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会分手的。”
    回到家以后纪流城的脸色还是很难看。
    戚音脱掉了校服,把自己被纪流城蹂躏到通红还带着指印的大白兔坦露在空气中,不紧不慢地问:“你也觉得我会输吗?”
    纪流城走过来把她肩膀握住,“音音,我知道你很聪明,只要好好学成绩提高根本不是问题,但这毕竟有风险,你怎么能拿我们分手的事跟霍蓉做赌注?”
    “分手又怎么样?分手了你就会不要我吗?”戚音把纪流城扣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下来,放到那双圆润挺翘的大胸上,神色勾人:“就算我真的输了,我们不得不分手,那你也依然可以过来找我,跟我偷情呀。”
    “戚音!”纪流城没有受到那对大奶子的蛊惑,表情依然严肃,“你
    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是不是根本没把分手当一回事?”
    戚音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都说了你可以过来跟我偷情。”
    纪流城听到这话怒从心生:“偷情什么偷情?戚音,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想娶你,知不知道我想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跟你过一辈子?”
    戚音表情一滞。
    她不是没想过,从小到大她没喜欢过别人,也没对除纪流城以外的人动过心,从喜欢上这个人开始,就仿佛已经决定了要喜欢一生。
    只是她没想到纪流城也会这样跟他说。
    戚音下意识地捻了捻手指。
    或许是她暗恋多年,许多次明示暗示纪流城都没有当一回事,或许是这段开始开始于她的算计和勾引,又或许是她本身的性格缺陷,以至于她明明很喜欢纪流城,却又有很多时候都故意表现的漫不经心和冷漠。
    因为她仍然害怕失去,害怕纪流城对她只是一时兴起,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所以她对纪流城也并不坦诚,至少那句我喜欢你,到现在她都没明明白白地说给纪流城听。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
    归根结底,是她并不相信纪流城对她的爱情。
    过去她知道纪流城对她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毕竟从小到大纪流城对她都很好,但那是亲情,并非爱情。
    可是现在呢?
    现在纪流城说要娶她,说要跟她光明正大的过一辈子,说这话的时候那张英俊且年轻的脸上还满是认真。
    戚音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她想,或许自己应该相信他。
    应该相信自己挑男人的眼光。
    “我会赢的,”她换了个衣服披上,没了刚才的漫不经心,也给纪流城认认真真的回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分手,哥哥,我跟霍蓉打赌就说明我有完完全全的把握呀,这样她输了以后就能滚蛋了。”
    纪流城听见那声哥哥就彻底心软了。
    什么怒火,什么烦躁,全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只走上前温柔地抱住了戚音。
    “我还想着霍蓉的事我来解决。”
    “你不好解决啊,”戚音把手搭上他宽阔的后背,“毕竟你爸太纵容她了,你又没法跟你爸撕破脸。”
    纪流城把她抱紧:“你就这么体贴我?”
    戚音把脸埋在了纪流城的胸膛,没回应。
    纪流城又问了那个问题:“音音,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这一次戚音没有不承认,她仰着漂亮的小脸,对着纪流城笑的明艳:“是呀,很喜欢你。”
    像是没看到纪流城那过分炙热的眼神,戚音又加了一句:“以前我自慰的时候都是想着你做的。”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