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音的预感是对的。
    果然没过多久,那已经在她穴里射了精的鸡巴就又重新硬挺了起来。
    “唔……不要、不要……求求你放开我,求求你拔出去……”戚音的嗓子已经被纪流城给操哑了,这会儿说出来的求饶便格外惹人怜惜。
    然而纪流城埋在她穴里的鸡巴更硬了,甚至还小幅度地抽插了两下,专门往戚音敏感的地方剐蹭。
    “嗯……啊~”
    “怎么叫的这么骚?嗯?现在还要我拔出去吗?”
    “拔出去,求求你……唔……”
    “操!”纪流城像是因为这话而产生了不满,他一把推起了戚音的校服和上衣,两手握住了那双浑圆的大奶子,指腹在顶端打转,手掌狠狠地揉了两揉,又捏了两捏。
    “唔……不要……”
    “不要什么?”纪流城加大了操穴的幅度和力道,用力一个深挺,“你的骚穴吸我吸的这么紧,分明是说很喜欢我的大鸡巴呢,不要我操的这么浅,想要我再操的深些吗?”
    “不要……不要……”
    “那干进你子宫里好不好?”
    “啊~”
    “干进你的子宫,把精液全射进去,搞到你大肚子搞到你怀孕,你觉得怎么样?”
    “不、啊……啊~”
    纪流城一边说着下流话一边把大鸡巴往深里顶,坚挺的柱身破开层层媚肉,又被馋的不行的媚肉反贴上了拼命吮吸。
    抽离,再狠狠插入。
    再抽离,再狠狠操进!
    这一次纪流城的龟头势如破竹,像是要操开戚音的宫颈口,然后真的进入她的子宫里!
    “不行、不行的……”
    宫颈口被大鸡巴冲撞的又酸又疼,可淫水却越来越多,汹涌着往外流。
    纪流城一次次的试探都没能真的进入,也有些急了,他握着戚音大胸的手移到了戚音的屁股上,握着那屁股就往自己的大鸡巴上撞。
    “放松!让我干进去!”
    “不、不行的……”
    “不行?不行什么?什么不行?你的处女膜早就被人给捅破了,底下的小逼一挨操就水流不止,还在这里跟我装什么清纯?”
    “啊……啊……”
    纪流城的话让戚音不由得想到了被开苞的那个夜晚,也是这样月光很明亮的一个夜晚,纪流城就那样在教室里,捅破了她的处女膜,还把精液射到了她的穴里面。
    于是戚音的穴不自觉地收缩。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
    而纪流城被她咬的低吼出声。
    “骚货!荡妇!”
    他挨过了那股几乎不能抽动的花道紧缩,然后又开始大开大合的大力操干。
    “你这骚穴怎么这么会咬这么会吸,到底是吃了多少男人的阴茎才练出来的这种本领?”
    “没有多少……唔……只有一个……”
    “一个男人就能把你操的这么骚?他鸡巴很大吗?”
    “啊~”
    “问你话呢,”纪流城操干的同时又拍向戚音的屁股,“你男人鸡巴有我大吗?”
    戚音被操的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的回应:“跟你、跟你一般大的……”
    “那他操的深吗?他操进过你的子宫吗?”
    “没有……啊……”
    “那今天我就要干爆你的子宫!”纪流城
    更兴奋了,他抬起戚音的一只腿,再次冲撞那刚才没有攻陷的宫口。
    “不要、不要……”
    戚音又疼又爽,到底还是没承受住那样的冲锋,就松开了宫口让纪流城操了进去。
    “啊!”
    进入了。
    这下戚音是真的被纪流城给干穿操透了。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