药很安全的,国外好多人都在用,那些想给有钱人生孩子的女人都会买这个药助兴,我也不知道周教授怎么就晕过去了。”
    张晓东懒得听她的废话,他叫来一名队员,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把通讯录里这人控制起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药品的成分,周教授体质特殊,如果救治方法不对可能会起到反效果。
    “队长。”另一人走进来,低声附耳几句,张晓东表情顿时变得很奇怪。
    他皱眉看着俞子欣:“你爷爷是俞世农?”
    俞子欣含泪点点头。
    张晓东笑了,他摇摇头:“你可真是投了个好胎。”
    俞子欣小声道:“能不能别告诉我爷爷。”
    “说什么呢?你一会儿得多谢谢你爷爷。”张晓东讥讽道。
    俞子欣脸色刷得一下变成惨白:“我爷爷来了?”
    话音刚落,审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一位老人站在门口,目光威严,表情严肃。
    他狠狠瞪了一眼俞子欣后,转向张晓东,不过这次面容和善了许多。
    “小兄弟,我教孙无方,给你们惹了大麻烦,我准备了一点礼物,已经交给外面的小兄弟了,你看——”
    张晓东突然大吼一声:“王少康!”
    一个年轻的队员立刻出现在门口,腰板笔直地敬礼:“到!”
    “谁准你私下收礼物的?”张晓东冷冷道,“明天不用来了,我这小庙容不下贪财图利的大佛!”
    “队长,我冤枉啊!”王少康立刻叫屈,“我不知道那是礼物啊!要是知道就是打死我也不敢收啊!”
    俞老爷子一脸尴尬。
    他虽然贵为中央高级领导,但毕竟已经退休了,而且国安部是个独立的系统,只听军方的命令,这帮特种兵又是出了名的六亲不认,眼里只有职责,典型的油盐不进,水火不侵。就连在职的高官都不敢明着招惹他们,更别说一位退休老头了。
    其实张晓东已经很客气了,要是依着他的脾气,绝对要在俞老爷子来捞人之前先把俞子欣打一顿,出了这口恶气再说。反正法理占在周教授这边,到时候推脱不知道俞子欣是谁就行了,借口还不好找吗?
    不过周教授这几天跟俞子欣反常的亲密也引起了张晓东的注意,他虽然不知道周远川在想什么,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周远川平时什么样?那可真是把‘冷淡避世’四个字发挥到了极点,普通女人在他面前走过那多看一眼都是输,可最近却叁番五次允许俞子欣接近他,这本身就很奇怪了。
    更奇怪的是周远川明显在忍耐俞子欣。
    张晓东见过周远川开心什么样,比如跟那个乔小姐在一起时,一张脸容光焕发,阳春叁月,隔着大老远都能看见粉红泡泡满天飞。张晓东第一次见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不,像神堕落成了人。
    但对俞子欣就不一样了,脸上虽然挂着笑,但眼睛始终是冷冰冰的,就像看机器人一样,做的事也明显不合常理,张晓东不大相信周教授那么冰雪聪明的一个人会连如此拙劣的下药都看不出来,那瓶塞上的针孔都快有棉棒那么粗了,俞子欣的心理素质明显也差得很,想什么全写在脸上,他张晓东都看出来了,周教授能看不出来?
    所以张晓东琢磨了一番之后觉得这事有蹊跷,也许周教授是有意让自己中招,至于为什么张晓东想不出来,所以他最好不要横生枝节,免得坏了周教授的大事。
    他是真的挺怕这位年轻的教授的,不仅是他,凡是给周教授做过护卫的都怕他。其实周教授很好说话也很省事,既不会惹是生非,也不会天天使唤他们,平时生活轨迹也很简单,经常两点一线,极大的减少了张晓东的工作量,是个非常好的保卫目标。
    但是——
    你就是看不透这个人。
    有的保卫目标喜欢喝酒,工作结束总要去小酒馆喝几杯;有的保卫目标好色,动不动就要招几个小姐到家里开party;还有的保卫目标喜欢旅游,拖着警卫队天南海北的转悠。虽然他们总会给警卫队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但他们都有‘欲望。’
    而在周教授身上是看不到这种‘欲望’的。
    他永远冷静,理智,像个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平时除了工作就是看书,甚至连看书的范围都不固定。饮食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酸甜苦辣咸都可以,只要清淡一点别引起过敏,什么都可以吃。
    他没有喜好,没有欲望,缺乏人气,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你的时候里面空得一望无际,什么都没有。你读不出他的任何想法,预判不出他的任何行动。张晓东跟了他这么几年对他的了解仍然停留在最初上级给他的那一张薄薄的A4纸上,姓名年龄和履历,除此以外都是一片空白。
    说句不好听的,周远川如果一觉醒来叛国了,张晓东都不觉得奇怪。周远川之所以不这么做可能也仅仅因为叛国会引来一堆麻烦事,至于在哪儿做研究他其实是无所谓的。
    人太过聪慧就很难控制,周远川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上看待这个世界,什么国家民族之类对他没有意义。
    乔桥的出现算是个意外之喜,基督教有蛇引诱亚当夏娃吃下禁果的故事,张晓东觉得这事放在周远川身上就很贴切,周远川就是吃下乔桥这颗禁果才变得像个人了,离人间烟火近一些了,放在以前,打死张晓东也想不到周远川会为了某个目的主动去接近谁。
    对于保护目标的罕见的‘行动’,张队长觉得还是先谨慎为妙,当然事实证明,他虽然没有周远川那么聪明,但直觉还是很准的。
    他做对了。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