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音没法形容那种感觉。
    明明是疼的,身体最隐秘的地方被男人用肉刃毫不留情地破开,粗大的柱身撑开了宫口,龟头挺进了子宫,整个花道里都是男人鼓胀的大鸡巴,就仿佛她已经被男人给操穿操坏了。
    可是那疼痛之中却又有着一种难以描述的快感。
    让人头皮发麻,让人几欲升天。
    所以戚音流着泪的同时身体深处又涌出了一大股子的水儿,整个穴儿里的媚肉也全都争先恐后地收缩着,吸吮上纪流城的阴茎。
    “啊~”
    “啊~啊~”
    戚音除了呻吟已经说不出来任何话,而纪流城的操干还没有停止,他把鸡巴抽出一点,又操进宫口,抽出一点,再深深操干进来。
    最后戚音就在那样的操干里达到了连续不断的高潮,纪流城也在戚音的穴道深处射了进来。
    很爽。
    余韵也很悠长。
    戚音趴在纪流城怀里喘,纪流城靠着墙壁搂着戚音喘,两个人缓和了好久,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舒服吗?”
    蒙在戚音眼睛上的胸罩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扯了下来。
    戚音瘫软在他怀里哼唧:“舒服。”
    纪流城:“比你男人操的还舒服?”
    戚音懒得理他。
    纪流城:“我刚才是不是射进你子宫了?”
    射没射进去戚音忘了,总之纪流城干的很深,把她的宫口都操开了。
    “你男人都没碰过的地方,被我操到了。”纪流城的鸡巴又有了一点硬起来的趋势,他就又小幅度地动了动。
    “别……”戚音音调都变了,“你别再欺负我了。”
    纪流城轻轻一笑,又把鸡巴往外抽。
    戚音抓紧了他的肩膀,要哭:“都说了别再操了……”
    刚才是很爽,可她也需要休息期。
    要不然会坏的。
    纪流城却依旧慢慢地动着鸡巴,还理所应当:“我是
    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要把鸡巴拔出去,你现在肚子里全都是我的精液,鸡巴不抽走,它们怎么出来?”
    戚音:“那你快点。”
    纪流城又动了一下,快要抽离的时候还往里又操了一回,等戚音承受不住求饶的时候,他才真正把鸡巴抽了出来。
    果然,鸡巴一拔走,那花穴里面的精液和淫水就都争先恐后地往外流。
    “你被我操的这里都合不上了,”纪流城摸着那闭不上的小口,继续调戏戚音,“不怕回去以后被你男人发现吗?”
    戚音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
    操都操完了,那么陌生人play自然也结束了,她才不想继续配合纪流城。
    纪流城却上了瘾:“刚刚你说你男人和我鸡巴一样大,是真的吗?”
    戚音本不想理,可纪流城又把手指伸进去玩她的穴,以至于她不得不夹紧双腿抵御。
    于是她也来了脾气。
    “我男人鸡巴当然大,他鸡巴不仅大,还能把我操的很爽。”
    纪流城手指一弯,骨节戳上了她的敏感点,“既然你男人能把你操爽,怎么你还在我的身子底下浪成这样?”
    戚音挑眉:“不是你强奸我的吗?”
    戚音本就漂亮,如今那样明艳动人的小脸染上了情欲,被月光一照射,更是霍乱众生不可方物。
    于是纪流城又硬了。
    他把鸡巴重新塞到戚音腿间,捏起了戚音的下巴:“你这么骚这么浪,这么欠操,哪个男人不想强奸你?”
    纪流城说:“腿分开,别夹这么紧,我要再强奸你一回。”
    戚音这次却没再由着纪流城。
    她说:“我不给。”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