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好爽。
    戚音好爽。
    纪流城的鸡巴又粗又大又硬,把她的紧窄花穴撑得满满胀胀的,过了最初那个疼劲儿以后就只剩下满足和舒服。
    纪流城的龟头也优越,每一次抽插的时候那饱满的龟头都能滑过她的敏感点,当大力冲撞的时候,那大龟头和粗壮茎身还能抚慰她穴里每一块儿骚浪的媚肉,让她欲仙欲死,想止不住的尖叫。
    “嗯、啊……好舒服~好舒服啊~”
    戚音叫了出来,她也不委屈自己,她左边奶子被纪流城叼着,就伸手去揉右边的奶子,可很快纪流城就吃够了她的奶子,又把她的手腕按在墙上,附身过来吃她的嘴。
    “唔……”
    跟上次的浅尝辄止轻轻碰一下的亲法不同,这一次纪流城势如破竹地挑开了她的唇缝,把粗厚的大舌送到她口中之后,就开始放肆而又横冲直撞地搅弄了起来。
    “唔……嗯……”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舌吻,在夜里寂静的校园,在没有人的教学楼,在纪流城的教室书桌上,纪流城一边用大鸡巴操着她底下的骚穴,一边吮吸着她的口水和舌尖。
    戚音爽的从尾椎骨往上全部酥酥麻麻,连脚趾都不自觉地绷紧了起来。
    “啊~”
    而纪流城在经过了几轮快速抽插以后,又把大鸡巴往里狠狠一顶,直接顶在了戚音最敏感的花心!
    “唔~啊~”
    戚音本来就快到了临界点,被纪流城这么一下,竟是瞬间就达到了高潮。
    她扬起头高昂地尖叫,她上边流着涎水,底下也喷涌而出了大股大股的蜜液,高潮时的小穴将纪流城的大鸡巴裹的很紧,每一片媚肉都在亲吻柱身,那些淫液还尽数浇灌在了纪流城的龟头上。
    “嘶……”
    纪流城爽得不了,只差一点就被那穴道给裹的缴械投降,但那不断抽搐的小穴实在是太舒服,他还想多呆一会儿多插一会儿,不想射的这么快,于是就硬生生的挨过了那股想要射精的欲望。
    等戚音从大高潮里回过神,纪流城的鸡巴又开始在他穴道里抽插了起来,只是这一次温和许多,抽插的幅度也又小又慢。
    疾风骤雨的操弄有疾风骤雨的好,可是刚经历过一次高潮过后,这样缓慢的插干才是最舒服最让人享受的,戚音又觉得爽了,便抱着纪流城的脖子,哼哼着感受余韵。
    这一感受就被纪流城带入了连绵不绝的小高潮里面。
    太爽了。
    但是爽过了之后,戚音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她朝着纪流城伸出脚,把他整个人踹开,忽然道:“你为什么还不射?”
    大鸡巴离开最温暖的所在,纪流城一下子就受不了了,他扶着鸡巴又要插进来,声音粗哑:“你再让我操一会儿我就能射了,乖,腿分开。”
    戚音不分,也不让他插,只警惕道:“不是说男人第一次都很快吗?你操了我这么久为什么还不射?”
    纪流城:“我……”
    戚音不等他开口就酸溜溜地问了出来:“你是不是操过霍蓉?”
    纪流城连忙解释:“我没有,我没亲过她也没碰过她,更没有操过她。”
    戚音:“你分明背过她。”
    纪流城:“什么时候?”
    戚音:“高一上半学期运动会那会儿,她晕倒在操场,是你背她去的医务室。”
    纪流城:“这也算吗?”
    戚音嗤笑:“这怎么就不算了?”
    纪流城:“行,你说算那就算吧,但我确实没亲过她更没操过她,至于当初跟她交往,那是……”
    戚音忽然就发了脾气:“我
    看絟伩⒐菿Ρο1⑧.còм不想听了。”
    纪流城叫她:“音音……”
    戚音又问纪流城:“那你找过鸡吗?”
    纪流城满头问号:“我找什么鸡?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戚音咬着唇,表情委屈:“你操了我这么久都不射。”
    纪流城鸡巴还硬着,戚音这样跟他闹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强势地分开了戚音的腿近乎粗鲁地插了进去,然后才解释:“我天赋异禀不行吗?除了你上下两张小嘴和我自己的五根手指,我就没操过别的东西了,飞机杯都没用过!”
    戚音想推开纪流城,可是她的身体太不争气,又爽了。
    “嗯~”戚音还在闹他,“可是男人在做爱时说的话都不能信……啊~好深啊……”
    “不信什么不信?我确实除了你以外没操过别的人啊,这有什么好骗你的?”
    “啊~那、那你真的好棒啊……”
    “操!”
    戚音的声音又娇又媚,还说什么你好棒,是个男人就受不了这样的话,纪流城也同样如此,于是他把戚音抱在怀里,又开始凶狠猛烈地操弄起了那妩媚少女的浪穴。
    这一次射精欲望来袭的时候纪流城没有忍耐,他就那样把精液尽数洒在了戚音阴道深处,而戚音被那精液一烫,也再次达到了高潮。
    【这章是200珠的加更,往后每过50珠都会有一章加更昂,感谢订阅,感谢猪猪,爱你们呀】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