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音这两天总是很会惹纪流城生气。
    可纪流城气归气,恼归恼,该宠的时候还是要宠。
    他把戚音抱到了浴室又给她清理了一遍小穴,而后又认认真真地给她涂抹了一遍膏药。
    中途戚音也尝试勾引过纪流城操她,可纪流城不为所动。
    “你怎么这样啊,你是操够我了吗?”戚音虽然是标准的妩媚美人,浓颜姝色,可故意做出委屈模样的时候还是十分的我见犹怜。
    纪流城看的咬牙,但到底还是硬撑着把戚音翻了过去,对着她挺白的屁股就是啪啪两巴掌。
    “啊~”
    “我愿意操你,永远也不会够,但是 这种事总要节制,你今天已经高潮很多次了,小穴还肿着,我不可能再把鸡巴插进去。”
    戚音嘁了一声,瞥起娇妍红艳的唇就道:“男人总是这样说话不算数吗?你原本还说要天天操我。”
    纪流城冷静地道:“今天已经操过了。”
    戚音:“可是你才射了一次。”
    纪流城:“你还想要几次?”
    戚音:“你对我越来越凶了!”
    纪流城又对着她屁股上拍了一下,冷声道:“我看我就得对你凶一些,你才能少跟我发骚发浪。”
    虽然这样说,但纪流城还是给戚音穿好了内裤,又把她小心地抱上了床。
    “难不成你就让我干呆在床上吗?”戚音可怜巴巴地问他。
    纪流城给他拿来了课本以及学习资料,跟她道:“谁让你干呆着了,下午你就在给我床上学习。”
    戚音:“……”
    纪流城冷漠无情:“这套卷子做完,晚上我回来检查。”
    戚音咬唇:“纪流城!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啊?”
    纪流城:“你可以不听,下次小逼痒了别再过来磨着我给你操穴。”
    戚音更恼了:“不是应该我说你鸡巴硬了别求着往我穴里塞吗?你这说的什么话?”
    纪流城直白道:“貌似你需求更大。”
    戚音气的把抱枕摔过去砸他:“你真以为我非你不可吗?我长的这么好看,喜欢我的那么多,你信不信我随便找一个人他都愿意操我?”
    “我信。”纪流城把抱枕给戚音塞到身后,弯腰撑住了戚音后面的床头,又捏起了她的下巴。
    “音音,你从小就受欢迎,这我一直知道,但从你半夜过来吃我鸡巴的那一刻起,我就不会再让别的男人靠近你了,你只能被我操。”
    戚音没绷住笑了。
    纪流城问她:“你笑什么?”
    戚音把纪流城捏着自己下巴的手打掉,反手捏上了他的下巴,“我可以只给你一个人操,但是纪流城,你也要管住你的屌,如果你敢用你胯下那玩意操别人,我就直接挥刀剁了它。”
    纪流城也笑了。
    他附身亲了下戚音的唇,跟她道:“你放心,我现在被你吃的死死的,心里全是你,不可能再去操别人了。”
    戚音推开他:“花言巧语。”
    纪流城:“发自真心。”
    戚音:“来日方长,慢慢看吧。”
    纪流城又把卷子给戚音拿了过来,提醒他:“确实来日方长,不过今天你得把这套卷子给我做完,我回来检查。”
    戚音:“……”
    “听话。”纪流城又低头要亲她。
    戚音
    看絟伩⒐菿Ρο1⑧.còм却别过头,把纪流城往外一推,恼怒道:“你滚啊!”
    做什么卷子做卷子,不知道她不喜欢学习吗?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