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魅歌坐在沙发上笑意盈盈,打量面前半跪着给她倒酒的两人:“你们谁是苏芜,谁是苏蘅呀,真是分不清。”
    左边那个微转过头,指着耳垂后的一颗红色小痣给她看:“沈小姐,我是苏蘅,耳朵后面有颗痣,哥哥没有。”
    沈魅歌俯身含住了苏蘅的耳垂舔舐,引起一声低喘。
    “喔,我知道了。”这声音含糊又暧昧。
    ——《蘅芜与魅》
    谁人不爱沈小姐,漂亮、有钱、玩得开。要说她有情吧,换男人就比换衣服慢一点儿;可要说她无情,面对你的时候,那双桃花眼里又是实打实的热烈与真挚。
    慕云澍曾说过,她是浪迹情场的一把风流火,照亮几何?又烧伤几何?
    这天,两辆改装过的复古“Zero”式机车停在山顶,融化的夕阳流进云层。缠绵的法式长吻后,男人却突然掏出戒指盒单膝下跪,换来沈魅歌短暂的沉默。
    “对不起,到此结束吧。”
    银色头盔将精致的脸庞遮掩,机车轰鸣而起,沈魅歌独自下山,风儿甚是喧嚣。
    谈恋爱不如找鸭。
    拉着阿澍去会所,从人群中看见那对双胞胎时,沈魅歌知道今晚不会很无聊。
    包厢柔和的灯光将沙发上女人的胴体染成小麦色,苏蘅伸出舌头迷恋地舔舐着她丰满圆润的乳峰。当敏感的红果被裹在湿润的口腔中吸吮,渴望被填满的涨痛感从沈魅歌身下传来。苏芜则跪到她双腿间,将舌头探入已开始湿润的花瓣里,轻轻戳弄。
    双胞胎兄弟训练过的口技有着令女人欲仙欲死的效果,此刻全被发挥到沈魅歌身上,她经受不住般的弓起腰,手指伸进身下男人的头发,听到胸前和腿间传来淫靡的响声。
    当液体粘上苏芜的鼻尖,他意犹未尽地抬起头,将修长中指缓缓插入紧缩的穴口搅弄,尝试着添一根,再添一根。三根手指在柔嫩的花穴里抽插,大拇指则按揉着顶端的阴蒂。过于强烈的刺激让沈魅歌直觉想抽身躲开,却被身后的苏蘅牢牢按住,他两只手掌堪堪包裹着雪乳大力揉弄,眼睛则一眨不眨地观赏着自己哥哥手奸女人的画面。
    哥哥很快找到了她的G点,手指的节奏变得更快,一直往那一处顶弄。高潮汹涌而至,沈魅歌爽到大喊,小穴里喷射出大量淫水,溅到男人的胸膛上。她的小穴还在一下一下抽搐,下巴被弟弟轻轻捏住,侧头与他深吻。
    身下巨大的空虚感传来,沈魅歌好想被填满。她一双媚眼水波盈盈,传递着邀请的讯息。哥哥很懂,扶着早已硬挺炽热的欲龙,一寸一寸进入她的身体。快速插入,再缓慢抽离,每一下好像都顶在沈魅歌心口上。
    苏蘅声音有点忍耐,有点委屈,在她耳边低语:“姐姐,你疼疼我。”把硕大的肉棒塞进她手心磨蹭,有时候龟头故意顶出来,将她的乳头压歪,让顶端渗出的透明液体粘在上面。
    哥哥操弄了一会儿,将仍旧硬挺的欲根拔出来,自己安慰性的撸动。沈魅歌躺在苏蘅怀里,他两只有力的手掌捏住女人的腿窝,让腿间私处大敞,自她身后,把粗长的肉棒插了进去,两人一瞬间发出满足的闷哼。
    这是一个给小孩把尿般羞辱的姿势,沈魅歌甚至一低头就能看见,两个人的身体是怎么连在一起的。她的娇喘被男人抽插的节奏打碎,哥哥走过来把肉棒伸到她嘴里,于是口腔和下身同时被塞满,让沈魅歌应接不暇,眉眼迷乱。
    男人们并没给她多少喘息的时间,一前一后夹着她站在地板上,配合默契。苏芜在身后插入小穴,紧致的触觉让他扬起下巴,两只大掌摩挲女人挺翘的屁股,疯狂插弄;苏蘅则在身前啃咬她两只奶,抚摸她纤细的腰身,像个不知餍足的孩子。汹涌的快感席卷全身,淫水顺着沈魅歌的大腿滑落,她没沾酒,却已是醉态。
    苏蘅在她的手掌间释放。苏芜则在精关失守的一瞬间抽出阳根,任白浓的液体喷射而出。三人交错着亲吻,
    离开前,沈魅歌拍拍弟弟的脸,捏捏哥哥的腹肌,一双桃花眼笑眯眯地说:“很棒哦~下次再来见你们。”
    谈恋爱不如找鸭。沈魅歌是一把风流火,平生不嗜情苦,只做欲望信徒。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