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流城把外套脱了罩在戚音身上,又拿走了她手里夹着的香烟。
    “你干什么啊?”
    戚音抬眸瞪了纪流城一眼,只是与其说瞪,还不如说是娇嗔。
    纪流城满脸的正义凛然:“不许抽,我妈让我看着你戒烟戒酒,忘了吗?”
    纪流城不说这个还好,他一说这个,反倒提醒了戚音。
    “哦?”戚音抬了抬眉,一手搂上纪流城的脖子,一手夺走了被纪流城抢走的香烟,她故意当着纪流城的面吸了一口,又把白色的烟圈吐在了纪流城脸上,笑的妩媚:“你不说戒酒我还忘了,刚才逼着我用小穴喝啤酒的不正是你吗?”
    呛人的烟雾并不好闻,可纪流城却因为这股烟雾血液更燥了。
    戚音把曲线玲珑的身体贴上来,继续追问:“说话呀,哥哥,你回答呀,怎么往我小逼里灌酒的时候不说戒烟戒酒的事,这会儿看到我自己一个人抽烟反而又把这事提起来了呢?”
    纪流城眯了下眼。
    他把戚音指尖夹着的烟再次夺走,放到一旁的垃圾桶上掐灭,然后又回来一把提起了戚音的腰身。
    戚音:“干什么呀?”
    纪流城用指腹摩挲她的嘴唇,给出了刚刚的答案:“因为你欠操。”
    戚音:“嗯哼?这是什么答案,你是在转移话题吗?”
    纪流城:“酒可以偶尔喝喝,烟必须戒了,以后我会看着你。”
    戚音:“什么嘛,刚才还说我欠操,这会儿又说正经话……唔……”
    纪流城把她按在墙上深吻,吻完了才贴着她的唇道:“你就是欠操,要不然我怎么会用酒瓶子操你?”
    戚音被他亲的直喘,声音也粘糊了起来:“什么嘛,说的好像刚刚硬的不是你……唔……”
    纪流城又亲了下来。
    楼上ktv的人并没有走完,这会儿几个同学下来看到了纪流城把戚音压在墙上吻,便都不约而同地吹起了口哨。
    戚音还要脸,就把纪流城推开了。
    纪流城就回头跟那几个吹口哨的男生道:“瞎起哄什么?都赶紧给我回家去。”
    “知道了知道了,别打扰班长和校花了,让他们继续亲!”
    “对对对!让他们亲,我们赶紧走!”
    何满也跟着那几个小男生一起起哄,然后哥几个勾肩搭背的全走了。
    门口只剩下纪流城和戚音。
    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纪流城抚着戚音的脸,问她:“人都走了,要不然我们继续?”
    戚音打了他一下,笑道:“回家啦。”
    纪流城跟上戚音,又阻拦了她想要打车的动作。
    “你拦我干什么?”戚音不理解,就这样问了出来。
    “这里离家里不远。”纪流城语气里有明显的不怀好意。
    “所以呢?”
    “我们走着回去吧。”
    纪流城说完又故意看着戚音的下体,那意思不言而喻。
    戚音脸上一热。
    这个王八蛋。
    要是平时她自然愿意跟纪流城手牵手压马路回家,那样也算是小情侣的浪漫,可是现在她穴里都是精液,底下还夹着红酒瓶塞,纪流城让她走回家?
    要不要这么坏?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