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魅歌洗完澡换上浴袍,趴在丝绸床单上,两条修长白皙的小腿支起来闲闲地晃动。
    她打开笔电,登上银豹直播,一个银色的豹头在屏幕中间如硬币翻转,变成了被圈住打叉的红色18。
    “181818。”沈魅歌按慕云澍给的房间号输入搜索,心底暗自啧啧两声,“要发要发要发?”
    很快,叶椿的直播间显示出来,设的权限是仅5级以上VIP会员可进,已直播二十分钟,不过一百多人气。
    暖黄的灯光,棉麻的布料,男孩充斥屏幕的粗长昂扬显得突兀,很凶,很怒。
    他坐在沙发上正对镜头,在观众这边,是一个跪在双膝间,口交的视角。
    沈魅歌视线从那精致的下巴,落到滑动的喉头,再落到画着一束椿叶的胸肌,往下走,视线顺着优美的人鱼线,聚焦到最粗鲁最原始的器官上。
    干净漂亮的龟头柱身暗示着主人浅薄的性经历,粗长的尺度和扬起的角度让沈魅歌不由得咽了口水。
    男孩骨节分明的双手不甚温柔地抚弄着自己,发出微不可闻的难耐喘息。
    沈魅歌不知道,除了自己,有多少直播间里的观众萌生着想帮他的心思,帮他揉弄被冷落的卵袋,趴在他胸肌上舔湿那诱人犯罪的小小的淡粉色乳头。
    沈魅歌似乎可以见到,镜头后面,慕云澍那亮起光来的淡眸。
    这男孩的身体是满满的欲望,直接,强力,毫不遮掩。慕云澍对于主角人选的执拗变得不难解释。
    「10级VIP会员   魅   在   Yea   的直播间送出五张藏宝图,快去围观吧~」
    这像是砸入平静湖水的巨石,直播间弹幕逐渐滚动起来,人气攀升上万,十分钟后有疯狂的趋势。一时间,豹纹、钞票枪,巨轮齐飞,绚丽的礼物特效覆盖屏幕,沈魅歌不得不屏蔽了弹幕。
    这时候的慕云澍是怎样神态呢?沈魅歌看着叶椿暗自想象,手伸向浴袍下,私处已经泛滥不堪。
    晚上十点,工作室里,隔音玻璃内外,慕云澍紧紧盯着屏幕,而叶椿直直看着她。
    耳机里传来她淡凉的声线,像竹林里最细的一场雨。
    “手速再慢一点,不用太规律。你可以屈起一条腿,微微侧身,会显得更闲适自在。”
    叶椿闻言照做,耳中传来慕云澍浅浅的笑声,里面有明显的愉悦。
    “叶椿,你是我的宝贝。”
    叶椿套在性器上的手滞了一秒。
    “赚钱的宝贝。直播间现在人气九万,不知道今晚有多少人,因为你刷到五级会员。”
    叶椿坐在沙发上,一瞬间错觉自己是待宰的羔羊,而哄骗他来的女人,正在他面前,毫不避讳,光明正大地数他卖肉的钱。
    “很粗,很大。”叶椿看着她屏幕前认真投入的眼睛,仿佛看的不是男人欲望中的裸体,而是她正精心雕琢的艺术品。
    这是怎样一个女人。
    明明这么淡,这么凉,却喝最烈的酒,抽最呛的烟,做着最惹人非议的职业,挑拨人最深最热的欲望。
    “你喜欢吗?”久未开口,男孩的嗓音是有些低沉的性感。在看不见的地方,引起直播间的一阵轰动。
    “喜欢。”慕云澍回答得毫不犹豫,一双眼亮得像阳光照雪地,“你会成为我最得意的作品。”
    有陌生的冲动自心头涌出,叶椿的手速加快,染上淡粉的挺立柱身被缺乏怜惜地撸动,筋脉毕现。乳白色精液喷薄而出,一股一股,弄脏了男孩的裤子和沙发。
    闭上眼,叶椿感受着潮水般汹涌又渐渐褪去的快感。
    叶椿十九岁,他被慕云澍诱骗了。
    从今往后,只能给她卖命,替她赚钱,毫无退路,竟还甘愿。
    这晚开始,一个名为“#你喜欢吗#”的词条在热搜榜上悄然攀升。银豹Yea这个ID逐渐在圈子里传开,甚至有群里开始流传他自慰的动图。
    其中自然有公司的推波助澜手,不过因为叶椿实打实的受欢迎,小动作只能沦为锦上添花。
    周日晚上,慕云澍正在给叶椿讲《夏娃》的戏,手机响了,看都没看便接起来。
    “你人呢?”沈魅歌话里有气。
    慕云澍先是讶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额头。“忘了,真忙忘了。”她瞥了一眼旁边沙发上叠放整齐的晚礼裙,奚涧一小时前进来确实是提醒过她,被她左耳进右耳出,随便应过去了。
    慕云澍挂了电话,对上叶椿无辜的视线。“你陪我去个晚宴。”
    “两小时以后有直播。”叶椿实话实说。
    “没事,来得及。”慕云澍提起晚礼裙,快步走向里面的休息室。再出来时,叶椿竟然已经换好了西装。
    帮他扶正与她裙摆同色的领结,慕云澍笑得揶揄。“找奚涧要的?”
    男孩嗯了一声,换来身前那人的感慨。
    “小伙子前途无量,前途无量。”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