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是不经想的,只是将他的名字在脑海中辗转一遍,第二天他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洛辞来的时候,慕云澍正在吃早饭。她穿着米色松垮的家居服,给叶椿倒了杯热咖啡。
    白色车牌的吉普停在院口,高大的男人下车,又从后座提出两个巨大充实的购物袋,去按门铃。
    叶椿去开门的时候,看见那古铜色健壮手臂拎着的各色蔬果零食,一下便明白慕云澍小超市般丰盈的冰箱由来。
    两张陌生的脸一对视,男子鹰隼般锐利的眼眸里是毫不遮掩的审视与敌意,叶椿面上却平静无波。
    等他走近餐桌,要笑不笑地倚着开放式厨房的大理石台,语气轻松调侃:“慕云澍,果真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日子越过越糜烂了。”
    慕云澍一点解释辩驳的意思都没有。她慢条斯理地咽下食物,才说话:“你可以尝尝煎蛋,叶椿做得很好。”
    “我没你一样有心情吃饭呀。今天可是我失恋的日子,当然,也是你的。”
    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封白色信函,抛到慕云澍桌边。慕云澍用餐巾擦擦手,打开,里面是一张精致的请柬。
    三秒后,慕云澍不动声色地把薄薄的卡片扔到一边,继续用刀叉切煎蛋,往嘴里送。
    男人俯身,饶有兴致地打量她的神情,像是非要在平静中看出些什么来。“不想去?不行啊慕云澍,你得去啊。我云曦姐订婚,要是没有得到妹妹的祝福,她该多伤心。云曦姐伤心了,我小叔就伤心……”
    慕云澍打断了男人的话,浅浅的眸子里罕见地流出些火光:“洛辞你真的烦,真的欠。你喜欢我姐?那你怎么不追她啊,跟我在这说什么失恋。”
    “暗恋最美了,不是吗?你比我懂多了。”洛辞似笑非笑,他话里有话,句句刀锋。
    “啊,也说不准,隔这么多年了。”洛辞看了眼一直沉默的叶椿,意味深长,“你的口味终于也变了。”
    “任务完成,我走了。周六记得不要迟到。”洛辞食指转着车钥匙,哼着小调转身离开,哼的是婚礼进行曲。
    慕云澍把陶瓷杯握在手里,捏了又捏,克制自己想往他后脑勺扔的冲动。
    等到吉普在院外彻底消失,慕云澍双手交叠在桌子上:“叶椿,周六空出来,陪我参加我姐的订婚宴吧,我缺一个男伴。”
    “其实我那天有点事。”
    “你知道的,你的薪水多少完全由我决定。”
    叶椿这个人有个优点,就是知时务。他说:“乐意效劳。”
    慕云澍给奚涧发了个消息,叫他接自己去公司,顺便告诉他提前准备她和叶椿的礼服。
    人总是会成熟的。当年看见那两个人接吻,就哭了一整夜的小女孩不见了,现在只有一个淡然接受现实的慕云澍。
    拍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这几天的清水剧情让宿淼有些飘飘然,仿若真的回到那个纯洁的年代,和少年谈一场甜甜的恋爱。
    叶椿是个天才的演员。戏外的他阴郁、沉默、冷静;戏中的他顽劣、炽热、动情。宿淼不知道她爱的是哪个,或者,两个叶椿她都爱。当少年漆黑的眼眸映上自己的身影,宿淼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向他涌动。
    剧组的人准备晚上聚餐,宿淼弯着在镜子里排练好久的甜美笑容,去邀请叶椿,后者却很干脆地道歉拒绝。
    “叶椿,走了。”慕云澍隔着好几米在门口招呼他。叶椿很快跟了上去。他微低着头,和女人交谈着什么,眼神认真专注。
    这一刻,宿淼从未如此深切真实地嫉妒慕云澍这个人。两个人或许没什么爱情,但是慕云澍的权力和能力,却可以保证叶椿如宠物一般在她脚下,唯她马首是瞻。
    走出A高,叶椿问慕云澍直播的计划,今天是周三。
    “去你家吧。”
    “我家?”叶椿犹疑了。
    “我记得你租的房子不是离这儿挺近,懒得回公司了。”慕导一向擅长就近取景。
    于是叶椿走在前面,拿钥匙打开房门时有点莫名的紧张。虽然出门前收拾过,他还是快速地扫视了一下,看房间里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里比起慕云澍的别墅来显得窄小逼仄很多,但好在干净整洁。
    慕云澍不是来查房的,她甚至没有细细打量他的居所,便坐在单人沙发上,心安理得地等待叶椿做晚饭。
    有点无聊,她随意翻了本茶几下的书来打发时间,发现一大摞竟然都是她看不懂的高级编程教材。
    旁人都谓叶椿得宠。然而慕云澍甚至不知他家庭情况,过往经历,兴趣爱好。这不怪叶椿隐瞒,是自打一开始,她慕云澍从没关心过。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