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下了雪,踩上去吱吱作响,被路人和车轮碾过,原本的洁白践成污黑的泥。
    这是一家日式酒屋,灯火暖黄。慕云澍在起雾的小窗上勾勒些什么,身穿和服的侍者跪坐着上酒,行礼后轻拉上障子离开。
    寂枫身穿长袍,一手支着头斜躺在榻榻米上,在这和风的装潢下颇给人一种时空错乱感。
    这种感觉在沈魅歌把他两条长腿踢到一边时,消失殆尽。
    “嘶,轻点儿。”寂枫长相阴柔,笑起来祸国殃民,嗓音也是限制级的,一波三折。
    “我知道你就喜欢粗鲁的,带感。”沈魅歌居高临下看他,游刃有余地接招。
    寂大骚和沈小骚一交锋,总让慕导误以为自己还在片场。
    她背对着两人微叹,视线恰与窗外人相对。白雾覆盖的玻璃上,只有慕云澍画上的一个六角雪花,那双眼便出现在清晰的间隙里,看见她,原本的锐利渐隐,融进灯火与笑意。
    “瞧他,迟到不说,还鬼鬼祟祟。”寂枫毫不客气地指责,被骂的人下一秒推门进来,高大的身形让本来宽敞的室内都显得有些逼仄。
    慕云澍把酒盅递过去,拿起温热的酒壶给他浅斟。
    “洛军官,别来无恙。”等人一坐下,寂枫看着他挽起衣袖的小臂,流畅有力的肌肉线条让他又换了张脸,友善极了。
    旁边沈魅歌噗嗤一声,嘲这人欺软怕硬。
    洛辞扬眉,看着他黑袍扯动间裸露的大片胸膛,语调悠缓:“你好骚啊。”
    “日复一日,不曾改变。”寂枫笑意慵懒,拿这话当夸奖。
    洛辞和寂枫也算不打不相识。
    两三年前他去银豹,看见寂枫把慕云澍推在墙边,一拳砸过去,当时寂枫一手软尺,一手捂着自己可能骨折了的鼻子,整个人都惊呆了。
    后来他才知道寂枫算是慕云澍的合作伙伴。慕云澍电影里出现的一些极具性感风格的服装,多出自寂枫的工作室。慕云澍达到了增色添彩的效果,寂枫达到了代言宣传的目的,两者着实互惠互利。
    寂枫没什么恶意,只是身为设计师,有些奇葩而已。
    这点倒像和慕云澍是同类人。
    偶尔几人出来凑局喝酒,也蛮聊得来,渐渐成了朋友。
    四人推杯换盏,酒意和暖气烘红了脸,安逸得很。也不叙旧,只是天南海北地聊,由于职业不同,走过的路也不一样,各自说着经历,当真颇有意思。
    夜色入深,街道安静。
    裹紧大衣出门,沈魅歌埋在围巾里的下巴惊讶地扬起:“哎?你们看!”
    前面是一群穿着制服的少年少女,不难看出,是《夏娃》中的款式,还有女孩梳着和宿淼一样的马尾,拿长丝带系着。
    真是不嫌冷。
    “Cosplay?”寂枫饶有兴趣,突然想起什么,转头问慕云澍,“你那个小朋友呢,不带出来玩吗?”
    “他忙。”慕云澍把脸埋进竖起的衣领,不曾察觉简单的两个字多么引人揣摩。
    倒是她心里惊起一阵冷意,寂枫知道了,代表那个人也知道了。
    沈魅歌执意要带寂枫去见见她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小朋友”,两人打车走了。留下慕云澍和洛辞,也不着急,走得不紧不慢。
    慕云澍穿着高跟鞋,步子一深一浅。洛辞看了眼,蹲下身来,“上来。”
    她趴到男人宽厚的背上。
    洛辞背着慕云澍,沿着路灯缓慢地走。暖黄色的光炼乳一般,均匀地涂在柏油路面上,反而显得格外空荡。只偶尔有车如幽灵般在身边无声地滑过。
    天上地下,似乎就剩他们两个。
    灯光也将洛辞雪白的大衣领打黄,尝起来似乎是甜的。慕云束迷蒙着双眼,这样想。于是低头就去咬他肩上的衣料。
    她的脸颊和长发贴在他温热的颈边,他似乎能感到肩膀那里有一小点被濡湿了。
    “别咬,衣服脏。”他的声音融进月色里,有些模糊。
    慕云澍听着,嗤笑了一声,雾气凝在眼眸里。
    “放我下来吧。”
    “怎么了?”
    “放我下来,在前面台阶那里。”
    洛辞便在一溜台阶前停了脚步,台阶往上,是一个写字楼,此时已是一片黑幕,只有零星几面窗亮着灯,像一盘残棋。
    慕云曦跳下他的背,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到他面前,蹲下。
    洛辞诧异了一下,低头看她,才发现鞋带不知什么时候开了,她在帮他系。
    她起身,带着些醉意,给他一个清浅的笑容。
    刹那间,洛辞的心好像一块被泡进柠檬水的海绵,又酸又涨。
    十五岁那年离家出走,洛辞在桥洞里找到蜷成流浪狗的她。少年小心翼翼给她穿上自己的外套,红着眼眶背她回家。像之前很多次一样。
    像今天一样。
    依稀记得那日经过街道,音像店门口有音响,音质微劣,有些年代感。
    “我的心里从此住了一个人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我在找那个故事里的人
    你是不能缺少的部分
    你在树下小小的打盹
    小小的我傻傻等”
    少年长成了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面前,可以把所有冷风挡住。他问:“我可以亲一亲你吗?”
    慕云澍沉默。
    洛辞轻轻把她抱到台阶上,正好与他同高,扶着她的后脑吻了下去,慎重缓慢,随时可以被推开。
    但是没有。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