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流城到底还是不放心戚音,下午就又给她发了消息。
    戚音在认真做卷子,好一会儿才看到手机提醒。
    纪流城问她:【小穴怎么样了,还疼不疼?】
    戚音弯了弯唇角,想了想,继而从书桌上站起了身。
    她拍了张照片给纪流城发了过去。
    是她的穴照。
    清晰的、粉嫩的、穴口正微微张着,里头是湿漉漉的,外面的阴毛上也沾着淫水。
    于是纪流城的呼吸一下子就重了。
    他从后门走了出去,找了个僻静地方给戚音打电话,教训她:“这种照片也是能随便拍又随便给人发的吗?”
    戚音声音懒倦:“发给我自己男朋友那也能叫随便吗?”
    “发给我的也不行,”纪流城告诉她,“赶紧把照片删了,以后不要再乱拍这种东西。”
    戚音笑了笑,然后纪流城的微信就又收到了两张照片。
    一张是戚音把手放到了阴蒂上,正在那里   。Q自慰。
    一张是戚音用两根手指分开自己的小穴,骚浪的穴肉红艳艳,且淌着水儿。
    纪流城声音都哑了,他说:“戚音。”
    戚音哼道:“干什么呀?不是你问我小穴怎么样了,所以我才给你看的呀。”
    纪流城说:“好好涂药,尽快消肿,等晚上回去我继续干你。”
    电话那头的戚音背脊一苏。
    “唔……”戚音呼出一口气,娇媚地回应了他:“那我等你。”
    然而放学的时候纪流城这边却出现一点变故。看絟伩⒐菿Ρο1⑧.còм
    有一辆迈巴赫停在学校门口,一看见纪流城出校门,驾驶座上就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还走到了纪流城身边。
    那是纪流城父亲纪渊身边的秘书。
    纪流城问他:“有事吗?”
    那人便道:“是太太叫你过去吃饭。”
    纪流城皱了皱眉,跟自己母亲打电话确认了一番,确实是有急事,就跟戚音说了一声,而后上了车。
    纪渊和苏雪都等在饭店雅间,见他到了,苏雪很高兴,过来拉着他亲亲热热地落了座。
    “到底有什么急事啊?”纪流城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纪渊放下酒杯,冷着脸,“我跟你母亲也快一周没见你了,叫你出来吃个饭而已,非得有什么急事才能把你叫过来吗?”
    “是我妈跟我说叫我来有急事,我问得也是我妈。”纪流城半点没被纪渊的冷脸吓着,只看向苏雪。
    苏雪叹了一口气,放下给纪流城夹菜的筷子:“是这样,确实有一件事,我觉得得跟你讲讲。”
    纪流城:“到底怎么了?”
    苏雪:“是霍蓉,那孩子今天下午给你父亲打电话,说她想回国了。”
    纪流城果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苏雪又叹:“我知道你不想见她,之前她作出那么一大堆幺蛾子,又是轻生,又是不想活,又是重度抑郁症的,闹腾的你跟她谈恋爱哄她还不够,后面又要针对音音……”
    纪流城冷声:“不能让她回来。”
    “我倒是也不想,你现在高三,正是关键时候……可是,”苏雪看了纪渊一眼,又看向纪流城,无奈道:“你爸已经给她安排好了。”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