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寒她怎么说?”姜允华掂了掂手里的烧酒,有些好奇的cha嘴。毕竟老孟这个腹里黑什么时候虚过谁,当初他们三个被当作贼寇乱党推去菜市口行刑都没见他脸上这么jing彩过。

    孟九鸢黑着脸把信递给他“你自个儿看吧。”“嗯……我看看,她说要留在g0ng里和妍雅交个朋友,先不忙着回家。怎么啦?你在气什么?”

    “栀寒她……”孟老丞相难得的结巴,逗的好奇的心里痒痒的姜大将军越发的难受“啧,你今天怎么这样婆婆妈妈的!快说啊!”

    “栀寒她有磨镜之癖!”

    “呃……什么?”

    “你还真是个呆子。男有分桃断袖,nv有金莲磨镜。就是喜欢同为nv子的人。”孟丞相长叹一声,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她打小就是个鬼jing灵,担心担心你的nv儿吧。”

    “啊?哦,没事儿啊。妍雅不想的话什么人都没办法强迫她的。你以为她姜小将军的名号是假的吗?”说是不在意,却连酒倒进领口里面了也没发觉。

    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下,才苦笑着劝解:

    “其实,也没什么吧。或许是我在边塞呆太久了,见惯了那些个感情深厚到一定程度,水到渠成走到一起的弟兄。真正的感情不应用x别来衡量。”

    “再说了,你们可是个好亲家。都是护nv儿的秉x,我也不怕妍雅被婆家欺负了。若真是事成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先把你脸上的假笑收一收吧。栀寒喜欢nv子的事我早就知道了,她一直没跟家里人说。我便也装做不知道的样子,那孩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心里都有杆秤。其实,我气的还是另一件事。”

    “什么事?”

    “你知道的吧。今天早上我派人去宗人府把小皇帝接出来了。”

    其实说是他派人去接都是假的,那纨绔皇帝早在昨夜就被老三大张旗鼓的接到了他家。还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医馆、饭馆、孟府几处跑。

    还大半夜的不睡觉跑他府上跪下,诉起了衷肠“小子从不曾这么想要些什么,李玉那家伙于我而言很重要。”

    “我知道他是一个除了脸别无所长的纨绔,是个连民间乡间莽汉和三岁小娃都瞧不起的白痴皇帝。”

    “可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我与他有缘,和他相遇。注定了的,孽缘啊。”

    ……

    孟丞相不等他说完就气的直接从卧榻上用轻功一脚踢开房门,一个黑虎掏心把这臭小子掀翻在地。

    简直气的咬牙切齿、口不择言“好啊你,长劲了!学着寒儿不ga0nv人ga0男人了!还是那个垃圾李玉!”

    “父亲!孩儿不是开玩笑。我不跟栀寒一样,是天生喜欢同x,就只是李玉而已。或许您不相信,平日里我也的确同他没什么交集。但感情就是这样……”

    “你!”孟老爹简直气的一个头两个大,孟栀寒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好,这些个混球就来给他找事。

    更恼人的是现在跪在这儿求他网开一面的是老三啊,不是老大老四那些个皮猴,也不是老二那种想一出是一出的花花公子。

    是那个从来都克己守礼、从不撒娇也不恃宠而骄,不论是学业还是生活都丝毫不用他们挂心的“万能贵公子老三啊!”

    这还是他第一可能也是唯一一次为了一件事情求他,孟老爹到底还是下不去狠心肠。看着眼前孟卿华萧条清瘦的身影,他无奈了。

    “算了……我不再多说什么。你自己心里要有计较,李玉那家伙是个早已腐烂到底子里的恶毒胚子。反正,你好自为之。”

    最后留在孟老爹脑海中的最后一幕就是孟卿华离开他院子的萧条背影。这么个片段也时不时就跑出来秀秀存在感,ga0的他心里是焦灼难平。

    孟老爹一脸严肃的把这些讲出来之后,姜将军忍不住笑开了“哈哈哈,我当你在忧心忡忡个什么呢?你是他爹又不是他,虽然我们老一辈的自诩识人更清、不希望他误入歧途。”

    “可是,你又怎么能肯定在我们眼中别无所长甚至还不如市井之上的泼皮无赖强的李玉,在他眼中不是另一番模样呢?”

    “可……”面对这种水灵灵的上等白菜被猪拱了的现状他怎么也不可能开心的起来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睡在心大的皇后娘娘隔壁的孟贤妃却是离了家中熟悉的锦棉床单一夜难眠。好不容易在j鸣时分终于合上了眼,下一瞬便被外边一阵“咚咚隆咚呛”的嘈杂声给再度惊醒。

    暴躁的抚着眼下眼神越发浓郁的黑眼圈,翻来覆去也再进入不了那个美妙的睡眠状态的孟栀寒穿戴整齐爬了起来。她倒要看看是那个混球敢在这深g0ng里闹腾。

    开门然后看见闻j起舞的皇后娘娘什么的,她真是一点都不惊讶呢。内心毫无波澜的孟栀寒g起一个凉薄的笑“姜姐姐这是在做什么?这才几更天呢?”

    “吵到你了?抱歉啊,这,在家里练习惯了,几天不活动活动筋骨就手生啊。”说着,姜妍雅明明背对着装兵器的木架足足几米的距离,却一脸平常的把手中一把九子连环大枪准确无误的扔进了对应的位置之上。

    喂!这nv人是在示威吧,绝对是在示威吧!孟栀寒心里疯狂的吐槽着,然后在脑海中踢开那个正邪笑着有着尖尖耳朵的恶魔,摁熄那个好好玩弄一下这人的yuwang。

    那个姜家的人,果然惹不起啊,啧。

    不过这也并不妨碍她交个“朋友”嘛,脑子里各种少儿不宜的念头一瞬即逝,面上她还是笑得越发得t“妍雅姐,你是初到京城吧,要不要和我一起出去玩玩?”

