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音被他射满了。
    花穴里满满胀胀,全是纪流城的东西,光是这一点认知就让戚音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好舒服……”戚音手指扣着纪流城的后背,脸上带着高潮过后的余韵:“真想让你的大肉棒在我的逼里插一辈子……”
    纪流城捏了捏她的脸,无奈地笑了:“胡说什么呢?别夹这么紧,松开点,我得拔出去了。”
    戚音听纪流城这么说瞬间双腿盘上他的腰,撒娇道:“我不让你拔,你不许拔。”
    纪流城:“得收拾收拾回去了,难不成你想在这里呆到明天早上?”
    戚音无所谓:“呆到明天早上又怎样?”
    纪流城吓唬她:“呆到明天早上,这班里的其他同学就会看见你被我干出来的这骚浪样,到时候谁能忍得住?怕都是要过来强奸你,你就不怕?”
    戚音挑挑眉,搂住纪流城的脖子在他耳边吹气:“难道你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吗?”
    纪流城:“当然不会!”
    戚音:“那我还怕什么?”
    纪流城一噎,而后又无奈地掐了一把戚音的脸,说了声“你啊”。
    两个人就又那样抱着温存了一会儿,温存过后,哪怕裹着鸡巴的骚穴拼命挽留,纪流城也还是把鸡巴抽了出来。
    戚音咬着下唇,不满意道:“谁让你拔出去了?”
    纪流城:“鸡巴都软了。”
    戚音撇着嘴。
    “先回家,”纪流城受不了戚音的委屈样,就过去挑着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哄道:“这里真不能呆了。”
    戚音道:“回家你要继续操我。”
    纪流城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一边收拾凌乱的桌椅,一边收拾沾染了精水蜜液和处女血的卷子,缓和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音音,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戚音反问:“你喜欢矜持的?”
    纪流城分开戚音的腿,拿纸巾给她擦着被操弄得凌乱的穴口,教室里灯没开,外面却已经彻底黑了,纪流城不太能看清戚音穴口的景象,但依旧心生柔软。
    “我喜欢你。”
    戚音一滞。
    “你、你说什么?”
    “我说,”纪流城帮戚音穿上了裙子,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又重复一遍道:“音音,我不喜欢矜持的,我喜欢你。”
    戚音脸红了。
    心跳乱了。
    连手脚都有一瞬间不知道怎么放了。
    这会儿反而是纪流城更加冷静,他有条不紊地帮戚音穿好了胸罩和上衣,然后捏了捏她的脸问:“怎么不说话了?”
    戚音轻轻吐出了一口气。看絟伩⒐菿Ρο1⑧.còм
    心里想的是还好教室里没开灯,纪流城看不到她的害羞,也不知道她刚刚因为那一句喜欢有多么欢喜。
    “被我说喜欢你吓着了?”纪流城给她穿上了鞋,过来抱她下地。
    戚音装作不以为意:“我有什么好吓着的?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全都不能信以为真。”
    纪流城:“可这不是在床上。”
    戚音:“有差别吗?你不是刚干完我吗?”
    纪流城又是一噎,但是这次被噎以后他也回将了一军,“是,刚干完你,还干的挺爽。”
    戚音哼声:“流氓。”
    纪流城又过来抱她,这一次他把戚音整个人塞进怀里,还让戚音的脑袋靠在了他的胸膛。
    “音音,你听听我的心跳。”
    戚音:“听什么?”
    “我啊,”纪流城抱着她,闭上了眼睛轻轻道:“是真的喜欢你,想宠着你,想对你好,想再干你一辈子的那种喜欢你。”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