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在小巷子里把她那上下两张小嘴儿插了个遍,回来又猛操了一回那嫩穴,可纪流城仍然觉得不够。
    不够。
    完全不够。
    就是不够。
    这小姑娘别别扭扭地让他操了这么多回以后,如今终于坦诚地对他表白,说喜欢他,还有什么比这让人更开心的事呢?
    没有了。
    他血液亢奋,满腔激动,只想把这妩媚动人的小姑娘抱在怀里再狠狠操弄。
    纪流城也那么做了。
    他把熟睡的戚音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等自己鸡巴重新硬挺,就毫不犹豫地插入操弄。
    戚音是被鸡巴搅弄小穴的快感硬生生的给闹醒的。
    纪流城靠坐在床头分着腿,而她正用小穴套着纪流城的大鸡巴,被纪流城挺着腰疯狂颠弄。
    腰倒是不错,在这样的姿势下,不用她自己动,纪流城竟然也能操起来……
    “啊~”
    很快戚音就想不了别的了,颠簸的感觉太明显,敏感点被坚硬鸡巴戳弄的感觉也让人无法忽视,她只能高声呻吟,喘叫着道:“慢点……慢点……纪流城你……啊~”
    宫口又被大龟头给顶开了。
    这样的姿势本来就操的深,纪流城又疯了一样往里戳,已经被调教开的宫口被干开再正常不过。
    就是……
    有点疼。
    “唔……啊~”倒也不是不能忍受,毕竟那疼痛只是一点,快感却是永无止境难以形容的。
    只是太爽的感觉也会让戚音觉得害怕,更何况今天纪流城已经操了她很多回了。
    所以戚音就扶着纪流城的肩膀跟他强硬道:“不许操了,不许操了,你给我……唔~啊拔出来,纪流城你拔出来~”
    “子宫都被别的野男人给操开了,还不让我操,”纪流城不知道抽什么疯,一边抽着她的屁股,一边揉她的胸,同时还赤着眼睛道:“骚货,不让我操难不成让别的男人去操你那骚逼吗?”
    戚音脸一红。
    她发现了,纪流城在床上越来越爱说些过分的话了,过分的都有点抖S了。
    “说话,不让我操你还要让谁操?”纪流城翻身把她压在床上,抬起她一条腿压在头顶,又深深地插入进来。
    “啊~”
    插就插,为什么还要贴着她敏感点滑过啊,知不知道刚才那一下弄得她差点又高潮了啊?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
    还有这个姿势,幸亏她身体柔软,又练过瑜伽……
    “啊!”
    “让谁操?你这骚逼都被我操松
    了还想让谁操?除了我的大鸡巴还有谁能堵住你这流水不止的骚逼?嗯?干开你子宫那个野男人操的有我操你爽吗?嗯?他也把精液射进你子宫了?”
    “嗯~啊~”
    宫口又被打开了,纪流城的龟头已经到达了她最要命的地方,还在那里乱搅。
    “你他妈……啊~”戚音被操的又疼又爽,就挣扎着骂道:“你是有什么绿帽癖吗?唔……分明是你自己把我按在小巷子里干透了,还……啊~还扯什么野男人……啊~啊……还说我松……”
    说着戚音就故意收缩了阴道,纪流城也果不其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戚音就喘着气,满脸得意的问:“老娘还松吗?”
    松是不可能松的。
    那小逼不收缩的时候就已经紧致非常,这下故意收缩,纪流城被绞的又爽又疼,根本动弹不了。
    “放松!”
    “还敢不敢说我松?”
    “你就是不松老子今天也要把你干松!腿分开,好好尝你男人的大鸡巴!”
    “啊~”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