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流城的呼吸直接变了。
    “没关系,别怕,”戚音的哭腔又一次带起了纪流城的欲望,可纪流城还是忍耐了下来,温柔地捧住戚音的脸,跟她讲:“有我在呢,腿分开,老公现在就帮你把塞子拿出来。”
    红酒瓶塞并没有多粗,跟他的大鸡巴把比还差的很远,只要润滑充分,拿出来并不是什么问题。
    戚音把腿分开了。
    她充分相信纪流城。
    纪流城用沐浴液做润滑,给那紧致的小穴分开,然后加了两根手指进去。
    “唔……”
    “乖,音音,不要夹的这么紧,放松。”
    “我放松不了……好像进的更深了……”
    纪流城无奈,只好用命令的语调道:“乖,放松一点,我说能给你拿出来,就能给你拿出来。”
    戚音:“那你快点。”
    纪流城:“别紧张,放松。”
    戚音试着放松,纪流城果然也用两根手指,稳稳地夹住了那个红酒塞。
    戚音松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只要把瓶塞拉出来就好了。
    可是就在那红酒瓶塞快拔到出口的时候,纪流城忽然使坏地一笑,夹着那瓶塞又在戚音穴里捅了捅。
    戚音失声尖叫:“啊~”
    她仰着脖颈,喘息着踢向纪流城,骂他:“你王八蛋!”
    纪流城用故意往她敏感点上戳了戳,笑着问:“被红酒瓶塞操也能这么爽吗?”
    戚音被他弄怕了,连哭带喘:“你这样再弄进去拔不出来怎么办……”
    纪流城:“你求求我,我就拔出来。”
    戚音:“我不求,我不求,你快点拔,你再不拔出来我就不给你操了~啊~”
    小姑娘嘴里说着威胁的话,可是因为花穴都被手指和红酒瓶塞玩弄,那威胁也没有什么震慑力,反而还显得有些软绵绵,像是在撒娇。
    “嗯~啊~”
    纪流城看戚音是真的怕了,也没再继续捉弄,按着那红酒瓶塞在敏感的媚肉转了一圈后,就猛地一抽。
    红酒瓶塞拔出来了。
    可里面的精液和淫水没有了阻碍也开始往外流。
    纪流城就一直看着那被他操弄得红艳的穴口,看着那穴口流出自己射进去的精液……
    喉结一动。看全文就到Ρο18.c0Μ
    “音音……”
    纪流城又叫她。
    “你干什么?”戚音被刚刚那么一捉弄,也来了脾气,“我告诉你,你别想再……啊……”
    纪流城把戚音从浴缸里面抱起来了。
    打横抱起,不管那往外流的精液,就一路抱出浴室,抱到了客厅的那面落地镜前。
    戚音脸一红。
    她质问的话还来不及问出口,纪流城就放下了她,然后调转姿势,把她带到镜子前,抬起了她的一条腿。
    “你……”
    “看到了吗?”纪流城目光火热,呼吸粗重,他对着那面大大的落地镜掰开戚音的小穴,贴在戚音耳边道:“你的小骚穴,已经被我干红干透了,现在里面全是我的精液,穴口还一收一缩,不满足地说它想要吃更多。”
    戚音脸一热:“你胡说八道什么?”
    小逼怎么可能会说话?分明是纪流城在说垃圾话欺负她。
    可是看着镜子里那媚态十足的少女,看着那被干的红艳艳的穴,戚音还是羞耻到不行。
    “快放开我……啊~”
    纪流城不仅没有放开,还把他的大鸡巴再一次插进了那混合着精水和蜜液的嫩穴。
    他要把这个小骚逼给干穿。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