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云澍被锁门声弄醒。
    声音不大,但这几天她的睡眠状态不好,觉很轻。
    她光脚下床,拉开窗帘,车灯的光在黑暗中晃过。慕云澍静静一看,军车。
    看来,不管洛辞那地暖修没修好,都暂时用不着了。
    她重新躺进床里,被子下身体蜷曲。
    偌大的房子里又只剩她一个。窗帘的缝没拉好,月光被割碎,在半边床上铺成平整的切面。
    凌晨三点,心上易生苔藓。
    “等你的糖醋排骨。”慕云澍轻声说道,重新闭眼。
    银豹A座,电梯门正要合上,眼角看见一双烟熏棕色的Saint   Germain及踝靴,正不紧不慢地往这边走,寂枫按住开门键。
    “早。”慕云澍看了寂枫一眼,走到他身边。
    “唉。”寂枫长长叹了口气。“你跟老霍吵架了?前天我提了句你的名字,他那眼神像要把我吃了。”
    慕云澍语气淡淡,“没吵,就是说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事?”寂枫凤眸一眯,颇有兴趣。
    “我不想跟他玩什么游戏了。”慕云澍笑笑,眸如寒秋素雪,“当年算我少不更事,如今却厌极逢场作戏,故作深情。”
    “拍了太多电影,私下里,慕某唯愿活得真实一点。”
    “所以我有机会了?”寂枫手指轻佻地携起她一束发。
    “寂枫啊。”
    慕云澍直视前方,两人在镜面中对视,男人不知为何,直觉想将视线错开,却在她下一句话中僵直。
    “你喜欢师父吧。这么多年,却总拿他来刺激我,拿我去试探他,偶尔跟我玩一玩暧昧,不累吗?”
    “你……”寂枫有点惊乱,失去平日的自若,如鲠在喉。
    电梯门打开,慕云澍低声说了句再见。鞋跟有节奏地敲在大理石地板上,高贵又淡漠。
    一进工作室,奚涧递过来塑封表皮的册子。
    “慕导,沉舟畔的剧本送来了,给您打印了一份。”
    沉舟畔是网文作家,慕云澍两年前翻拍过他的小说,口碑不错,便早早约好下一次合作。
    首页印着两个大字,名为《云枭》。讲的是滇南边境一位女毒枭的情事。
    剧本是慕云澍盯着改完的,项目定了,主要角色早已有了大概人选。她翻了翻,“可以,你把剧本发给我说过的那几位,叫他们下午来试戏。”
    还有一个月到农历新年,奚涧心道,看来年前就要开工了。心头微微作苦,他的老板在工作狂的道上越走越远,他也不会轻松到去哪里去。
    慕云澍的工作室算独立的,但每部作品还是属于公司旗下,冠着银豹传媒的名。所以拍摄前要给上面送份请示文件。
    一周后。奚涧把文件拟好,带上去,找霍董签字。
    霍逸寒厉眼一扫,没着急盖章。
    “替我叫一下慕导,我想当面跟她谈。”
    “霍董,这恐怕不行。”奚涧微微鞠躬,娃娃脸上有些纠结,“慕导她……说要提前去滇南踩点,现在估计已经到地方了。”
    两千里外,慕云澍走出机场。即使是冬天,滇南也阳光明媚,她穿黑色风衣,带着墨镜,一手拉着皮箱,酷极了。
    “;  me.”娇媚的女声吸引过来数道异性视线,沈魅歌给慕云澍扣上一顶机场里卖的草帽。
    慕云澍带着孔雀尾装饰的草帽一脸冷漠,“我不是来度假的。”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沈魅歌在慕云澍身边,像只勾引长老的妖狐。
    慕云澍径直往前走,沈魅歌却桃花眼轻眯,她感觉看见一道颇为眼熟的身影,却很快在人群中隐去。
    可能是眼花了吧。
    晚上到了古城客栈,慕云澍要关门,却被沈魅歌一脚拦住。
    “这么早,你睡什么觉?不知道滇南的L市是艳遇圣地吗?”
    慕云澍嗤笑,“艳遇还叫什么圣地,矛不矛盾。”
    沈魅歌递给她一只CL的口红,“我不管,陪我去玩。抹上,你就是整条街最靓的妞。”
    “没准儿还能遇到比那个叶椿更帅,更乖的小朋友。”沈魅歌眨眨眼。
    慕云澍心口被她后半句话扯得生疼,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可能是最近熬夜熬多了,心脏不太好。
    “去喝杯酒也罢,晚上睡得香些。”她说。
    

章节目录

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暗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声并收藏暮云春树 (原名:十八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