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后。
    慕云澍坐在工作室,拿着剧本写写划划,眼尾带着些疲惫。
    她合上剧本,捏了捏眼角,指尖在剧本封面的作者名字上停了一下,点点,又滑走。
    奚涧敲门进来:“慕导,楼下有个叫叶椿的人,说来赴约。”
    慕云澍玩味地翘起一边唇角:“赴约……奚涧,约他半小时后在楼下咖啡厅。”
    五天,不长不短,不太急迫,也不至于让双方忘却。
    半小时,不远不近,不太怠慢,也可以让双方冷静构局。
    说句不好听的,她慕云澍做惯了这逼良为娼的勾当。
    慕云澍进咖啡厅时,叶椿已在靠窗的座位静等,少年笔直的目光中,她泰然自若,薄款米白色风衣携来些初秋微寒的气息。
    “总是有点撞衫,不是吗?”慕云澍垂目闲适地抿了口拿铁。
    叶椿闻言有些意外,低头看看自己米白色的外套,想起那天两人同样黑底白鹤的上衣,顿了一会儿说:“这个不是有意的。”
    “看来你我有缘啊。”慕云澍像模像样地轻叹一声。从包里拿出纸质的剧本和合同。“这是我要导的新戏,名为《夏娃》,男主尚无人选,我看少年你骨骼清奇,眼神有力,是个顶合适的。”
    叶椿接过剧本,认真翻看,黑眸安静地扫过一段段发生在校园里,少男少女身上荒淫糜乱的桥段。
    挺黄。秋天太阳落得快,等叶椿放下剧本,窗外已染了些许暮色,他淡淡用两个字总结。
    对面久等的慕云澍没有丝毫不耐,她合上正在工作的笔记本,与叶椿对视:“看过我导演的电影吗?”
    “看过。”看过每一部,每一部都很黄,很色情。
    也很成功。
    她是如今界内最有名气的AV女导,有人说她开启了情色电影的新时代。
    “那你认为,你行吗?”
    叶椿眼色清明,缓声回道:“我认为我骨骼清奇,眼神有力,是个顶合适的。”
    慕云澍笑了,她开始怀疑,面前这个人正长在她奇怪的笑点上。
    “你可以看一下合同了。”
    “直播?”沈魅歌一双桃花眼写满诧异。
    “没错。电影上映以前,需要两个月的直播给他造势。”慕云澍摇摇杯中红酒。“色情直播,写在合同里了。”
    说罢,慕云澍摇摇头,不无感慨:“也幸好他满十九岁了,不然拍摄还要延后,等他成年。”
    这句话连沈魅歌都觉得她较真儿,这意思是看中的男主角,非他不可了?
    沈魅歌放下刀叉:“没想到阿澍改行了,包装,造势,这不是经纪人该干的事吗?你干脆连直播也一起管得了。”
    “我管啊。”慕云澍慢条斯理地用餐巾擦擦嘴角,“好嘞,烛光晚宴到此结束,今晚是叶椿第一天直播,慕某去监工了。”
    沈魅歌气笑了:“行啊你慕云澍,哪个平台?房间号多少?我给你们刷飞机捧场。”
    “客气客气。”慕云澍摆摆手,“就我公司平台,房间号稍后发给你。”
    女人离开得干脆利落如行云流水,沈魅歌是彻底没脾气了。
    慕云澍晃悠着上电梯,看了眼腕表,九点零二。
    直播九点半开始。
    进工作室时,奚涧正检查着摄像头确定没有问题,而叶椿很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等待。
    挺乖。
    慕云澍勾勾唇角,笑意浅到难以辨识。
    “奚涧,你回去吧。”
    “好的慕导。”奚涧很利落地收拾东西离开,轻轻关上房门。
    叶椿紧扣沙发的手掌稍有放松。
    “做过没有?”
    “做过。”
    抬头对上慕云澍怀疑审视的目光,叶椿迟疑,更改说法,“自慰过。”
    慕云澍不置可否,把摄像机从三脚架上放得更矮,镜头停在叶椿嘴唇以下,只露出少年光滑瘦削的下巴。
    “叶椿。”薄荷般凉的嗓音叹息一样唤他。“上衣解开。”
    叶椿今天按要求,穿得很舒适宽松,淡蓝色棉麻质感,靠在浅灰色布艺沙发上显得温润无害。
    他闻言,一颗一颗解开木质的纽扣,暖黄灯光下,少年光滑的皮肤像被抹上一层炼乳,肌肉的纹理性感动人。
    慕云澍拿了一支笔,半跪在他腿间,在他左胸口画着什么,眉目间是微蹙的认真。
    “叶椿,看过我导演的电影吗?”
    叶椿没有问,为什么要重复问这个问题,他忍着胸前的痒意,只是答:“看过。”
    “那你看的时候,会自慰吗?”她停下笔,目光灼灼地问他。
    他回想起一夜,关着灯,电影放映时忽明忽暗的房间,想起戏中人带给看戏人的燥热,想起掌心无法抑制喷射的白灼,一股炙热很突然地从腹下开始升腾。
    他这时看清,她画在他胸前的,是一束漂亮的椿叶。
    叶椿沉默了。
    慕云澍似乎也不关心他的回答,手掌很无忌地隔着棉麻衣料摸了摸他已遮盖不住的凸起,叶椿那里似乎可以清晰地分辨那几根细瘦的作恶的手指,不受控制地跳动了一下。
    慕云澍显然很满意,看了看腕表。“硬了。九点半,可以开始直播了。”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