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棚陷入一种令人窒息的低气压里。
    “不愿意?”
    面对女人再次重复的疑问,叶椿沉默着表示态度,高挑的身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是僵持,是对峙。
    现场弥漫着安静而尴尬的气氛,分针又转了几圈,宿淼眼眶红着跪坐在榻榻米上,百褶裙铺成一朵花。
    副导演看看女人的脸色,咳了一声想骂叶椿,但慕云澍此时开口了。
    她似笑非笑:“不真做也行,那就借位。叶椿按合同该付的违约金,都给宿淼。”
    “半小时后开拍。”她把监听耳机往桌上一扔,边摸着烟盒边走了出去。
    收工后,银色卡宴缓缓行驶到叶椿旁边,驾驶座车窗落下,奚涧朝连戏服还没换的他招手:“上车。”
    叶椿转了一圈坐进副驾驶,在后视镜里看见,后座的慕云澍合着眼假寐,眉头微微蹙着。
    一路无话。
    到了别墅,两人沉默着进屋。玄关处,叶椿正要习惯性地换鞋,被慕云澍扯住制服领带,牵到沙发上推倒。
    她骑到他腿上,一边拉开拉链,一边质问,声音冷淡:“不想做?那你拍什么AV?”
    “说好的事反悔,你知道带来我多少没必要的麻烦吗?嗯?”
    “还是,”她顿了顿,指指沉睡中的那处,眯起的眼分不清是怒是笑,语气里满满的调戏与羞辱,“它认主?”
    少年垂眸,腰间却微微顶起,欲根贴近她的手掌。毫不反抗的动作和越来越硬的器官,无声向她表示臣服。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她语调悠悠,身体却毫不留恋地撤离。叶椿感到身上的温暖消失,手指一动,长而浓密的睫羽半遮着晦暗的双眼。
    半晌,有纸张朝他迎头扔来,散了一身。叶椿拾起来看,是C大计算机系的资料。
    “我联系好了C大的姚期教授,他愿意带你。”
    上次在他小出租屋里看见的那摞高级编程的教材,慕云澍拍给了在C大任教的同学。全国领先的计算机系教授,想来对他应该有很大帮助。
    “翟秋鸿也被我摆平了,不过这部电影三百万的投资也泡汤了。”翟秋鸿是当初在会所被他砸得头破血流的男人。
    打火机的火苗晃动,慕云澍点燃一支烟,也不抽,夹在指间,冷冷地看他。
    “我欠过你深夜的两顿饭。可叶椿,你仔细算算,你欠了我多少,以现在的你,还的起吗?”
    “结果让你拍床戏,你给我耍脾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黄花大闺女。”
    黄花大闺女叶椿眼角微红,嘴唇却仍倔强地抿着。
    她执意要把他推给别人,仿佛所有人合该跟她一样,洒脱易忘放得开。
    与其在这狼心狗肺的人镜头前表演做爱,不如让他背债,还更痛快些。
    他开口时声音沙哑:“钱我会还你。”
    “哦?”她冲他脸上吐烟,语调像飘散的烟雾一样不急不缓,“你打算怎么还?”
    “我给你想个办法吧,叶椿。”面对少年的再次沉默,她一字一顿,笑得冷淡又恶劣,“肉,偿。”
    “我不是一直在肉偿吗?”他三分嘲她,七分自嘲。
    这话说得他妈的有点道理。
    慕云澍噎了一会儿,营造的霸道总裁形象有一丝破裂。
    不过她很快找回了自己的主场,拽住叶椿的黑领带,少年前倾,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鼻尖几乎相撞。
    “小白脸懂吗?男宠懂吗?包养懂吗?”慕云澍扬扬眉,“以后,你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供发泄机器。”
    “我叫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我叫你打狗,你不能喂鸡。我叫你上床,你不能下地。我叫你做面,你不能煮米。”
    好的,都听你的。
    看着少年柔软下来的眉眼,慕云澍提前想好的说辞生生给忘了。
    叶椿谨慎地靠近,轻吻她的嘴角,没有得到拒绝,他闭眼遮住情绪,吻得更深了些。
    黑暗里,慕云澍看着旁边鼓起的一个身影,隔着被子像座小丘,心里的感觉很奇怪。
    像是久违的安全感。
    非要形容一下,就是雷雨天躲在干燥的巢穴里,听见雨滴敲打头顶石板的声音,有点温暖,有点舒服。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慕云澍开始畏惧“一个人”的状态。
    然而,包括沈魅歌在内,不乏有人亲近她,双方却同时充满防备。他们走过来,碰触到她的界线后,又自觉退回。而慕云澍也从来没有挽留的意思。
    只有叶椿,是她主动甚至强制地拉入自己世界中的人。她觉得她有筹码,谈交易,这种关系可以不靠善变的感情来维持,所以如此安全。
    她不再是孤零零一个,他看着她,似乎绝不会突然转过身去。
    如此安全。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