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流城会做出那样的选择戚音并不奇怪。
    当时他并不喜欢自己,霍蓉那边却又是自杀相逼,又有纪流城父亲的支持。
    可就算理智上能理解,情感上戚音也还是想跟纪流城闹一闹。
    于是她就又伸手锤了纪流城一下。
    纪流城握住了她的手,叫她:“音音。”
    纪流城说:“我从来没喜欢过霍蓉,那就是我当初跟她在一起的原因。”
    戚音:“那后来你为什么又跟她分手了呢?”
    纪流城:“那次她装晕倒陷害你,我很生气,就找人查了查,发现她给我看的重度抑郁症明是假的,吃的药也是维生素片,然后我就跟她摊牌了。”
    戚音还是撇着嘴。
    纪流城捏了捏她的脸颊,问她:“
    q还没消气吗?”
    戚音追问:“那你们谈恋爱的时候你有没有亲过她?”
    纪流城:“当然没有。”
    戚音:“上过床吗?”
    纪流城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有点无奈:“我又不喜欢她,为什么要跟她上床?何况我还没那么早熟。”
    戚音:“我就问你跟她上过床没有?”
    纪流城:“当然没有。”
    戚音:“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纪流城捧住了她的脸:“没有就是没有,再说多少遍都是没有,难不成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戚音撇嘴:“跟我上床的时候你就很随便啊。”
    纪流城:“我喜欢你啊,那能一样吗?”
    戚音耳根一红。
    “你呢?”纪流城捏了捏她红到可爱的耳垂,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看上我的,为什么之前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戚音踹了纪流城一脚。
    因为你之前是个木头啊!
    纪流城还想再问,戚音就催他去洗澡。
    纪流城说我已经洗过了,戚音就恼:“你都让霍蓉抱过了,洗一遍怎么能够?”
    纪流城解释:“当时我以为浴室是你,就进去了,没想到她突然从后面扑上来,我防不胜防……”
    戚音:“你不要跟我解释,赶紧去洗!”
    纪流城:“但那整个过程都不到一秒……”
    戚音:“你给我去洗!”
    纪流城站起身,对着戚音勾了下唇:“行,我去。”
    但紧接着戚音就惊呼了起来。
    因为纪流城抱起了她,把她一起带进了浴室。
    两个人一起洗澡,温热的水流冲刷到少男少女的身躯上,很多事就会变得不受控制。
    戚音的衣服被脱光,两双大奶子被纪流城的大掌从身后握住,就连腿间也插入了一根硕大滚烫的阴茎。
    “啊~”
    花唇被摩挲,阴蒂被挑逗,戚音的穴里很快就又淌了水儿,还顺着花洒喷下来的水一起流到纪流城的阴茎上。
    纪流城更硬了。
    “音音,”纪流城吻着她的后劲,肉棒在穴口试探,同时用语言挑拨,“你是不是个小荡妇?要不然怎么被大鸡巴随便一磨,就又流了这么多水儿?”
    戚音把脚后移踩向纪流城,一边喘息一边命令,“我是荡妇你就是奸夫,啊~今天不许你插进来。”
    纪流城指腹拨弄着戚音
    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的乳珠,同时拿龟头试探性地往里戳:“为什么?”
    戚音:“反正就是不许。”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