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音觉得霍蓉挺没意思的,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何必自取其辱呢?
    但这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后她跟纪流城过后该看电影看电影,该吃饭吃饭,一点都没耽搁。
    吃完饭两个人又逛了街,就在戚音跟纪流城争执,到底是买一双鞋,还是把所有的鞋都买下来的时候,苏雪的电话打进来了。
    纪流城还是坚持已见:“都买下来。”
    戚音翻了个白眼,拽着纪流城的后领就给他拽出了店。
    最后一双也没买成。
    上了车戚音明显还在闹脾气,纪流城就哄:“我觉得都很适合你啊?”
    “适合我也不能全买,你让我往哪里摆?”戚音气鼓鼓地把纪流城的手推开,撇嘴道:“下次再也不和你一起逛街了。”
    纪流城就继续哄。
    戚音就继续不理他。
    两个人一直闹到了餐厅门口。
    “音音,到地方了,以后买东西我都听你的,绝对不多逼逼了,你看这样行吗?”
    戚音哼了哼声:“这还差不多。”
    在进门之前,戚音又收到了一束粉色玫瑰,看着那娇艳的鲜花,她被纪流城弄坏的心情又瞬间好了。
    “你什么时候订的?”她转身问纪流城。
    纪流城:“就……在车上,你不理我的时候。”
    戚音喜笑颜开,又过去抱住了纪流城,亲了亲他的脸。
    纪流城松了一口气。
    可算是把自己这小女朋友给哄好了。
    最后两个人就手牵手进了门。
    只是他们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霍蓉,霍蓉还正梨花带雨的跟纪渊道:“纪叔叔,我真的很喜欢流城哥,您一向宠着我,惯着我,说无论我提什么要求你都能满足,现在我只想跟流城哥在一起……”
    霍蓉的话没说完,因为旁边的苏雪把她拽起来,往她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纪渊忙道:“小雪,你这是……”
    “我这是?”苏雪冷笑出声,“纪渊,你还好意思问我是不是?这女孩趴在你的大腿上哭,说要跟我儿子在一起,我打她难道还打错了吗?”
    霍蓉捂着脸躲在纪渊身后,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纪叔叔……”
    纪渊也道:“你跟一个小姑娘计较干什么?”
    苏雪继续冷笑:“你是又想说霍蓉父亲救了你的事是吧?纪渊,以前我顾忌你的感受,也顾忌霍蓉是个孩子,没好意思把这事挑明了说,现在我问你,纪渊,当时开车的就是霍蓉她爸霍胜吧?如果不是霍胜前一天出去赌博没睡好觉第二天疲劳驾驶,你们会出事?是,霍胜是在最后关头救了你,但那是他应该做的!因为他就是那场车祸的罪魁祸首!”
    纪渊从没看过苏雪这样发火,顿时也慌了:“小雪……”
    苏雪:“作为你的司机,霍胜他本来就没有尽到一个司机该尽的责任,而你先是帮霍胜还清了赌债,然后又养育了他女儿这么多年,还划给她那么多原本属于我儿子的财产,纪渊,要我说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纪渊:“我……”
    “说不出来话你就给我滚一边去!”苏雪盛怒之下,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温柔,她把纪流城往旁边一推,又对上了霍蓉,“你总觉得不公平,还问凭什么是吗?那我今天就告诉你。”
    霍蓉也被苏雪这架势吓得哆哆嗦嗦了起来:“苏阿姨……”
    苏雪:“别叫我苏阿姨!霍蓉,你能有今天的一切那是你运气好,如果你父亲没有出事,那你就还是那个赌徒的女儿,你根本没法像现在这样衣食无忧,整天过大小姐一样的生活!”
    纪渊在旁边道:“小雪,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苏雪嘲讽道:“我说错了吗?你问问霍蓉,她是喜欢过现在这样的生活,还是想要过原本的生活?”
    霍蓉磕磕绊绊:“我、我……”
    苏雪:“你应该庆幸,纪渊他不仅没有追究你父亲的责任,还给了你这么多优待,那是因为他善良,可你非但不庆幸,不感激,还因为我男人的善良就在这里给我得寸进尺!”
    霍蓉:“我、我不是……”
    苏雪冷着脸道:“你也不用狡辩,你能多喜欢我儿子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就是想嫁到我们家里来。”
    霍蓉这次真哭了:“苏阿姨……”
    苏雪漠然道:“你也不用叫我,你不是得寸进尺不知道满足吗?那行,纪渊给你的房子别墅等等都是我们俩的夫妻共同财产,我会一样一样追回来,另外从今天开始,你也别想再从纪渊那里拿到一分一毫的零花钱。”
    霍蓉是真的怕了,她又看向纪渊,哭着道:“纪叔叔……”
    苏雪看向纪渊:“今天我也把话放在这里,霍蓉和我们娘俩你只能选一个,你不听我的要继续帮她也可以,我们就离婚吧,这种憋屈日子,我也不想再过下去了。”
    纪渊一下子就慌了。
    他对霍蓉是有愧疚没错,但这些愧疚完全不足以让他赔上老婆。
    纪渊推开了霍蓉挽上来的手,头一次忽视了霍蓉,回到了苏雪身边,哀求道:“我都听你的,小雪,我都听你的,你先消消气行吗?”

章节目录

和竹马睡了以后(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PO18只为原作者溪夕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溪夕汐并收藏和竹马睡了以后(H)最新章节