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慕云澍甫一进门,众多目光便聚集过去,女人深蓝色裙摆像海水微旋,妆容浅淡,却散发着难以模仿的气场。
    此时舞曲奏起,正有人想过来邀舞,只见她左手挽上身旁一个沉默少年的右臂,两人低声交谈,显然不欢迎他人打扰。
    不少人在猜测她的男伴是谁。太年轻,太陌生。
    一袭修身的暗红色绸裙贴紧令人幻想的美妙胴体,在身后摇曳出漂亮的鱼尾,沈魅歌妖娆地走近,打量了半天叶椿,耐人寻味地对慕云澍说:“优秀啊。够宠啊。”
    慕云澍举起香槟杯向她致意。“低调。”
    叶椿被支开给两个女人拿酒,沈魅歌靠慕云澍很近,轻声耳语:“不是我说,多久没好好休息了?要不是我仔细看,还以为是你画的烟熏妆呢。”
    面对沈魅歌的暗嘲,慕云澍付之一笑:“魅歌,我这几天太亢奋了,我看着他,脑海中就不断去构想,哪个剧情,该用什么样的角度,该摆什么样的动作。我只是看着他,这部电影便在我心里放映一遍又一遍了。这样的我怎么睡得着?”
    沈魅歌太了解慕云澍这个人,灵感来了,就是个疯子。面对工作,就是个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偏执狂。
    沈魅歌气得很,决心晚上留慕云澍到自己家,逼她睡觉。
    可惜沈魅歌没能把人看住。宴会的东家沈老太爷叫自己孙女去结识各路青年才俊,沈魅歌收敛媚色一脸乖巧地应着,回头时却横了慕云澍一眼,用嘴型说:“等我。”
    叶椿回来时,只见慕云澍一个人静静伫立着,不知思绪飘到了哪里,她身边几个试图攀话的男人显然没有进入她的世界。
    叶椿发现了慕云澍周边的怪圈。这让他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给唐僧画的一个圈,不同之处在于,慕云澍的圈是她自己画出来的,阻挡一切妖魔鬼怪。
    想到慕云澍披着袈裟一脸禁欲地原地打坐,叶椿竟然被自己的脑洞逗笑了。
    慕云澍看着少年黑眸里微微的笑意不明所以,有几个德高望重的同行来敬酒,慕云澍应得干脆,把本是拿给沈魅歌的香槟也一道干了。叶椿看她喝酒如喝水的模样,心底默默补充。
    唐三藏倒是不嗜酒的。
    应酬开始,敬酒的人次第而至,像是场车轮战。饶是平时有事伏特加,无事威士忌的慕云澍眼角也晕上绯红,平添的媚有些惊心动魄。叶椿有意想替酒,却被慕云澍一个眼神制止了。
    这一替,他们的关系又该如何被有心人揣摩。
    又过了一会儿,暮云澍一双浅眸还堪称清醒,她看了看腕表,九点二十。
    慕云澍悄然拉着叶椿偷偷离场,竟有些逃路的意思。大厅另一角落,不知何时开始,一道略微沉重的目光追随女人细瘦的背影移动着。
    “这里?”
    “这里。”
    倚着装有白色灯板透光的墙壁,叶椿开始怀疑慕云澍醉了。
    慕云澍面对他举着手机,声线平淡,眸子却发亮:“九点半,可以开始了。”
    给叶椿制订的直播规划是周三和周日两天,每次九点半到十点半。这是他第二次直播。
    沈宅很大,这个角落比较偏僻,无人经过,叶椿却始终有会被人看到的危机感。
    看着稳稳举着手机拍摄他的慕云澍,叶椿无可奈何地接受了现实。
    白色灯板让前面背光的叶椿显出昏暗难辨的轮廓,屏幕里,可以辨识出他穿着一身正经的西服,这时腰带正被他慢条斯理地解开。
    上身衬衫的领口不知何时被扯得微乱,性感的锁骨随呼吸而起伏。下面的西裤失去腰带的束缚,变得有些松垮,光与暗的区分衬得劲瘦的腰身十分明显。
    叶椿背部抵墙,臀部和大腿有力挺起又落下,是个模仿操弄的动作。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抚摸,身下的巨兽已经开始苏醒。
    很颓,很欲,很禽兽。
    慕云澍举着手机禁抿双唇,明明不拍脸,却想给他配一副金边眼镜。
    直播间的女人们要疯了,弹幕疯狂地刷满一屏“操我”。
    还有充斥嫉妒的声音:“到底是谁在给Yea拍!!跪求换我!!!”
    昂扬的肉棒从裤子中释放出来,紧贴他的腹肌,被主人粗鲁地撸动。
    他似乎今天耐心更少,硕大的龟头从掌间顶出,正对屏幕,显得嚣张跋扈。
    过了一会儿,大掌开始加速,他没有侧身,于是精液射满了镜头。
    射到了慕云澍手上身上。
    慕云澍惊愕,不顾疯狂的弹幕和礼物关掉直播,瞪着面前闭眼享受高潮的男孩。
    慕云澍怀疑他在伺机报复,而且有证据。
    叶椿终于睁开眼,墨眸懒散像餍足的豹子,缓缓说了四个字。
    “节目效果。”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