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魅歌发消息问她,昨晚直播怎么回事。慕云澍得知她是叶椿的忠实粉丝后,喉咙哽了一下,把情况据实告诉了她。
    “你把他潜了?哈哈,阿澍你终于长进了,这才像一个三级片导演嘛。”话里话外竟然全是欣慰。
    慕云澍有点无奈:“是,还是您熏陶得好。”
    周六沈魅歌去参加洛家订婚宴,她寻摸了半天,没见到慕云澍人影,直到一同前来的苏蘅给她指指。
    慕导和她最受宠的男优坐在一起。她今天一身低调的银色,裤腿宽松,合起来像百褶长裙,上面的暗纹是祥云野鹤,与叶椿银灰西服上的暗纹出自同一手笔。
    两个人豪不在意高级定制的礼服,坐在室外石阶上,安静抽烟,目光同样放得很空。
    向来只属于慕云澍的怪圈里进去了一个人,一起隔绝着外界喧嚣。
    沈魅歌走近,慕云澍的视线先是在她娇俏的奶白色短发上转了一圈,又看向她的男伴,猜测是苏芜还是苏蘅。
    沈魅歌挑眉,抚了抚苏蘅的衣领:“蘅蘅,你先进去等我,我跟慕导说几句话。”
    待苏蘅走远,慕云澍不无好奇地问她:“你每次分辨他们都要看一下耳朵后面吗?”
    沈魅歌摇摇头:“也不一定,他们的尺寸和速度都有点不一样。”
    虎狼之词。
    旁边的叶椿被烟呛了一下,他感到了自己的多余,和慕云澍打个招呼,便进室内等她。
    沈魅歌抚平粉色小礼裙的裙摆,坐在慕云澍旁边,头轻轻枕在她的肩膀上。
    “阿澍,我想很久,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上次在我家晚宴上,洛白来了。”
    慕云澍心里没什么波动,只是有些诧异。洛白极少参加这种聚会,一是因为行动不便,二是因为生性安静。
    “那天我们就说了两句话。第一句他问我你来不来,第二句他问你旁边的叶椿是谁。”
    慕云澍笑了下,说:“他一直像个兄长,关心我们这些年龄小一点的朋友。”
    沈魅歌觉得不是这样。既然是兄长的关心,为什么不亲自去打个招呼,反而要坐在暗处关注。
    可对上慕云澍微凛的目光,她明白再说下去,就触碰到这个人的底线了。沈魅歌从善如流地转移话题:“话说你生日要到了,想要什么礼物?”
    “想要什么都可以吗?”
    闻声沈魅歌扬扬眉:“当然,只要是我能力所及。”
    “那我想拍一部你和苏芜苏蘅的短片,情节简单,动作单一,很好完成。”
    沈魅歌一下子明白她想干什么,桃花眼翻起白眼来也好看。
    “慕云澍,你可做个人吧。”
    洛白站在门口迎宾,假肢包裹在笔挺的西装裤里,外表看起来与常人无异。
    看到慕云澍,他眉眼温柔依旧,唤了声:“小澍,好久不见。”
    慕云澍微笑着道了句恭喜,心里想,其实一开始就是不一样的。
    叫洛辞是小辞,叫慕云澍是小澍,叫姐姐却是云曦。
    一开始就是不一样的,是她反应迟钝而已。
    当订婚仪式到了亲友致辞阶段,慕云澍作为慕云曦的妹妹上台讲话。
    她清了清喉咙,微凉的声线带给人莫名的平静。
    “其实我是他们两个人爱情的见证者,但他们竟然谈恋爱谈到奔四十才结婚。
    可能他们搞艺术的,就是沉得住气吧,我本不该在订婚仪式上致辞,而是应该参加我外甥或外甥女的满月酒。”
    满场人善意地哄笑,待重归安静后,慕云澍再次开口。
    “我姐姐是一位最好的姐姐,她善良,美丽,优雅。她是我童年乃至整个人生的一束光,告诉我不畏黑暗,世间美好。六岁那年,我推倒了花盆架,她把我护在身下,头上流血,却安慰我不哭;十五岁那年,我因为一件小事离家出走,姐姐在外面找了我一天一夜;二十二岁那年,我大学毕业,要做不为世人所称赞的职业,全家人反对,只有姐姐告诉我坚持自己。”
    “姐姐值得最好的人守护她,我很开心她能和洛白哥共结连理。两个温柔的人在一起,以后的岁月,想必都是幸福。”
    宾客们不约而同地鼓掌。慕云曦在旁边红了眼眶,泪水在里面打转。洛白体贴地给她递过手帕,慕云曦微笑与他对视,柔声说了句谢谢。
    洛辞站在台下,他看着慕云澍,表情是难得的沉静。
    人间是陵园,覆盖着回忆之声。而时至今日,她决定为所有的意难平画个句号,锁在地底,再不见天日。
    这世界假如有她绝不会背叛的人,那便是她的姐姐,慕云曦。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