    “嗯,好啊。什么时候去?”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我啊,带你去个好地方!”

    那个所谓的好地方自然就是各地连锁的风雅涧啦。

    孟栀寒这个幕后小老板一直都是店内的常客,见小老板带了一个梳着清爽利落高马尾的英气nv子进店来,一下子就误会了。毕竟小老板平日里就喜欢各路英姿飒爽的小姐姐嘛!

    姜妍雅虽说平日里就p孩一样喜欢上山下乡的各种撒野,但还是被姜老爹照管的很好的。青楼这样的地方还真的一次也没有来过。

    好奇的同时也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询问道“你陪我来这种地方没事吗?孟叔叔他们?”

    “没事啦,这就是我们孟家自己的产业。这些年越做越大之后,我娘就基本都是在外招人,自己不怎么管事了。我现在也算这里的半个老板,平日里就经常来视察产业,所以放心啦。”

    孟栀寒安抚的拍拍肩,轻车熟路的就把人领进了自己的厢房。“妍雅姐,别不好意思啊。人都是要长大的,有些话题得明白之后,日后才不会被人欺负而不自知。不如今天就让我来教教姐姐……”

    “喂喂,小家伙,你不会以为姐姐我真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吧。”一路看着孟栀寒潜移默化的把自己往g0u里带,姜妍雅也不打算再藏着掖着了。

    姜妍雅身高一米七二b娇小可人的孟栀寒足足高了一个头多。说着就直接伸手把人拦到怀里来,轻佻的g起美人的下巴审视她俊美无双的脸庞。

    “啧,在那么个鱼龙混杂的军营里面看见的太多了。我完全不理解啊,为什么那些人会痴迷这种事情。很糟心不是吗?”

    “哦?”孟栀寒被这突发的状况一惊,却又很快明白过来。感情她终日打雁,竟被燕儿啄了眼。不过对这个姜小姐却真正的提起了了解的兴趣来“姜姐姐也是?”

    这话问的没头没脑又突兀,可偏偏姜妍雅就是能听懂她在问什么。她轻挑眉头,身子不断的下压。

    两个人的呼x1都贴在了一起,那不施任何脂粉的小嘴仿佛下一瞬就会落下,放肆的在孟栀寒诱人的红唇上厮磨、碾压“不,我只喜欢好看的。”

    “那栀寒怎么样?”孟栀寒故作娇羞的低垂下头,浓密又卷翘的睫毛在圆润可人的大眼下投下一排y影。

    “不怎么样,姐姐我喜欢好看的,却只和ai人做那些亲密的事情。”说完,姜妍雅就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没什么jing神的模样,大大咧咧的翘着一个二郎腿坐在床沿上。

    也懒得顾及孟栀寒的面子问题,直捣h龙“说吧,今天你叫我出来到底是想g嘛?”

    “啧,你可真不像个nv人……”话都既然说到这份上了,那个白莲花的人设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孟栀寒眉头微挑也随意的坐到床沿之上“不过,我还蛮喜欢的。”

    “你这张脸挺对我胃口的,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想着开开荤呢。”说着,孟栀寒伸出粉neng的丁香小舌,故意对着姜妍雅se气的t1an了t1an唇。

    “你这是在g引我?”姜妍雅嗤笑一句“我也从没见过你这么胆大妄为的nv人。”

    “你不喜欢?”

    “喜欢啊,脸好看的人哪怕挖鼻屎都是小仙nv。”

    “啧,你这话说的……”孟栀寒嫌弃的拧她一下,之后两人就仿佛多年旧友一般相视而笑。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仿佛缺失了多年的东西一下子填了个圆满。孟栀寒想,她总算是能感觉到老爷子拼了x命不要,也要辅助那两个叔叔的原因了。

    士为知己者si,诚不欺我也。

    “喂,我nv人不缺,知己倒是缺一个。要不要?”姜妍雅推了推那个从刚才起就一直像一个树袋熊一样瘫倒在她身上,一动不动使劲占便宜的孟栀寒。

    “果然是心有灵犀啊我们,这也是我刚想说的。”孟栀寒说着又不知想起些什么,笑的弯了眉眼“你说,要是g0ng里g0ng外的人知道她们高贵冷yan的皇后娘娘这么简单就和一个狐狸jing成了至交好友,她们会怎么想?”

    “我只在乎你怎么想。”一边说着,姜妍雅低头替她理了理被弄乱了的额发。

    “诶呀,你这话中听。想不到你一个nv人还挺会讨nv人喜欢的嘛。说起来,我们不过认识、相交半天不到,你为什么想交我这个朋友啊?我可是很认真的哦。”

    ga0熟悉之后,孟栀寒就越发没规没矩了。见姜妍雅愿意宠她就g脆枕到人大腿上讲话。姜妍雅也不恼,温柔的帮她理着碎发“因为……你好看?”

    “而且,你这超级自来熟又黏人的x格对于我这种不擅长同人交往的类型来说,蛮不错的。当然,主要是你是孟叔叔家的啊,老爹的把兄弟的nv儿肯定不赖。”

    “是吗?哈哈,你怎么不问问我啊?为什么这么爽快就要和你交朋友。”似乎准备了什么堵人的话,孟栀寒笑得眼里都是jing光。

    “嗯,那为什么?”

    “因为……我想1啊。哈哈哈!”

    于是姜妍雅无奈的看着孟栀寒一个人笑得在床上直打滚,眼泪去尽是温暖的微光。

章节目录

命中注定来爱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祁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祁言并收藏命中注定来爱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