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仪式由洛白和慕云曦合奏一曲结束。
    女人一袭高雅的白色鱼尾裙,拉小提琴的动作专业又优美,悠扬的琴声传遍整个礼堂。一小节后,洛白手指娴熟地搭上黑白琴键,为她伴奏,整个乐曲显得更有层次,也更加深远。慕云曦满含爱意的目光里,洛白穿着剪裁优良的黑色礼服,侧脸显得温柔而坚毅。
    慕云澍跟着大家一起鼓掌,心想,确实称得上一句郎才女貌,琴瑟和鸣。
    转身要走,却被提着裙摆小跑过来的慕云曦拉住手:“云澍,跟我回家吧,你都好久没回去了,爸妈也一直惦记着你。”
    按规矩,接下来应是由女方家设宴招待众宾。慕云澍看着座位席前列,自她进来,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的慕家夫妇,笑了笑,不揭穿慕云曦善意的谎言。
    “对了,这位是?”慕云曦看着她身旁陌生的男子。
    慕云澍伸手挽住叶椿的手臂,没有正面回答,亲密的动作胜过万语。“他是叶椿。”
    叶椿从善如流,微微低头,礼貌地唤了一句:“姐姐。”
    慕云曦眼中充满惊喜:“臭丫头,恋爱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除了洛辞那家伙,也就她姐敢对奔三的慕云澍骂一声“臭丫头”。
    慕云澍无奈:“所以姐,你终身大事算是定了,就别耽误我约会了。”
    此话一出,慕云曦不能不放人,她还恋恋不舍地说:“那你有空记得来找姐姐,我很想你的。”
    得到慕云澍点头答应,她才开心地笑了,目送两人离去。
    慕云曦走到洛白身边,轻声问:“腿还好吗?这么久了,会不会很疼?你要多坐着。”
    “无碍的。”   洛白微笑,不经意地问,“小澍提前走了吗?”
    “对呀。”慕云曦满脸担忧,“洛白,你看见她男朋友了吗?那个男孩子看起来也太年轻了,真怕他不能照顾好云澍。”
    “能搞定小澍的人怎么会普通?”洛白低头摆弄着桌上一捧花束,摘掉几棵略显多余的银叶桉,低声说,“你不用太担心的。”
    慕云澍当然没有去约会,甚至晚上就在家,被洛辞抓了个现行。
    “行啊你,慕云澍,男朋友?约会?”洛辞放下手里提着的一打啤酒。“你怎么不直接跟你姐说,你养了个小你十岁的男优啊,还是你也知道害臊?”
    慕云澍冷着一张脸,瞪他:“属狗的吗?一进门就汪汪汪汪?能不能走人?我困了要睡觉。”
    “慕云澍你找找镜子,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就知道谁更像一条恶犬。”他高大的身形无赖似地往沙发上一瘫,轻车熟路地找到投影仪的遥控器,一部一部挑着电影,“你要躲着原来的圈子,可你不能躲着我啊,这对我不公平,我只是个什么都没做错的无辜人。”
    慕云澍说:“我没有躲着你,我就单纯嫌你烦。”
    “得,那你就烦着。”洛辞找到了喜欢的电影,满意地拍拍自己身旁,示意慕云澍坐下,“我是来找你喝酒的。”
    “啤酒?”慕云澍瞥了一眼,有鄙视的意思。
    “呵——”洛辞一声冷笑,“睁大你的小狗眼睛好好看看,这是红乌苏,今晚谁先倒谁儿子。”
    跟女人拼酒量,这事儿也就洛辞干得出来。
    电影挑的是原声版《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夜晚,一人一虎一船,漂泊在无边的海面上,平静的海水倒映出完整的星空,音乐舒缓,对峙的气氛消散,画面开始变得华丽诡谲,五彩斑斓的奇幻场景令人应接不暇。
    桌上的空酒瓶横七竖八,而慕云澍似乎也看痴了,她手中的酒瓶还悬着,目光却沦陷在电影中的星河与鱼群里。
    洛辞突然侧头吻她,被慕云澍推开,用手背狠狠擦了擦嘴,骂他:“洛辞,你有病。”
    男人忽然大笑,笑得喘不过气,笑到眼眶发红:“慕云澍,你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闻言,慕云澍打量他红着的眼眶,感觉颇为有趣:“醉了?叫爸爸。”
    “爸爸。”洛辞耿直极了。
    “小样儿。”慕云澍淡淡一笑,“天天关在军区里,还想跟我比酒量。”
    慕云澍想扶他去客房睡觉,低着头突然严肃皱眉:“洛辞你能不能收回去两只手臂。”
    洛辞“嗯?”了一声,表情疑惑,不知所以。
    “你为什么会有四条胳膊。”慕云澍如是说,“看起来,好奇怪,好恶心。”
    洛辞握着她的手腕,轻轻一拽,下一秒她倒在他怀里。
    ——————
    某声:我想换个书名,换个文案(c6k6.com),换个封面,我觉得它们不太吸引人……
    慕云澍:清醒一点吧,应该换个作者。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